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新社区 新媒体
全文检索
新社区 新媒体
性少数社群的信息传播与媒体动员——以“牡丹园事件”为例
作者:苏涛(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昆明办公室)  时间:2014年04月30日
来源:《权利与多元:第三届中国“性”研究国际研讨会论文集》2011年

一、事件经过[1]

926日,北京警方采取大规模行动封锁、突查了位于海淀区的同性恋者聚集地牡丹园。当晚9点左右,由几十名警察和特警组成的队伍分乘约20辆警车来到牡丹园,将牡丹园包围封锁后(包括牡丹园外唱歌的围观百姓,也被警察全部拦住不让走动),进入园内突查。经过突查,警察从牡丹园里带出了上百名同志,并将这些同志带上警车(包括那些在牡丹园附近的药房里唱歌围观的同志,也被送上了警车)。被抓的上百名同志随后被警车带到花园路派出所接受询问。在派出所,他们被要求出示身份证、接受血液检测、拍照、留指纹,并被并被讯问在同性性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是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直到午夜十二点左右,才陆陆续续有同志被从派出所放出来,所有释放人员都被警察要求迅速回家不许逗留。27日凌晨2点,警察继续前日的行动,封锁牡丹园并抓人盘问。

事发当晚曾被警察带走的一名男同性恋者星期一对《环球时报》说:“你无法想象,在这次事件中,我们有超过200人受到了多么深的创伤”。事后,针对各方的质疑和指责,北京市公安局一位发言人表示,警方在周日和周一晚间对牡丹园采取的行动,只是在国庆假日到来前全市年度治安检查的一部分,被带走的人只要没问题就会获释。这位发言人也没有确切说明被抓走的人违反了哪些法规。

二、各方媒体反应

(一)新媒体[2](微博)

对于牡丹园事件,目前可见最快的信息反应来自“新浪微博”[3]

1、及时发声

最早的一条微博发自92621:38,由名为WB1[4]的博主发出 :“牡丹园好喧嚣啊,本来一片繁华变成一片残暴,每次这个国家过生日前都要收拾一顿它的人民!大爷的,你每次遛弯儿的时候都不忘揣身份证的。”此条微博还配发了一张停在牡丹园旁警车的图片。此后,在2622:022701:23之间,多名博友发出博文表示对此事的疑问,并寻求解答。直到2709:58,名为WB2的博主对牡丹园事件进行了比较详细的描述:“926日晚20时左右,北京市最大的同志据点牡丹园被警察查封。便衣警察、特警联合出动包围牡丹园,把同志全部逮捕,并动用20余量警车把这些同志带走。有120救护车开进牡丹园。警车警灯闪烁,武警特警排队围堵了牡丹园所有出口,所有未被警车带走的同志抱头蹲地。——若非刑事案件发生,真是大杯具!”

2、寻求官方解释

在对事件经过有了大致的了解之后,网友转而寻求警方的解释。927 18:25,名为WB3博主转发了其对北京警方微博“平安中国”的询问及回复:“回复@平安北京: 谢谢答复。请问这个治安清理整治行动是针对哪些人? //@平安北京:回复@WB3:你好,我们‘平安北京’是24小时值守的。刚刚得到消息,牡丹园的事是海淀警方在十一节前开展的一次治安清理整治行动。”但是,网友显然对警方的简单回复并不满意,WB4WB5WB6WB7等网友通过转发WB3的博文和评论表达了对警方解释的不满。

3、跟进事态发展

927日晚8点左右,又有警察进入牡丹园检查,由于有了思想上的准备,这次网友通过手机短信等方式,对牡丹园现场情况给予有更迅速、更及时的信息通报。如在20:05,WB3发出博文:“有同志通过短信QQ发来消息,‘一堆警车又来了’”;20:07又发出博文“现在在查”。在20:14WB8发出消息:“开始检查身份证了,牡丹园见不到成群的花样美少年了”。

