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网上性爱
全文检索
网上性爱
中国网民的社会构成以及上网与身心健康之关系――网下随机抽样调查结果的证明
作者:黄盈盈 潘绥铭 汪宁  时间:2012年07月30日
来源:2011年4月8日
 

  摘要: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促使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讨论上网与身心健康之间的关系,尤其关注青少年的上网与健康之间的关系。基于2010全国人口随机抽样调查(14-61岁)的数据,本研究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具有代表性的意义上,分析了各个社会阶层中网民的构成情况;接着使用logistic回归统计分析,分成年人与青少年两个人群,揭示了是否上网、上网时间与身心健康之间的关系。不同于以往的研究与认识,本文发现上网与成年人、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不存在显著意义上的相关关系。

主题词:互联网,网民构成,身心健康,随机抽样调查

目前中国的关于互联网使用情况的调查,大部分是网上调查或者电话调查[];少量研究涉及小规模范围的网下问卷调查,极少量的研究涉及到若干地区的随机抽样调查。[]但是,迄今位置,没有研究者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过能够具有总人口代表性的随机抽样调查。而且,就内容而言,虽然有很多调查涉及到网民,尤其是青少年网民的心理健康问题,但是没有专门就上网与身体健康、心理健康进行过基于总人口随机抽样调查的社会学分析。[]

基于这样的研究背景,本文将利用2010年全国总人口随机抽样调查所获得的数据,探讨在14-61岁总人口中,哪些社会阶层的人在上网;并就成年人、青少年两个人群是否因为上网这个因素影响其身心健康展开重点分析。期望与已有的认识(包括既有研究与社会态度)进行对话。

.数据来源

在潘绥铭教授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于20104月-9月完成“中国人的性”总人口随机抽样调查[④],是继2000年和2006年之后进行的第三次历史比较调查,在国际上尚属首例。

调查对象是中国境内1461岁的、会讲汉语、能识汉字的人。以城乡之别、人口规模与离婚率为分层指标进行多层等概率抽样。初级抽样单位为县级地理区域103个,终端调查点为城市社区(132个)与农村的行政村(37个)。终端抽样框包括流动人口(地理位置法抽取)在内。总计抽取12542人,获得8795个有效样本,应答率为70.1%。

由于“性调查”的高度敏感性,我们采用了如下实地调查方法:

不进行“入户抽样”,不在家中访谈,而是直接抽样到个人,邀请被访者到我们事先准备好的访谈室来。

在封闭空间中访谈:保证每个访谈室中只有调查员与被访者两个人。

同性别、一对一地访谈:禁止调查员访谈异性。

调查员与被访者素未谋面:组长上门动员、预邀而且不进行访谈;调查员不可能知道被访者的情况。

获得被访者的“知情同意”:在访谈开始之前就明确告知被访者,我们要询问性生活的问题,而且允许拒绝回答任何一个问题或者中途退出。

使用电脑问卷进行访谈:把调查问卷制成电脑程序,调查员携带笔记本电脑到当地,在调查员教导之后,由被访者通过按键盘来独自完成问卷。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接近真实的方法。

. 网民总数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对网民的定义为:半年内使用过互联网的6周岁及以上中国公民。[]

20106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报告中国有网民4.2亿。[]20101230日,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截至201011月底,中国网民总数达到4.5亿人,年度增长率为20.3%。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达到33.9%,已经超过了30%的世界平均普及率。[]

我们的调查却发现:截至201091日在1461岁的中国人口中,在调查之前的12个月里每周至少上网一次但是不到一个小时的人占18.5%,每周上网超过一个小时的占26.8%。总计在上述总人口中有45.3%的人在上年里上过网。

根据《2009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的数据,到2008年底,中国1461岁的人占总人口的72.07%。我国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预计2010年的人口总数将不超过13.7亿[],此年龄段的人口推算总数应该是9.874亿人。因此上网但是每周不到一小时的网民是1.827亿;上网而且每周超过一小时的则是2.626亿;两者相加,所有网民达到4.473亿。

由于我们的这个定义比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定义更为狭窄,因此按照后者的定义来统计的网民总数应该多出很多。

. 什么阶层的人在上网?

目前几乎所有通过网上或者网下调查所获得的数据,比如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历年发布的报告,都只能说明在现在的网民中,各个阶层所占的比例各是多少,也就是网民的内部结构,却无法回答一个对互联网发展至关重要的问题:谁在上网?哪些阶层上网更多或者更少?

