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女权主义与性
全文检索
女权主义与性
基于互联网的观察和思考:女权主义反对什么样的性?
作者:陈亚亚 (上海社科院)  时间:2014年04月30日
来源:《走向性福》下集



女权主义者是否反对性?反对什么样的性?在境外这一议题在公众、女权者、性权者和反制度审查者之间,有着长久的争辩,至今未能达成共识。这里简述下其中的一些代表性观点,作为本文分析的背景:美国女权主义法学家麦金农和作家德沃金认为色情文艺是对女性的侮辱,是一种实际的暴力行为而非仅是言辞,因为色情文化塑造了女性的性行为模式,把女人变成了物和商品。基于此,1985年她们在全美发起反对色情出版物的运动,推动地方法院出台法案。然而在1986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定这项法律违宪。如今美国对淫秽品的检查制度只限于儿童淫秽品,对成人没有限制。反检查派女权者对色情出版物有不同的认识,大致观点如下:可以批评淫秽品,尤其批评其中男权主义的成分,但不应笼统地反对所有的淫秽品。禁止色情材料的出版会伤害到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这一基本原则,从而对女性权益也造成损害,所以不宜提倡。

本文成文在仓促之间,可能有不少遗漏和错谬之处,对这样一个复杂、涉及领域宽泛的议题,笔者暂时也没有能力做出完整详细的论述,更不可能做出判断。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一点努力,使更多的人关注到此,加入进来讨论,从彼此的经验和知识中增进理解,汲取力量,以期能提升自我,促成相互之间的体谅,以及对议题更深入的探讨。

. 网民对网络色情/性的认知现状

在进入正题之前,笔者以为需要对当前的色情资讯和公众认知现状做一点了解。这里引用笔者在2011年通过网络问卷方式做调研的资料,来展示网民对网络色情资讯的认识和看法。此次参与调研的网友共484人,大多来自经济发达地区,年龄集中在1839岁之间,学历较高,以大学和研究生为主;性别以男性居多,性取向主要是异性恋,参与者中男性的性经历相对更为丰富。在此次调研中,主要发现有这样一些:

(一)      如何看待网络色情资讯

1. 网络色情资讯多为影像,女性更关注自身体验

调查显示,网民浏览色情资讯已成普遍现象,其中男性对此更为积极主动。网民看到最多的网上色情资讯依次为:女性裸体影像、性交影像、色情小说、两性对自己性经验的描述、色情网游、女性性工作者的信息……等,其中男性裸体影像和男性性工作者的信息最少。从分性别数据来看,两性浏览的内容大同小异,区别主要是女性更多关注女性的性经验描述。

2. 网络色情资讯中的不平等:男强女弱的关系模式

网民看到的网络色情资讯中两性关系平等的比例约为49.59%,约近一半。表现出来的不平等关系中,多体现为男性对女性的控制,如一男多女的交往模式,男性对女性的强暴、性虐待、性骚扰、潜规则、购买性服务,成年男性与少女的性行为,男性更为强势的两性关系等。从分性别情况来看,女性对两性关系不平等的资讯更为敏感,仅36.65%的人看到两性平等的色情资讯(男性中比例为58.71%)。在女性所看到的不平等关系中,以男性对女性的性骚扰、潜规则和购买性服务为最多,其次是男性对女性的强暴和性虐待;而男性看到最多的不平等则是一男多女的交往模式。

3. 网民对网络色情资讯的感受:女性更为负面

网民对网络色情资讯的态度较中性,近半的人认为应视具体情况而定,表示厌恶、反感(13.43%)乃至愤怒(3.31%)的不多,并有相当比例(13.02%)的人有高兴和愉悦感,近37%的人有兴奋感。从分性别情况来看,女性对色情资讯的负面感受更多,很少有人(4.71%)为此高兴、愉悦,却有26.18%的人表达了反感和厌恶,并有6.28%的人感到愤怒,有兴奋感的仅为22.51%,远低于男性。

