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男“同性恋”
全文检索
男“同性恋”
从美国同志电视剧内容的变迁管窥同志群体在亲密关系问题上的探索——以美剧《同志亦凡人》和《寻》为例
作者:张方盈(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  时间:2016年08月21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引言

《寻》(《Looking》)是美国HBO有线电视台在2014年开发的同志剧集,首播后引起了广泛关注。20153月,该剧播出了第二季大结局,在美国和中国的观众群体中都引起热烈反响。《寻》在IMDb网站上获得了8.2的高分[[1]]。该剧讲述三个同志好友在旧金山的生活,当中用写实的手法探讨了同志群体的友情、爱情和性等话题。剧中的角色都处在寻找快乐、寻找亲密的过程中,同时也在面对着很多同志都需要面对的人生选择和决定。该剧在观众中广受好评,被认为是继《同志亦凡人》(《Queer as Folk》美国版,IMDb8.3[[2]])之后的又一里程碑式的美国同志电视剧作品。在中国,这两部同志电视剧同样有着很好的口碑。《寻》在豆瓣网站上的评分为8.8[[3]],而《同志亦凡人》则为9.3[[4]]。另外,A.V.CLUB网站上对美剧的每一集都进行打分制的评价,在对《寻》共18集的评价中,得分A的有6集,A-的有5集,B+的有4集,B的有3集,单集没有低于B的评分[[5]]

引起笔者注意的是,《同志亦凡人》和《寻》两部剧集都对同志亲密关系和同志性道德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寻》剧中对同志面临一对一忠诚关系和开放式性关系选择时所呈现的迷茫和困惑状态,与《同志亦凡人》的内容和思想都产生了很大对比。这一现象引起了笔者的兴趣。本文将尝试对两部电视剧中所呈现的诸多问题,进行一点发散性思考。

两部同志电视剧在内容上所反映的问题

(一)在同志荧幕形象的塑造上,《寻》具有一定的前沿性。

影视作品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往往通过演员的外形、着装;角色的性格、台词、动作;故事的情节设置;不同角色之间的人物关系等各方面,来综合呈现主创团队心目中对于角色的定位。

《寻》的男主角Patrick是一名在旧金山过着普通生活的游戏设计师。相貌、着装平平,性格优柔寡断,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在约会中常常造成尴尬和误解,给人一种笨拙和手足无措之感。

围绕在男主角Patrick身边的人物,一是他的好友兼室友——Agustin。他常常站在Patrick的对立面,跟他唱反调,不留情面地指出Patrick的各种问题所在,比如当面揭穿他跟理发师Richie谈恋爱,只不过是为了玩玩,像是在猎奇又像是非要向自己证明什么一样。(《寻》第一季第6集);二是Patrick在剧中的第一任男友——Richie,他在第一季第8集向Patrick提出分手时,说出分手的原因其实是他认为Patrick还不清楚自己在寻找的是什么,指出Patrick还没有为进入一段亲密关系做好准备;三则是剧中Patrick的第二任男友Kevin,两个人在第二季第9集的时候决定搬到一起开始同居生活,却在第二季第10集,Patrick满心期待刚刚准备开始一段互相忠诚的亲密关系时,向他提议是否应该考虑尝试更坦诚的开放式性关系,由此两个角色爆发了一场对“同志亲密关系应该选择何种方式更可行”的辩论。

由此可以看出,这些紧紧围绕着男主角Patrick的重要角色,都在不同方面同时给Patrick唱反调,一针见血地指出他的虚伪、不成熟或者不理性。而Patrick也常常无法反驳他们,他们给Patrick的更多是打击,以及促进他去面对和思考自己人生的推动力。

可见Patrick这个男主角在某种程度上被塑造成无力和无措的同志角色。他并不完美,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来帮助自己成长。其他角色对他的反驳都非常有力。

《寻》在同志角色塑造上的前沿性,在于这样的人物更真实、更“常人”或“凡人”化。由此,剧中不同的角色之间,也形成了艺术上的复调性,人物之间可以形成有效的对话关系。

而与另外一部美国同志电视剧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同志亦凡人》相较,后者在这点上显示出某种程度上的落后性。

200012月在美国SHOWTIME电视台播出的美国版《Queer as Folk》,先声夺人地在美国电视剧中正面描绘同志圈子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美国同志圈子中的文化,也奠定了它在美国同志电视剧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力。