本文将提供如下的调查统计结果,以说明,在几个重要的社会人口学指标中,上网的比例各是多少。

12010年全国各个社会阶层上年内的上网情况(加权[⑨]

阶层

分类

该阶层的

上网比例[]

是否上网的

logistic回归

网民每天

上网小时[11]

每天上网小时数

线性回归

Sig

Exp (b)

Sig

t

总体

45.4%

2.031

性别

50.3%

.000

1.556

2.230

.000

6.470

40.3%

对照

1.774

对照

年龄

不分组

.000

.902

.000

-15.304

分组

1419

81.7%

1.640

2029

73.6%

2.680

3039

44.6%

2.069

4049

21.9%

1.615

5061

7.8%

1.741

文化

受教育的年数

.000

1.346

.000

9.127

分组

没上学

2.6%

1.344

小学

7.9%

2.202

初中

46.2%

1.812

高中

59.2%

1.924

大专

79.4%

2.723

本科及以上

83.7%

3.308

住地

城市

63.7

.000

1.472

.000

8.306

分级

村镇

35.3%

1.832

县城、县级市

65.4%

2.108

地级市

61.2%

2.252

省会

64.2%

2.379

直辖市

67.4%

2.686

流动

流动

63.5%

对照

1.809

对照

不流动

44.2%

.001

.659

.880

.015

-2.426

职业

农村劳动

16.4%

对照

1.286

对照

上学、城市待业

80.2%

.000

.601

1.687

.005

-2.825

直接生产工人

34.8%

.080

1.196

2.009

.025

-2.243

商业服务业工人[12]

53.3%

.000

1.851

2.641

.001

3.455

白领[13]

61.9%

.000

2.060

2.809

.000

5.315

企业家、领导干部[14]

51.9%

.000

2.022

2.210

.392

.857

收入

绝对数

.358

1.000

.000

10.122

分级

最低40

39.8%

中低30

51.5%

中高20

57.2%

最高10

55.8%

婚姻

未婚

79.7%

.000

1.497

1.599

.000

10.980

已婚

29.5%

对照

.610

对照

离婚、丧偶

18.7%

.355

常量

.070

.703

.000

8.026

从表1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样一些情况:

1.青少年上网的比例最高、时间最长。

14岁到61岁,随着年龄每增加一岁,上网的可能性就会减少9.8%;每天上网的小时数就可能减少15.4倍。尤其是1419岁和2029岁的人已经有74%-82%的人上网。上网时间最长的是2029岁者,每天达到2.7个小时。

2文化程度越高,上网的比例最高、时间最长

受教育的年头每增加一年,上网的可能性就增加1.3倍,每天上网的时间就可能增加9.1倍。其中,本科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其中六分之五都是已经毕业工作的人)上网率达到83.7%,每天上网时间则达到3.3个小时。

3.城市人口和流动人口的上网比例更高、时间更长

城市人口上网的比例是农村人口的1.8倍,上网时间的预测值则是8.3倍。流动人口与固定居民相比较,差异也是显著的。

4.白领阶层与中高收入者,上网的比例更高、时间更长

5. 婚姻是上网的拖累,离婚更甚。未婚者的上网比例是已婚者的2.7倍;是离婚者的4.3倍;每天上网时间的预测值则是后两者的11倍。

总之,到2010年为止的网民,就是中国社会现时的中坚与发展的带领者。他们的上网,就是切实地改变着中国的一切。

上述结论虽然在日常生活这也会感觉到,但是本文使用网下的实际调查数据来加以证明,提供了科学性。

. 成年人:上网时间与身心健康无关

自网络流行以来,尤其是从大约2007年网民数量剧增以来,一直有些人担心上网时间过长会影响网民的身心健康,尤其是影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15]对此本文进行如下的两步检验:

第一步,把每天上网的小时数与最基本的15个身心健康指标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这可以考察出上网时间的长短(从来不上网的人=0)对身心健康究竟是否发挥了显著的作用;或者说,上网时间不同的人,在身心健康方面究竟有没有显著的差异。

第二步,把每天上网达到或超过4个小时的人(956人)单独分出来,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考察他们与其他人在身心健康方面究竟有没有显著的差别。[16]

在进行上述检验的时候,本文把性别、年龄、受教育的年数、城乡之别与是否流动人口这5个最基本的社会阶层划分指标作为控制变量纳入回归分析。通俗地说,这样做就是排除了这5个社会因素的影响,去考察上网与身心健康之间的“纯粹的”相互关系。因此,为了不干扰读者的视线,本文不再列出控制变量的具体统计量。

21861岁中国人的每天上网时间与身心健康的关系

分类

身心健康指标

不同的网时(不上网=0

多元线性回归

每天4个网时及以上

Logistic 回归

Sig.

t

Sig.

t

社会交往

社交每周一次

.000

6.438

.000

1.466

喜欢社交

.835

.208

.610

1.050

身体健康

非常、比较健康

.582

-.551

.551

.951

肥胖指数

.845

-.196

.904

1.000

糖尿病

.238

1.181

.029

1.665

高血压

.752

.316

.563

1.120

经常喝醉酒

.041

2.049

.045

1.434

抽烟每天一盒

.118

1.565

.075

1.221

精神状态

生活非常、比较愉快

.823

-.224

.608

.948

怕老

.845

-.196

.698

.966

晚上睡觉不好

.923

-.097

.823

1.025

情绪低落

.704

.380

.398

1.094

无故疲劳

.060

1.879

.033

1.249

容易生气

.628

.485

.395

1.082

控制变量

性别、年龄、受教育的年数、城乡、流动人口

(常量)

4.192

2.859

.004

从表2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

首先,上网不但没有减少人们的社会交往,反而促进它的增加。每天上网时间每增加一个小时,每周都社交一次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将近6倍半;如果每天上网达到4个小时或更多,则增加1.5倍。