4. 网民对网络色情资讯的认识:女性评价更低

网民对网络色情资讯的认识较中性,有近半的人认为它有休闲娱乐作用,36.78%的人认为可增长知识,30.17%的网民认为可能误导青少年,20.04%的网民认为涉嫌侮辱女性尊严。从分性别情况来看,两性之间存在较大差异。男性更多看到其积极意义,却甚少注意负面效应,例如仅23.86%的人认为它对青少年可能误导,9.09%的人认为涉嫌侮辱女性尊严。女性正好相反,仅1/3的女性网民认为它有休闲娱乐之效和可增长知识,却有40.84%的人认为它可能误导青少年,35.08%的人认为涉嫌侮辱女性尊严。

(二)网络色情资讯与线上(下)性行为

1. 在线涉性互动行为:女性被动与不良感受

多数网民都与网友有过在线的涉性互动,以被动接受者居多。从分性别数据来看,女性更多是被动一方,主动调情的比例仅10.47%,远低于对方主动的情况(53.4%)。网民对网友提议进行线上/线下性行为的感受大致相似,区别只是对线下性行为更为谨慎(左边是线上性行为提议,右边为线下性行为提议)。从分性别数据来看,男性对网友的涉性提议更积极,感觉更正面;而女性则更多负面感受(反感、讨厌甚至愤怒),两者差异较大。

2. 网民对见面后性邀约的态度:女性更反感

网民对网友见面后的性邀约反应较中性,好坏参半。有16.74%的网民反感,11.16%的网民愤怒。却有17.36%的网民高兴,感觉自己有魅力,并有14.88%的网民感到兴奋。从分性别数据来看,差异较明显。男性更为积极,不少人感到兴奋、高兴(分别为24.24%25.76%),仅7.2%的人反感;女性的态度更多是负面的,不少人反感、愤怒(分别占30.89%24.08%),并有8.9%的女性有受伤害的感觉。

3. 网友见面中的性行为:女性更易被威胁、强迫

网友见面中往往一方会提出性暗示或要求,甚至采取强迫手段来达到目的,这一现象较为普遍,因为选择从未遇到此类行为的比例仅58.26%。其中最常见的是对方暗示想发生关系(28.93%),其次是主动暗示对方(17.77%)。从分性别数据来看,男性更多主动(暗示或直接)提出要求(分别为28.41%10.98%),较少被威胁和强迫;女性则多由对方暗示或提出要求,且多有被威胁、恐吓和强迫的情况发生,其中被强迫的比例高达5.24%

(三)对网络色情资讯治理的意见

网民对如何治理网络色情资讯的意见相对理性。建议完全禁止的仅3.93%,认为应定期整治的占29.13%,建议完全放开的为13.02%,提倡不诉不理的占21.49%。此外,近半左右的人选择了分级上网、建立救助机构。从分性别数据来看,女性对网络色情资讯的管理建议更严格,更多的人选择了定期整治(39.79%,男性中仅为21.21%),且对于救助机构的需求更为迫切,有61.78%的人选了此项,而男性中只有34.85%的人有此想法。

. 女权主义者如何看待色情资讯

从上一节的调研中可以看出,公众对于网络色情资讯的认识较为中性,并没有太多倾向性,但存在较明显的性别差异,即女性对色情资讯反感更多,也更趋向于严格管理。笔者以为这未必是女性更保守的缘故,而是如调研中所显示的那样,多数人看到(也是实际情况)的色情资讯中,两性关系都是不平等的;且在基于色情资讯交往的过程中,女性更易遭受伤害。在笔者对色情网站的观测中也发现,多数资讯的内容反映了无情感的性、诱奸、强奸、轮奸等,并频繁使用“木耳”、“骚逼”、“颜射”、“爆操”等词汇[1],即使将这些词理解(或解构)为中性,也可看出它是从男性中心出发的。当然,这是在假设观看者被动的情形下,事实上在观影(图)过程中反转也可能发生。

近几年来,随着公民运动的发展,女权主义运动也有了萌芽痕迹,尤其青年女权行动派在吸引媒体上功不可没,但随之而来的争议也越来越多。在所有质疑声中,与性相关的不少。例如反复被提及的女权主义者是否反性?是否反色情(出版)?是否要求建立(媒体)审查制度?是否要求建立更严格的旨在保护女性的法律措施,如反性骚扰、反师生恋等……本文并不回答这些问题,而只是提出这个议题,分析各方意见,探讨其可能发展的趋势,希望引起思考。

(一)反美团广告的实质是反性还是反歧视?

