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拒绝扫黄
全文检索
拒绝扫黄
“看黄”与“扫黄”:观视实践、意义构建和社会文化分析
作者:王天一  时间:2016年07月25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1]]

王天一(华东师范大学)

研究缘起

2002年陕西“夫妻看黄碟被捕事件”到2012年“请AV女优进课堂”,再到2014年东莞扫黄、“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整治,近十年来,以“AV影像”为代表的“当代色情”无论是在公共领域、还是私人空间都前所未有地被提及、被争论;而20145月份东方卫视的《东方直播间》更是以“谁来扫除黄色阴霾”为题,联合学者、民间反色情人士以及色情沉迷者展开了有关色情的争论,到最后直接演变成一场“色情控诉大会”,性学家彭晓辉当场“中招”、方刚则不幸“躺枪”。[[2]]虽然“扫黄”早已成为国人司空见惯的运动,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扫黄运动引起了民间强烈的反对呼声,公众的批评也对准了整个扫黄运动。[[3]]

一边是“扫黄净网”与“色情控诉”,另一边则是各色性展览、文化节的举办,以及难以扫清的“黄片”的普及。而观看AV影像、视频也由过去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异端”行为,逐渐成为男性之间公开的秘密;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女性探寻男性世界、主动寻求快感的工具。公领域的规制与私领域的反弹似乎形成了某种强烈的张力。放眼国外,如今色情的主流化、大众化已在美国实现。[[4]]而在国内,媒体的性噱头泛滥、所谓的眼球经济,也使人们对“黄”的态度从过去的谈性色变转为如今的“大众情色”。“色情”本身也不断地推陈出新,制造新的刺激、新的想象,以积极动态的方式维持或改变异端与常态的分界线。[[5]]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作为普通大众最为常见、最易获得的色情制品之一,AV影像(即“A片”、本土又称“黄片”“毛片”)的传播与影响都相当深远。可以说,A片在绝大多数的时候就是“色情”的代名词,也是“色情”于“常民话语”的绝佳体现。如果说“色情”是抽象的、难以定义的,那么A片就是生动的、可以具体表述的。作为“色情”最具代表性载体之一,A片一直是被主流社会所禁止的、不能被看到或言说的。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也存在一种传统观念,认为“黄”不能被观看,是“羞”“耻”。两者的结合将“色情会造成对未成年人、青年、女性等或多或少的伤害”[[6]]这一假设成为一种被社会强化的事实。而“根绝黄毒”(扫黄)也成为了政策表达的常规方式。一方面,“黄”在过去的表述中将“性”进行道德化和意识形态化,性表达的合法空间被极大压缩。[[7]]但另一方面,如潘绥铭教授所言,中国在经历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急剧的社会转型之后,完成了由性的“传统到自由”的过渡,从性革命走向了“后革命的性化时代”:“现在中国已经不存在任何一种社会力量在主动地推动或者阻击性文化的发展。任何关于性的争论与冲突,正在日益非组织化和非意识形态化,日益变成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生活的而非政治的、肉欲的而非道德的争执”。[[8]]在涉“性”或涉“黄”的话语实践中,剧烈变革的社会现实与主流观念形态相应的存有矛盾,这种矛盾也趋于一种紧张状态。但是在紧张状态的另一面,作为性话语的色情依仗更新的科技手段、更为普遍的商业表达,似乎已经达到一种“普遍化的话语亢奋”并“穿透和控制日常之快感”。[[9]]在如此背景下,从上一代对于“黄片”获得的不易性到如今“A片”的易获得性,色情究竟怎样影响并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从以往的谈性色变到如今的大众情色,人们对色情的态度是怎样转变的?看黄(观视AV影像)又会被年轻一代赋予怎样的意义?这种意义又将如何被赋予?在这样的情境下色情将会如何被重新建构?与此同时,它又是如何建构我们的?

新中国六十多年来一直都在坚持“扫黄”,尽管如此,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看黄”这一行动依旧存在。实证研究为我们提供了一幅更为复杂的图景,或许可以反映当下年轻一代“看黄活动”的活跃程度:仅仅在2009年春天到2010年夏天之间,超过四分之三的男青年和一半左右的女青年都已经看过“描绘性生活详细内容的图像资料”(即“看黄”)。[[10]]从受教育程度来看,上过大专及以上的人“看黄”比例高达56.8%;从社会阶层(职业等级)来看,正在上学或待业的年轻人“看黄”达到52.5%[[11]]而在35岁以下的人群中,“看黄”比例甚至高于美国;尤其是在20岁左右的青年中,中国人超越美国人观看的幅度更大。[[12]]在社会规范下的期望与现实情况间的差距使我们不得不去重新考察色情/AV影像,尽管国家相关部门一直在限制人们对于色情/AV影像的获取和观视,但是年轻一代还是能较为容易地通过各种渠道接触到A片。

这里面,至少存在三个问题:1、为什么“黄”扫不尽,甚至“越扫越黄”?[[13]]2、为什么有人如此愿意去看黄?3、“黄”何以为“黄”?一个社会应当如何对待色情问题(现象)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社会学问题。色情现象为什么从道德上、法律上、治安规定上、社会规范上一再被否定,但还是顽固地存在,这需要一个解释,而非一味主张彻底根除就能解决。

过往研究

色情研究在国内外学术圈都不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色情材料的消费(使用)一直激发诸如休闲、媒体、心理学、健康和教育等不同领域学者的研究兴趣,并在一系列相关主题中投入工作;通常,色情消费研究的焦点会聚集在使用的“效果”(effects)上,[[14]]即“性表现直露的材料”(Sexually Explicit Materials)对于“自我、他人以及周围环境”的影响。传播学则将其纳入媒介效果研究领域中,强调的是“性表现直露的信息(Sexually Explicit Message)如何对个体的思想、态度和行为产生影响”;[[15]]而这种信息或材料会给个体造成哪些影响则交给行为科学来解释;对于影响的后果以及防治则转入法律、信息监控、公共安全等相应学科。至于“性表现直露的材料”(SEM)应该如何界定,则和色情研究的不同路径、框架息息相关。

遵循保守道德主义的研究者强调性材料观视的性唤起会产生一系列不良后果,包括随意性行为、攻击行为、依赖性以及对社会道德风气的影响——非传统性行为、强奸、婚姻家庭衰微。[[16]]女性主义研究者则进一步强调色情材料对于女性的影响和伤害——客体化、遭受歧视与暴力,社会地位的降低。[[17]]自由主义路径则倾向于强调色情材料的有益性以及不同个体的差异性。前两种路径将色情材料的使用效果作为研究的关注点:从自我伤害到女性伤害再到社会伤害。[[18]]

