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拒绝扫黄
全文检索
拒绝扫黄
“黄段子”为什么可笑?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4年10月05日
来源:无处可以公开发表
 

现在的中国,黄段子已经成为男性文化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即所谓段子不黄,聚会瞎忙

本人孤陋寡闻,觉得最短小精悍的一个段子是:半夜,妻子说梦话:哎呀,我老公回来啦;于是丈夫就跳窗而逃。

还有一个文化意义最深远的段子:老夫少妻去体检。医生说:“老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还要检查一下性器官。”于是他就把舌头伸出来了。

 

可问题是,人们为什么听到这样的“黄”,就会笑呢?看苍老师表演的时候,怎么就不笑呢?换言之,性的内容,需要如何表述,才能成为一个可笑的段子呢?有位吕先生马上就要出版一本关于“笑”的书了,我愿意在这里做一些补充。

 

首先,黄段子里的“包袱”必须是“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也就是说,人类之性,本来就具有无限的多样性;人类的性行为,可以出人意料,却仍在可能之中。就像上面两个例子中所说的,夫妻双双出轨是可能的,老夫少妻用口交替代性交,也是可能的。人们之所以发笑,就是承认这件事是可能发生的。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把故事发生的情景,设计得惟妙惟肖,还要搭配得天衣无缝。

其次,黄段子里的故事,必须是违反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逻辑,而且越荒谬就越可笑。例如,一般来说,夫妻任何一方如果出轨了,总是尽量瞒着对方,可是在第一个黄段子里,双方却在睡梦中,突然原形毕露,打破了这个戒律,因此人们就笑了。在第二个黄段子里,一说“检查性器官”,人们不用自主地会想到生殖器,可是“舌头”二字一出现,人们也就笑了。

第三,人们“说性”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暴露得越快越好,越充分越好。这是为了达到性刺激的直接目标。可是黄段子却不然,它必须是不露声色,言简意赅,然后让人恍然大悟,才能达到余音绕梁的效果。在民间流传的很多优秀的黄段子,恰恰是一个脏字都没有,就是这个道理。

 

最重要的是,不是每个黄段子都有微言大义,但是只有那些富有哲理的黄段子才会被最广泛地流传开。在本文所举出的第一个段子里,实际上蕴含着这样的意思:夫妻之间,一方出轨,就很容易双双出轨。第二个段子则是最近30年来最伟大的一个,因为它不仅为口交正名,而且宣示着“行无定轨、悦己为佳”的性技巧准则,是对千年来“惟插入崇拜”的强大消解。

所以,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中国的黄段子不是太多了,而是质量还不够高。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