4、关注、评论升级

2719:57WB9对牡丹园事件进行了描述:“昨晚8点左右,北京市最大的同志据点牡丹园被警察查封。北京市便衣警察、特警联合出动包围了牡丹园,把园子的同志全部逮捕,并动用20余量警车把这些同志带走。期间有120救护车开进牡丹园。笔者当时路过,当时的场景很危险,警车警灯闪烁,武警特警排队围堵了牡丹园所有出口。”此条信息虽然不算是关于牡丹园事件最早最详细的首发信息,但被众博友转发355次(截止106日);随后更因为“同志之声”[5]对其的转发,再次引发了网友的大量关注、转发和评论(截止106日被再次转发85次,被评论44次),牡丹园事件因而迅速成为同志社群乃至新浪微博上的热点事件,并引起了其它媒体的关注。网友对牡丹园事件的评论和疑惑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为什么?”和“凭什么?”即警方为什么针对同志人群采取这样的大规模突袭行动?警方如此执法的依据是什么,是否侵犯了同志人群的正当权益,是否违反了宪法和法律的相关规定?

5、媒体互动

大众媒体《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在2801:28 ,率先报道了牡丹园事

件。这篇题为《Police raid popular gay hangout [6](警方突袭同性恋者聚集地)的报道,对北京警方26日、27日的牡丹园突袭行动进行了描述。在写到事件的影响时,文章引述一位当事同性恋者的话:“你无法想象,在这次事件中,我们有超过200人受到了多么深的创伤”。 随后,《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分别在 2803:423009:40又发出两篇报道《Police & SWAT swoop on top gay pickup spot [7]和《Cops deny targeting gays[8],跟进事态发展以及各方的反应。尤其是《Cops deny targeting gays》这篇报道,不仅引述了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民警字向东、北京同行工作组负责人郭子阳的观点,还对北京同行工作组准备开展的“牡丹园公益公益环保活动”(清扫垃圾)进行了报道。

作为国内较知名的同性恋网站和媒体,爱白网于28日起迅速跟进牡丹园事件。爱白网的报道,主要是在《环球时报》英文版网站几篇报道的基础上,进行了翻译和综述:《北京警方大动作突查同性恋者逗留聚集地海淀牡丹园》[9]、《北京警方:上周日晚的牡丹园突查行动不是针对任何特别群体》[10]。另外,爱白网还编发了一篇台湾同性恋艺人蔡康永关于牡丹园事件评论的相关报道:《北京警方搜捕同志,蔡康永不能置信》[11]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爱白网等大众媒体关于牡丹园事件的信息来源于新浪微博,但是在事件发生的最初几日,新浪微博无疑成为一个主要的信息源。到了28日之后,由于大众媒体的介入,新浪微博迅速展开与大众媒体的积极互动,比如28 00:49WB10发表博文:“来自豆瓣的消息 昨晚8点左右,北京市最大的同志据点牡丹园被警察查封。http://sinaurl.cn/h9C0Lv”;11:06WB3发表博文:“【爱白 aibai.com】同志资讯:北京警方大动作突查同性恋者逗留聚集地海淀牡丹园 http://sinaurl.cn/h4qAdj”;21:42WB3发表博文:“美联社报道北京同性恋公园被警察袭击事件 http://sinaurl.cn/h4qaIm @平安北京 赶紧回应吧,越拖越大扯 #牡丹园#”。微博与其他媒体的间良性互动,不仅有助于网民对事实的了解,而且通过各方不同观点的交流、探讨,起到了“真相越说越清,真理越辩越明”的效果,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媒体间的互动,引发了更大范围内的受众参与到对事件的关注和讨论中来,有助于迅速形成舆论热点,推动对事件的深入讨论和思考。例如“同志之声”的博文:“【同志新闻】《环球时报》:926日晚,北京警方采取大规模行动突查了位于海淀区的同性恋者聚集地牡丹园。据中国国内发行的印刷版官方英文《环球时报》928日报道,在突查行动中,逗留在牡丹园的上百名男同性恋者被警察带走讯问。《环球时报》人人网新闻原文页面:http://sinaurl.cn/h4qhQt”,截止10月6日被转发4667次,被评论1426次。

