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呈现与审美
全文检索
呈现与审美
谈影视作品对两性魅力的规训
作者:李飞宏  时间:2012年07月30日
来源:2011
 

性魅力是指一个人所具备的对于其他人的性方面的吸引力。它不是天生的,而是性的社会化的结果,标志着一个人符合社会定规的程度。性魅力的主要作用是引起别人的欣赏和赞誉,以强化自己的性自信。性魅力是人在生活中长期形成的、相对稳固的性吸引力,而不是一时一事中的偶暂的表现。[1]

性魅力通过多种形式表现出来,既包括身体特征,也包括气质、风度以及能力与品质等综合素质。性魅力存在很多标准,人们总是用这些标准来衡量别人的性魅力,同时也用这些标准来要求自己,向标准靠拢,以增加自己的性魅力。

一、              性魅力的社会规训

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中提出了社会规训理论,他把“规训与惩罚”看做是人对人的驯服、塑造和统治形式。规训是一种操作身体的政治技术,不管在什么时代,它都以生产、训练、培养和造就驯服的身体为基本目标。全景敞视监狱是一个完美的规训机构,它以最小的经济代价行使权力,并且使权力的效应达到最大强度以便尽可能地扩大这些效应。这意味着,规训在现代社会就是一种权力运作的政治经济学,在现代社会中,全景敞视监狱模式的出现使权力成为一种普遍的机制网络,被各种机构或体制所借鉴,工厂、学校、军营、医院等机构都利用它来对不同的人进行规训,从而生产出更普遍意义上的被规训的现代人。福柯将全景敞视监狱的运作机制和权力机制看作是一个生动的规训社会的缩影,也就是说,规训社会正是一个被放大的更趋完善的全景敞视监狱。[2]

性魅力作为人们后天社会化的结果,也是社会规训的结果。在信息与大众传媒高度发达的今天,社会中不断产生着引导人们性魅力的社会偶像。尤其是影视作品,由于受众广泛,其中塑造出的一个个鲜活的形象深入人心,常常成为大众偶像,引领时尚,这些形象所具备的男性魅力与女性魅力自然也成为大众心目中的性魅力标准。就这样,影视作品通过塑造人物形象,生产、培养和驯服着社会的性魅力标准,对社会的性魅力起着规训作用。

笔者将性魅力分为身体特征、服装造型和气质特征,本文将从这三方面来解析影视作品对男女两性魅力的规训作用。

二、               身体的规训

身体是被社会所规训的。福柯认为,身体规训不是个别社会个别历史阶段的产物,在任何一个社会里,人体都受到极其严厉的权力的控制。那些权力强加给它各种压力、限制或义务”。社会塑造了女性容貌、身材大小和体形的标准,身体曲线、着装发型、一举一动都成了用来展示给男性看、并以得到男性的肯定为目的的表现形式。历史上的三寸金莲就是封建社会病态规训的产物。

同样地,银幕上的人物形象也在时时刻刻规训着现实中人们的身体。说起女人的身体,影视作品中有太多令人难忘的经典镜头。第一个让人想到的当然是俯卧在泰坦尼克号船舱的沙发上,胸前带着海洋之心宝石的露丝,不单单她自己的身体是美的,当时那整个画面都是绝美无比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令那个小男孩魂牵梦绕的是莫妮卡·贝鲁奇那美丽的身体,性感的不能再性感的身躯。苏菲玛索的脸庞、妮可基德曼的身姿、奥黛丽赫本的眼神,这些电影中的性感女神,无一不是烈焰红唇、丰满的胸部、修长的双腿、紧俏的臀部。银幕中的女人的美好身体在供人欣赏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形塑着女人身体的标准,规训着女性魅力的标准。这些标准逐渐被人们接受,成为衡量现实生活中女性身体的最高典范。