在国内,一些女权主义者对于涵盖权力关系、不尊重女性的色情表达深恶痛绝,与另一些提倡性自由的女权者和性权者的立场分歧正日趋明显。笔者最早在网上关注到此类争议是源起这样一个事件:2012920日下午,新浪微博用户@Adrin丁壮发出了一个美团网校园招聘广告招贴,引发多人关注。这则广告以裸露的女性长腿和正在脱落的内裤组成一个香艳画面,广告上的标语更让人意外:找工作=找女人,干你最想干的

 

这则广告被@女权之声转载,引发诸多批评,认为它存在着严重的性别歧视,是以消费女性的方式来进行炒作。其后美团网被发现其实是个“惯犯”,早在6月,他们就曾发布过类似的情色广告,被配以文字:美梦成真:父亲节快乐!美团网送你蓝色小药丸,给父亲们最想要的性福。伟哥驾到,干爹需要,亲爹更需要、“【帮干爹守住年轻】爹爹,方才在美团上看到一单,奖品极是给力,私心想着若是我中了奖,定会送给爹爹,让日夜操劳的爹爹多添一份动力,对爹爹的身体必是极好的。但我日夜穿着俏皮小短裙,逢人便诉说爹爹的好,倒也不负爹爹恩泽……”等。




广州新媒体网络在博文中提到:“这两则广告中,女性的形象均是张开双腿在床上‘等你选、等你干’的一具肉体……这些广告永远离不开脐下三寸,而且女性仿佛是买来的一具充气娃娃,除了用来性幻想和性交别无他用”,随即还指出该广告涉嫌违反广告法第七条:广告不得有下列情形:(五)妨碍社会公共秩序和违背社会良好风尚;(六)含有淫秽、迷信、恐怖、暴力、丑恶的内容;(七)含有民族、种族、宗教、性别歧视的内容;第八条广告不得损害未成年人和残疾人的身心健康等条例,发起了抵制美团网的倡议。

此倡议得到许多支持,但也很快引发争议。有人支持抵制,有人反对抵制,原因各有不同。支持抵制的不用说,大多是厌恶此广告的,认为它消费女性、物化女性,暗指女人是男人的玩物和附属品,把低俗当幽默,是对女性尊严的伤害和侮辱。反对者则认为广告并没有歧视女性,某些女权者激烈反对是小清新作派,听到黄色笑话就受惊的脆弱表现,应该去除对找干爹做小三卖性女人的污名化,承认她们的自主性,甚至认为反对者不是反性别歧视,而是在反性。由此又引申到言论自由的层面上来,一方说反对言论审查,引用反广告法是对反色情的助纣为虐,另一方却矢口否认,说只想引起关注,让美团有所改进。争议进行到这里,双方观点陈述得差不多了,也就没有继续下去。

在这段戛然而止的争论(尽管数次死灰复燃但似乎规模和影响力都没有此次大)中,笔者隐约见到了女权派和性权派的身影。确实在辩论中频频有人引用典故,这其中包括用讽刺轻慢的话提到麦金农和德沃金的反色情活动制度以及其失败(?)经历的,也有引用德沃金和麦金农的名言来表述自己并争取支持的。这些不禁令人浮想联翩,在国内也会上演女权主义流派的分裂,以及女权派和性权派的大战吗?从惟恐天下不乱的角度出发,我个人希望看到这场论战。因为女权圈子太沉寂,虽然这有利于圈内的和平和友谊,但不可否认它对外界缺乏影响力。

(二)女权派与性权派的分裂?