(二)大众媒体

1、最早报道的大众媒体:《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

可以清楚的看出,大众媒体并不是牡丹园事件的首发或发动媒体,但在事件发生后,正是由于大众媒体的及时介入,极大的推动了受众对该事件的关注,使得牡丹园事件迅速成为热点,从而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得到受众的参与、互动与探讨。《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作为最早关注牡丹园事件的大众媒体,在该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即2801:28就发出了第一篇报道,随后继续跟进发出了第二篇和第三篇报道(见前文)。《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较为详细和全面的报道以及其作为大众媒体的权威性,使得其报道在最初几日成为网友转载、传播最多(微博、网站、邮件组、QQ群、社区论坛均有大量转载)的事件信息。

2、国内媒体

国内其他关注、报道牡丹园事件的媒体主要集中在同性恋组织媒体上,在《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发布相关报道之后,“爱白网”对这几篇报道进行了翻译、汇编,然后发布在自己的网站上,使之成为受众了解牡丹园事件的一个重要窗口。之后,同性恋网站“米站国际”[12]、“大爱新同网”[13]、“北京同行”[14]等网站跟进转载或报道牡丹园事件,在同性恋人群中迅速传播。

传统的大众媒体并没有介入到此事件的报道中来,原因可能在于媒体从业人员的自我审查或机构审查,借用郭子阳的话来说,这表明“同性恋仍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而同性恋仍然遭到歧视和排斥”。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可能是众媒体为了在国庆节前营造“安定团结的和谐社会大局”,通过自我审查机制,自觉不自觉的过滤、忽视掉此类的信息和新闻事件。

3、国外媒体

与国内的传统媒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牡丹园事件在网络空间的热点之后,很快被国外大众媒体捕捉,并加以报道、转载。28日,美联社发布了针对牡丹园事件报道:《Beijing police raid gay spot, question dozens[15]。随后,法新社[16]、新加坡的《海峡时报》[17]、英国广播公司BBC 中文网[18]、“www.advocate.com[19]等众多海外媒体纷纷转载或援引了美联社的报道。在这些报道中,外媒不仅通过采访并引述了“北京同行”负责人郭子阳的话语来呈现事件真相,还通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的表态来表达对此事的态度:“extremely rude, violent and lacking in legal basis.”(这是非常无礼、暴力和缺乏法律依据的行为。)

国外媒体的报道,反过来又成为一股强劲的力量,推动着受众对牡丹园事件关注热度的再次升级。例如,在新浪微博上,网友在得知美联社的报道之后,纷纷进行转发,从而引起了又一轮对此事件的热议。

(三)社群媒体

从能收集到各种信息来看,同性恋社群和同性恋组织无疑是推动牡丹园事件在互联网等媒体上广泛传播、评论的一支主要力量。除了通过网站、微博、博客等传统的社群媒体发布相关信息、评论之外,一些只限于社群内部交流的、比较封闭的媒体也成为此次各方交流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比如同志社群的邮件组和QQ群。

1、“tongzhi”邮件组

tongzhi”邮件组第一封关于牡丹园事件的邮件来自于北京A[20]工作组(男性性工作者关怀项目)项目主管B,在927 01:48B发出了通报牡丹园事件的邮件——“26日晚北京北城两处同志渔场被警方盘查”,其内容如下:“北京26日晚10点左右,位于北京北城的两所同志渔场被警方盘查。根据现场人员描述,现场大概每20米有一辆警车。每辆车上有45名武警和公安.其中一处渔场大概有20余量警车。现场人员反馈,说警方是以查处人妖的名义在进行抓捕.具体信息暂不清楚。记得在前两个月,警方就曾经盘查过其中是一个渔场,上次也是出动了很多警车。并且还拿着微冲。上次的以抓捕卖淫嫖娼的名义在进行盘查。目前希望能够有知晓现场情况的朋友进行核实并更具体的更进此次事件。”B的邮件在邮件组内立刻引起了反响,例如“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联席会议秘书处”负责人C、“北京D工作组”的E等人纷纷回复邮件对此事件进行关注和讨论。“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更是于928日在邮件组发布“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严正抗议北京市公安部门袭击同性恋社交场所”[21]的公开信。

