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跨性别
全文检索
跨性别
大陆恋足群体之基本情况与类型
作者:行佳丽 (山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萧翔鸿 (台湾性恋物研  时间:2014年04月30日
来源:《走向性福》下集


. 引言

“恋足”即对对方的脚感兴趣,伴有强烈的性冲动,甚至能从中得到性满足。有的人通过凝视和亲吻足无需摩擦生殖器就能达到高潮射精,而有些人把足作为唤起性的手段,还需要生殖器的摩擦来达到性高潮[1]。在具体调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恋足群体的嗜好对象不仅仅局限于“脚”,而是扩大到“腿”、“鞋袜”、以及服饰搭配与影像等范畴。可以说单纯喜欢“脚”的恋足者所占比例并不大,详见本文“恋足者之内心图谱”部分。但是为了符合大众的理解习惯,本文依然采用“恋足者”的说法。本论文中的“恋足”一词实际包括“恋丝”、“恋味”、“恋鞋”等多种嗜好。

本文的统计调查是以恋足者为对象,故不能提供恋足者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地域分布等数据。本文调查对象的来源是恋足网站、论坛、QQ群与豆瓣小组等网络组织中自诉有恋足倾向的人,目前为止,全部受访者都是男性。笔者也曾经开展女恋足者的调查工作,但是一直没有寻找到真正的女性恋足者。在我们调查的过程中没有出现女性恋足者,一方面也许说明大陆的女同好真的是少数;另一方面也许说明,与男性相比,女性对于自己特殊性嗜好的挖掘与感知是非常不足的。这是一个文化而非生理现象,如果在女性连普通的性表达都很缺失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去言说特殊性嗜好呢?

本调查受访者的出生年份从1967年跨度到1990年,75%的受访者之出生时间集中在19世纪80年代,所以整个调查面貌,尤其是恋足喜好图像,充满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代色彩。在调查中,每一位受访者都接受了问卷与半结构化的访谈双重调查方式,其中一部分调查者与笔者成为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提供了珍贵的个案研究样本。鉴于这是针对性少数的调查以及调查者本身情况的局限,本研究的统计样本只有97个,问卷分析中可采用的有效样本只有65个。由于样本数很小,本调查的所有统计数据都只作为描述一种存在事实,而不做任何统计推论。本调查所有数据采集的截止日期是2009年,如果不特殊标注,本文中的“现在”等时间状语所指是2009年。

. 文献综述

(一)国外研究现状

以“foot fetish”作为关键词,能够查到的最近的研究文献是1995MS Weinberg, CJ Williams, C Calhan发表在《性学研究》中的文章“探究男同性恋的恋足癖”,与1994年同一作者运用同样调查样本的另一篇文章“同性恋恋足癖”,该文章指出“数据显示多种多样的鞋袜都会激发他们(恋足癖)的性欲,这样的兴趣常与特定类型的人相联系,然而兴趣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恋物欲的性唤起依赖于恋物的肉欲和象征两个方面。从象征意义上说,男子气概是使得男性的鞋袜能够唤起性欲的主要原因,与此相同女性鞋袜流露出的女性气质能够唤起男性异性恋恋物者的欲望。对于大多数调查对象而言,恋物对象并不能够替代人。一般来说调查者都有亲密的伴侣关系,并且能够把恋物趣味带入稳定的甚至不够亲密的伴侣关系中。”

追溯起来,英国的性学权威哈夫洛克·霭理士在《性心理学》中提出:“在所有形式的性象征物中,最常见的是那些把脚和鞋子理想化的象征物……看起来好像是即使在正常的情侣眼中,脚也是身体中最具有诱惑力的部位。”;德国心理学家艾格雷芒特在他的《脚与鞋子的象征意义及其色情性》著作当中提到:“赤裸的脚是表现性魅力的一种方式。脚和有关性的事物有着密切的联系”;精神病学家卡尔·A·梅林杰尔在其《人类心灵》中写道:“世界各国的神话和民俗里有大量的材料表明,脚与性观念有着紧密的联系。在某些地方的某些时期,人们甚至觉得裸露脚比裸露生殖器更可耻。……它们表现出相当的性特色,因而被看成是极有价值的器官。”;心理学家贝尔纳德·卢多夫斯基的著作《过时的人体》中有:“脱掉异性的鞋袜是性占有的一种象征。的确“脚”(feet)一字经常被用作生殖器的委婉说法。”[2]

从人类学角度,英国布罗塞德医院的E·T·伦布恩大夫在其研究文章《肉体和心灵中的脚与鞋子》中说:“在原始人心目中,一个男人或他的脚与其脚印之间有一种和谐的联系,原始人相信他的灵魂就寄居在他的脚印里。”诸如此类的例子至今还能在佛罗伦萨、土伦、亚历山大等地找到,这些地方都有罗马和埃及诸神的“脚纪念碑”,这是对脚所象征的雄性器官与生育能力的供奉与歌颂。[3]

从精神分析角度,不能不提到弗洛伊德在1927年写的一篇文章《性恋物(Fetishism)》。在文章的最后,弗洛伊德提到了中国人恋足的起源,他认为中国男人让女人缠足,又把小足作为物恋对象,是因为中国男人为了感谢女人对被阉割的顺从。首先,弗洛伊德提出恋物是和阉割有关,阉割的是阴茎。恋物者所恋之物的确是被阉割的阴茎的替代物,但是这个阴茎不是男性的阴茎,而是母亲的阴茎。弗洛伊德认为,男孩子在早年坚信母亲具有阴茎,但是后来却不得不放弃这种幻想。而男孩子之所以需要这种幻想,是因为要保护它的自恋:所有人和我一样,都有阴茎,不存在没有阴茎之人。弗洛伊德认为,男人的心中并没有放弃女人有阴茎的信念,而是用替代了阴茎。脚和阴茎外形相似,而且是连在一起的。孩子要看母亲的阴茎,当然要沿着一双大腿看上去。[4]所以恋物者中的一批人演化成了恋足者。2011Kularski C M, Stephenson K 在文章《性虐恋与性恋物的社会建构》[5]中界定了恋足与恋物“从另一方面来说,恋足是部分身体迷恋的一种。但由于足部和鞋的天然关系,恋足和恋鞋都同属于恋物嗜好,并且联系紧密。”