然而从现实的角度来进行分析,我以为这样的论战在短期内不可能爆发,长期来看也很难爆发。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目前的争议双方到底有无本质上的分歧?不论女权者还是性权者[2],她们已经掌握了哪些权力,又致力于想掌握何种权力?这些权力对于他者有什么样的意义?

1. 分歧在于观点还是表达方式

就笔者围观和少量参与的讨论来看,双方言论分歧并没有太大,更未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很多时候激烈言辞只是情绪化的发泄,而非观点本身的对立。例如,反性别歧视的女权派代表李思磐虽多次援引麦金农和德沃金的言论来表达自己的认同,但也明确表示过“我不赞成右派的反色情运动”,这与德沃金的我就是拒绝说我不反性的强硬态度有很大区别。而在所谓性权派的代表中,也常使用“某些女权主义者”、“伪女权者”、“真正的女权应该如何”等表述方式,事实上是表达了对女权主义理想的认同,或者至少表面上不愿与女权主义者彻底决裂。

在笔者看来,争论更多时候源于不能兼容差异,即只看到自己的感受,而不愿接受他人的体验,更不愿看到其中的积极意义,于是倾向于想证明自己的体验更有代表性,或者更有价值。女权派的表述更接近前者,即认为自己更有代表性,从事实上看这一点也成立。困难在于无法判断这种对某些色情资讯的不适感来自性别歧视,还是色情本身?就表述来看,女权圈子里更多人倾向于前者,但在公众圈就不一定,这也是有人认为女权者从反性别歧视出发的抵制有可能导致反色情的原因。但这一点需要谨慎论证,因为女权者在国内的影响力至今式微,而公众的反色情情绪则由来已久,阵营强大,不需借助女权之力,只要诉诸道德和法律就可达到目的。

性权者为自身辩护的理由更接近后者,则认为自己的声音更有价值。因为女权与性权的目标本就一致,都希望给予女性更自由快乐的生活。这显然无法通过强调受压迫者的体验来达到,我们需要新鲜的经验表达,通过对色情资讯的重新解读,颠覆性地重建自己感知性的模式,对女性性自主进行赋权。性权者的表述同样遭受了质疑,首先是它代表性不足(但这不说明其无发展潜力);其次是性愉悦体验并非对每个人都具有同等重要意义,至少它排在安全、食物等需求之下;最后,所谓自主的性不可能单方面达成。如果无法改变男权制结构,女性的性愉悦体验大多只能依赖于将男性假想成工具来实现。这些质疑大多有效,但也常忽略了一点,即应该吸纳这些体验中积极的一面。

忽略少数人的性体验和表达,或者回避性别问题的存在,试图建立同盟来一起应对性别歧视、以及针对性的污名,都是不切实际的。但这并不一定导致分裂,只要双方所声称的目标是真实的,对话仍然可能进行,而这种沟通也并非是定要扭转对方的认知(基于个人体验形成的认知很难改变),而是致力于对另一方的观点加深认识。就个人而言,我倡议女权派有更大的兼容度,因为性权派的声音至少在女权圈里相对薄弱;但另一方面,我也反对性权派某些过于情绪发泄的言论,这些对于就事论事毫无裨益。但我以为即使是最糟糕的局面,所展示的也更多是个人个性问题,而非性权派与女权派的分裂。因为如前所言,这两个流派本身没有建立起来,多为游离的个体之见。

2. 女权反色情è言论审查机制?