同时,“tongzhi”邮件组在此事件中还充分发挥了其讨论功能。在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公开信发布之后,“大连F工作组”28日发布邮件回应,对其中涉及的某些问题提出了质疑,主要集中在:一、就牡丹园这样的场所可能涉及的同性一夜情或性交易行为,北京爱知行是否做过相关调查或者考证?二、是否有证据能够证明警察的行动将影响到艾滋病防治组织的正常干预工作,进而导致艾滋病在男男同性恋群人疫情的增加?三、如果警察对那些一夜情、性交易行为视而不见,艾滋病疫情在男男同性恋人群的传播是否会降低?大众社会又会怎么看待男男同性恋人群?

针对“大连F工作组” 质疑,GHIJ等人迅速进行了回复,这使得关于牡丹园事件得到了高质量的讨论和答疑。大家针对质疑的讨论和答疑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男男性工作者并没有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引起社会恐慌;二、防艾外展工作人员向性工作者派发安全套等用品,并不代表他们就支持卖淫活动;三、对卖淫嫖娼等“邪恶丑陋”行为进行公开抓捕的法律依据何在?四、社会上盗窃、抢劫、诈骗等违法行为的发生,不是因为同性恋者室外聚集造成的;五、卖淫嫖娼等行为不合法,不能成为其不能合法化的充分理由;五、警方在此事件中的执法方式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同他们在各地扫黄打非行动中执法一样同属暴力执法;六、即便卖淫嫖娼是非法行为,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是需要得到充分的保障,法律没有赋予警察暴力执法的权利;七、牡丹园事件不仅涉及到艾滋病干预与防治,还涉及到同性恋者权益保障、社会公民合法权益的保障等问题;八、警方以常规治安行动来解释这次针对特定人群的大规模执法行动无法让人信服。

2QQ

在牡丹园事件发生后,一些同志QQ群、艾滋病防治工作QQ群等都对此事进了热议,充分发挥了沟通信息、了解真相、讨论问题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有些热心人士还专门为此新组建了QQ群(比如“牡丹园事件讨论”QQ群),对牡丹园事件进行展开讨论。就笔者所观察的有限信息来看(由于技术和时间关系,笔者没有及时跟进和保存牡丹园事件期间的全部讨论记录),这些QQ群的讨论内容和观点与邮件组大致相同的。当然,作为不同的媒体或信息交流形式,QQ群与微博相比,特点在于:一是互动性更强,对事件讨论的更加充分;二是具有相对的封闭性,参与QQ群讨论的人士往往都具有大致相同的身份或立场背景。所以,如果说微博在牡丹园事件中扮演了一个用于生成舆论的开放媒体的角色,那么QQ群则扮演了一个内部议事、舆论酝酿的媒介角色。

(四)警方媒体

在牡丹园事件发生后,针对广大网友的质疑和提问,北京警方[22]采取了以下应对方式:一是在前期不主动公布事件真相。牡丹园事件刚刚发生后,由于信息来源杂乱、获取权威、有效信息的渠道匮乏、相关信息发布也不全面,网友迫切的需要权威的、全面的信息和事件真相。这时,作为当事人和有着政府权威的北京警方,如果及时出面公布全面的事件真相并与网友进行真诚的交流和沟通,必然有助于网友疑虑和不满情绪的化解。但是,北京警方却采取了消极的做法,不主动公布事件的真相。这也导致各种版本的信息在互联网上传播(我们很难保证网民发布的这些掺杂着个人情感的信息的完全真实性),同时也有许多网民表达了对北京警方的不满甚至指责。