与此相反,WeinbergWilliams等则将视野转向了危害的对立面:通过对245名大学生色情观视的研究,其将关注点落在了色情消费对一个人性生活的积极影响上。[[19]]OlmsteadNegash等也探讨了不同性别的新兴成年人在婚恋关系内色情的使用状况,发现大多数男女对于色情在浪漫关系中的使用还是接受的;只有很少一部分(男性5.4%,女性12.9%)对于何种情况的色情使用均不接受。[[20]]WeberQuiringDaschmann探索了青少年使用色情和其同辈群体、性自主以及性行为观念之间的关系,同时解释了色情消费在青春期以及成年时的合理性。[[21]]StulhoferBuskoLandripet则探讨了色情对年轻人性社会化、性满意度的影响,并认为男性早期“硬核”色情的偏好会对性满意度有轻微的影响。[[22]]Petra Boynton表明女性对于色情的不安其实是建立在男性对于女性性吸引力的普遍关注上,而并非色情本身。尽管如此,仍然有相对较少的研究会去揭示这样声称使用和享受色情的女性消费者。[[23]]Linda Williams将色情研究作为一种文化形式,而不仅仅局限于法律范围和社会问题框架中,“色情作品理应值得严肃并深入扩展的分析,而不仅仅是单纯的互相攻击、驳斥”。[[24]]然而,无论是限制级电影还是色情本身,Williams似乎没给我们一个“好情色”与“坏色情”的区分,而是转向了分析它的位置、功能和当代文化地位。

过去的20年,色情和艺术、主流媒体的界限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FeonaAttwood为此向我们提出了研究的新焦点。一种方法——着重对“性”在一定范围内媒介中的展现——的发展则试图把人们的注意力从关注“色情”本身和对它的管控转向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即“性”如何在当代文化中再现。[[25]]色情作品的使用似乎一直是公众不安的来源——主要认为其消费的不断增长以及使用的广泛普及导致不好的社会“效应”。新兴技术的发展、媒介消费的巨大市场,对于以“色情”为载体的“性”于主流文化中的再现增加了这种“不安”。“色情”开始成为日常生活的某种构成,除了直接消费,其对于整个社会文化的渗透还涉及商品广告、政治丑闻等众多方面。[[26]]

Gail Dines通过对当下美国社会主流娱乐、文化事件的回放,为我们展现了色情片(色情文化)如今是如怎样逐步渗透到我们的生活领域之中,而随着技术的进步、色情载体的不断升级,其使用的广泛、消费的增长可能也会影响年轻人相互间的情感联系、亲密与性行为,甚至加强其在性关系中权力不平等。Dines将焦点集中在盛行于网络“Gonzo”风格的“美国A片”上,透过其在如今美国青年中的流行现状,不禁诘问“色情片对我们的文化、性爱、性别认同和人际关系会造成什么影响”;同时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色情正劫持着我们的性”。[[27]]在此之前,Pamela Paul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发人深省”的“色情消费启示录”;而在互联网的介入下,“色情”的影响会持续加深,不仅仅是伤害了女性、更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28]]

不同于国外,国内没有细分色情的研究路径。主要探讨的是色情制品特别是网络色情对于人们,尤其是青少年的负面影响,以及如何管制色情;其二则是色情交易、色情场所的研究(卖淫问题)。另一大部分探讨色情的研究多集中在文学、艺术等人文科学领域,其关注的是色情如何作为一种艺术的表现形式、手法。

目前研究大致分为两个阶段,早期主要是1999年之前,这一时期网络在国内还没有普遍盛行,民众对于色情/AV影像的认识,来源于街头闹市、临街小贩兜售的“黄片”“毛片”以及主流媒体对于“扫黄”话语的宣传。“扫黄”的出现,致使了一些学者开始对于色情/AV影像产生了反思。[[29]]而概念界定[[30]]、使用效果及其危害(性刺激、性犯罪)[[31]]、对社会(道德风气)的影响构成了今后相关研究的路径。随着进入新千年,以及电脑、网络在国内的盛行,色情/AV影像找到了新的载体——网络,有关色情/AV影像的研究也随之增多。通过CNKI检索,从1999年—2014年以这一词条为主题、关键词的文章达到1173篇。这其中又以打击淫秽色情犯罪、防治色情危害等主题为主流。通过对网络色情、色情片本身的剖析[[32]]、将其作为一种社会问题、现象[[33]]、予以规制和防范。[[34]]在探讨其危害性当中又以青少年[[35]]和大学生[[36]]为主要研究对象,阐释色情对这两类人群的身心危害并提出相应对策。通过分析网络色情来反思当前性教育[[37]]以及社会两性观念。[[38]]而作为一种信息的传播,以传播角度研究网络色情也是色情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39]]

作为国内“第一本探究色情文化的学术专著”,杨国安在其《色情文化批判》一书中,分别从色情文化的本身(概念界定、表现形式)、认知误区与危害、以及色情的治理(如何遏制)全面探讨了这一“既重要又敏感”的问题。[[40]]李银河曾在书中介绍过欧美女权主义色情研究、相关问题的现状。[[41]]曲广娣则将色情纳入社会问题框架下,探讨如何运用更为合适的规范思路及措施来对色情问题实施干预。[[42]]潘绥铭则尝试对于“色情”进行了本土化思考,认为其是一种社会建构。[[43]]港台相关的研究较为突出的有王向华、邱恺欣运用马克思主义视角来审视A片的生产、销售进而批判这一现状,阐明A片产业是如何使女性被物化。[[44]]林芳玫则以色情媒介里两性关系的批判为主,同时结合再现论对A片的观视来反思男权社会。[[45]]特别的是,作者由色情的应用框架上升为理论批判,通过对鲍德里亚“拟像理论”的运用,认为色情非关性行为而是“脱离真实”、“符码指涉符码”的拟像世界。

本文会将研究的重点放在色情的观视者、色情的内涵以及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的色情研究上,并且尝试运用定性方法研究色情/A片。这样做的目的:首先,笔者认为如果只研究色情/A片本身,定量调查不失为一项很好的方法,但是想深入挖掘整个观视行动的意义,还原具体的日常生活中的人,描述统计则无法做到。定量调查不能深入测量作为独特个体的内心,也不会突出研究对象的主体性。定性调查则会解决这一问题。[[46]]第二,虽然现有的研究在视角、方法、路径、倾向上略有趋同,但是其对于色情本土化的反思是值得本文借鉴和深入阐述的。

