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性的网上呈现
全文检索
性的网上呈现
众神的狂欢:“艳照门”的舆论层次研究
作者:任珏  时间:2014年04月30日
来源:《中国“性”研究第30辑》2009年ISBN: 978-986-84328-8-8


摘要:香港艺人艳照门事件,在过去一年内成为人们热议的网络性事件,其中以头3个月最为媒体追捧。本研究尝试利用传播学中的舆论层次理论,对该事件发生之后的最初三个月的内地新闻报章进行内容分析,探讨网民、媒体和公安机关在这一网络事件上的态度和反应,寻找出公众舆论、媒介舆论和政策舆论3个不同层次之间的话语在艳照门事件中的相互关系。分析材料来自于慧科新闻(WiseNews)数据库。本研究发现,在此事件中,公众舆论、媒介舆论和政策舆论在事件过程中按先后顺序逐步出现,政策舆论框架对媒介舆论及公众舆论均有影响作用。

关键词:艳照门,公众舆论层次,性民意,网络管理


.研究背景

香港艺人陈冠希及多名女星的艳照自081月底在网络上曝光以来,以异常迅猛的速度在香港、内地以及台湾,甚至海外华人小区广泛传播。广大网友争相追看、讨论艳照及其相关话题;与此同时,香港、内地新闻媒体纷纷跟进报道此网络事件,不论是香港市面上的娱乐周刊、还是深圳街头的艳照光盘,整个华人社群,似乎一夜之间沁浸在铺天盖地而来的情色波涛之中。网上、网下,街头巷尾,人们都激情洋溢的投入到这场有关闺房之事的全民大讨论中。网络作为一个契机,第一次在如此广泛的环境中,让如此多的华人参与到性议题的讨论中来。那么,在这一场艳照大热谈中,公众舆论到底具有哪些不同的声音,网络舆论的议程设置与新闻媒体的议程设置具有怎样的关系,政府的舆论设置有是怎样参与其间并发生作用,网络舆论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民意?这些都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本文正是以这些问题作为研究基础,通过内容分析和半结构式问卷调查的方法进行研究,对公众议程、媒介议程以及政策议程之关系进行探索,并试图挖掘不同层次的公众舆论及其与不同类型的议程设置之间的关系。

. 理论背景

1.议程设置及框架过程理论

刘海龙(2004: 230)提到: “在议程设置的过程中,各个主体都在一定程度上享有选择和过滤的‘自由’。议程设置研究则是找出这些自由主体间是如何相互制约和互动的规律。而我国的学者则观察到,中国的政治议程和媒介议程呈现高度的一致性。”祝建华(Zhu, 1992)也通过研究指出,不同的议程之间存在交互作用,公共成员的对不同议题的关注兴趣往往会也会影响新闻内容的迅速变化。

麦库姆斯(McCombs 1994)将“研究谁来设置媒介”的研究作为议程设置研究的新方向。此外,刘海龙(2004220)也介绍了一些研究者(参见Dearing and Rogers 1992)构造出媒介议程、公众议程和政策议程的三足鼎立的扩展模型,认为应该从三者以及其它外在因素的互动中寻找规律,看看到底每一个议程分别是由谁设置的。本文亦将研究重点放在议程设置者身上,试图剖析不同舆论层次中的不同议程设置者的传播特点。

这些研究虽然建构了议程设置理论的经典范式,但是大部分基于美国的实验样本,而且多是运用到认知心理学的理论及行为科学的实验方法,少有以华人社群为文化背景,运用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进行的研究个案。

周玉琼和莫伊(Zhou and Moy, 2007)将“议程设置理论”,发展为“框架过程理论”,使用中国大陆的个案进行验证,理论性及实证方法均对本文有指导意义。但是他们的研究并没有使用公众舆论层次理论,将“公众舆论”概括为一个整体,并未进行舆论层次的划分,也没有考虑政策议程与公众议程、媒介议程的互动关系。本文将借用“框架过程理论”,试图在这个鲜少研究者涉及的方向,做小小的探索。

