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性生活
全文检索
性生活
台湾成年亲密伴侣之性自我揭露—性权利与性权力之探讨
作者:江珈玮 杨明磊(淡江大学教育心理与咨商研究所)  时间:2014年04月30日
来源:《权利与多元:第三届中国“性”研究国际研讨会论文集》2011年

研究动机与文献讨论

西方研究中很早就开始注意到性层面的沟通,国外文献中,学者们指出伴侣彼此的性活动质量会影响性满意度,而性满意度为亲密关系的重要指标之一(Haavio-Mannaia, &  Kontula,1997)。另一方面,性关系却也常是亲密关系中操作性权力与主张性权利的场合,一方以性做为掌握关系的权力工具,或自觉在亲密关系中有/无资格伸张某种性的权利。Sprecher2002)在一项对伴侣亲密关系的纵贯研究中发现性满意度可以预测两人关系稳定性,其中男性的性满意度与关系满意度、爱和承诺的关联较强,亦即男性的性满意度较好,会觉得在关系中较爱伴侣并给予承诺,也会对关系的满意度较高。此部份又让研究者更想探讨性层面上的男女差异及男女间在性需求及认知差异会如何影响他们在性方层面的沟通。也有文献指出,伴侣之间若要发展取悦对方的性脚本,双方都需要去觉察伴侣的性期待及性渴望(Cupach, & Metts, 1991; Purnine & Carey,1998)。这暗示了伴侣间若要得到较好的性关系满意度,必须透过性的沟通以了解彼此的性期待及性渴望,因为两性间容易对彼此的性满意度有所误解。尤其当某方自认自由表达性期望或询问对方性期望并非其应有权利时,更容易造成性沟通的困难。Purnine Carey1998)也发现男人在「了解伴侣性偏好」与「性满意度」为正相关,然而,女性「了解其伴侣性偏好」与伴侣间的「性满意度」较无显著相关,亦即男人越了解伴侣的性偏好,则性满意度越高,但女人于这方面的统计数字上较无明显相关。就性权利而言,这可能反映出传统上女性自认性关系是以满足男性为目的,因此只需配合男方要求而不必主动了解男性;然而就性权利而言,则或许代表当代女性日渐强调「自我满足」,故不觉得需要了解男性,至于实际上究竟是传统的性权利观占上风?或是现代的性权力观领导风骚?或者人们其实是既传统又现代?则仍有待进一步分析。

许多学派都肯定自我揭露在人际发展历程中的重要性(杨牧贞、黄光国,1980)。过去研究也发现不论男女的自我揭露皆会影响双方的关系满意度(Rubin, Hill, Peplau , & Dunkel-Schetter, 1980; Prager, 1989; Vera & Betz, 1992; Sanderson & Cantor, 1997; Meeks et al.,1998; Byer & Demmons, 1999; Sanderson & Evans, 2001) Sprecher1988)认为男人较常揭露他们对政治的观点与足以表现男子气概的部分,而女人较常对人揭露自己的感觉;女人比男人多对伴侣揭露其「过去的伴侣关系」、「对于同性朋友之间的感觉」、「生活中恐惧的部分」,唯一男人比女人多揭露的部分只有「我自己最自豪的部分」。Bailey, Bayer and Jill Kiecolt2002)将自我揭露分为八个层面,却没有将「性」自我揭露列入其中,故本研究将探讨男人女人在性自我揭露上有何不同。

Snell, Belk ,Papini, & Clark 1989)发展出具信效度的性自我揭露量表(Sexual self-disclosure scale),现已为修订第三版,简称SSDS-R III,以男女大学生为受试者,结果发现(1)女性更愿意向亲密伴侣揭露其她们的性感觉(sexual sensation)和性幻想(sexual fantasies),男性则较女性愿意向伴侣揭露性意涵(meaning of sex)、性责任(sexual accountability)和性延迟(sexual delay)。(2)在性态度方面,男性比女性愿意向伴侣揭露对怀孕堕胎、同性性行为、强暴、艾滋病(AIDS)及性道德(sexual-morality)。

性自我揭露表达途径

Byer and MacNeil2009)以工具性途径与情感性途径解释自我揭露与性满意度之间的关系(如图1、图2),以下分别说明:

(一)工具性途径(The instrumental Pathway

性伴侣间的工具性途径是指伴侣视性自我揭露为影响伴侣感受到的酬赏或损失的工具,若双方从彼此获得的酬赏/损失彼此平衡,则双方皆会感到性满意度较高。伴侣揭露其性爱中的喜欢(sexual likes)多于不喜欢(sexual dislikes)。且两性较常了解伴侣的性酬赏多于了解伴侣的性损失,因此伴侣只会在性酬赏较低的性关系中觉察到性损失。

而得失的权衡本就是「权利」主张的基本论述之一,人们因自觉有权利故主张拥有某种资源,获得此资源时即感到得到酬赏,失去自认应得资源时即认为发生损失,因而工具性途径可视为性权利在性自我揭露中的一种展现形式。


1 工具性途径之性自我揭露与性满意度的理论模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SSD = Sexual Self-Disclosure; UND REW = Understanding of Partner’s

Sexual Rewards; UND CST = Understanding of Partner’s Sexual Costs;

Rew-CST = Balance of Sexual Exchanges; GMSEX = Sexual Satisfaction.