本研究以定性研究为框架、以访谈的形式收集年轻一代“看片”的故事、与A片有关的经历,通过对受访者“私人看片史”的构建,记录当下年轻一代在成长过程中是如何接触到他们所定义的色情/A片。通过对不同个体具体观视行动的分析,来探究A片对他们日常生活、亲密关系以及自我是如何产生影响、产生怎样的影响,进而反思年轻一代对于寓于现代社会中的“性”是如何思考与理解的,而在主流社会对于涉“黄”话语进行规制这一特殊情境下,年轻一代又是如何调适自己的性身份与性实践的。

日常生活与观视实践

从文字、图片到影像,随着技术-载体的进步,色情也经历了一系列重大变迁。现代色情品的传播与消费是由技术决定的。其受制于生产、发行和消费所需的必要手段。新的影像展示技术以及传播方式的进步使得色情/A片的获取更加便捷,同时也为观视提供了更新的体验。另一方面,一部分以免费为主的网络色情对色情消费正进行着重构。网络的出现对于A片的获取是极具颠覆性的。确切地说,现在谈及色情影像,多半是指网上在线或下载的各种制式的色情视频。这些视频成为了色情材料的新的代言。其主要特点则是视频不受录像带、碟片等存储介质的限制。理论上讲,通过相关互联网技术,片源是全球的、无界限的、“海量”的。所以视频的更新也更快捷。更为重要的是,不同于以往录像带、碟片较高的观视门槛,网络所盛行的免费以及匿名化,将观视成本降至最低,只要有网络和终端,就可以任意观看。

在所有受访者当中,没有一人是色情网站的注册用户,也没有一位会选择付费下载来观看A片。换言之,大家都是通过“二手资源网站”来下载或者在线观视。二手资源网站不需要注册成会员,片源也绝大部分是盗版,但最主要的是免费。相对于注册付费观视,二手资源网站拥有很大的市场。因为免费才是重点。以网络资源共享为代表的“廉价技术”对于A片的获取,甚至不再需要下载。阿威对此发出了感慨:

随着技术的发展,我感觉现在的途径在不断地更新,什么P2P啊,还有云盘的发展,特别是云播。然后我就不在乎下载了,不再考虑下载的时间。因为不再需要下载,视野突然间变得非常广阔,它已经是在互联网的云端了,只要把它那个名目列在你的账号下就行了。相当于只要把别人的资源划过来就行,所以一般都是整个文件夹、整个文件夹地搬,比如什么合集,然后点进去全是。通过不断地搬资源,我了解到非常多的女优,不管是日本的、欧美的,还是俄罗斯的,都有所了解。也会去逛贴吧,那非常多介绍你怎么看片的,有种子搜索什么的,这种还是P2Psoueach,算是老的了。现在又有新的了,比如BT-digg专门搜种子的,就是把链接一复制,马上就能看。从看片的方式来讲,从等待到现在的随时随地想看就看。然后接触的东西也完全是新的,因为现在已经是海量的片源了,我之前有个错误的观点,以为片看完就没了,就是数量是有限的,可能看完这部就少一部,但现在发现就是无穷无尽,浩如烟海。(阿威)

获取技术的更新方便了色情于日常中的存在。由于上一代青年(或“更老”)对于黄片获取的不易,观视的过程往往都会变得相对“繁杂”——关好门窗、拉紧窗帘、驱除闲杂人等、调适播放设备——更像是某种“仪式”。而现在便捷的获取使得观视者不用在为去小市场中买碟片而感到害羞与尴尬;也不用为如何获取A片而难以启齿,“看片”变得简单、平常,甚至逐渐成为当下青年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特别对于男性青年私人生活的“侵占”。

尔佳直言“经常看A片”,并且把这种行为发展成了“一个业余的爱好”:“每天大概会看20分钟到半个小时,就相当于别人打Dota、玩英雄联盟。”对尔佳而言,看A片就和玩网络游戏一样平常。尔佳在聊到“观视频率”时,曾担心笔者是否觉得他看的太频繁或患上了所谓的“色情上瘾”。[[47]]不过接下来老陈的一段话似乎可以打消他的疑虑:

这和个人的习惯有关,因人而异。说直接点,每个人这方面的需求不一样,那他摄入的数量、频率也不一样。可能有的一天看一次,有的一天看两次,有的人一个星期也许只看一次。我有个同学,他一天会看六七次。(笑)像我,有时没想起来,就一两个星期才看一次;想起来了,可能两三天看一次,都很正常。

老陈将看A片比喻成了某种食品、“养分”(“摄入”),依据个人习惯、喜好甚至是“体质”、并且由“需求”而定。也许在观视者的眼中,没有“上瘾”这个词汇。有的只是“需求”,日常的需求:

现在就是释放下心情。有时候看一些其他的电影看的很虐,然后看A片可以缓解一下,就像听一段舒缓的音乐一样。尤其是在周末的时候。我会根据自己的身体需求,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我不喜欢抑制自己、压抑欲望。如果我想看,那证明确实有需要,该撸一下了。(齐晗)

“打英雄联盟”[[48]]、“食品摄入”、“一段舒缓的音乐”、“周末的放松”,AV影像的日常生活式隐喻已经很清晰的向我们展现了它是如何“侵占”当下男性青年的日常生活、以及从中所扮演的角色。齐晗甚至会用A片来缓解由其他影片给他所带来的不适。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需求”,“我还在坚持看,正常生理反应。”作为一种正常生理反应的AV观视。阿威则认为AV影像相当于是替代品,“性欲的替代品。”卓雄更是赋予A片“辅助快乐的角色”。“辅助快乐”已成为一些男性青年对于色情/AV影像体验的程式化表达。老陈:“有时可能是你无聊,或是今天心情不错的时候,就会去看。”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去看,心情不好的时候反而不会去观视。

心情好的时候才会看。心情不好我一般不会去看这个,因为它不会让我的心情变好,虽然在看的时候会感觉比较兴奋,但看完以后有落差,反而不爽了。它只会让我的心情在好的基础上再好一点。(永松)

阿东则认为看片是“满足需求”“追求快乐”:

我们看那种片不就是为了求爽嘛,心情愉快嘛。肯定有空虚寂寞的时候或女友不在身边的时候,那我只能看看片了。虽然社会上大家对这个的看法不一,但对于A片,不管是好是坏,至少它是可以在你有需求的时候满足你。如果觉得它不好那不要碰它就是了嘛。在空虚的时候可以给我一些支持。从一开始的启蒙老师,到现在的一个精神伴侣吧。

“启蒙老师”与“精神伴侣”,AV影像的“日常生活式隐喻”的外延正不断延展,角色也愈加丰富。永松对此表述道:“就是解决基本问题的基础上然后追求精神上的那种愉悦吧。”在老井那里,A片还充当着“减压阀”的作用,