(二)国内研究现状

华人恋物领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病理学分析上。以“中国知网”为例,以“恋足”作为搜索关键词,可以发现高达一半的文章是从变态心理学角度分析“恋足癖”,剩下的一半文章则是文学创作与文艺批评。从心理分析角度来说,武汉中德心理医院李孟潮医师的《假性认同、布鞋、女人》与施琪嘉医师的《足恋与缠足的动力性含义》[6]两篇文章对恋足群体的心理构建做了客观公正的评价。

在期刊杂志中,陈仲舜医师在1995年发表了《一个恋足癖的故事》,以比较中立的态度剖析了一个恋足案例;其他文章,例如:《92例恋物癖的临床分析》、《在校学生恋物癖二例心理治疗结果分析》、《恋物癖的催眠治疗》等文章所使用的样本数据都是心理医院的病历记录,或公安局的破案记录,所采取的观点态度是矫正治疗。这正是笔者所不提倡,或反对的。因为,我们如果从病例与犯罪记录来定性恋足群体的话,难免为其蒙上“癖好”的色彩。去求医或者引发犯罪的心理状态已经是一个群体中的极端状态,这种状态不能以偏概全为某一个群体的正常状态。就好比说,我们不能根据公安局的强奸记录来研究普通人的性交欲望,更不会把强奸犯称为“性交癖”。同理,我们也不能把恋足者称为“恋足癖”。如果一个人做出危害社会或者影响自己生活的极端行为,我们可以对他进行法律制裁和心理治疗,但不能因此污名化相关群体。

关于恋足的专著,有一本书虽然不是学术文献,但是对于华人恋足领域来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本书就是1993年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老雅编著的《脚·鞋·性》。《脚·鞋·性》一书中的的绝大部分篇幅翻译自威廉罗西《脚与鞋的性生活》(Sex Life of the Foot and Shoe. Rossi W A1993[7],老雅在翻译的同时,补充加入了“东方恋脚癖、香艳金莲情、三寸金莲的塑造、三寸金莲的起源、一个时代的结束”等章节。该书从心理、文化、社会等角度给恋足行为提供了大量的案例与分析,书中提出的很多问题,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 大陆恋足群体基本事实

(一)外围情况介绍

究竟有多少人恋足?根据2001年一项美国Yahoo网站公司对成人网站的非正式统计,他们依照恋足相关网站的比例推算出恋足人口约占总人口数的1.14%。但是若跟美国金赛性学研究中心(The Kinsey Institute)所做的正式调查比较起来,Yahoo网站的统计还显得保守或是隐性许多。根据金赛性学研究中心的调查,符合广义恋足的美国人比例高达15%。事实上,恋足者的高比例也一再地为学术单位所证实。欧洲最古老的意大利波隆纳大学(the University of Bologna)曾经对性恋物做了一个全球性的普查研究,同样证实了恋足的确是世界上最庞大的性恋物聚落。研究中显示在所有迷恋人体的部份当中,腿与脚指的喜好就占了47%的比例。但是如果将鞋、靴子与贴身衣袜的因素加入,则迷恋腿足的比例将高达64%。这也证明了评论家威廉罗西(William A. Rossi)所说的:鞋子的确是色情之脚的淫媒。2006年美国线上公司(AOL)也对性恋物(fetish)的相关搜寻词汇做了一次网络统计,找出其中最为频繁的搜寻关键词。而冠军得主依旧是这熟悉的四个字母:feet。这些数据一再显示出恋足在“性少数”当中所占有的“绝对多数”优势[8]。(萧翔鸿,2009

1. 大陆的恋足网站

大陆地区比较知名的恋足网站有78家,截止目前(2013年)能够打开的有:柔性天堂http://www.legfoot.com/;玫瑰酒吧http://meigui98.com/forum-78-1.html;丝袜女论坛http://www.siwanv.so/forum.php;优美高清http://www.umei.cc/;丽柜文化http://www.ligui.com/lotus/;高丝美主题社区http://bbs.8bar8.com/等。

在恋足网站上,恋足者们彼此称呼为“同好”,有点类似同性恋的“同志”,但是在大众传媒中的知名度没有那么高。有的恋足网站的创办者,本身就是恋足同好。比如“柔性天堂”网站站长Jacky,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在这里转载Jacky的“站长自诉”,以了解恋足网站的日常运作:

“各位好!我是本站的站长之一 Jacky,负责网页的制作、程序编写(包括PERLPHP)、网站的日常管理和维护。作为站长,在这365天里,真要统计起来,我应该有300天以上是为了这站而通宵达旦地工作的。也许很多人会问:做一个站为什么要经常通宵工作呢?在此先谈谈我的基本工作:

. 图片收集

由于经费和其他条件的关系,本站的图片大部分来自国外,如:日本、韩国、美国等,因此图片都需要自行收集,而且经常性都是要连接国外的站点,速度方面……相信各位也试过,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我尝试过花7分钟时间才下载了一张图片!

. 图片分类

因为图片大多来自国外,其中部分内容和我国法律相抵触(我绝不会把违反国家法律的图片上传,也不希望别人觉得我们爱腿之人是色情狂,因为这只是一种爱好而已!),所以图片分类是最重要的步骤!需要花上大量的时间。

. 微缩图、水印和网页的制作

为求方便网友们找到并观看心水的图片,每张图片我都需要先做好微缩图,再加上水印。另外,还要进行图片的排版和相关网页的设计。

. 编写程序

为了站点的完善和网友的方便,我需要不断编写新的PERLPHP来迎合网友们的需要,如:会员区程序、图片上传程序、图片更新系统等等。

. 会员审核

面对每位网友的申请,为求负责,我都是一个接一个地亲自审核,然后分别发送批准或不批准信件。

. 回复信件

我每天接收的信件上200封。虽然不是每一封都需要回复,但请您算算,就算只有其中的三份之一是需要回复的,而每封也只算50字,那我一天下来也要回复3000字以上。

. 贴图区与bbs

全赖网友们的支持,现在我们的贴图区已经说得上是“阵容鼎盛”了,当然,由此而来我的工作也相对地大量增加了,尤其是当极少部分网友贴出违法图片的时候,我们就要及时删除和处理。