数据源:MacNeil, S. & Byer, E.S.(2009).Role of sexual self-disclosure in the sexual satisfaction of long-term hereosexual couples.Journal of SexResearch.46(1), 3-14.

(二) 情感性途径(Expressive Pathway)

Cupach Metts1991)表示以情感性的途径看来,无论是性自我揭露及非性自我揭露都会使伴侣获得亲密感,并提升彼此的性满意度。而性满意度是来自于对关系的满意,关系满意则透过性与非性的议题的分享交流发生。

以性权力解析情感性途径可发现,关系满意与性满意是由男女对性的「如何揭露」与「揭露哪些」所决定,换言之,双方皆可透过性自我揭露的形式与内容掌控部分程度的关系满意与性满意,甚或左右对方的关系满意与性满意,此即性权力的一种展现形式。

本研究期望透过访谈,了解性伴侣填写性自我揭露量表时的理由与想法,以得知台湾的性伴侣在沟通时较常透过何种沟通途径。

2 情感性途径之性自我揭露与关系满意度及性满意度模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数据源:MacNeil, S. & Byer, E.S.(2009).Role of sexual self-disclosure in the sexual satisfaction of long-term hereosexual couple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46(1), 3-14.

研究方法

本研究以SSDS-R III题目为蓝本,经原作者同意将量表中文化后选取四对交往半年以上并仅有单一性伴侣的异性恋情侣,首先请伴侣分别填写量表,随后比对双方答案的异同并进行个别深入访谈共三次,请受访者解释双方答案差异的可能因素,每次访谈平均六十分钟,研究主轴放在了解()伴侣之间性关系的性自我揭露方式在性别差异上有何不同。另外,在第二次的访谈中,也发现伴侣之间存在有趣的性权力与性权利主题,会影响性自我揭露的方式,故也在此深入探讨,并扩大延伸思考在结论中讨论:(二)了解伴侣性自我揭露的层面如何受到性权利及性权力而有揭露的不同。在整个研究过程中,研究者秉持质性研究精神将观察到的现象纪录并归纳,过程中皆录音并整理成逐字稿作为分析依据。伴侣基本数据如下:

伴侣 年龄 教育程度 交往时间

1. 27 大学 四年半

28

2. 24 大学 一年

24

3. 32 大学 两年半

26

4. 24 大学 两年

24

研究发现

男女性揭露的方式大不同

(一)男性会透过言语的嬉戏去做性自我揭露,并因分享私密性议题而感到拥有专属彼此的权利

研究者发现当伴侣在一段觉得彼此关系是亲密的、相互接纳彼此情绪时,伴侣会有意图的以嬉戏、好玩有趣的方式去增添彼此的乐趣,例如有位男性受访者说:

「我觉得两个人如果可以一起做性的讨论,会觉得有种特别的感受,像是:一起郊游的感觉,一起讨论私密的SEX 很像彼此心中的小秘密之类的,我觉得讨论性真的又多了一种比较特别的专属感受,如果只是去很多情侣也都会去别的地方,但是专属感没有那样重,但是性多了一种,例如像是:性偏好特别的,还是又不同,同时我会期待这是我们两个人专属的秘密,像是讨论角色扮演就很有趣了。」

「就其实你知道吗,就用有趣的方式去谈,真的也只能我们两个才能谈,不然她平常能对谁谈,那种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谈的,真的感觉很好,我们两个人之间真的都是用很白烂乱谈乱搞那种嘴炮的方式,我们两个蛮常讨论这种的。」

(二)女性用肢体语言做性自我揭露

有三位受访女性皆认为习惯用肢体语言做性自我揭露,尤其是过程中是否舒服、喜欢哪种姿势,她们都认为男性(应该要)有能力可以解读,若感到不舒服,则会直接揭露性的不喜欢(sexual dislikes),如果没有多提,就代表「目前对性是满意的」。

二、恋人之间谈性的主动与被动

受访女性皆表示在性过程中都是扮演被动的角色,即使有女性受访者提及平日个性是较强势的角色,亦即做事情很有主见及自己的想法,但在性部分依然会给予男性上的主导权,故连性的「说」与「不说」都觉得也是让男性表达主动较适当并符合其社会价值,认为沟通性比较是男性的责任。