我感觉主要还是减压。最近经历的事较多,内心蛮复杂的,然后就看的特别频繁。还有一种问题,如果晚上睡的早的话还好说,如果晚上睡晚了,然后就觉得心灵特别空虚特别寂寞,但是深夜又不爱看书,这个时候怎么办呢,只好找些可以排遣寂寞的东西。(老井)

对此女生又是如何看待男生看A片的?晨晨也很认同老井的说法,她也认为这是一种减压阀:

他们性心理成熟应该在青春期开始,但结婚却推迟的越来越晚,又没有女朋友的话,性心理的成熟和现实的需求会产生巨大的时间差异,那就通过AV来缓解一下需求。再加上全球化网络的推广也使得大家看这种片子变得很容易。(晨晨)

杨柳对此则设想了在她有男友之后,她是如何看待A片的。在这方面,一些女生还是能抱以很“宽容”的心态面对这一“平常”的行动。在之后的章节,我们会继续深入探讨女生是怎样看、怎样理解A片的。

虽然我现在不太会去看,但是如果以后我有男友了,有自己的性生活了,那它有可能会成为我们性生活当中的一个调剂,它存在的作用就跟情趣用品差不多。对我来讲比较平和吧,说不上太刺激,但也谈不上痛苦,可也不是特别开心。基本上我是处于能够接受它的状态,所以并不是说看完它我就会特别兴奋。(杨柳)

无论减压也好,排遣空虚寂寞也罢,老陈和Zink都一致认同它是“一种调味品”,AV已进入日常生活,并扮演着多种角色。

群体人际与意义建构

(一)AVS男性

1.资源共享:一种沟通的可能

在大博的讲述中,A片的获取与观视在年轻群体中形成了一种性资源的分享,群体生活亲密性的构建。作为一个通常意义上被认为是私密、禁忌的话题,通过公开、共享的方式将此种私密与禁忌打破,形成一种可以促成群体亲密性的交流,甚至是某种群体亚文化的生成。资源共享弥补了片源紧张、设备不足所带来的障碍,在促进交流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2.亲疏远近:内部关系的维系

除非玩得特别好,最多有那么一两个。当时我们有个男生后来转到别的专业去了,他也喜欢看片,然后有时我们会找他去要。如果不是同班同学,即使是玩的还不错,我也不会去要。总感觉不好意思,不是一个班的。(Zink

因为在Zink看来一个班的“天天朝夕相处”更为熟悉。这在行者看来也尤为重要:

这个得分人和人的关系,如果他们两个很铁、好哥们也就无所谓了,如果他们觉得这样很不好意思,说明他们还没熟到一定的程度。一般都是比较熟的时候才会一起。(行者)

3.氛围压力:集体场景的营造

我们看到了作为集体观视行动的三种常见模式(或前提),沟通、关系、氛围。而三种模式对于群体内部团结的维系效力则成递减趋势:“沟通”强调的是主动状态——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的主动亲近、融入;“关系”则是中间状态——一种被强调的话语;“氛围”则略显被动——群体压力。三种模式更多的时候是以交叉、叠加的方式出现。

4.“是男人就看”:性别化观视的理解

在反色情女权主义者眼中,A片向来是男性的专属。男性凝视(male gaze)“男人都要看A片”,也似乎成为男性间的默契与共识。老陈说他的看片量在男生当中处于平均水平,不过不算多。

肯定看。我认为是男的都看。只是有没有途径而已。如果说你家里电脑放着那个的话,哪怕家里长辈都会去看。肯定都会去看。(老陈)

这个,肯定都看的,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看了(笑)……并且这也很坦然,大家都说,男生嘛,现在这个岁数没有人不看这个的。这就达成一种共识,肯定或多或少都看过。(永松)

老陈和永松都用了一个词:“肯定”。即使这种肯定在某种意义上是来自于他们的推测:

也许你不在的时候他们(室友)会看……据我所知,绝大多数人都在偷偷地看,而且上中学的时候,我们生理这节课老师都不教,不过听说大家会在下课放学之后……,他们用的词叫做“补习生物课大家没学的部分”。(卓雄)

这样的叙述方式暗含着主体是如何通过他者的观视来使看A片达到一种男性化、正常化的状态。[[49]]而在将个体行为转换成群体行动的同时,他们又会强调这一行动背后的性别和年龄因素:“男的/男生”“这个岁数”。而“这个岁数的男生”“都会观看A片”恰巧也就成为男性建构其性别特质的一个重要因素。这种因素的目的其实并非单纯为了更好地寻找同好,而是更多地想将看A片这一行为“去污名化”,试图找到某种看片的正当性。观视者通过观看A片将自我和他者都构建成了“正常男性”。这种“正常”基于三点:第一是强调社会性别(群体)的观视,第二则是来源于生理性别(需求)的解释,第三则是对观视内容的筛选(性别取向)。性别化的观视中,既包含了来自生物属性的性别,也包括社会属性的性别。

(二)AVS女性

1.“流行话语”:作为群体交往、人际互动的维系

我当初是总听别人说,尤其是我室友,不仅她看过,身边的同学也都看过。我就觉得她们都是怎么知道的这些,我都不知道!后来感觉自己这都没看过,就觉得自己好土。然后就和室友一起看的。(格格)

面对一种在当今校园暗中普及的亚文化现象,A片与AV女优有时成为了某种“流行话语”,它的性意味被流行化、娱乐化的表述与传达所稀释。格格最初看片的缘由也在于此,她一直都很在意自己对此的理解——“懂”。“我们寝室有两个都懂得挺多的,现在我也懂得挺多了。”A片在格格那里承载了某种话语资源,特别是在小群体之中。格格觉得她身边的人对这方面都了解,自己如果还不知道的话,就难以和他们达成某种“共识”,就觉得“土”。而实际上,A片的色情意义对于格格来说并无实际内涵,“生理上没有反应,一开始心理上觉得有点不适”,真正的内涵在于“看完之后觉得自己终于看过了”。

和其他青年亚文化偏好的“短命”不同,对A片的“喜爱”似乎一直伴随着他们从高中走向大学、甚至是工作之后。这也是“色情/A片”作为一种青年亚文化值得我们去关注、深究的原因所在。

2.“开一扇门”:补缺主流文化对于“性”的塑造

女性在对于“性”的接触方面似乎有着更为“漫长”的道路。[[50]]对于从没接触过“性”的女生而言,A片从某种角度上可以被视为一把开启性之门的钥匙。杨柳通过第一次对A片的观视,发现了一个令她惊讶的“秘密”:

有点惊讶,我第一次看完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女人的身体构造是这样的,然后男人的身体构造是这样的。因为我印象当中我觉得男人的生殖器官没有那么大,看完之后怎么觉得,哇,这太夸张了。(杨柳)

虽然生物课、性教育课也会有关于男女身体的讲解、甚至解剖图,但是“解剖图是解剖图,你会发现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样,因为解剖图不是那么明白,绝对没有你看这种片子来的那么明显,然后老师也不会给你讲得那么仔细,所以实际上你还是不知道的。”显然,A片这一功能可能是片商都不曾想过的。纪实的画面、特写的镜头以及对于性器的解剖学意味的展示,都使得我们在性教育课之后又“吃了回小灶”。

其实我是想了解一下,我觉得这个方式挺好的呀,其实它是有教育意义的,因为中国比较传统嘛,很多人对(性)这种事情其实还是有很多误解的。包括对这种(A片)也有误解,就是属于不能说的秘密吧。(悦悦)

中国主流文化对于性教育的封闭、缺失,导致A片成为了当代中国青年(特别是男青年)事实上的性启蒙知识来源。[[51]]

3.“欲望放置”:作为自我性体验的习得

小点直言是为了“刺激”而看A片。在前文中,我们对她有过一些了解,小点很注重对于自身体验的探索与挖掘,而A片恰好给她提供了一个可以“放置欲望”的空间。

我是想看这个男的和这个女的在发生性关系时候的那种情景,就是看完之后会觉得,奥,原来他们做爱是这样的,然后有的时候会想一下自己,希望自己也能体验到那种感觉。有时候看的话也会担心被别人发现,这本来就很私密嘛。相比于A片我更喜欢看情色的,重口味的片看着会害怕。(小点)

以一种污名的、私密的事物——A片作为中介,通过沟通、关系、氛围三种模式的交互影响,形成了一种结构化叙述的“集体观视”情景。在年轻一代的日常生活中它充当着联结年轻男性友谊、维系同龄群体内部关系以及共享“秘密”的粘合剂。在形成对“青春岁月的缅怀”这一特有的文本结构时,构建出了某种男性青年亚文化。在女生中,“集体”的意义并不明显,“关系”才是核心;独自观视有着更为普遍的意义。在讨论和另一半观视时,女生在表达出各具特色观点的同时也反应了色情/A片在私人领域“亲密空间”中存在的合理性。

在“色情”的意义构建层面,“性别”从某种层面上构成了多元话语之可能。以男性为中心的主流A片,通过对异性恋情欲场景的强化、对以男性为主导性脚本的渲染,被青年观视者赋予了性别建构的功能。同时这也反映了主体对于色情/A片观视合理性的诉求与自我辩护。女性观视者对于A片有着更为丰富以及颠覆传统社会性别模塑的意义构建。杨柳从A片的观视当中了解到了女性的身体构造;小点则坦言这是一个很好的欲望发泄场;而悦悦则将其发展成了一个“小兴趣”;晨晨更愿意将其看成是一种“娱乐狂欢”;格格希望借此丰富自己的话语资源;小晴则对男女二元性别有了更深的思考。

过去,由于性氛围的严肃、片源的紧张、空间的限制造就了集体观看的形式。如今,性氛围的相对宽松、性表达的开放、色情品的易获得性使得私下的观视变得稀松平常。在集体观视情形中,A片会被强调成作为男性群体内部成员沟通、调侃的话题,其本身所含有的“性”的意味被这种集体的欢腾所冲淡;在个人观视中,其“色情性”即单纯的性欲激发功能得以凸显。虽然色情在以A片这种影像的再现时会建构某种反传统性脚本的“性语言”,但青年观视者有着自己的理解与反思,以及对这些“语言”的重构。在男女双向的叙述之中,我们得到了一个对于“色情/A片”多元视角的理解、来自“主体的声音”。

对于A片,青年观视者是有选择的——不是被动的接受者;是有意义的——对于自我的重视;是有反思的——如何寻获A片以外的东西。同时男女对于A片的观视所获得的性别层面的意义(“色情/A片的性别化观视”),也值得我们思考。如女性对于“色情”理解的“去性化”:A片作为不是“性”本身(强调性的暴露与挑逗)的意味,因为说女优漂亮而不放心男友的老陈女友;追星“萌妹子”女优的悦悦;想看看女优到底有多漂亮的晨晨;对于女优细节关注的小晴;为了有谈资的格格;敢于探索女性自身与体验的杨柳与小点。

色情的宏大话语与社会文化分析

在青年“A片”日常观视的背后则是以AV为代表的当代色情现象、问题于宏大话语中的显现。和更为典型意义的性交易相比,色情影像材料这一类消费更不易被察觉、更加日常化、个人化,甚至不像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社会问题”。但是随着这个不值得一提的“东西”在消费领域中的兴盛,在政治、文化领域中的争议以及法律中的管制,色情及其在青年群体中产生的“A片亚文化”,在当代社会里的显现比以往任何时期来得都要直接与猛烈。这并不值得惊讶。因为此时的“色情”不再仅仅是一些诸如卖淫交易、脱衣舞表演、淫秽图像等的指称,它开始更多地触及一个更深的问题,那就是“性”(sexuality)。也就是说,我们所探讨的“色情问题”基本上都是围绕着二十世纪下半叶至今的有关“性”的公共话语。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我们发现,色情不仅仅是一个“私人问题”。这是一个历史的过程。而我们将目标缩小至色情/A片的观视,是想透过这一看似日常化、个人化的行动,来揭示其是如何与他人、社会以及消费、文化、政治等进行相互作用的。而以色情为中介,我们也可了解到他们之间又是如何相互影响。

“性的消费化”为色情消费提供了一个宏大背景,在此消费打破了“性”的种种顽固壁垒,削弱了其原有的阶层性,从上层精英到普罗大众、从特定表演到日常生活。消费化普及了色情的种种表现,将“色情”作为生产的原料用以制造新的消费,延伸了“重视肉体快感、逾越禁忌、耗费行为”的色情三大内涵。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全球化的加深,当下的中国在经历过“身心大封闭”之后,经济发展和思想进步都在高速前进。社会转型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个体意识开始逐渐觉醒,对于公权力的反思逐步加深。被学者称之为“性革命”的社会性变迁实践也由“革命”走向“后革命”,从性制度、日常生活、人本身以及性外延等均在变化着。[[52]]