二是在中期敷衍了事。由于在事件发生之后不久,网民就把矛头指向了北京警方,并纷纷利用网络这个平台,直接向北京警方提出质疑。针对网民的提问,北京警方如果同样在这个时候采取积极的处理态度,尤为不晚。然而,他们却又傲慢地采取了敷衍了事的方法。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对网友询问回答是:“海淀分局国庆前的治安清理行动”、“此次行动不针对任何特殊群体”。期间,北京警方甚至还拒绝了记者采访的要求啊。显然,这种回答不仅不能让人满意,反倒激起了广大受众更大的愤慨。这时,就牡丹园事件而言,相信北京警方已经完全失去了受众的信任,同时也失去话语权,受众转而通过其他信息渠道寻求真相、发表意见、展开讨论。

三是在后期拒绝回应,并对相关言论进行封锁。在外媒介入,尤其是美联社对牡丹园事件进行报道之后,网民对此事件的关注和讨论再次升级。网络上的各种观点、看法、意见层出不断,这也引起了北京警方(包括政府、网络言论监管部门)的恐慌,于是新的应对措施出台:一是对相关询问、意见彻底地拒不回应(官方在后期再没有出现对牡丹园事件的回应);二是采取控制言论的惯用手法,进行网络信息的过滤和封锁(例如在后期豆瓣网关于牡丹园事件的页面已经被删除,新浪微博大量的网友评论、转载被屏蔽。)

三、基于牡丹园事件的信息传播机制分析

(一)基于社群的新媒体应用及信息传播

通过上文的描述,可以清楚的看出,社群(尤其是同性恋社群)人员在牡丹园事件的信息传播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那么,就牡丹园事件这个特定的事件而言,纵览整个事件发生、发展的历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信息的传播机制存在。为了便于清晰地描述,我们通过以下图示来加以呈现:

借助新媒体(微博等)迅速发出相关信息

开始受到网民关注 受到更多网民关注

官方信息封锁 外媒体介入 社群媒体(网站、微博、邮件组、博客)推动


政府采取反制措施 受到传统媒体关注 业内专家、学者参与深入讨论

利用新媒体(twitter等)突破封锁, 1、北京同行牡丹园环保活动

实现对事件的持续关注和讨论 2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组织法律人员对环保活动进行“围观”

3、新疆天同彩虹征集100个组织和10000人签名抗议活动

网上舆论促成网下行动

这个信息传播机制,有三个关键要素:

一是新媒体在信息生成、传播的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在整个信息的传播历程中,从最初信息及时、迅速的获得通报,到中期与传统媒体产生良性互动,再到最后被封锁后通过一定技术手段继续通过新媒体保持对事件的关注,新媒体对于整个信息的传播过程都起到了支撑、推动和放大的作用。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利用新媒体,上述信息传播机制就根本无法成立或实现。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里所说的新媒体,主要是指“微博”这种新兴媒体形式。同其他基于互联网技术或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的新媒体相比,“微博”将互联网传播这种理论上的大众传播方式,与手机这种个人媒介成功连接,从而产生了迄今为止都无法完全估量的社会意义。以往,人们常常说网媒(主要指新闻类网站)具有传统媒体(主要指报纸)无法比拟的优势在于其信息传播实时性和全天候,那么微博等新媒体的出现,将网媒所具有的这些优势完全赋予了个人。在新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成为重要信息的首发媒体,成为对突发事件实时、滚动播报的全天候媒体。与博客等媒体形式不同,微博可以通过普通手机上传发布信息,这一特性使得普通民众随时随地的信息发布成为可能,由此甚至催生了“公民记者”这一概念。在关于牡丹园事件微博中,同样可以看到许多信息都发自于手机,这种形式不仅突破了以往信息发布对设备、地点、场所的限制,更为重要的是,民众可以将事件现场信息在第一时间发到网络上,从而成为一些重要事件的信息源头和舆论源头,这也使得民众第一次拥有了通过一己之力探寻与接近真相和事实的力量。