然而《同志亦凡人》在主角Brian的形象塑造上,将其设置为一个过于完美的“上帝式”形象。剧中其他人物都以他为中心,围着他转。

Brian的形象在全部五季的剧情中,表现出一以贯之的“独强”。Brian聪明、高大、俊朗、多金、内心潇洒不羁、生活放荡,不轻易承诺,话一旦说出口便是一诺千金。他最经典的台词是:(对任何事情都)不后悔、不道歉、不妥协。这样的人物是按照“完美情人”的标准打造的。对这一点表露得最明显的是,在该剧第一季第一集,Justin刚刚认识Brian之后说了这样一句台词:I just saw the face of god。(我刚刚看见了上帝的脸。)

由此,Brian作为剧中“上帝式”的存在,一直肩负着“救世主”或“英雄”的任务。他永远在以自己的价值观教化或训斥他身边的人,也永远在帮助和拯救别人。其他人物出现危机,几乎全都是Brian去解决麻烦。他在物质上和精神上对其他人物给予双方面的拯救,甚至当剧中的同志群体组织出现危机时,也是他出手相救(第三季第14集)。而当Brian自己出现危机的时候,他永远拒绝帮助,解决危机的方式更多的是通过他自己的努力或者彻悟而化解。

而围绕在Brian身边的人物几乎都是有明显缺点的,且这些缺点常常正是Brian要斥责和教化他们的问题。MichaelBrian的密友)平庸、JustinBrian的男友)冲动、Ted懦弱……

更重要的是,这些常常被Brian用他独特的方式指责、训斥和教化的人,其实都在心里默默佩服和维护Brian,必要的时候还会出面维护Brian的立场。表现得最明显的是MichaelLindsayBrian的女性朋友)这两个角色。当Brian被指责顽固或者傲慢时,这两个角色常常会跳出来,站在理解Brian的立场,帮其向其他周围角色以及观众去澄清。

而更进一步的是Justin这个角色,从一开始对Brian莫名的仰慕,到依恋,到对抗、离开,到最后的回归,最终Justin完成了他的成长,变成了一个Brian的“代言者”,最终从根本上理解并认同了Brian对于亲密关系的那套价值观,认为真正的爱并不是要用承诺(一对一忠诚关系/婚姻的承诺)去捆绑对方的身体,不要要求对方改变和牺牲,真爱是要接受最原本的对方,给他完全的自由和快乐。

可以看出,《同志亦凡人》的编剧在Brian这个人物身上倾注了诸多关于自由和反叛的诉求,对压抑已久的同志个性的张扬非常看重,另外,也能看出编剧急于创造一个在群体中几乎无法被挑战以及很难被打败的同志形象。比如同志酒吧Babylon的后室被查封,Brian扛着斧头砸开了门锁。在众人的欢呼和掌声中跟爱人Justin深情拥吻(第三季第11集),像极了超级英雄电影中男主角成功化解危机后的场面。

与《同志亦凡人》中“高大全”的主角形象相比,《寻》的男主角Patrick没有太鲜明的个性,在日常生活中充满犹豫和疑惑。这其实体现了《寻》主创人员在思考这部剧的人物关系和命运走向的时候,是怀着一种探索的心态,内心产生出一些困惑和彷徨。《寻》当中包括第一男主角在内的每个人物都有明显的缺点,Kevin出轨、Richie经济拮据、AgustinDom的生活更是一团糟、麻烦不断,包括男主角Patrick也被塑造成常常被挑战的角色,其他的角色都跟他对着干、反驳他。这正是《寻》这部剧具有复调性和前沿性的体现。而《同志亦凡人》则创造了一个太过完美以至于有离地倾向的男主角Brian,一个理想型的同志英雄,在作品所要传达的思想上有朝男主角的价值观一边倒的嫌疑,造成人物之间的对话关系弱化,艺术上的复调性相对降低。

(二)在同志荧幕形象的建构上,《寻》更倾向于用“去标签化”来打破对同志群体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

1)“同志”标签与“出柜”、“重新入柜”:

《寻》与其他的同志电视剧或电影相较,非常显著的一个特点是:不再讲任何关于同志“出柜”的故事。角色的故事不再从纠结于自己的性取向开始,“同志”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标签,性取向不是他们生活中首先要去关注和解决的问题。性取向已经是一件无需辩驳和疑虑的事情,所以也不必去谈所谓的“同志生活”,生活对他们来说就是“生活”本身。而这些角色所面对的日常生活和人生选择,也只是任何一个个体都有可能面对的常态,只是刚好这些角色的性取向都是同性恋罢了。在这一点上,《寻》的主创有意为之,导演和编剧在多次访谈中都有提及。(请参考HBO官方出品的幕后制作系列特辑——《Inside the Episode[[6]]