如果说“性革命”提供了思想话语那么“技术革命”则使得A片的获取与观视更加普及。网络繁荣的直接原因是中国在信息和娱乐方面的普遍缺乏。[[53]]如此的繁荣对于社会与个人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冲击,也于青年群体中生成诸多矛盾:性教育的发展跟不上网络性信息的更新速率;不断提升的青年群体购买力水平与狭隘的“性消费”渠道间的尖锐对立。迅速的繁荣也使得权力瞄准了网络。公领域对于网络色情的钳制,可以看作某种程度上对于“性消费”的反制。但效果往往不尽人意。控制网络的努力起源于制度遗产,权力要求通常要比保护隐私的需要更占优势。[[54]]

在众多时候,公共话语告诫的危险却变成私下里欢愉的源泉,而色情作品穷尽所能不断制造新的刺激与变态以及政治规制产生的色情贩售禁忌,都形成了新的对于“禁忌”逾越的脚本。在此,性教育的封闭与缺失只是一方面。在主流文化对性教育、性管制从文化到产业政策维持不变的情况下,网络盗版的免费性、便利性与匿名性使得色情/A片的获得不再隐秘,同时充分地满足了特别是以在校生为代表的“低消费能力青年群体”对于“性知识”的探索和“性想象”的需求。在青年从中寻找着“欲望宣泄”“生理寄托”的同时,也使得该现象、问题在青年群体中形成了某种亚文化。在“找寻色情”的过程中,技术手段、空间、性别等不同维度的介入都对其产生了影响;而“自身的欲望”“性的社会化”“对于控制的违反”等概念、意指经由青年群体的挪用、拼贴、重组,具有了符合当下时代、青年自身特点的新内涵,不仅仅是强调单纯肉欲,娱乐性、作为群体交流的话语资源、甚至是某种对于主体的自嘲(如“屌丝”、“宅男”与A片之间的故事),“色情”的性意味不再只是唯一,多元话语成为可能。

当代青年的“色情亚文化”、特别是作为AV色情的一支(不同于卖淫的色情),风格化的从另一面揭示了当下的文化症候和社会疑难。从主体建构、微观的“A片观视”到社会建构、宏观的“色情理解”,多维度地展现了“色情”与当下年轻一代是如何互相建构的;反思了年轻一代对寓于现代社会中的“性”(sexuality)是如何思考与理解的。正视A片、直面色情,这显得更为重要。因为只有清楚地了解它、才能更好地操控它,进而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近六十年来“淫秽色情”一直被写入刑法;“根绝黄毒”也成为了政策表达的常规方式;众多学者也从学术角度提出了治理对策;[[55]]尽管如此,还是没能遏止住色情的蔓延,人们观看色情品的欲望似乎也有增无减。中国人“看黄”的比例一点也不比美国人低,在35岁以下的人群中,“看黄”比例甚至高于美国;尤其是在20岁左右的青年中,中国人超越美国人观看的幅度更大。[[56]]这迫使我们回到前面所提出的问题:

1、为什么“黄”扫不尽,甚至“越扫越黄”?(社会层面)2、为什么有人如此愿意去看黄?(个体、群体层面)3、“黄”何以为“黄”?(理论、概念层面)

“色情”这一概念或问题、现象在当代中国同时背负着道德、政治、法律的三重重担。如果以“八十年代”为分界线的话,那么之前带有强烈意识形态的“禁淫”运动可谓是相当成功与彻底的。而之后继续保持意识形态根基同时着力配合法律管控的“扫黄”运动则显得“力不从心”——打击力、管控力、惩治力“力道”很足,但收效略微。当然之前和之后所面临的整体社会环境也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之前的整体社会环境表现为政治的高压、意识形态的强烈,使得“黄”在这一时段的表述中将“性”进行了道德的、意识形态的“绑架”;性表达的合法空间也被极大压缩。[[57]]性氛围是极其严肃、紧张乃至禁欲的。但这种反性禁欲完全没有宗教色彩,而是出于革命的意识形态和传统中国的世俗文化。[[58]]而在此后,中国在经历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急剧的社会转型之后,完成了由性的“传统到自由”的过渡,从性革命走向了“后革命的性化时代”;[[59]]性氛围也从严峻逐渐转为宽松。尤其是在网络兴盛、信息爆炸的近十年,“色情”一度呈泛滥之势。性信息的大量充斥,使得人们不得不去重新面对过去曾被隐匿、处于缺场的“性”——既有他人的,也有自我的。正如潘绥铭所言:“现在中国已经不存在任何一种社会力量在主动地推动或者阻击性文化的发展。任何关于性的争论与冲突,正在日益非组织化和非意识形态化,日益变成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生活的而非政治的、肉欲的而非道德的争执”。[[60]]

在涉“性”或涉“黄”的话语实践中,剧烈变革的社会现实与主流观念的形态相应的存有矛盾并趋于一种紧张状态。在此种状态下,公领域的规制与私领域的反弹形成了一股强烈的张力。为什么会趋于一种紧张状态?为什么又会形成一股强烈的张力?首先,中国的淫秽品管理与其他国家最大的区别在于:西方国家对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区别对待,更强调保护青少年;[[61]]中国对成年人在此问题上则使用的是管理儿童的标准。所以成年人对色情品的消费需求以及他们应有的性权利就成为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62]]其次,虽然色情品在国内被全面禁止传播,但这不能说明中国就可以完全不受西方色情业的影响,相反大量的西方色情品会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境内。[[63]]因为国际上大多数有互联网的国家都不会动用刑法来禁止网络色情。[[64]]所以中国即使可以清除境内的色情网站,对境外的色情网站却也鞭长莫及。而且高额利润的驱使也使得本土色情网站的“发展”劲头十足。这也构成了网络扫黄的难点。第三,在公领域的严格管控中(包括政治的、法律的、文化的),“色情”不可避免的被污名化,当这种污名化又遇到消费需求与高额利润的时候,整个交易系统便随之转入“地下”、处于边缘状态中,更加隐蔽、难以摸清。最后,通过潘绥铭所作的关于“网上黄毒”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我们可以看到,“网上性爱参与程度与网下发生九种非主流的性行为(其中包括看黄)之间并无显著影响”。也就是说近年来所谓的“网上扫黄”的假设似乎不能成立。[[65]]

随着“净网扫黄”运动的深入,民众更关心的是“扫黄”到底“扫的是什么”,即打击淫秽色情的范围是什么:是单纯打击法律禁止的色情品,还是包括违反家庭伦理道德和正确婚恋观的信息?是打击利用色情信息、网站敲诈、侵犯他人人身财产、窃取信息隐私、威胁未成年人的犯罪,还是“黄”之本身?这对“扫黄”的成败至关重要。