站开了那么久我就“苦”了那么久,每月总有几天如热锅上的蚂蚁——等网费单!由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是严重亏本,这可能也是很多美腿站都做不长的原因吧!我也多次、多次想放弃,总觉得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要做这个站,经常要熬夜,而这么辛苦却还要经常挨骂!幸亏每次出现这种厌弃情绪的时候,都得到朋友和高级嘉宾们的开解、支持、鼓励,这样情绪才得以缓和,才能把网站维持到现在。“

网站的影响力大,但是发展不容乐观,因为盗版防不胜防,资金来源不稳定。有的网站专门从国外丝袜网站盗版图片放在自己的网站上(只要出钱加入高级会员,就可以获得很多大图),包括台湾的美腿网站beautyleg[9],也在被盗之例。所以很多恋足网站做到一定的时候都推出了自己旗下的杂志,各本杂志定价在36元左右,广告支持不多。有的网站也转型改作销售,譬如:中高跟艺术俱乐部,现在基本是丝袜、高跟鞋的销售网站。

2. 大陆的“美腿”杂志

在大陆恋足圈中,有三本深受同好热捧的美腿杂志:《爱慕》、《伊莲》、《贵足》。三家杂志所依托的恋足网站分别是,“中高跟艺术俱乐部”[10]、“中国丝袜高跟艺术网”[11]、“丽柜文化”[12]

这三家杂志的制作地点都在北京,使用的是书号出版。《爱慕》和《伊莲》首版于2006年,《贵足》出现于2007年,目前(2013年)全部停刊。其中《爱慕》、《伊莲》属于同一个投资方——北京爱依莱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贵足》的主办者是北京丽柜文化发展公司,它号称国内最早、最大的专业经营“足文化”的集团公司,包括健身会所、专业网站、摄影俱乐部、模特经纪公司、网络商城等多种经营模式。三家杂志的管理层互相联系紧密,曾经一起举行活动。

据杂志社内部人员介绍,三本杂志有着不同的定位:“《爱慕》杂志作为销售量最好的杂志,杂志的倾向性最小,走的是类似于男士时尚类杂志路线,说白了是拍以美腿为看点的美女,所以受欢迎程度大一些;《伊莲》以腿、足、丝袜为主,走的是真实自然路线,通篇几乎没有文字,照片也不经修饰就放上去,能够得到普通同好的欢迎;《贵足》在资金上是最雄厚的,短短一年间已出版十余本,而《爱慕》三年了也只出到第十二期;《贵足》的印刷、制作都非常精美,位居第一,但是销售量不行,一年来一直是负运营。其原因,一方面是出道较晚,另一方面是由于其老总自己的口味干涉(老板的品味过于高深。)所有照片需经过老总审核,基本都是被修饰的完美无瑕的美腿玉足,在一般人看来不可理解,在同好看来也并非人见人爱,有些同好喜欢的是生活中的真实的有瑕疵的腿。所以,《贵足》的销售业绩不佳,一年来主创人员更迭频繁。

《爱慕》、《伊莲》两本杂志3个工作人员,所有模特、摄影师、设计制作都是外聘;《贵足》一本杂志8个工作人员。所有拍摄、后期制作都由内部人员完成。三本杂志的模特都有外聘,《爱慕》的模特最出名,可能因为是偏时尚类杂志的关系,被《爱慕》捧红的模特不少。而爱慕本身也是一本重点在于模特推介的杂志,会介绍一些模特的个人信息和背景故事。有些模特不愿意提自己给《伊莲》、《贵足》做过模特,怕给自己的事业发展带来不好的影响,但是都会很自豪的提及给《爱慕》做过模特。

《爱慕》、《伊莲》的摄影师都是北京资深的摄影人员,其中一个摄影师还自己办了一本针对男性受众的时尚杂志《吸引》。由于经常拍美腿,所以《吸引》的图片在拍摄上也偏向美腿图片,有同好愿意购买。(后续了解,《吸引》在网上能查到的只有2期。)

这位内部人员告诉我们,很多杂志的投资高层其实是经营会所,也就是俱乐部。“恋足会所全国各地都有,保守估计北京就有一二百家。这种会所,一般是租赁一个公寓,提供一些和腿脚相关的色情服务。会所的年费都很高,一年要上千元。”

3. 大陆的恋足会所

如前所述,恋足会所在全国各地都有出现。我们调查发现,不是所有的恋足者都喜欢去会所,实际去过会所的受访者也只是一小部分。有受访者介绍说:“严格来说,我喜欢丝袜,喜欢丝袜包裹脚和腿,穿上高跟鞋的性感样子和足交,但我只是在会所(恋足)。不会表露在外,而且我觉得这只是一种情趣,不影响生活,对生活是一个调剂。”、“(会所)有正规的和不正规的之分呢,其实都不提供性服务,不过在于提供的服务有哪些。正规的一切以恋足\恋丝袜出发。通过互动小游戏让人体验恋足\恋丝袜的满足;不正规一些的主要通过一些丝袜吻脚\丝袜足交之类的吸引客人。中间都是通过一对一的小游戏串联。丝袜,高跟,制服,在密闭的房子里。小游戏除了俩人之间互动外,也有一些是会所设定好的,比如,茶、水果、蛋糕、道具,不过都是通过丝袜脚来脚踩和喂人的,都是一些挑逗的玩法。我特别喜欢一个33岁的少妇呢,别笑哦。她是有家室的人,出来做不容易,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丝袜脚给别人玩啊。好像她们对丝袜没特殊爱好,好像就是为了赚些钱,喜欢穿而已。不像我们男人,喜欢的多。有的同好爱好不同,有的度重。我去玩,只喜欢搂着丝袜腿,抚摸脚和丝袜的感觉,说说心理话,交流下,聊丝袜啊、高跟啊、问她们喜欢吗、为什么啊之类的。我觉得很好。”、“我不在北京,只能偶尔去北京的丽柜。其他的会所不是很了解。我一般就是和足模交流、抚摸亲吻足模的美腿。”

以上所述的是与恋足相关的网站、杂志与会所情况,从后续的跟踪调查来看,网站、杂志的发展都不容乐观。很多网站被关闭,美腿杂志均已停刊,恋足会所在2013年以来媒体的关注之下,想必经营也受了影响。

(二)偷窃行为与原味市场

恋足者在收集恋足物品时的偷窃行为,最为大众所诟病。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恋足者的不端行为,却成为恋足的污名化标签,挥之不去。我们的调查问卷里并没有询问是否有偷窃行为的题目,但是在访谈中有所发现。以受访者“阿瑟”(网名)为例:

阿瑟的职业是某位领导的司机,高中学历,已婚。他喜欢在网上购买穿过的丝袜(原味丝袜,后面将会提及),也喜欢偷拿生活中女性的丝袜,并且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

“就昨晚我和领导去大酒店吃饭,吃完饭我闲逛,看到酒店领班的屋子开这(着)门。找个机会进去看看有鞋子就好找,一般换下的袜子都在里面。但是,我拿的机会很少,我看准确实是个美女我才下手。我以前给培训中心干房间维修。是交警培训基地,机会也很多。别的来我们这培训基地,我一般就去她们哪(那儿)房间检查维修看有坏的地方吗。趁着机会我就看有换下的袜子和鞋子,偶尔就肉丝(肉色的丝袜)放在床上,我也没拿(走)就欣赏起来了。女警的丝袜想想真刺激,能闻到真是不错。拿了不好,容易怀疑,为什么丝袜在房间丢了。所以我一般很少拿。女警的鞋子不拿,我一般闻闻鞋子里丝袜摩擦的味道——脚底皮革搀杂的味道。有一点异味很不错。鞋由于是刚脱下来的,还有热度,而且味道很浓。那时我在那里工作才有这平时得不到的机会。白领的袜子也不错,有时会买,有时也是下班后跟踪去她住的地方。有的脱鞋后不关门,或鞋袜放在门口鞋架上的,这就是机会了,要以最快的速度,那样她的袜和鞋才有热度,原味感才强。有些是鞋脱在屋里面的,且一进门就关门,这就没希望。当然我首先要确定她是美女,再要看她穿什么样的鞋子。如果刚买的,也不舍得给拿走,要是有点旧的,我就拿走。……我总共有收集10几双丝袜,一般都自己收藏,较多是用来自慰的,薄薄的丝袜很不错。随后破了,就扔了。有的玩几次没感觉了,再换别的丝袜。……我很小心的,(偷丝)一般是成功,除非很特殊刚要拿怕来人了,就不拿了。最多的情况是碰到鞋子里的袜也就闻一下味道就不错了。

从阿瑟的讲述中,我们可以读到,此类型的窃袜者,他的满足感来自符合其标准的袜子,而不是偷窃本身给予他性刺激。也就是说,恋足与偷窃并没有必然联系。如果他能够从别的途径轻松获得穿过的丝袜,就不会冒风险跟踪、偷拿异性的鞋袜。那么除了“偷”以外,还有什么途径能够获得异性穿过的丝袜呢?我们来看一看大陆的“原味市场”。

原味,在原味市场中指人们使用过的、穿过并没有洗过的,残留着人体体味的衣物。比如,原味内衣、原味丝袜、原味高跟鞋等。原味市场就是原味衣物的交易市场,目前我国原味市场基本上是在网络上或是半公开的交易,没有对这种行为的法律定位。而原味交易行为在日本欧美等一些国家和地区被视为商业行为并加以适当的保护。[13]

原味的售卖已成事实,大陆的学术文献中还没有出现相关分析。就笔者在调查中搜集到的资料来看,原味市场的交易一般包括内裤、内衣、丝袜、用过的卫生巾等女性贴身用品,选货的方式主要是照片和视频。本调查接触到的原味卖家都是恋足者推荐联系的,销售方式主要集中在QQ群,而非原味销售网站和论坛。通行的销售方式是店主在QQ空间、博客中展示自己的商品,买家先将钱打入对方账户,卖家再根据买家的需求配货。以小狐仙的“选货公告”为例:

“为方便客户;仙儿所出售原味均价50一件;短丝丝50两件;为答谢新老客户支持买就有赠;满50赠送短丝丝或者护垫任选;满一百赠送长丝丝或者情趣内内任选;信誉第一!所有图片为仙儿亲自示范。

购物需知本店不接受议价,所有宝贝均一口价出售

1. 穿着时间为23天,如需多穿,每天加收8,原味价格在30120左右

2. 可根据你指定方式穿着.

3. 商品价格不包括运费,运费另外收取,本店一律采用快递发货,运费1513天到货(本店绝不赚快递的钱哦)!偏远地区ems,运费20

4. 国际邮费另行计算,按实收取。

5. 一次性购物满三件以上者报销运费。

6. 顾客汇款之后请与我联系告知所要商品及穿着方式。

7. 咨询QQ792034830

从“选货公告”来看,这个市场仍是卖方市场,原味卖家仿佛是市场中的强势。但实际上,在这种灰色交易中,买家和卖家都是岌岌可危的弱势群体。从恋足者最不愉快的经历排名中可以发现:“网上购买恋足物品时被骗钱”排在第一位,有受访者反映:“记得以前在网上混的时候,被一个熟女骗了。头一开始是在网上想买原味,后来就开了视频。我一看熟女,喜欢的,谈好价钱就汇款了。款到了之后就跟我说,不如看秀吧。我说那行,就看秀吧,结果又让我注册聊天室。交钱接着入会员,我就算了,又不认识。”、“被QQ上的女生骗了钱跟袜子,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女生”、“几年前被恋足同好骗钱”。而原味卖家的困扰主要集中在“被言语骚扰(网络性骚扰)”、“图和视频被盗卖(图片被他人挪用,所以有的买家抱怨不知道是不是女生在卖;视频被盗版后再低价卖给其他同好,缺乏版权保护)”、“甚至在生活中被攻击”。2008年发生过一个原味卖家被强暴后又被拍照勒索的恶性事件,而受害人就是在与原味内衣买家进行现场交易时被攻击的[14]。与网上流传的不同,网上经常有新闻报道说:“原味内裤”在台湾的价格,已经飙涨到一千元以上,而且还供不应求,时时缺货,部分专门“生产”这类衣物的原味女郎,就靠着贩卖这类商品,月收入高达三十万以上,利润十分惊人。[15]但根据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原味卖家有学生、有职员,一般从事普通的助理级工作或演艺工作,大多兼职,不像是过着很有钱的生活。这点从她们自拍的视频秀中也能观察出来,她们居住的屋子并不豪华,倒像是简陋的廉租房。有购买原味行为的受访者也表示说个体原味卖家的收入其实并不高,“这个市场本来就不大,很多人都是来讨便宜的。”