本研究努力在这些学者的理论基础之上,挖掘“艳照门”事件中各类议程设置之间的动态关系,尤其是想探究政策议程在对公众议程和媒介议程的设置上处于怎样的地位,起着怎样的影响和制约作用,是否与前人研究一样,媒介议程依旧与政策议程保持一致。另一方面,寻找公众舆论的不同层次,并尝试将“框架过程理论”放在舆论层次理论的背景之下,考察两者的交互关系。

2.公众舆论层次理论

Mcleod, Pan,Rucinski(1995)详细剖析了公众舆论中的不同层次,提出了宏观-微观公众舆论的理论模型,详见表一至表三。本文试图在此公众舆论层次理论的基础上,检验“艳照门”事件中,是否也存在这种宏观-微观公众舆论层次,以及网络舆论在舆论层次中所属层级。

.研究方法

1. 问卷调查

笔者设计了一个简略的半结构式问卷,通过滚雪球的方式,在MSNBBS上寻找到40位曾浏览过“艳照门”系列照片的网友填写问卷,其中女性24人,男性16人,年龄介于21-33岁之间,均为大学以上学历。问卷共有11条半结构式问题,主要分为艳照门相关信息的“获取与传播”,“是否参与在线讨论”两大主要部分,其目的是找“潜水的“艳照浏览者所处的公众舆论层次,及其舆论传播特点。

表一Bryce关于公众舆论过程的展示图表(Mcleod Pan and Rucinski, 1992: 57

表二 微观层面公众舆论形构过程(Mcleod Pan and Rucinski, 1992: 63

表三 宏观层面公众舆论形构过程(Mcleod Pan and Rucinski, 1992: 67

2. 内容分析

本研究利用“慧科新闻搜索”数据库,以“陈冠希”为关键词,在标题及正文范围内,搜索从2008120日至2008420日历时3个月间的大陆地区的网络报章。搜索得到3950篇相关报道。通过对这些新闻报道的标题及正文进行阅读,兼顾新闻报道的内容与网上舆论与警方意见的先后顺序,分析“艳照门”中的网络公众议程与媒介议程、政治议程之间的互动关系及其舆论层次。

四.数据分析

1.公众议程

根据问卷调查,笔者发现,在获悉“艳照门”的信息上,男女受访者的主要消息来源均为“来自网络。但是艳照的获得则主要来自于人际网络,以朋友之间获得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40位受访者中,只有2位女性表示她们没有观看过艳照,但是包括她们在内,所有的受访者都在现实生活中与他人就这一事件进行过交流或者讨论,笔者认为,对事件进行讨论,这本身即为一种形式的传播。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男女受访者中分别只有31.25%37.5%的人承认自己传给了其它人,并且强调传给自己的好友。另外,分别有62.5%58.3%的男女受访者强调自己并未做下一步的传播艳照,其中一位男受访者L明确强调说:“没有再传给其它人,因为不敢,政府说要判刑。笔者认为,这是潜水一族的舆论受到了政策舆论的直接影响, 因为不论是香港还是内地警方均宣布传播艳照属违法行为,强调没有再传给其它人以及传给了好友,都能让受访者有在面对问卷的时候具有足够的安全感。

对于讨论的动机,所有受访者均认为只是无聊时候,尤其是过年期间茶余饭后的谈资,用来说笑,打发时间用的,更多的是一种娱乐的功能。这与下面我们在新闻报道的分析部分所看到的,媒体论述中的诸如“道德评价”、“言论自由”的主题相去甚远。而且,然而,受访者中只有1名男性和1名女性偶尔参与了网络论坛中的讨论,大部分的受访者并不了解天涯小区的娱乐八卦版面有关“艳照门”一帖的情况。虽然从网络获取相关信息并下载艳照,但是对于论坛内的激烈讨论甚少关心。