男性身体的裸露被认为与英雄有关,而女性身体则指向性、色情和诱惑。有学者提出这样的假设:“在文艺复兴以及后来的艺术中,赤裸的男性身体允许是英勇的,而不是色情的。它经常被表现为行动、战斗或挣扎的姿态,肌肉紧绷,清晰可见。” [3]例如动作电影中施瓦辛格与史泰龙裸露身躯,往往更能表现出主人公的英雄气概。

三、               服装造型的规训

影视作品中的服饰造型设计对大众着装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如果一部作品在视觉效果上能够给人以冲击,往往能够影响观众的审美情趣,甚至引领大众潮流。由王家卫导演的电影《花样年华》,在这部描写1960年代香港人生活的电影里,女主角张曼玉从头到尾穿着旗袍亮相,加上影片迷离暧昧的氛围、精致唯美的细节、以及男女主角之间解不开理还乱的暧昧情愫,使影片在深受观众热捧的同时,也使得张曼玉身上的旗袍装成了当年的时尚界大热单品。一时间,大街小巷的女性都争先恐后地希望能够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旗袍,展现自己婀娜的身姿和体态。

巴尔特认为:“时装是一个象征系统:衣物既是实物必需品,又是表明一定的社会差别、社会意向和变化的一个表意系统。”[4]服装具有御寒、遮羞功能,服装也是着装者职业、年龄、身份、个性的体现。在社会文化符号系统里,服装常常与性别相关联,成为性别符号。从文身、项链到染发以及高跟鞋的使用,女人和男人都一直在努力生产不同的“身体”。

四、              气质的规训

影视作品要表现戏剧冲突,所以其中的人物形象往往棱角分明,个性突出,经典的银幕形象不是最正常的人,而是最具个性的人。这些人物往往是将其某一种特质无限扩大,例如英雄人物就要坚毅勇敢,反派人物就要猥琐狡诈。这种特质的强调塑造出个性迥异的人物形象,影视创作者就是通过性格、气质的差异来突出人物。人以群分,同类人具有相同的气质特征,众多的人物形象在观众心中留下印象,并不断加深,就逐渐形成了标准。影视作品正是通过这种途径来规训着人物形象。

例如,看姜文的电影,总给人一种男性荷尔蒙分泌的冲动。《让子弹飞》中,所有男性化符号在姜文身上汇集一处,他就是至刚至阳的男性化身。快马加鞭、枪林弹雨、军人制服,这些意象都造就了电影中姜文纯爷们的男性魅力。《红高粱》中,姜文同样将男人的粗犷与野性表演到了极致。如果看多了姜文的电影,观众自然会在脑中形成“纯爷们”的气质概念,即姜文代表“纯爷们”。从此以后观众判断男性魅力时就会以姜文的银幕形象为标准,那些想成为“纯爷们”的男人也会以姜文的形象为标杆。这就是姜文的电影对于“纯爷们”形象的规训。

参考文献:

1.         潘绥铭、黄盈盈,《性社会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4,北京。

2.       杨岚,《“知识-权力”与规训社会-对福柯<规训与惩罚>的解析》,学理论,2009.5

3.       []彼得·布鲁克斯,《身体活——现代叙述中的欲望对象》,朱生坚译,新星出版社2005年版。

4.       []尼克·布朗,《电影理论史评》,徐建生译,中国电影出版社1994年版。

5.       董金平,《女性符码与女性规训》,学术探索,2007.2

6.       吴希艳,《论广告文化对女性身体的规训》,文化研究,2008.3



[1] 潘绥铭、黄盈盈,《性社会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4,北京。

[2] 杨岚,《“知识-权力”与规训社会-对福柯<规训与惩罚>的解析》,学理论,2009.5

[3] []彼得·布鲁克斯,《身体活——现代叙述中的欲望对象》,朱生坚译,新星出版社2005年版,第22页。

[4] []尼克·布朗,《电影理论史评》,徐建生译,中国电影出版社1994年版,第101102页。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