二是媒体之间的互动是促成对事件关注升级和传播加速的关键。任何一种媒体,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有其传播手段的局限性或者传播行为的特定性,相对于新媒体的迅速、便宜、限制较少等特点,传统媒体在引发广大受众的关注方面即传播面的广泛性和较强的影响力、权威性等是新媒体无法比拟的。所以,新媒体如果能做到扬长避短,在适当的传播时机,通过与传统媒体的互动与联动,将会大大提升事件的受关注度,甚至推动事件的进程。在新媒体出现之前,舆论的生成在更多的时候表现为自上而下的信息流与影响流机制,即政策议题——媒介议题——公众议题,这也即我们所说的“宣传模式”;新媒体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信息流与影响流的方向,表现为公众议题——媒介议题——政策议题。牡丹园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由公众议题最终上升为政策议题的舆论过程。在形成议题的逐层推进过程中,新媒体的出现使作为发动力量的公众议题的迅速生成成为可能,“一个人分享了一个观点,更多人看到之后继续分享给其他人。通过这样不断地分享,就可以实现群体决定。这跟水滴聚集成云的过程相似——著名博客毛向辉把个体比作水滴,而当个体因为认同某个观点而不断分享时,他们就聚集起来,形成一股力量,一股甚至可以改变国家政策、社会秩序的力量。”[23] 而公众信息的迅速聚集和意见的迅速集中,使得这种公众议题具有了传统媒体不得不报道的力量(这时不是由传统媒体来设置议程,而是由公众发动的新媒体来设置议程),传媒也还原其本来面貌,反映(在中国的语境下,这种反映往往表现为被迫无奈或者由少数践行新闻专业理念的传统媒体来加以完成)并传播由新媒体聚集的公众意见,最终引起社会的反思和政策层面的关注,成为促进问题公正解决问题的重要力量。

三是经过充分的媒体讨论和酝酿,网上信息传播与网下行动形成互动,网上的议题最终促成网下的实际行动。就牡丹园事件而言,虽然其网下行动(比如“北京同行”发起的牡丹园环保行动)的效果需要时间加以检验,但从发起议程、引起讨论到最终付诸行动,作为媒体的确已发挥了巨大的功用。在由网上舆论促成网下行动的过程中,传媒也拓展了其作为公共空间的属性。在诸如牡丹园事件这样的社会事件中(尤其是一些维权事件),都闪现着“公民记者”的身影,他们一边参与行动,一边将事态的进展、现场的情况,通过手机源源不断的发到微博上(在技术上,这可能只是一个微小的进步,但其所生发的社会意义却不容轻视)。于是,网上舆论与网下行动形成了即时的互动,一种完全不同以往的舆论监督形式产生了。这些具有敏感性、争议性和冲突性的社会事件,经过公众的发动,经过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互动,经过更广泛社会民众的参与与讨论,往往会深刻地触及道政策制度缺失和公共答理缺位的,由此,本应作为公共话语空间的媒体,也就真正的发挥了其反映社会议题、影响社会进程的力量。正如财新传媒总编胡舒立所说:“以互联网和宽带为主要载体的新媒体已成为影响中国媒体发展的新因素,它对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等方面产生了微妙但又是不可逆转的改变。”诚哉此言!在诸如牡丹园事件等一系列社会事件构筑关于公民社会的想象中,新媒体也在促成相对孤立工作的民间力量(包括NGO组织)相互更紧密的联系,从而可能形成一个网络型的公民社会,共同致力于国家转型。