部分女权者对色情资讯提出的批评,乃至倡议抵制,是否可能使得对色情资讯中符合刻板印象的女性污名化加重?我以为需要认真辨析,而非简单选择一个立场坚守。例如当我们批判媒介在加强性别刻板印象时,我们的出发点不应该是反对刻板印象的承载体本身,同理,在批判色情资讯将女性物化时,我们也不应该反对那些不拒绝被物化(甚至感到享受)的女性,而是应该致力于反对将女性单一地设定为性物化对象这件事本身。另外还想提出讨论的是,对于表现极端暴力、带有种族灭绝倾向的色情文艺,应该如何面对?是禁止还是限于批判呢?我得承认自己对这个问题并没有想清楚,但如果只是限于批判,那么目前的现状不是批判力度较弱,而是根本就没有批判。

性权者有一个深深的忧虑,即女权是不是要建立一个审查制度,将不符合女权标准的色情物都予以禁止,从而妨害到人权。但从笔者个人认识出发,色情审查制度在国内不可能依据女权的标准来建立,这是因为反色情的声音明显强于女权,以至于几乎完全掩盖了后者的发声。如果性权者的目标在于反色情审查,应该努力的方向不是针对女权主义者,而如果希望女权者一起来反对审查制度,则必须在要求女权者增进性权意识的同时,增进自己的性别意识,通过论辩、沟通的方式进行协商,而不是简单地将女权者判定为害怕性、反对性,这样只能制造对立而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当女权者在说,反淫秽不等于反性,要看作品里呈现出来的性/别关系时,我们必须追问是否男强女弱、男主女次的性关系需要抵制?但同时也应自问,在这种现状中获得性愉悦,到底是出于性自主,还是无法反抗的妥协策略。我们确实不应该把色情与性别压迫绑在一起,但也无法回避当前色情品更多表现了男人对女人的暴力、侵犯、剥削和压迫这一事实。显然,这些色情资讯会对受众产生影响,是什么样的影响,如果是负面影响它有多严重,是否可能导致在行为中对暴力进行模仿?目前并没有研究对此进行权威解释。从这个角度来看禁止色情资讯没有充足论据(现有禁止色情资讯的法律法规是存在问题的),操作上也不可行。唯一能做的是对此进行批判,以尽可能减弱其造成的不良影响。

从国外的情形来看,此议题在短期内无法解决,只能依靠社会认知的进步来逐渐改善。例如美国最高法院在管制色情言论的目标上有这样的观点,即应该保障特定人群的利益,使其免受猥亵品的污染,这其中特定人群的范围本来包括妇女和未成年人,但随着女权运动的兴起和女性自主意识的增长,女性逐渐被排除在特定人群的范围之外,目前特定人群一般专指未成年人了。我觉得这个案例可以给提倡女权、性权以及儿童性自主权的人一个参考,即在什么情况下认定某个群体有完全自主选择个人行为的权利,而不会在社会各界引发广泛的争议乃至激烈反对。

. 小结

今年有新闻称,以性别平等著称的冰岛正考虑成为西方第一个禁止网络色情的国家,尽管反审查运动者认为这是一次倒退,但此设想得到了普遍民意支持,不过性别专家认为在此之前应先窄化色情的定义,将其限制在表达暴力和仇恨的性行为内。可见关于性权、女权、审查机制的争议,国际上也正如火如荼进行着。但讨论国内的女权者是否反色情?笔者却倾向于这是一个伪问题。因为目力所及,国内不管女权组织还是女权主义者个体,没有任何人在公开、旗帜鲜明地反色情,倒是反反色情者的声音更多。如@女权之声多次发表批判“反色情网”的文章,又如对“妓权”倡议者叶海燕,多数女权组织和个人都给予了支持。

然而,我们确实需要反思,基于保护女性的色情审查制度今天没有建立,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也不可能建立。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永远不可能建立,或者它在建立时就已经相对完善,可以避免曾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出现的负面效应。如果要期望与此,我们要做的是从现在就开始关注到此议题,积极引导公众参与讨论,提升各方的性别意识、性权意思,鼓励反向色情文艺作品(如女权主义色情作品)的创作,增强青少年乃至成人的性教育,提倡平等尊重的性关系以及讨论方式。



[1]笔者观测的色情网站是著名的草榴站,为避免传播淫秽色情资讯之嫌,这里不列出网址。

2.笔者不认为国内存在所谓的女权派和性权派,但为了表述便利,暂时借用这两个名称。说明一下,女权派指在美团案例中支持抵制的一方,而性权派则是反对抵制方。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