我可能还是觉得那是一种隐晦的感觉,不知道耶就是不会想要说耶。仅此于了解,就真的在sex不会想一直深入去谈,可能我觉得真的就我把自己定位在被动的角色。应该说,就是不用去担心自己做的好不好,也不用负起那样大的责任,其实好像会觉得比较像是他们的责任耶」。

另外两位女性则也表示:

「我觉得......在性的部份,我觉得他提就好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不过性上面就让他主导好了,反正只要不要让我不舒服,我就可以配合。」

「就……他说就可以了,其他方面我会主动愿意跟他讨论,但是性方面,会觉得主导让他谈,可能也觉得自己不知道如何去谈吧,没有特别什么意图,我觉得可能真的受到社会价值观的影响,但我在性上面,觉得我也是要享受到才行。」

但此部分有位女性提到自己扮演主动的角色,是由于过去的男友要求自己 在性的部份要主动一点,否则以前对于性也总是很害羞的,后来学习到是可以主动一些的才觉得谈性较没有关系。另外一部份,也是由于现任男友性经验没有比自己丰富,故也让此受访女性可以共同讨论。

「其实会在性这方面主动或是做沟通可能是因为之前男友的关系,不然我本来也不觉得需要特别去谈性,所以后来与现在这任男友交往会较主动去谈,谈自己的性偏好(用手指向问卷)部分吧。然后现在与男友互动,我谈我们之间。性生活的部分会比较多,因为我现在男友的性经验可能比我少」

也有女性因为担心主动揭露过多的性喜欢(sexual likes),会带来无法预期的风险,例如:

「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主动讲性的喜欢,鼓励的下场就是力量会乘以很多倍,所以我会有点 避免去发生此现象,因为我想要控制在一定的性频率。」。

「还是不要乱说好了,到时候……因为不知道如何表达,结果对方误解反而更麻烦, 因为我已经不太知道如何说了,到时候误解了,他会增加他的性频率,那可能也不是我要的。」

在此,就性权力而言,女性认为自己是主动选择被动角色,也用被动控制双方的性行为频率。

女性在做性自我揭露比男性多了自我设限

六位受访女性被问及为何不做性自我揭露时,皆表示担心男性会物化女性,故不想要做太多性自我揭露,甚至有受访者提到:

「如果一直谈性,这样子跟性工作者有什么两样呢,我不太想给男友这样的感觉耶,还要担心他怎么样看我,谈性喜欢的部份,男友说不定会觉得我太爱性了吧。」

另外,一般人认为在男性的眼中,若女性在性层面有过多渴望或主动时,男性是会给予负面评价的,但此部份与几位受访男性做确认后,受访男性不认为女性若主动些会给予他们负面评价。然而,有位受访女性认为自己在表达性主动时较少受限的感觉,因为现在的男友比自己的性经验还少,所以在性知识部分上,此女性则没有受限的情形。另外,也有某两位受访女性提及自己性经验其实没有很多,要谈也不知道如何谈,因为经验不足够故自然而然不觉得自己是擅长此部份。

在此,性的不说与被动则反映了对传统女性角色与男性期望的预设立场,认为主动与说代表喜欢性,而女性是不应喜欢性的。

、男性的辛苦之处可能容易遭受到「性惩罚」

女性想要性自主,但却依然期待男性必须负起性责任。多半受访女性都能觉察到自己不想要遭受到被物化的感受,也期待性获得尊重,然而在关系中,有六位受访女性认为在性算是受到尊重,但研究者也发现男性不经意的遭受到了一些性惩罚,而甚至有位受访女性承认在性部分是比较自私的。

「哈哈,好啦……我觉得我真的承认在此部分是有点自私,因为我就不想要发生性,所以看我心情,就算我知道他有需求,理解他被拒绝会难过,毕竟我也看过多次了,但是,我是有点自私,所以我就不想发生性。」

结论分析与建议

男女性自我揭露途径不同--性权利与性权力探讨

社会期望女性的性态度是压抑的,进而促使女性自我限缩性表达权利,故倾向用隐晦的非言语的方式表达。相对的,男性被期望应是主动的,故在性的表达上,男性相对更能表达性需求性对自己的意义等,女性只有在表达自己生理的不舒服」上会较主动,也认为此种生理不舒服的表达会获得重视。

受访女性羞于表达性的喜欢却勇于表达性关系中的不满,男性则刚好相反,勇于表达对性的喜欢却不愿表达性过程中的不舒服,不说不喜欢反映出传统男性「有泪不轻谈」的不表达负面感受习惯,只说喜欢则隐含反映取悦女方的意图,这部分则较像是传统女性取悦男方的方式。。