也就是说,这些网络受众来说,由于受到警方政策的约束,因此他们往往根据警方强调的法律,为自己的在线及线下传播行为设置底线,在不触及雷区的底线之上,进行较小范围内的人际传播,既包括传播具体的艳照图片,也包括口头或者通过网络讨论“艳照门”事件。他们往往从网络获取事件信息,但是并不积极参与网络论坛讨论,他们选择将自己的声音放在较低层面的舆论层面上,传播的方式既有网络传播,也有面对面的人际传播。传播艳照,讨论“艳照门”,对于这些受众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消遣和娱乐,讨论内容的重点也主要集中在名人隐私、身材色相等议题上,对于他们来说,“道德批判”、“性教育得失”以及“言论自由”并不是他们特别在乎的话题。相对于新闻媒体的舆论议程,在收集到的近4000篇相关报道中,仅有《新闻晨报》的一篇题为《好奇心战胜了道德感 一个普通人在“艳照门”中的生活实录》的文章谈到类似于笔者访问到的这些受访者在“艳照门”事件中的传播表现。由此可见,这批受访者的传播议程与媒介设置的议程截然不同,相对与网络论坛中的讨论以及媒介舆论,这些普通人的舆论层次相对较低,主要以人际传播为主,这一特性也符合表一中Bryce关于公众舆论过程的图表中所展示的一样。因此,笔者认为这是“艳照门”的传播模型中的微观舆论层面。

(16)

女(24人)

知晓渠道

网络

14

18

朋友

3

6

报纸(电视/杂志)

1

3

艳照获取来源

别人给的

6

14

论坛浏览

5

10

自己下载

5

3

他人blog

1

0

报纸

1

1

未看过

0

2

传播对象

男女朋友

1

1

朋友

5

9

家人

0

1

不传出

10

14

讨论的动机

茶余饭后的谈资,

16

24

表四.问卷分析结果

2. 媒介议程

从整体上来看,内地媒体中有关“艳照门”的报道,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几类:(1)网络事态发展主要以内地天涯社区、香港高登论坛为重点报道对象;(2)香港娱乐圈最新消息;(3)文化精英的社会评论,例如南方周末的长平以及香港的梁文道等。(4)香港方面网友反映,多以转发港媒消息为主。这四方面的消息进展,均是网友的在线行为为标杆,同时在社会文化、道德价值等方面又对网友的言行进行评论和批评。因此,笔者认为媒介舆论是高于网友的在线舆论的。

因此结合前文所述潜水网友的较低层次的讨论,笔者认为,在线网友的公众舆论介乎潜水网友的公众舆论与媒介舆论的夹层之中。

3.政策议程

媒介议程紧跟网友的在线舆论进行展开,同时,亦会报道政策议程,从而实现法律的上传下达的功能。最早在国内媒体中发出相关法律讯息的是214日徐伟发表在《法制日报》上的一篇题为《法学专家称浏览艳照不违法》的文章。文章中非常含糊的用“吉林网警”来发言,提醒网民以免违法。但是,作者同时又援引了一位法学专家的意见,对网警的观点给予正面而强硬的回复:“香港影陈冠希与多名女星的艳照门事件弄得沸沸扬扬之时,吉林网警提醒网民,切勿浏览艳照,这是违法行为。”然而,法学专家却认为,个人浏览淫秽信息的社会危害性并不大,仅仅反映其个人的思想比较低俗,属于道德调整的范畴,不应该纳入到法律调整的范围———反方:浏览艳照违法 依据:1997年公安部发布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俗称公安部33号令”)(徐伟,2008

随后220日北京警方开始发表意见,支持吉林网警的说法,认定传播200张以上即为违法行为,并会加以严惩。紧接着各地警方展开了迅速而密集的抓捕活动,西安等地均有传播或贩卖艳照的犯罪嫌疑人,例如《合肥晚报》(2008)222日就迅速报道了《西安警方破获首起制售不雅照光盘案》。

在警方抓捕的同时,也有媒体对这一法律仍然进行质疑,但是发言的声音明显较之于214日的态度有所软化。例如,洪丹(2008)222日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200张艳照”带给民众的法律困惑》,同样提出了对有关“艳照门”的法律条款的质疑,但是文章题目中只出现了较为软性的词汇“困惑”,而不像214日范伟在《法制日报》中报道的法律专家对吉林网警的质疑:

北京市公安局首次明确表态,向朋友赠阅“艳照门”图片系违法,警方可对其处以治安拘留15天以下的处罚;如果是通过网络打包传播,且数量在200张以上,或者将艳照传上网,使点击数达到1万次以上的,传播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如果有谁忘性不大,应该还记得吉林网警也曾提醒网民,“只要认定是淫秽色情图片,尽量不要动,浏览、复制、粘贴、下载、传播等行为都是违法的”。虽然处罚所依据的法律语焉不详,但毕竟浏览也是“违法”。这次北京公安局解释得倒比较详尽,而且似乎量刑的事实已有所松动,但是,作为民众难免会从心底冒出一丝难解的困惑,同一个事实,违法还是不违法,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洪丹,2008