有一位经常买原味的受访者总结说:“网上真心求购的人也不多,比方我加过一些原味群,一百人的话,能有至少九十人潜水,真正买的还是少数。一般的话,一个群里有三五个卖家。都是一个知名度高些的卖家建群,然后许多买家进来。这样再转圈,新出道或者知名度小一些的卖家,也会加进来混人气。这样才会积累一些卖家,不过大家一般还是比较认可老资格。坚持的时间长,有一定客户基础,可信度就会高些。原味袜子有便宜的十来块一双,也有贵的四五十甚至上百。便宜的是因为只是兼职,或者因为大家都熟了,有一些卖原味的女孩,后来也和我成了很好的朋友。贵的就是那种比较专业的,再就是比较有卖点的。比如上次告诉你的那个玉面,她就是上海一个小圈子里比较有名的歌手。我也遇到过专业模特的卖家,再比如那个北京可以当面脱的(卖家),就比较专业,确实是个漂亮的女孩,这样的话,要价高些或者也能接受吧。当然长的漂亮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因为也有的(卖家)坚持不露脸。虽然面交给你是一个价,当面脱给你又是一个,如果你想自己动手脱就再另加。但是有很多女孩,只接受快递,不愿意现实中接触。作为我们买家,尽可能希望看到卖家女孩的真容,尽可能希望当面交易,因为,有许多男的,冒充女孩在做这个,收钱就消失,很恶的。而女孩呢,一来天然的顾虑,二来出售原味也不愿意让身边的人知道,所以一般不喜欢泄露身份。这是原味交易天然的矛盾。”

原味卖家类似于潘绥铭老师对性产业所划分的四种组织形式中的“个体经营制度”。在我们的调查中甚至发现了貌似“夫妻店”式地经营,丈夫售卖自己老婆的丝袜。这个丈夫也是同好,之前很喜欢原味丝袜,后来培养自己的老婆卖原味丝袜。每次与买家视频看货的时候他都会陪在旁边。笔者个人感觉这样的形式很不错,既保证了卖家的安全,也满足了买家的需求。

. 大陆恋足群体的类型划分

恋足者的私人喜好是光谱式的存在,没有任何固有边界。笔者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材料,人为制定出一个截取标准,试图将恋足者划分为两大类型:视觉导向型恋足者与嗅觉导向型恋足者。这是一个原创性的建构,建构原因是调查之初的定性认识与调查之后的数据统计结果。

本调查研究所采用的问卷,是在一定量的访谈基础之上,做过试调查,并历经四次修正才完成的问卷。早在前期的访谈阶段,笔者就发现,虽然共称同好,但是他们之间的喜好差异非常大。有人恋丝,有人味道控;有人恋裸足,有人喜欢丝袜脚;有人自己穿,有人只欣赏;有人只买原味,有人只买新的……所以我们最后完成的问卷,用了很多题目探讨恋足者的感官相关性与理想模式,试图揭示恋足者的内心图谱。在此,我们有了一些突破性发现。

首先我们考察了“视觉、嗅觉、触觉、味觉、听觉”在恋足者恋足行为中的比重关系,我们发现视觉与触觉是恋足行为中最为重要的两种感官,如图4-1所示。

4-1 恋足行为之感官相关性分析(%

恋物与视觉关系之巨大,从同好网站“原创贴图区”版块的繁荣就可窥得。照片是一种视觉快感的实体留存,也满足恋物者的搜藏心理。之所以被性恋物的同好大量使用(不只是恋足者),是因为摄影是一个可以快速取得的便宜媒介。在我们的受访者当中,也有自己招聘腿模拍照的恋足者,比较高端的是邀约专兼职模特:“我有时间的话,会外聘腿模拍照。但是不会发图到网上,因为我拍的都是露脸的,发到网上对别人也不好。我听说过有同好一起聘请模特拍照,但我都是一个人承担,这东西也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我胆子比较大,找模特都是自己上去找的,一般先留下个联系方式,如果愿意,请人家喝喝咖啡什么的聊聊天,放松一下,毕竟有些不是职业模特的。我找的模特有兼职、有学生,也有职业的。只要我说明情况,大部分还是愿意的,我对她又没有什么其他过分要求。我基本是在外面拍照,酒店啊、郊外啊,不一定。一般模特与我单独出去,也许我看起来属于让人比较放心的,而且我也比较尊重人,所以她们基本比我还放松。我现在能够随叫随到的模特有45个吧,2个专职、2个学生,还有一个OL。我给她们的片酬也不一样,学生那个多一点,毕竟不赚钱嘛。其他上班的,现在基本上都不要我钱的。不过我会送些还算过的去的礼物给她们的,像化妆品啊、代金券、手机啊什么的,女的不管多大年龄,怎么都喜欢要卡啊,什么卡都要都喜欢。”

低端一些的拍照者,主要是街头抓拍(风险比较大),或去洗浴中心等位置,“一般我就去洗浴中心找脚模,随便拍几张脚的照片”。当然最安全,也最常见的拍摄对象是自己的女朋友或老婆。在热衷摄影的恋足者中,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笔者发现他们的审美追求非常独特。以网站柔性天堂“影艺沙龙”版块为例,论坛中倍受热捧的图片一般都是布光精确,前景、背景非常清晰的高技术含量照片,而论坛中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摄影技术上,比如如何拍出一张高清晰的照片等。一位受访者说:“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对美腿非常的挑剔,不过摄影技术可以弥补很多。”;“我觉得台湾这方面做得很好,他们有专门的职业腿模和职业摄影师。我们这边相对还刚起步,而且有时候在法律界定上很模糊,容易和“低俗”混在一起。他们(柔性天堂摄影师)有自己的圈子,很多摄影师本身也是其他领域的专业摄影师,利用他们所拥有的模特资源和摄影器材在撑起这片天空。有一些是老大(天堂站长)组织的找些模特来拍照,也有一些比较资深的是利用自己的资源在拍。天堂刚起步的时候都是一些业余的人,如今越来越专业了。当然这也和整个社会发展是同步的,刚起步的时候,可能很多模特并不愿意露脸、或者拍这类作品,但现在可以看到,模特数量越来越多,而且也越来越敢拍。如果正巧有个摄影师喜欢这个,然后又是自己开工作室的话,那拍点这样的照片易如反掌。我觉得稍微有些摄影技巧加上光影的运用就能拍出很多漂亮的照片,由于我手上拥有的资源实在太少,所以我没办法像那些朋友一样拍出大量高质量的照片。但是如果拥有一定资源的话,这些就变得非常容易了。拍腿和拍人像有很多共通点的,无非是视角上的不同”