其次,除了上述的“上网使得社交更加积极”这个现象之外,其他所有的身心健康指标与上网时间以及是否达到4个小时以上,都不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也就是说,无论上网还是不上网,无论每天上网多长时间,也无论每天是否上网4个小时以上,人们在身心健康的14个方面都没有出现任何显著的区别。

因此,认为上网会危害身心健康,并没有科学的依据,甚至可以说是杞人忧天。

.青少年的上网与网时:并不比成年人特殊

当今的中国文化对青少年“情有独钟”,总是从成年人的利益与立场出发,依据一些未经检验的假设,以“园丁”自居去修剪青少年。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上网恐惧症”。[17]

对此,本文仍然采用类似检验成年人的统计方法来揭示真相。

31417岁中国人上网、网时与身心健康的关系*N1593

分类

身心健康指标

是否上网

Logistic 回归

不同的网时[18]

多元线性回归

Sig.

t

Sig.

t

日常生活

生活非常、比较愉快

.592

.871

.786

-.271

外出过夜

.898

.978

.148

-1.446

身体健康

非常、比较健康

.335

.848

.289

-1.061

肥胖指数

.586

.988

.252

1.147

喝酒

.756

1.073

.965

.044

抽烟

.199

1.554

.330

-.974

朋友或自己参加过帮派

.385

1.206

.377

.883

学生干部长期做过

.577

.850

.725

-.351

学生干部经常短期做过

.705

.880

.985

.019

学生干部偶尔做过

.430

.799

.455

-.748

课余时间用于学习的百分比

.299

1.004

.098

-1.656

学习成绩很好、较好

.858

.963

.130

-1.517

校外打工过

.388

1.215

.093

1.683

乐天无忧

.796

1.052

.883

.418

我行我素

.676

1.111

-.351

-.469

比较浪漫、很浪漫

.107

1.493

.019

1.204

志向远大

.045

.713

-.748

-1.139

(常量)

.255

.187

.012

2.509

*控制变量:性别、城乡、年龄、是否还在上学、上学的年级

3雄辩地说明,对于1417岁的中国人来说,无论上网不上网,无论上网的时间长短,在身心健康的17个方面都不存在显著的差异。

结语

本文第一次在基于总人口(14-61岁)的随机抽样调查的基础上,用数据显示了各个社会阶层中上网的比例情况;并分为成年人与青少年两个群体,就他们是否上网、上网时间与身心健康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

本文的研究发现与目前绝大多数文献以及社会大多数人所认为和担忧的上网影响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心理健康的论断明显不同。我们的社会学调查数据表明,不管是成年人还是青少年,上网时间与身心健康不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我们期待在将来能就这些发现与更多的基于更为科学以及人性化的问卷设计、随机抽样调查基础上的实证研究展开更为细致地对话。



 *作者单位:女,1977年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讲师;男,1950年出生,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教授,博导,所长;男,1950年出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教授,副主任。

[]比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采取的就是电话调查加网络调查的形式。

[]比如,2005年,社科院开展并发布的《2005年中国5城市互联网使用现状及影响调查报告》。相关信息可参考:http://media.icxo.com/htmlnews/2005/07/08/628977.htm

 []笔者以网络、健康为主题词在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2000-2010)进行检索,在检索到的129篇文章中几乎都是有关青少年上网心理健康、网络成瘾、网络道德等等内容。有部分研究是关于如何利用互联网对青少年进行有效疏导和教育。在已有的文献中,论述性质的文章多于实地调查的报告。

[] 1417岁总人口的调查由福特基金会北京办事处资助(11050577)。1861岁总人口的调查属于“十一五”规划中的科技重大专项课题(2008ZX10001-003)的子课题。

[] 21次互联网调查报告:报告术语界定》,2008117发布,http://tech.sina.com.cn/focus/cnnic21 /index.shtml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26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0.7.www.cnnic.net.cn/uploadfiles/pdf/2010/7/15/100708.pdf

[]经济观察网http://tech.sina.com.cn/i/2010-12-30/15395046811.shtml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5-09/16/content_3499853.htm

[]加权指标:城乡、性别、年龄、婚姻状况,数值均来自《2009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200910月。

[]所有的卡方值都是.000

[11]所有的F检验的显著度都是.000

[12]其中的普通工作者

[13]一般干部、办公室人员、白领、警察、教师、科技人员、卫生、文艺界、传媒广告业

[14]经理、厂长、老板等包括村干部

[15]笔者检索到的2000-2010文献中,几乎都是关于心理健康方面的文章。有关这方面的综述,也可参考崔丽娟、王小晔:《互联网对青少年心理发展影响研究综述》,《心理科学》,2003(3):501-503

[16]对于不熟悉统计方法的读者来说,最重要的要看“Sig”(差异显著度)这一列。如果它<0.001就意味着上网显著地影响了身心健康,否则就不是。

[17]从我们提到过的129篇文章中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这种恐惧;网络、电视上的各种论述和道德担忧就更多了。在此,我们不再一一列举。

[18]不上网=0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