一直到2月底,各地抓捕行动才告一段落,但是到了38日有报道称有政协代表在小组讨论中以陈冠希带入政策议题的讨论:

全国政协委员、海南大学副校长康耀红认为,面对虎照门,相关部门要拿出陈冠希那样认错的勇气。(严艳,朱丰俊,游星宇,2008

媒体中有关“艳照门”的报道再次增量。

在表五中,可以看出,随着“艳照门”的事态发展,不同的时间段,大众舆论、媒介舆论和政策舆论的强度都有波动。例如214220日和38日,如上所述,均有媒体对政策舆论进行反对、批评或者质疑,但是只有在22日北京警方出声之前,质疑声才有冲顶的可能(使用的正面反对的词汇)。此后,受到雪灾、两会、沈殿霞去世、314日西藏骚乱、奥运圣火等一系列社会事件的发生,媒体中“艳照门”的声音,逐渐从社会舆论范围中消退。但是直到拿奇再现,以及“艳照门”开审的新闻出现,又讲此一话题带回社会舆论视野。

.研究发现

1. 公众舆论具有不同的层次

研究发现,在“艳照门”事件中,公众舆论分为政策议程、媒介议程、公众议程3个不同的舆论层次。

2. 不同舆论层次之间的关系

通过研究发现,在“艳照门”事件中,媒介议程并不完全与政策议程保持完全一致,而是受到公众议程和政策议程的双重制约,换言之,政策议程与公众议程分别为媒介议程的上下限,媒介议程在两限之间上下波动。

3.舆论层次过程模型

1)网络舆论在舆论层次中属于介于宏观层次(媒介舆论)与微观层次(公众舆论)之间,是公众舆论的一部分,同时又高于潜水者的舆论层次。

2)媒介舆论跟随宏观的公众舆论发展,既有娱乐报导,又有文化精英对公众舆论进行倡导和批评。

3)当公众舆论与媒介舆论发声到一定阶段,较低层次的政策舆论先行试水,文化精英与之对话或进行批评。若公众舆论抵触情绪不大,较高层次的政策舆论(公安)开始执法,各地短期内集中抓捕,杀鸡吓猴,起到威慑效力。公众舆论框架及媒介舆论框架均受其影响而发生变化。

4)公众舆论与媒介舆论对政策舆论有参考价值,但政策舆论仍处于舆论的最高层次。

通过以上“艳照门”事件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网民、媒体,公安机关,乃至政协委员都参与了这个事件的讨论,不论他们是公共舆论、媒介舆论或是政治舆论的参与者,他们都在这个过程中发出了声音,而且3种舆论各有不同的层次高下。这样一来,多声部的“艳照门”事件的舆论话语,才呈现出异彩纷呈,“众神”狂欢式的“乱象”。我们通过舆论层次理论来观照这一事件的舆论内容,可以较为清晰的看清这段“乱象”之后的类型和层次,这样有助于我们了解不同的舆论参与者、不同的舆论层级对这类涉及性行为的公众舆论事件的参与程度和权力高低,能够帮助我们更清楚的了解,性话语在整个社会舆论空间中的确切位置,也能够为扩大性话语的社会空间提供更明晰的途径和方向。也能够为网络管理者更确切的了解和收集“性民意[1]”作出理论探索。

.研究之不足之处

“艳照门”毕竟是一次独特的以娱乐明星的性事作为卖点的网络事件,其发生、发展、尾声等过程都有网络媒介不可分割,其与娱乐圈密不可分的关系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媒介舆论跟随娱乐话语的命运。这一模式是否能够应用于在其它更具有宏大叙事的社会舆论事件(例如藏独及奥运圣火事件)的议程设置个案中,则需要另文专研。因此,其所具有的议程设置及其公众舆论的传播特点能在多大程度上具有普遍意义,尚有待学者进行更加广泛而深入的考察。