笔者的直观感受是,恋足网站上的精美照片一看就是“技术宅男”的摄影作品。它精确、完美、注重对腿、足和丝袜的质感表现,给观者身临其境的触感想象,唯一稍欠的是朦胧的艺术感。这也可算是理科男个性的一点佐证。

(注:图3、图4 ccsun(网名)提供)

触觉上的注重包括两层含义,一层是“摸上去的手感”;一层是“穿上去的压力。从心理角度分析,丝袜光滑的触感,给恋足者带来触摸女性肌肤的模拟与想象。这种迷恋潜伏在每个人的婴儿时期,如李孟潮医师说:其实足恋者特别是恋袜者的退行可以到更早的时期,即孩子还没有站起来直立行走的时期[16]。当他们(婴儿)的感性需要一个对象时,他们转向母亲:那柔软,平滑,富弹性的女人肉体引惹起性的欲望,而这欲望是适于抓拿的”[17];(西蒙·波伏娃,1986);与此对应,丝袜“穿上去的压力”又模拟了少年在性欲唤醒期对进入女体的渴望与体验。在后面的图表中,我们更能清楚地看到,不论哪一型的恋足者,触觉都是高度重要的感官特征。

(一)感官分类

1. 视觉/触觉导向型

我们把将“视觉”视为恋足活动最重要的感官因素的恋足者称为“视觉导向型”恋足者,同时通过对其它感官因素的交互性分析,来说明视觉导向型恋足者的心理特征。

4-2 视觉导向型恋足者感官分析(%

(注:因为视觉导向型恋足者的视觉选项程度全部是“非常重要”,所以在表中不需显示。下表同)

从表4-2可以看出,对于视觉导向型的恋足者,同时最为重要的感官是触觉。嗅觉、听觉和味觉都处于不太重要的分布水平。部分既重视觉又重触觉的恋足者,往往既欣赏女性的丝腿,也喜欢自己穿着丝袜:“自己穿么是(注重)松紧度、手感,看别人穿么是(注重)颜色”。所以笔者认为,我们也可以把视觉导向型扩称为“视觉/触觉导向型”。前文已有分析此导向的形成原因,在此不再赘述。关于视觉/触觉导向型恋足者所喜好的图像模式,我们将在后文展开描述。

2. 嗅觉/味觉导向型

虽然在我们的调查中,以嗅觉作为自己恋足行为的主导感官体验的恋足者在绝对人数上并不多,但是从一开始,笔者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恋足类型,需要单独拿出来作分析。我们先来看下嗅觉导向型与其它感官的交互分析:

4-3 嗅觉导向型恋足者感官分析(%

从表4-3中看到,除了视觉与触觉依然突出外(这两个可以说是恋足者感官喜好的基本特征),嗅觉导向型的恋足者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在“非常重要”区域内出现了与味觉感官的大面积交叉(相比较视觉导向型恋足者的分布情况而言)。所以,笔者认为嗅觉导向型也可以表述为“嗅觉/味觉导向型”,而且正是这一部分恋足群体成为原味丝袜市场的最大买家。至于嗅觉导向型恋足者的表现特征,我们来看看下面这个受访者的自述:

“我是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普通职员,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公务员吧。我拿着一份不薄的薪水,对社会也有责任感。我生活在一个家庭气氛略显压抑的环境,父母对我管教严格,所以我个性也有些压抑。工作后,我一直比较沉稳、能够坚持,对上级的指示能够很好的完成。据我的观察,一般来说,恋腿恋足者都不是那种比较张扬的人。平均而言学历和社会地位都至少是中等以上。性格方面多内敛些。但往往比较较真,遇到特定事件有可能钻牛角尖。

我了解自己,正视自己,看看我的网名就知道了,我叫“臭脚至爱”。是的,我是同好,也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同好。我喜欢收集女性各类的臭袜子,越臭越好。关于这种嗜好的确切记忆大约是在初中,那时还是男女生同桌,有一次上体育课之前大家换鞋,同桌小姑娘可能是怕臭,自己捂着鼻子换。但恰恰是这个动作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也就是在那时,才发现女孩的美脚是如此诱人,之后一发不可收拾。高中的时候我曾经闻过同桌女孩脱下来的皮鞋,直到现在我依然迷恋这种超重口味。记得我上大一那一年,因为学文,所以班上女生极多男生简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个位数。有一次临时安排课程,把听力课排在了体育课后。而我们当时的听力教室还是最老式的那种,需要进屋脱鞋的。结果进门才发现,班上居然只到了我一个男的,其它全是女生。结果整整两个小时,听力室里都弥漫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味道(因为是体育课后)。也大约就是被这次刺激到了,以后我就不可救药地恋上了女生浓重的脚臭味(=_=!)。

我会经常在网上购买原味,对我这样的原味买家来说,女孩是否漂亮并不重要,大家更在意的是,确实你是女的,确实是你穿过的。有的(卖家)因为买家多,走的量大,所以基本上没有旧袜子。但是我会坚持要对方的旧的袜子,因为感觉这样的话味道才重些,行话叫重口味。就是说我总是会要求对方加料,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尽可能臭些。当然我也知道,这样与对方而言,生活中确实有些为难,所以她们相对就比较头疼。比如有些大学生,就可能觉得不方便,因为住集体宿舍的话,就有些顾忌。而单独住的白领就要好些。我喜欢开春后购买袜子,冬天的鞋很注意保暖透气吸汗,袜子不臭。而春天人的活动量大,味道才大。夏天出汗多,自然更好。”

从这篇自述中,我们发现嗅觉导向型的恋足者不排斥视觉导向。对有的受访者来说,视觉形象往往可以激发嗅觉想象,“看后桌女生的可爱棉袜,裤腿和鞋扣之间那一段,觉得很可爱,会想象鞋里面是怎么样的,是什么味道”。但漂亮不漂亮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臭的程度。与此同时,更有受访者强调了味觉的重要,“喜欢将她穿了45天的丝袜含在嘴里慢慢享受她的味道,会有一种特兴奋的感觉。”、“咸咸的最好”。