其实早在“扫黄”的一年后,相关部门就已做出防止运动扩大化的三大区分:区分制作贩卖牟利者与一般消费者;区分淫秽品和非淫秽品;区分淫秽品和色情品。[[66]]而“扫黄”的结果也引发了改变管理思路的思考。主流价值观也已经注意到几对矛盾:成年人的淫秽品消费需求与现行法律的矛盾;成年人与青少年不同需求之间的矛盾;色情品的辨别、标准与分类。[[67]]而这些矛盾所反应的问题也正是国际上对于色情问题争论的焦点之一(年龄与色情概念及分类)。引进先进治理思路,同国际接轨,对于更好的治理色情问题大有助益。[[68]]

单从上一节中的观点来看,似乎还是不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网络色情难以清除”,除了其情本身具有的“需求强劲、成本低廉”特点之外,“依靠法律的力量虽然可以抑制一部分色情活动泛滥,但仅靠法律法规的强制力并不能从根本上阻止网络色情活动的隐性扩散和迅速蔓延”。[[69]]所以我们还要把注意力放到色情的受众——观视者身上。

当下,“色情”越来越不触及秩序和风化,而是成为个人(两人)之间的私事。无论之前发生的“黄碟案”争论还是如今扫黄之后私领域的强烈反弹,都意在表明人们对于“看黄”一事的态度。而从本文的研究发现,当下年轻一代强调了观视的私密性,并通过这种私密来降低“黄”的污名。另一方面,以网络分享为代表的“廉价科技”在技术层面上使得“黄”的获取更加普遍与便捷,降低了“黄”的敏感性。私下里看黄片,也就被人们视为犹如吃饭睡觉一样正常、合理的事。个体层面对于A片的正名与社会建构的污名之间的矛盾由此被消解。

作为概念层面的问题,通过回应“黄”何以为“黄”笔者欲再一次回答“色情是什么”。通过全文对色情的全面阐释,可以使我们重新看待这个在学术层面为中性的词语。“色情”实际指涉物,1、对于妓女及其行为的描写;2、直面暴露性器、性交场景的画面与书写。这两条定义源于其词的本意以及元释义。实际上也并无褒贬之倾向。而随着不同的社会、历史情境对其的建构,我们发现“色情”逐渐带有了鲜明的色彩与“性格特质”。并且逐渐吸纳了另外相关的词汇,如“淫秽”与“情色”。排除文字游戏的惯性使然,不同立场的拥趸,选择合适的词语定义同一事物用以表明态度、规制他人。逐渐的,被建构的“色情”的能指和所指逐渐分离。这是一个历史过程。从“阶级斗争”到“腐败堕落”,从“糖衣炮弹”到“道德败坏”,虽然标签一再变换,但总的来说,对其负面评价仍多于正面的。

作为“色情”本土化表述的“黄”,其用法本身就来自于一种误用。而其“毒性”的存在,除了性道德的表态,另一原因则是“救救孩子”——关于淫秽品与青少年犯罪的关系从来都是中国禁止淫秽品的主要理由。[[70]]在立法理由的确定上,主要在“思想毒害”和因此“对社会秩序的影响”上强调色情淫秽品对青少年健康、社会风化和社会治安的损害。[[71]]“色情”对未成年人的影响在中国常被上升到政治高度,并且主要建立在“色情品必然有害”这一未经检验的假设上。[[72]]不可否认,孩子一定是要“救”的,且是极其必要的。但不能因此将所有成年观视者也同孩子一样对待。这也能从侧面说明“黄难扫尽”的缘由。

社会的转型、信息的发达使得人们的思想层面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也将原先宏大、沉重的国家话语对“性”进行的道德和意识形态的“绑架”进行了“松绑”。对于“黄”的“毒性”,也不再是一家之言。特别是对于当下的年轻一代。透过本文的分析,我们从性的社会建构视角和主体建构视角,总结出了“色情”的基本特征,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色情”。

社会建构层面:“色情”是多元的、并非单一化的:有意识形态的,有法律规制的,有消费借用的,有知识限定的;同时也是历史的:“色情”的建构是一个持续可变的过程。并非一层不变。主体建构层面:“色情”是“主体”感受与标定的,而不是单纯来源于认知或外力作用;它是意义化的,对于“主体”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价值和意义;是有规划的并非完全无节制;它也是多重承载的,特别是与性别、身体进行了联系(男性特质的建构与女性观视的意义赋予)。所以在观视“主体”那里,“色情”被建构的一面(“负面的挑逗”、社会风气的污染源、毒物与危害)暂且搁置,转为的则是这一行动的合理性、正当性并如何作为一种生活方式。

色情/A片的流行在所难免,作为一种“发泄工具”或“娱乐产品”它较主流性教育课程更容易融入青年的日常生活系统之中。所以“观黄”成为了当下年轻一代的日常生活实践。这就是被建构的“色情”。现在探讨的已不是该不该“看黄”,而是应该“怎样看”的问题。[[73]]而扫黄到底要扫什么,也一目了然。



[[1]]此文为笔者硕士毕业论文的减略版限于篇幅具体内容则不能一一展现

[[2]] 东方直播室2014 05-05.谁来扫除黄色阴霾.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A4MTM4OTUy.html

[[3]] 潘采夫.高调扫黄的目的是什么.当代社科视野.2014.3

[[4]] 潘蜜拉·保罗.李建兴译.色情消费启示录.台北:时报文化.2006.71页。

[[5]] 林芳玫.色情研究.台北:台湾商务.2006.11.4页。

[[6]] 目前国内有关色情问题的研究绝大多数都是从此假设出发。

[[7]] 张志铭.李建新.在当代中国何以成为问题.政法论坛.2012.3.116-128页。

[[8]] 潘绥铭.侯荣庭.弥散与炫彩:后革命的性化时代.社会学评论.2013.10.12-21页。

[[9]] 福柯.佘碧平译.性经验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9.21页。

[[10]] 潘绥铭.黄盈盈.看黄剖析.百科知识.2011.5

[[11]] 潘绥铭.黄盈盈.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6.143页。

[[12]] 潘绥铭.[]白维廉.王爱丽.[]劳曼.当代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2.341页。

[[13]] 潘绥铭.黄盈盈.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6.142-143页。

[[14]] Feona Attwood, What do people do with porn Qualitative research into the consumption, use, and experience of pornography and other sexually explicit media ,Sexuality & Culture, (2005) 9:65-86.