《寻》彻底地撕掉了“同志”这个标签,让同志群体重新隐入人群,“重新入柜”,成为所谓的“常人”。这一点在同志电视剧和电影中具有先进性。现在所能看到的其他同志电视剧和电影,基本上都避不开“出柜”的问题,可以说很多经典的同志故事,基本上是各种各样的“出柜”故事。《寻》在这一点上进行了先进的尝试。《寻》讲的是真正的同志群体内部的生活,而不是同志群体如何与异性恋群体对抗或相处的故事。

相比之下,《同志亦凡人》可谓是一部同志群体“高调出柜”的电视剧。剧中第一季第1集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场景:恐同青少年在男主角Brian的黑色吉普车上用粉红色喷漆涂上了“FAGGOT”字样(意为“同志”的蔑称),而Brian的反应不是懊恼或羞愤,而是反被动为主动,直接开着这辆写着“FAGGOT”字样的汽车,在大街上飞驰,受到途人讥笑和白眼的时候,Brian仰天大喊:“我喜欢这种感觉!”

这一近乎“旗手式”“号角式”的高调“出柜”在2000年的美国电视圈激起了波澜,在同志观众心目中,这部剧似乎喊出了他们压抑已久的自我的声音,而对其他的观众,也打开了一个了解同志生活的窗口。

由于《同志亦凡人》和《寻》创作于不同的历史时期,《同志亦凡人》在同志群体急需要被看见被了解的时候出现,为同志群体完成了一次“集体荧幕出柜”,可以说是主动为自己贴上了“同志”的标签,展现了与异性恋截然不同的生活景观。《寻》则是在同志群体逐渐需要考虑“重新入柜”,回归“常态化”(Normalize)日常生活的探索阶段产生。两部剧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响应了同志群体的某种需求。

2)“滥交”标签与性欲望的“显”和“隐”

主流社会对同志群体的凝视中,其实包含了很多刻板印象。最显而易见的,是很多人都理所当然地觉得同志都是“女性化”的,或者将他们朝女性化的倾向去进行想象。同志群体身上的标签化趋势,在他者的凝视下可能产生危害性,其中较为突出和极端的例子,便是青少年群体中出现的一种亚文化现象——“腐女[[7]]和耽美文化[[8]]”。“耽美”两个字解释为“沉溺于美之中”,腐女对同志文化的想象,可谓不顾现实,一厢情愿。耽美文化实际上是对同志群体的标签化刻板印象的一种极致展现。以他者的身份,套用异性恋主流霸权文化的逻辑对同志群体的个性、情感和生活进行异化的想象。这种凝视的视角,其实并没有按照同志群体的生命逻辑在思考,而是罔顾甚至扭曲他们的生活现实,对同志群体本来的真正面貌产生了遮蔽和歪曲,对同志群体在主流社会中真正“出柜”的努力产生了阻碍甚至破坏作用。

另外,也常常有人将同志群体和“滥交”“堕落”“淫乱”等等标签联系在一起,形成了对同志群体的刻板印象和思维定势。而这些刻板印象其实与事实有一定的差距。

在“性”这个问题上,《同志亦凡人》中男主角Brian确实与“滥交”这个标签有相符之处。他将“性”视为一种理所当然的享乐,没有羞愧感,也无需犹豫,不加掩饰地展示着身体和情欲。剧中将同志圈中的生活描写得非常糜烂:滥交、吸毒、夜夜笙歌……这些元素也成了贴在同志群体身上的标签和刻板印象,至今仍然有许多人把“同性恋”和“堕落”、“性病”直接联系在一起。旗帜鲜明地张扬个性,往往容易塑造出僵化的刻板印象,出现严重的标签化趋势。

Brian相较,《寻》的男主角Patrick对并非以恋爱关系为前提的性持有戒心,犹疑、困惑,甚至感到羞耻。第一季第1集的第一个场景就是一直单身的Patrick尝试到树林里去猎艳,结果却十分失败和尴尬。猎艳被一通电话打断,Patrick以为是老妈在冥冥之中打电话来阻止他成为那种在公园跟人野战的同志。回来后Patrick还被Agustin耻笑,说他应该为自己终于成了变态而感到骄傲。这样的开场反映出主创对猎艳这种行为的犹豫和不适感。或者说对于猎艳这个话题,主创们更倾向于一种不屑甚至摒弃的态度,从而隐去同志群体身上“滥交”和“淫乱”的标签。