受访情侣的响应中,女性特别在意不主动提自己过去的性经验,即使有许多性经验也不想让伴侣知道,女性多半认为在看似自由社会的性开放态度下,传统的处女情结观念依然存在,例如受访女性认为主动谈性则有可能让伴侣误认为自己是个在性层面较随便的女性,在此同时反映了现代在性别的权力结构上,男性依然在性的表达层面处于一种男性霸权的地位,男性可以是较直接的做性自我揭露,然而,女性需要是间接地做性自我揭露,甚至是没有必要去做性自我揭露的,故尽管在关系中,这个社会给了女性多了权利去揭露自己的性喜欢(sexual likes),女性依然会担心男性的看法而无法做自我揭露,唯有在自己不舒服时,亦即感受到性的不喜欢(sexual dislikes)才会做性自我揭露,在此部分伴侣之间回到工具性途径的自我揭露途径。

再者在访谈实务发现,女性虽然在做性自我揭露因为传统社会结构的设限,但会不自觉的对男性做性惩罚,使用这种机转去忽略男性的需求,似乎象征了一种女性替自己发声的权利,声明的同时也在诉说着自己的身体是有自主权的以反权力结构的不公平。

男性在被忽略需求时似乎因为在乎关系而失去权利去争取自己的性需求,在表达时也因为想要扮演好「体贴的男朋友」、「尊重女性的男朋友」,男性宁愿重视情感性的交换甚过于工具性的交换,宁愿忽略自己的需求而接受伴侣的性惩罚,故男性在做性自我揭露是属于情感性的途径,而非仅是一般的工具性交换。

参考文献

一、中文部分

杨牧贞、黄光国(1980)。自我揭露的楔型模式及其相关变项。中华心理学刊,26(1)

51-70

二、英文部分

Bailey,C.A.,Jill Kiecolt, & K.,Bayer, A.E.(2002). An exploration of eight dimensions

   of self-disclosure with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Vi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University, pp.1-40.

Byer,E.S. & Demmons,S.(1999).Sexual satisfaction and sexual self-disclosure. 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36(2),180-189.

Cupach,W.R. & Metts,S.(1991).Sexuality and communication in close relationships. In K.McKinny&S.Sprecher(Eds.),Sexuality in close Relationships(pp.93-110)

 Hillsdale,NJ:LawrenceErlbaum.

Haavio-Mannila, E. & Kontula, O.(1997).What increases sexual satisfaction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6(4), 1-31.

MacNeil.S. & Byer.E.S.(2009).Role of Sexual Self-Disclosure in the Sexual Satisfaction of Long-Terrm Heterosexual Couple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46(1),3-14.

Meeks,B.S.,Hendrick,S.S.,&Hendrick,C.(1998).Communication,love,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5),755-773.

Purine,D.M. & Carey, M.P.(1998). Age and gender differences in sexual behavior

Preference :A follow-up report.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24(2),93-102.

Prager & Karen.(1989) Intimacy status and couple communication.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6 , 435-449.

Rubin, Zick, & Charles. T.(Eds.). (1980). Self-disclosure in dating couples: Sex roles

And the ethic of opennes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42, 350-317.

Sanderson,C.A., Cantor, N., & Evan, S.M.(2001).Seeing one’s partner through intimacy-colored glasses: An examination of the processes underlying the intimacy goals-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7, 463-473.

Snell.Jr.W.E.,Belk.S.S.,Papini.D.R., & Clark.S.(1989).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 sexual self-disclosure scale.Annals of sex research,2,307-334.

Sprecher, S.(2002).Sexual satisfaction in premarital relationships: Associations with

   Satisfaction,love,commitment,and stability.Journal of Sex Research, 39(2),190-196.

Sprecher, S.(1988).Social exchange theories and sexuality. 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35(1),32-43.

Vera,E.M., & Betz, N.E.(1992).Relationships of self-regard and affectiveself-disclosure to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in college students. Journal of College Student Development, 33 , 422-430.

:  SSDS-III分四个向度了解受访者性自我揭露的频率。

(一) 性行为(sexual behavior):包含性感知、性行为互动、性幻想及性偏好

:我平日的性幻想内容

我偏好的性姿势

(二) 性价值观偏好(sexual values and preferences):性的意义、性的责任、性的延迟、性的不诚实及性困扰

如:对于一个人性行为要有责任的概念

当我不想要性的时候

(三)性态度(sexual attitudes):堕胎及怀孕反应、同性恋、强暴、AIDS和道德

如:我对于流产的感觉

我对于避孕有关的信念

(四)性情感反应(sexual affective reactions):性的满足感、性的罪恶感、性的忌 妒感、性的焦虑感、性的愤怒及性的恐惧

如:关于我在「性层面」的焦虑

关于我在「性层面」的快乐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