[[15]] 林茨.马拉姆.张淑娟译.传播概念·Pornography.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3.1页。

[[16]] Zillmann & Bryant1982);Zillmann1986.转引自林茨.马拉姆.传播概念·Pornography.33.35.36页。

[[17]] Mackinnon1980);Dworkin1981)等.女权主义相关论述可参考李银河性文化研究报告.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232-257页。以及林茨.马拉姆传播概念·Pornography.70页。

[[18]] Wendy Maltz & Larry Maltz, ThePornTrap: The Essential Guide to Overcoming Problems Caused by Pornography, 2008:91.

[[19]] Martin S.Weinberg,Colin J.Williams, ets.,Pornography, Normalization, and Empowerment,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2010)39:1389140.

[[20]] Spencer B.Olmstead, Sesen Negash, ets.,Emerging Adults Expectations for Pornography Use in the Context of Future Committed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 Qualitative Study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13)42:625635.

[[21]] Mathias Weber, Oliver Quiring, Gregor Daschmann, Peers, Parents and Pornography: Exploring Adolescents Exposure to Sexually Explicit Material and Its Developmental Correlates, Sexuality & Culture (2012) 16:408427.

[[22]] Aleksandar Stulhofer, Vesna Busko, Ivan Landripet, Pornography, Sexual Socialization, and Satisfaction Among Young Men. Arch Sex Behav (2010) 39:168178.

[[23]] Boynton, Petra."Is that supposed to be sexy" Women discuss women in top shelf magazines. Journal of Community & 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1999)9: 449-461.

[[24]] Linda Williams editor, Porn Studies, Duke University Press, Durham and London.2004:5.

[[25]] Feona Attwood. Reading Porn: The Paradigm Shift in Pornography Research. Sexualities, (2002)5: 91.

[[26]] Feona Attwood, What do people do with porn Qualitative research into the consumption, use, and experience of pornography and other sexually explicit media ,Sexuality & Culture, (2005) 9:65-86.

[[27]] Gail Dines, Pornland: how porn has hijacked our sexuality,2011.盖尔·黛恩斯.林家任译.被绑架的性:来自A片国度的辛辣报告.新北市:八旗文化.2012.8.

[[28]] Pamela Paul, Pornified: how pornography is transforming our lives, our relationships, and our families,2005.潘蜜拉·保罗.李建兴译.色情消费启示录.台北市:时报文化.2006

[[29]] 刘擎.1988;潘绥铭.1989;注:由于此部分涉及到的论文数量较多.且并无实际引用.所以仅将作者和年份列出.以便查询.

[[30]] 曹育明.1995;葛力力.2003;张世耘.2007;王四新.2007;桂永霞.2013

[[31]] 佟新.1993

[[32]] 胡廷溢.赖妍彤.2007;陈娟.许政.2009

[[33]] 徐瑞萍.2004;刘粤钳.姚红玉.2012

[[34]] 吕刚.2001;吴兴民.文伯聪.2004;生佳根.2005;卢新德.刘晶晶.2008;陈龙鑫.2010

[[35]] 彭国胜.2008;张曙光.2009;王娟等.2010;沈丹.2010

[[36]] 袁大忠.2004;章剑锋.2004;龚军.2004;王培.曾凡.2009;刘晨.2010;沈明泓.2010;申琦.2012

[[37]] 齐麟.2009;王培.曾凡.2009

[[38]] 胡道立.2005

[[39]] 鲁珺英.2004;曾维导.2008;吴永辉.2010;王正祥.2012

[[40]] 杨国安.色情文化批判.北京:群众出版社.2007.1

[[41]] 李银河.性的问题.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9.10.163页;性文化研究报告.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219-257页。

[[42]] 曲广娣.色情问题的根源和规范思路探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6.*这里色情问题主要包括卖淫问题以及淫秽品问题.

[[43]] 潘绥铭.黄盈盈.性社会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4.108页。

[[44]] 王向华.邱恺欣.日本AV女优:女性的物化与默化.九龙:上书局.2013.7

[[45]] 林芳玫.色情研究.台北:台湾商务.2006.11

[[46]] 潘绥铭.黄盈盈.王东.论方法:社会学调查的本土实践与升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9

[[47]] Wendy Malt, Larry Maltz. The Porn Trap: The Essential Guide to Overcoming Problems Caused by Pornography. HarperCollins e-books.(2008):78.

[[48]] lol.是一款在年轻人中很流行的网络游戏.

[[49]] 这种常态化体现的则是A片与男性气概的建构参见盖尔·黛恩斯.林家任译.被绑架的性:来自A片国度的辛辣报告.新北市:八旗文化.2012.8.120页。

[[50]] 张红对此有过详细的论述,详见张红.从禁忌到解放:20世纪西方性观念的演变.重庆:重庆出版社.2006.140页。

[[51]] 顾亦周.2013年亚文化现象扫描.载于马中红主编.青年亚文化研究年度报告2013.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255页。

[[52]] 潘绥铭.侯荣庭.弥散与炫彩:后革命的性化时代.社会学评论.2013.10

[[53]] 邱林川.中国的因特网:中央集权社会中的科技自由.载于卡斯特主编.周凯译.网络社会:跨文化的视角.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131页。

[[54]] 邱林川.中国的因特网:中央集权社会中的科技自由.121页。

[[55]] 国内围绕色情治理角度探讨的论文成果颇丰限于篇幅故无法一一列举。

[[56]] 潘绥铭.[]白维廉.王爱丽.[]劳曼.当代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2.341-344页。

[[57]] 张志铭.李建新.在当代中国何以成为问题.政法论坛.2012.3

[[58]] 李银河.新中国性话语研究.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333页。

[[59]] 潘绥铭.侯荣庭.弥散与炫彩:后革命的性化时代.社会学评论.2013.10

[[60]] 潘绥铭.侯荣庭.弥散与炫彩:后革命的性化时代.社会学评论.2013.10

[[61]] 谈大正.色情信息法律规制和公民性权利保护.东方法学.2010.3

[[62]] 李银河.新中国性话语研究.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119.126页。

[[63]] 王四新.中国法律对色情淫秽内容的规范.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2

[[64]] 李银河.新中国性话语研究.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110页。

[[65]] 潘绥铭.黄盈盈.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6.151页。

[[66]] 李银河.新中国性话语研究.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91页。

[[67]] 曲广娣.色情问题的根源和规范思路探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6.278.282页。

[[68]] 详见曲广娣的色情问题的根源和规范思路探讨.以及相关的论文.

[[69]] 胡道立.论网络色情传播对社会两性观念的影响.南京邮电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6

[[70]] 李银河.新中国性话语研究.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95页。

[[71]] 曲广娣.色情问题的根源和规范思路探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6.271页。

[[72]] 潘绥铭.黄盈盈.性社会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4.188页。

[[73]] 潘绥铭.黄盈盈.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6.146页。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