对于嗅觉导向型恋足者心理形成之探究,在此附上萧翔鸿先生所做的访谈分析:

“嗅觉就是一种无法用言语与符号形容的复杂感官。如果说视觉导向的恋足者拥有着要求完美比例与流线外表的工程师性格,那幺嗅觉导向的恋足者就像是容易唤起记忆与感情的历史学家或是文学家了。主张由感觉来认识世界的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就说过:“嗅觉是记忆和欲望的感觉。”在本次的访谈当中,受访者对于第一次受到女性足部味道影响的记忆依旧是历历在目,许多初中回忆细节的部份都有相当具体与图像式的描述,就显示出了嗅觉对于情欲记忆与早期经验的重要性。从人类文化的角度来看,嗅觉也是比较被现代社会视之为原始感官的一种地位。对于着重视觉文化的现代社会而言,对于这种发自于身体的自然味道与排泄物通常是采取隔绝与清除的态度。从下水道污水工程与马桶的发明就可以了解现代性与卫生概念的成形对于排除人体排放物的不遗余力。就像人类成长时所经历的“肛门期一样,将粪便、尿液、汗水与身体作为切除,以确立自身主体的建立。这种试图想要与人体味道长期隔绝的教养习惯除了让人们从小就开始“贱斥abject臭味之外,却也意外让香水工业得以找到发挥的空间。不过讽刺的是,香水除了具有掩盖人体原先体味的作用之外,真正昂贵的香水配方反而是仿真或是取自于人体或是动物的体味。[18]

从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角度来看,这位受访者可能存在着婴幼对于肛门期的一种怀念或是停滞。一般婴幼儿在视觉发展与心智尚未成熟之下,就像许多自然界的动物一样,是靠嗅觉来辨别亲疏远近。婴儿也能在一定的距离之内分辨出亲生母亲或是陌生人的体味,而产生不同的反应。而在长大成人之后,如果这个内心(潜意识)的小孩仍然停留在肛门期对于强烈味道的依赖,那幺就有可能产生迷恋重度气味的嗜好。随着足部与人体其它部位所发散出的气味而连结并启蒙了受访者的性欲。足部除了具有行动的功能之外,其实它也有第二性器官”之称。在西方社会的文化当中,脱鞋子也是比较属于隐私性质的事情。除非有必要,不然西方人都尽量不要在公众领域中脱鞋。一方面是足部可能发出令人难受的味道,一方面也是一种对于腿足所带有强烈性意味的礼仪隐匿。对于嗅觉型态的恋足者而言,这种隔绝与消除体味的“礼仪规训恐怕也不能阻挡他们对于这类味道的“乡愁感”,甚至有可能增加他们压抑的强度。受访者也提及家庭背景中父母管教严格的事情,除了让家庭气氛略显严肃之外,或许也对受访者比较内向、被动与压抑的性格有所影响。当然,这种压抑的社会化训练或许对于受访者的社会地位与学经历会有一定程度的帮助,但是同时也可能加强这种对于原始气味的压抑程度,而转化为对于强烈气味的需求喜好以及寻找原味女孩的慰藉。”

(二)内心图谱

虽然恋足者被截取划分为两种类型,但是他们的视觉喜好到底有没有共性呢?除了个人化的访谈了解之外,我们在问卷中也设计了图像问题,以期一窥恋足者之喜好共性。

通过问卷数据反映,如果局部展示人体部位,最受恋足者喜欢的影像是下半身和腿,最不喜欢单独出现的人体部位是的脚;最受欢迎的袜子款型是吊带袜加底裤;最不受欢迎的是短袜;最受欢迎的鞋靴样式是高跟鞋,最不受欢迎的是低筒靴。

这些统计中,比较意外的是单纯的脚居然最不招人喜欢。恋足者不喜足,令人想起燕太子丹赠手的典故:“荆轲与太子游东宫池,轲拾瓦投龟,太子捧金丸进之。又共乘千里马,轲曰,千里马肝美。即杀马进肝。太子与樊将军置酒于华阳台,出美人能鼓琴。轲曰:好手也。断以玉盘盛之。”我们研究者虽不投同好所好,但是设置这样的图像问题,又何尝不是“燕太子丹式的急切想象呢?

4-4 恋足者之喜好图谱(%

图像编号/恋足程度

程度1

程度2

程度3

程度4

众数

人体部位

最喜欢

4

2

4

124

最不喜欢

15

5

15

3

袜型款式

最喜欢

2

1

2

2

最不喜欢

45

5

5

4

鞋靴款式

最喜欢

2

2

2

2

最不喜欢

3

5

3

1

1. 一个细分——恋丝者

在我们的统计中发现,有些恋足者喜欢裸足,有些却非常讨厌裸足,“我最喜欢腿、丝,看到光脚穿鞋的就觉得恶心”,讨厌裸足的同好更准确的称呼应该是“恋丝者”。恋丝者自己喜欢穿着丝袜,也欣赏女性穿着丝袜的腿和整体,但他们基本不会购买原味,如果自己穿的话,都是购买新的。有两个恋丝者表示自己有洁癖,“我有洁癖,觉得原味超级恶心”、“我一直都很反感(原味),什么穿一天了,我的感觉就是很脏很丑很暴利。我反对这些利益,我觉得这样不好,一方面是因为洁癖,另一方面是有人花不该花的钱,有人挣不该挣的钱。别人愿意怎样我也管不着也不想管,不支持不怂恿,反正就是不喜欢。”恋丝者一般表示不能接受恋足者(此处恋足者为狭义恋足者)的行为,“我没有任何的恋足,什么闻啊、舔啊、用啊之类的倾向。也理解不了。”

也许是因为恋丝者的大量存在,才使得单纯脚部图像落选。但是对恋丝者的细致界定,笔者还无法建立模型。人之情欲变化如此多元,很多时候实在无法做到非此即彼或数据上的划分。

2. 一个倾向——纯色丝袜

从我们访谈和问卷中开放式问题的反馈来说,纯色丝袜最受恋足者喜爱,纯色中首推肉色,其次是黑色和灰色。而喜欢彩色与花纹丝袜的,往往是年龄比较小,受流行文化影响比较大的受访者。在喜欢纯色丝袜的恋足者中,有人喜欢“厚肉”(比较厚的肉色丝袜,比如120D以上的)、有人喜欢“娟感”(弹力比较小,较光滑,有光泽)、有人喜欢“天鹅绒”(弹力比较大,手感柔软,哑光效果),无法一概而论。

