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感染者
全文检索
感染者
女性HIV感染者的性
作者:宋琳  时间:2013年07月03日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一、国内的研究

目前关于女性感染者的性,国内切题的研究很少,从已有的涉及该主题的文献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一些国内女性感染者的性的基本情况。

(1)冯媛等人的《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性与生殖健康调查》调查了来自全国18个省市的450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通过调查发现女性感染者在性与生殖健康方面面临着基本生活状况受损、缺少安全而满意的性生活、得不到受尊重有质量的医疗保健服务和性与生殖权益受阻的几大问题,也总结了女性感染者通过个人努力来寻求积极变化、建立支持网络壮大群体力量、积极地采取行动,发出本群体的意见和呼声的种种应对措施,并且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政策上的建议。[1]

(2)中国疾控中心性艾中心政策信息室发布的《艾滋病经配偶间传播现状及应对策略研究报告》根据2011年在云南、河南、四川、广西和重庆的六个县(市)进行的调查结果,发现 HIV单阳家庭(男阳女阴)中,在是否发生性行为与是否使用安全套方面,通常都是男性更具有决定权,分别为62.2%55.3%。而在过去的1年里,单阳家庭(男阳女阴)中,有31.6%的女性经历过配偶(感染者)施加的强迫性性行为,其中四川的女性所占比例最大,为93.7%,表明可能在一定的地区,配偶间强迫性性行为情况较为严重。得出:女性配偶性关系相关权力低于男性,加大了女性阴性配偶经配偶间传播感染HIV的风险。”[2]

(3)北京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发展资源中心发布的《中国艾滋病配偶间传播综述研究》在总结了中国艾滋病配偶间传播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指出了已有研究的空白之处,如“感染者感染前后性行为、性关系的变化”,“一方发现感染后对配偶关系与家庭生活的影响”,“感染状况不一致夫妇的预防需求与预防难点”等。另外,该报告从社会性别的角度,指出了“面临感染风险的妇女是否认识到风险的存在”,“是否有回避风险的意识与能力”,“被配偶传染了艾滋病的妇女的家庭地位是否发生变化”等问题也是目前已有研究未曾探讨的问题。该报告指出的这些研究空白可以给我们的研究内容以启示。[3]

4)周剑平等人的《2例艾滋病感染者引起家庭内传播的病因分析》一文从两例在国外务工人员的家庭内传播案例出发,指出“在国外务工人员或HIV带毒者的亲属应做为各级防疫部门监测重点对象”,同时指出“异性恋为主要方式是中国国内艾滋病传播主要途径之一”,建议“医生有义务忠告所有HIV带毒者及病人,在性接触方面,应当严格克制自己,承担社会责任,建议采取性自慰,严格性高危行为”。虽然这篇文章从两个个案出发作出的结论并不科学,但是文中给出的建议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对待感染者的性的问题的主流态度。[4]

5)载于环球网的《深度调查:拿什么拯救艾滋病感染者的性生活》一文虽然是来自于网络的新闻报道,只是一个中国的男性艾滋病感染者的案例,并不是社会学或者医学的科学研究,但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艾滋病感染者的性状况。该文中指出在中国,艾滋病对与感染者的性与婚姻生活有着巨大的影响,感染者多通过与其他感染者发生性关系以满足自己的性需求。而感染者的性与生殖行为,并不被社会鼓励。[5]

二、国外的研究

国外的研究中关于感染者的性与生殖健康的文献相对较多,多数是关于如何从针对艾滋病感染者开展服务,如咨询、检测、治疗、协助以及赋权等,来更好的满足感染者的需求及权利。从研究的主题来看,大多数是关于感染者的生育问题,如生育意愿相关的研究,Thackway Sarah V等人在“Fertility and reproductive choice in women with HIV-1 infection”一文中指出女性感染者受艾滋病的影响,减弱了生育意愿[6],而有的研究却表明感染艾滋病这一境遇,并没有影响女性感染者的生育意愿,尤其是对于那些尚没有孩子的女性来说[7]。其次是关于感染者的性行为,主要是关注感染者的性行为在感染前后发生的变化,如Kalichman S C的“HIV transmission risk behaviors of men and women living with HIVAIDS: Prevalence, predictors, and emerging clinical interventions”一文。[8]还有一部分文章是关于感染者的性权利问题,以及感染者的性权利在现实中被无视或者侵犯的状况,如Bell E等人的“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Services and HIV Testing: Perspectives and Experiences of Women and Men Living with HIV and AIDS”。[9]

与女性感染者的性最为相关的文献有三篇,主要内容如下:

1Santos N等人对前往圣保罗的一家诊所就诊的148名女性进行了结构性访谈,在“HIV positive women, reproduction and sexuality in Sao Paulo, Brazil”一文中指出,自从得知感染了HIV以后,这148名女性中的半数有比较活跃的性生活,超过半数的女性表示有性的欲望,其中的51%在调查进行时有固定的性伴侣;大多数女性已经有孩子或者是想要有孩子,但是在得知她们感染了HIV后,她们迅速地采取了避孕和防止感染的措施。[10]