出现于十四年前的《同志亦凡人》一剧则恰恰相反,热衷于旗帜鲜明地展示同志群体的“性狂欢”。在第一季第1集的全剧开篇,展示的便是同志酒吧中一群男人赤身裸体在舞池中热舞的场景,此时配上Michael的一句旁白:有人说男人几乎每28秒就会联想到一次“性”,那说的是直男[[9]],对同志来说,应该是9秒……全剧的第一个场景,已经像口号一般昭显了这种狂欢式的享受和沉溺在性爱中的观念。在该剧当中,同志夜店的场景频繁出现,成为这部剧的主要场景之一。剧中角色的闲暇活动,也经常是在夜店里进行。

该剧对每个角色都有大量的性场景的描绘,性狂欢的场面频繁上演。对同志群体的性自由和性解放采取一种不遮蔽甚至赞赏的态度。而当中最突出的人物当属男主角Brian,他的猎艳对象数不胜数,而他对这样的生活方式也没有半点犹疑和后悔,而是坦荡从容地面对自己的性欲望,骄傲自豪地展示着自己的身体和情欲。

《寻》则对猎艳表现出非常犹疑的态度。剧中也有大量的性场面描绘,但都是基于恋爱关系内的性爱,将恋爱关系内的性爱描绘得富有激情而浪漫。恋爱关系外的性却都遭到了抵制,比如Agustin和一个男妓发生了一段复杂的故事(第一季第6-8集),而这件事情直接导致了和Agustin与男友Frank分手。

在同志群体恋爱关系以外的性欲望问题上,很明显,《寻》倾向于“隐”,而《同志亦凡人》倾向于“显”。《寻》在创作上的这种选择,似乎是有意撕掉同志群体身上的“堕落”“滥交”“淫乱”的标签,为同志群体重新隐入日常生活,进入被主流的道德和价值观所接受的秩序中做努力。《寻》的主创所要打破的正是同志身上过分僵化的标签希望同志群体摆脱被异化的逻辑而真正纳入主流的叙事回归所谓的正常生活或者说日常生活。但是,笔者对这一点持保留态度,将在第三章第2部分中进行更深入讨论。

1、 在亲密关系的探讨上,《寻》呈现出更多的困惑和探索的心态

《寻》和《同志亦凡人》两部剧都花了很多力气去探讨同志应该如何选择亲密关系和生活方式的问题。

《寻》对开放式性关系采取非常谨慎和保留的态度。在该剧中,所有选择开放式性关系的伴侣都频频触礁。在第一季中,与男友Frank保持开放式性关系的Agustin,在同居后很快就出现关系破裂而分手。第二季中Dom和男友Lynn也采取开放式性关系,结果也出现了分歧而分手。Patrick在亲密关系中的犹豫和三心二意也导致了他和第一任男友Richie的分手。而第二任男友Kevin提出的开放式性关系的讨论也导致他们大吵一架,感情大伤元气,这一场激烈的辩论将他们的关系推到将近崩溃的边缘。

而相对于保持忠诚关系的伴侣,《寻》打出了很多感情牌,比如对Agustin和第二季中的新男友Eddie的关系,剧中将其描写得非常浪漫温馨。另外,第二季也利用更多细节把Richie描绘成一个非常温暖细心浪漫的人,在此基础上使PatrickRichie的关系(相对更忠诚)、PatrickKevin的关系(相对更开放)形成鲜明对照。

但《寻》对开放式性关系也并非持完全不理性的否定态度,因为AgustinDom在开放式性关系中的挫败,也不完全是此种性关系的选择本身所造成,当中还掺杂了其他的因素,“罪”不能全归到开放式性关系的头上。Kevin在讨论开放式性关系时所表现出来的成熟理性和坦诚相待,也使角色有所加分。这一点在导演和主演们的一个电台访问中曾被提及[[10]]

对开放式性关系左右摇摆、难以抉择的态度贯穿了《寻》整部剧,可见主创对同志亲密关系应该选择何种方式的问题,呈现的是一种讨论、思考和探索的状态。

《同志亦凡人》则完全不同,它直接借用Brian这个“上帝之口”,表达了对于一对一忠诚关系的鄙夷和蔑视。比如MichaelBen在多伦多举行结婚仪式的时候,Brian曾直陈反对意见(第四季第13集)。Brian责备Michael用他那套小资、平庸、循规蹈矩、千篇一律的生活让Justin“感染”了想要婚姻的毛病,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闹剧和畸形秀[[11]](第五季第7集)。Brian多次在剧中向MichaelJustin和观众表达了“一对一忠诚关系的承诺是一种很荒谬的行为”的价值观。