由于论文时间有限,行文仓促,文献回顾及内容分析都粗浅、残漏,需进一步充实理论。有关新闻报道的内容分析亦需要更为细致、精准。问卷调查的样本量较小,未能具有更大范围的代表性,也是本文的不足之处。

SHAPE \* MERGEFORMAT

28/1 14/02 20/02 28/02 5-8/03 14/03 20/3 20/4

媒介議程

宏觀公眾框架(輿論
)

)

微觀公眾框架(輿論)

9

文化精英輿論

“艷照門”輿論層次過程模型

日期

輿論強度

文本框: 輿論強度


表五艳照门舆论层次过程模型

. 后继研究发展方向

麦库姆斯曾指出:“如果媒介仅仅传递其它个人或机构的议程的话,就不应该叫做议程设置,而应叫‘放大’、‘合法化’议程(刘海龙, 2004: 230)。”如果我们可以藉由“艳照门”的讨论发现,媒介舆论受政策舆论与公众舆论的双重制约,那么我们是否能够以此验证麦库姆斯的这一理论在中国大陆的媒介环境中真实存在呢?这是本文不能轻率作出结论的,有待研究者进行更加细致、深入的探究。

此外笔者在对3个月中近4000篇相关新闻报道的分析过程中发现,内地新闻报道中,有些内容援引香港媒体报道内容,同时,香港媒体对内地网络中的“艳照门进展给予关注和报道,而且还早于大陆警方和媒体发出在内地对艳照的监管的呼吁。省港两地的跨界跨舆论层的媒介议程现象,或许是一个新的传播现象,亦值得学界深入研究探讨。

参考文献

合肥晚报. 2008.《西安警方破获首起制售不雅照光盘案》. B08娱乐新闻.2008-

02-22.

洪丹. 2008.《“200张艳照”带给民众的法律困惑》。《南方日报》。A02要闻。直言。2008-02-22

刘海龙. 2004. 《译后记:议程设置研究发展的重要一环》。载于仙托·艾英戈,唐

纳德·R·金德着. 《至关重要的新闻:电视与美国民意》. 北京:新华出版社.(原书 Iyengar, S., Kinder, Donald R. 1987. News that Matter: Television and American Opinio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新闻晨报. 2008.《好奇心战胜了道德感 一个普通人在“艳照门”中的生活实录》.

C04娱乐周刊·专题. 公众篇. 2008-02-25.

徐伟(2008)<法学专家称浏览「艳照」不违法>。载于《法制日报》。政法·综治。

2008-02-14

严艳,朱丰俊,游星宇. 2008. 《网民合法讨论,不应受到干扰》. 载于《南方都

市报》. A9. 2008-3-8.

Dearing, J. W., and Rogers, E. M. 1992. “Aids and the Media Agenda.” In T.Edgar, M. A.

Fitzpatrick, and V.S. Freimuth. eds., Aids: A Communication Perspective.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McCombs, M. 1994. “New Influence on Our Pictures of the World.” In Bryant, J., Zillmann,

D. eds., Media Effects: Advances in Theory and Research. Hillsdale,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McCombs, M., Danielian, L., & Wanta, W. (1995). “Issues in the news and the Public

Agenda: The Agenda-Setting Tradition.” In T.L. Glasser, and C.T. Salmon. eds., Public Opinion and the Communication of Consent. pp. 281-300. New York: Guilford.

Mcleod, Jack., Pan, Zhongdang., and Rucinski Dianne. 1995. “Levels of Analysis in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In T.L. Glasser & C.T.Salmon. eds., Public Opinion and the Communication of Consent. pp. 55-85. New York: Guilford.

Pan,Z., and Kosicki, G. M. 1993. “Framing Analysis: An Approach to News Discourse.”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10(1), 55-76.

Zhou, Yuqiong., and Moy, Patricia. 2007. “Parsing Framing Processes: The Interplay

between Online Public Opinion and Media Coverag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57:1:79-98.

Zhu,Jianhua. 1992. “Issue Competition and Attention Distraction: A Zero-Sum Theory of

Agenda-Setting. Journalism Quarterly, 69, 825-836.



[1] 性民意,笔者这里指的是公众在性议题上的态度和意见。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