2Feldman RMaposhere C在津巴布韦的乡村地区调查了209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并对其中59位感染者进行深度访谈,在“Safer sex and reproductive choice: findings from “positive women: voices and choices” in Zimbabwe”一文中指出,社会性别规范和对丈夫或者伴侣的经济依赖这两个因素限制了女性自主决定她们的性行为和生育行为的能力。传统的偏见认为女性艾滋病感染者不应该采取积极的性行为或者生育行为,这导致了她们不会对医务人员公开她们的艾滋病感染者身份,因此很难对她们的需求做出确认和回应。在婚姻关系中使用避孕套进行性行为被认为是不合适的。年轻无子女的女性通常想要怀孕,已经有了几个孩子的女性通常想要避免怀孕,尤其是那些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的女性,她们在避孕工具使用数量上有显著增加。[11]

3Bell E等人在“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Services and HIV Testing: Perspectives and Experiences of Women and Men Living with HIV and AIDS”一文中从人权的角度勾勒了艾滋病感染者认为重要的性行为和生育行为的权利,并举例说明这些权利是如何受阻的。并且强调了女性感染者在这些方面的压力和遭受的暴力。[12]

三、小结

通过上面的回顾,我们可以看出关于女性感染者的性的研究,主要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客观描述感染者的性行为和性关系,第二类侧重从疾病控制的角度来讲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普及安全性行为。这些研究中普遍缺少在感染HIV的疾病状况下的女性是如何理解性与性关系,她们的性与性关系有没有因为HIV的影响而发生改变,如果有改变的话是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以及她们对性与性关系的看法和实践是在什么样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中被形塑的。而且国内的研究对于女性感染者的性行为和性关系的讨论主要局限于婚内,然而单一性伴侣的性关系并不是导致艾滋病传播的主要原因,多伴侣性关系才是导致艾滋病传播的真正原因。上述的局限性都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入地展开研究。

参考文献:

1】冯媛,葛友俐,何小培:“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性与生殖健康调查”,中国妇女报,201236日:第 B02 版。

2】中国疾控中心性艾中心政策信息室:《艾滋病经配偶间传播现状及应对策略研究报告》,http://www.unaids.org.cn/cn/index/Document_view.asp?id=606201261日。

3】北京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发展资源中心:《中国艾滋病配偶间传播综述研究》,http://www.unaids.org.cn/cn/index/Document_view.asp?id=40520096月。

4】周剑平,蔡开贵,康素萍,李文志:“2例艾滋病感染者引起家庭内传播的病因分析”,现代预防医学,2002年第29卷第4期,520.

5】环球网:“深度调查:拿什么拯救HIV病毒感染者的性生活”,

http://china.huanqiu.com/roll/2011-02/1501969.html2011216日。

6Thackway S V, Furner V, Mijch A, et al. Fertility and reproductive choice in women with HIV-1 infection[J]. Aids, 1997, 11(5): 663-667.

7Siegel K, Schrimshaw E W. Reasons and justifications for considering pregnancy among women living with HIV/AIDS[J].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2001, 25(2): 112-123.

8Kalichman S C. HIV transmission risk behaviors of men and women living with HIVAIDS: Prevalence, predictors, and emerging clinical interventions[J].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2000, 7(1): 32-47.

9Bell E, Mthembu P, O'Sullivan S, et al.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services and HIV testing: perspectives and experiences of women and men living with HIV and AIDS[J].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2007, 15(29): 113-135.

10Santos N, Ventura-Filipe E, Paiva V. HIV positive women, reproduction and sexuality in Sao Paulo, Brazil[J].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1998, 6(12): 31-40.

11 Feldman R, Maposhere C. Safer sex and reproductive choice: findings from positive women: voices and choices in Zimbabwe[J].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2003, 11(22): 162-173.



[1] 冯媛,葛友俐,何小培:“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性与生殖健康调查”,中国妇女报,201236日:第 B02 版。

[2] 中国疾控中心性艾中心政策信息室:《艾滋病经配偶间传播现状及应对策略研究报告》,http://www.unaids.org.cn/cn/index/Document_view.asp?id=606201261日。

[3] 北京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发展资源中心:《中国艾滋病配偶间传播综述研究》,http://www.unaids.org.cn/cn/index/Document_view.asp?id=40520096月。

[4] 周剑平,蔡开贵,康素萍,李文志:“2例艾滋病感染者引起家庭内传播的病因分析”,现代预防医学,2002年第29卷第4期,520.

[5] 环球网:“深度调查:拿什么拯救HIV病毒感染者的性生活”,http://china.huanqiu.com/roll/2011-02/1501969.html2011216日。

[6] Thackway S V, Furner V, Mijch A, et al. Fertility and reproductive choice in women with HIV-1 infection[J]. Aids, 1997, 11(5): 663-667.

[7] Siegel K, Schrimshaw E W. Reasons and justifications for considering pregnancy among women living with HIV/AIDS[J].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2001, 25(2): 112-123.

[8] Kalichman S C. HIV transmission risk behaviors of men and women living with HIVAIDS: Prevalence, predictors, and emerging clinical interventions[J].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2000, 7(1): 32-47.

[9] Bell E, Mthembu P, O'Sullivan S, et al.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services and HIV testing: perspectives and experiences of women and men living with HIV and AIDS[J].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2007, 15(29): 113-135.

[10] Santos N, Ventura-Filipe E, Paiva V. HIV positive women, reproduction and sexuality in Sao Paulo, Brazil[J].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1998, 6(12): 31-40.

[11] Feldman R, Maposhere C. Safer sex and reproductive choice: findings from “positive women: voices and choices” in Zimbabwe[J].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2003, 11(22): 162-173.

[12] Bell E, Mthembu P, O'Sullivan S, et al.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services and HIV testing: perspectives and experiences of women and men living with HIV and AIDS[J]. 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 2007, 15(29): 113-135.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