(二)信息封锁与突破

在国内当下的舆论环境下,被官方认为敏感的议题、事件、信息被封锁、被屏蔽似乎已成为一种必然。但是,在这样极端困难的信息环境下保持信息有效、及时、通畅传播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就牡丹园事件这个个案来看,至少可以从信息的内容、形式、技术上进行应对:在内容上,避免直接、明显的意义表达,改用“春秋笔法”,在评论时使用一字褒贬、做到微言大义。当然,对于事实真相的陈述是无法适用此方法的,必须做到实事求是,这就需要我们在形式上进行一些改变。在形式上,可以改变语言、词汇、文字等形式,以应对网路监管的“敏感词过滤”。在牡丹园事件被外媒报道,成为热点事件,从而导致政府采取封锁施[24]之后,许多网友在形式进行改变之后,仍然保持了信息传播的畅通。在技术上,许多网友利用翻墙软件,登陆并通过国外的网站和新媒体(如twitter),通畅、自由、有效的发布信息,自由地进行讨论。(当然,由于“墙”的存在和技术的限制,并不是所有的网友都会或者愿意才用这种方式,这也限制了信息传播的范围和受众获得信息的便宜性。)

无论采用何种技术和方式,在网络时代,对信息的封锁或欺瞒显然己经行不通了。面对由集体表达诉求带动的集体行动,当局者如果如果一意孤行坚持采用信息封锁的方式,也只能适得其反,因为社会矛盾不可能不通过任何的解决途径就自己化解,社会的怨恨情绪也不会因为社会矛盾得不到实质性的解决,就自行消亡。相反,被压抑的矛盾和怨恨,只能带来更大规模的喷发。由少数人转向千万大众信息发布机制变化,必然决定了由政府管制转向公民社会的社会机制转变。这或许是诸如牡丹园事件等由新媒体勃发的社会事件的最内在的机制。



[1] 本文对事件经过的总结主要来源于网友在新浪微博上的陈述和《环球时报》的英文版网站等媒体的报道。

[2] 目前关于“新媒体”的定义可谓多种多样,本文对新媒体的界定是:基于互联网技术或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的新兴媒体形式。

[3] 相关信息和资料的收集方法为:通过新浪微博的搜索功能,以“牡丹园”和“北京 牡丹园”为关键词进行搜索,然后剔除主题、内容不相干或重复的博文,剔除大部分转发博文。搜索的截止时间为10615点。

[4] 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本文在涉及微博博主名称的地方统一用WB加数字编号的方式进行处理,但所发布的微博内容均采用原始记录。

[5] 同性恋门户网站“爱白网”的微博。

[6] http://china.globaltimes.cn/society/2010-09/577851.html

[7] http://www.globaltimes.cn/www/english/metro-beijing/update/top-news/2010-09/577887.html

[8] http://www.globaltimes.cn/www/english/metro-beijing/update/society/2010-09/578841.html

[9] http://www.aibai.com/infoview.php?id=21313

[10] http://www.aibai.com/infoview.php?id=21321

[11] http://www.aibai.com/infoview.php?id=21320

[12] http://www.miboys.com/html/03/n-116403.html

[13] http://www.xjgay.net/a/news/gn/2010/1001/1224.html

[14] http://www.bjtongxing.com/content.asp?id=75

[15] http://www.miamiherald.com/2010/09/28/1846072/beijing-police-raid-gay-spot-question.html

[16]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0/09/28/beijing-police-raid-gay-s_n_741613.html

[17] http://www.straitstimes.com/BreakingNews/Asia/Story/STIStory_584138.html

[18]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china/2010/09/100928_chinabeijing_gay.shtml

[19] http://www.advocate.com/News/Daily_News/2010/09/28/Beijing_Police_Raid_Gay_Hangout/

[20] 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本文在涉及邮件组的组织或人员名称时均以大写字母代替。

[21] http://www.china-gad.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7286

[22] 代表北京警方的媒体主要有北京市公安局微博“平安北京”http://t.sina.com.cn/pinganbeijing、北京警方官方博客“平安北京”http://blog.sina.com.cn/bjpolice2010、北京市公安局官方网站http://www.bjgaj.gov.cn/web/等。

[23] 胡泳:《微革命—从内观到分享和发现》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37424/93492

[24] WB11928 14:16,发布的微博:“我发现了个问题,关于牡丹园的微博都无法转载了~~”来看,网络监管部门的确很快就对相关言论采取了封锁措施。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