“颜色很重要,很多丝袜穿上太亮还发白,不喜欢。肉色的我喜欢的是那种尽量自然的,贴近肤色的,弹性要好,不能穿上总往下掉的感觉,要有束缚力;黑色的话要编制的均匀,不好的黑色裤袜,穿上颜色会发花。这样很难看,看到街上一些mm穿的黑色丝袜,真想上去教育一下,哈哈”、“我觉得虽然是同好,但是差别非常大。有喜欢裸足的,有喜欢腿的,有喜欢脚的,有喜欢吊带的,有喜欢连裤袜的。还有喜欢自己穿的,等等。如果要从里面分类的话可能可以分10几类。不过共同方面,对肉丝和黑丝这类传统的丝袜喜欢的人占比例比较大,我不清楚女孩子是怎么想的,但是相对来说现在的女孩子可能喜欢穿这些的人越来越少了。我指的是传统的肉丝、黑丝之类,取而代之的是各类花色繁多的丝袜。从这方面来讲,女人的需求和男人的需求其实是错挂的。一般来讲,大多数的男人都是喜欢看腿的,光注重女人的性特征的男人相对来说属于年龄或心理年龄偏低的,大多数喜欢腿的男人可能会更喜欢肉色的丝袜吧,这样能更直接的欣赏女人的腿。但女孩子视乎更注意将丝袜作为服式颜色搭配的一种工具,所以现在路上什么颜色得都有。”

. 结论

根据本文的介绍与分析,我们知道了恋足网站、杂志、会所在中国大陆的发展比较艰难;部分恋足者的偷窃行为可以通过“原味市场”的发展来改善,原味市场的买家与卖家都需要法律保护;根据恋足者对五种感官的依赖性,本文将恋足者划分为视觉/触觉导向型与嗅觉/味觉导向型。恋足者对于女性身体部位、鞋袜款式都有比较清晰的兴趣偏好,而因为“恋丝者”的广泛存在,使得我们发现单纯的脚部图像并不是恋足者之最爱。

参考文献:

1]蔡雄鑫,“恋物癖的催眠治疗”,《性学》,19962003.

2]陈仲舜,“一个恋足癖的故事”,《心理与健康》,19952003

3]邓明昱,郭念峰,《咨询心理学:心理咨询·心理测验·心理治疗》,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

4]豆豆,“情色走火‘原味内衣女王’栽了”,《爱情婚姻家庭(新情男女)》,2009,(2):2628

5]方刚,《男公关:男性气质研究》,北京,群众出版社,2011.

6]哈夫洛克·理士,潘光旦,《性心理学》,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7]何源、李文,“恋物癖的治疗(附2例治疗报告)”,《酒钢科技》,2002,(1):5355

8]老雅,《脚·鞋·性》,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1993

9]李银河,《虐恋亚文化》,北京,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

10]李银河,《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2

11]李永红,“在校学生恋物癖二例心理治疗结果分析”,《实用医技杂志》,20121910)10961097

12]林万贵, 鲁龙光,“92例恋物癖的临床分析”,《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596)264265

13]刘新民,《变态心理学》,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5

14]潘绥铭,《中国性革命纵论》,台湾:万有出版社,2006

15]潘绥铭,黄盈盈,王东,《论方法:社会学调查的本土实践与升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16]潘绥铭,杨蕊,性爱十年:全国大学生性行为的追踪调查》,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17]波娃 SDe BeaUvois S,桑竹影等,《第二性:女人》,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

18]瑞妮丝,Reinisch J M,毕思理等,《金赛性学报告》,济南:明天出版社, 1993.

19]佟新,《社会性别研究导论:两性不平等的社会机制分析》,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20]萧鸿翔,《阴性皮膜性快感》,正港咨讯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2006

21Austin, Colin Russell, and Roger Valentine Short, eds. 1985. Reproduction in Mammals: Volume 4, Reproductive Fitnes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2Freud, Sigmund.1961."Fetishism." 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 Volume XXI (1927-1931): The Future of an Illusion, 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and Other Works. 147-158.

23Hanson D. 2009. The Big Book of Legs. TASCHEN America Llc.

24Kularski C M and Stephenson K. 2011. “Social Construction of Sadomasochism and Fetishism”, Unpublished Work.

25Rossi, William A. 1993. Sex Life of the Foot and Shoe: William A. Rossi. Krieger Pub. Co..

26Weinberg M S, Williams C J, Calhan C. 1995. “If the shoe fits…: Exploring male homosexual foot fetishism”.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32(1): 17-27.

27Weinberg M S, Williams C J, Calhan C. 1994. “Homosexual foot fetishism”,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3(6): 611-626.



[1]陈仲舜,一个恋足癖的故事[J]. 心理与健康,1995,2:3.

[2]老雅,脚• 鞋• [M],北岳文艺出版社,19934

[3]同上

[4]李孟潮,论粘附性认同,心理学空间(专业网站)

[5]Kularski C M, Stephenson K. Social Construction of Sadomasochism and Fetishism[J]. Unpublished Work, 2011.

[6]二文都发表于专业心理学网站

[7]Rossi W A. Sex Life of the Foot and Shoe: William A. Rossi[M]. Krieger Pub. Co., 1993.

[8]萧翔鸿,行佳丽.延伸的性器The Extra Sexual Organ.2009

[10]http://www.sharpheel.com/

[11]http://www.heels.cn/

[12]http://www.ligui.com

[13]百度百科,原味,http://baike.baidu.com/view/734417.htm

[14]豆豆,情色走火“原味内衣女王”栽了,爱情婚姻家庭(新情男女)[J]. 2009(2):26-28

[15]华夏经纬网114http://news.sohu.com/2004/01/14/84/news218528438.shtml

[16]李孟潮,论粘附性认同,心理学空间(专业网站)

[17]波娃S, De BeaUvois S,桑竹影等,第二性: 女人[M]. 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23

[18]在美国曼哈顿就有许多时尚女人擦拭一种售价每盎司三百美元的体味香水。而这种香水也号称是粹取自动物所分泌的性引诱成分。或许这也是响应潜意识中对人类原始本能的一种怀念吧。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