在该剧即将走向剧终的时候(第五季第11集),有可能是为了迎合部分观众对浪漫关系的期待,《同志亦凡人》做出了妥协,Brian终于向Justin求婚。通过一系列台词可以看出,主创们将这次妥协归结于“为爱妥协,而不是为了道德或其他什么而妥协。

到了全剧的大结局(第五季第13集),当Brian这个人物即将要与Justin举行婚礼,真正走入忠诚关系当中时,主创们仍表现出相当的犹疑。对于Brian为爱情而做出的改变——拒绝单身派对上的诱惑,收敛个性,成为居家好男人等,编剧借Justin的角度透露出隐隐的不安和莫名的惋惜。最终,他们在亲友面前临时取消了婚礼。但为了不造成Brian形象的反复无常,对忠诚关系的暂时放弃转而由Justin——一个一直渴望跟Brian保持忠诚关系的人提出。这也是Justin这个人物成长的阶段性成果,形成了与Brian殊途同归的婚恋观和价值观——即真正的爱情不需要婚姻或者一对一忠诚关系的捆绑,不必为爱人牺牲自己的快乐,开放式性关系才是真正爱和信任的体现。Justin也由此真正成为Brian及其宣扬的那套价值观的“代言人”。而Justin也最终成长为剧中唯一敢于提出与Brian对抗意见的人物。于是两个人对爱情、性、以及婚姻承诺的理解,在第五季形成了很好的辩证和对话关系。

两部剧集全然相反的开场和完全不同的结局,形成了鲜明对照。在亲密关系的探讨上,《同志亦凡人》旗帜鲜明地表现出对传统异性恋式的一对一捆绑模式的反叛和背离。它所输出的价值观,是要抛弃传统,寻求个体自由和快乐的最大化,遵从自己的身体和欲望。而《寻》正如它的名字本身,所呈现的更多是一种尚未有结论的摸索和疑虑状态。

2、 本章小结

《同志亦凡人》和《寻》作为美国同志电视剧史上两部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在内容及其隐喻的价值观上呈现出一种变迁的趋势。《寻》试图在《同志亦凡人》后另辟蹊径,显然它已有了自己的成功。比《同志亦凡人》高明的是新型的同志电视剧《寻》不再去创造一个英雄式上帝式的单一主角而弱化了其他角色的声音《寻》成功地完成了它在艺术上的复调性不去灌输任何单一的隐藏叙述人的价值观而是赋予不同人物自身的生命逻辑产生了不同人物的价值观之间的对话和激荡

从《同志亦凡人》在主角形象和剧中话语权上的“上帝式”塑造,走向《寻》当中使主角“去权威化“,处于更多被动和相左的矛盾状态中;从《同志亦凡人》中高扬同志群体的“个性化”,到《寻》当中尝试“去标签化”,走向对“常态化”日常生活的回归;在亲密关系和生活方式的选择上,从《同志亦凡人》中的性享乐、对传统性道德标准的反叛,到《寻》当中对非恋爱关系中的性欲望采取犹疑态度,在亲密关系的探讨上寻求对主流社会道德观的回归。可见美国同志电视剧中所要展示的同志形象和同志群体的生活,已经渐渐走向了另一方向,表现出不同历史阶段的不同诉求。

《同志亦凡人》剧情中描述的一些社会事件,比如同志被恐同者殴打致残;同志少年被杀害抛尸而警察和政府却不尽力查案;同志酒吧被警察查封;同志酒吧爆炸案;同志群体联合起来与恐同的市长候选人对抗;同志伴侣的小孩难以被学校接收入学;美国同志伴侣到加拿大结婚,却不被美国海关承认以伴侣身份入境等等处境,都与当时美国社会同志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同志亦凡人》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美国酷儿运动和酷儿政治的现实状况,处于从“酷儿化”的反叛张扬走向“常态化”(Normalization)的转型时期,在某种程度上呈现了美国同志运动的状况和进程。而《寻》则处于美国酷儿政治进入奋力争取同志婚姻、寻求全面向常态化靠拢的阶段,它对《同志亦凡人》滑向的歧途提出了修正,但《寻》背后所隐喻的价值观,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能走向了更隐蔽的歧途。

观众和网友的评论所体现的问题

《寻》一剧在同志群体“去标签化”的尝试和努力中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它被誉为继《同志亦凡人》之后最写实的同志电视剧,说明这部剧对同志常态化生活的描绘得到了观众的认同。但《寻》播出后在网络上激起的讨论,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该剧在导向上正在渐渐步入歧途

《寻》的复调性确实激起了持有不同观点的网友的热烈讨论,很多人大呼在Patrick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甚至说Patrick就是自己,自己也常常在生活中面临Patrick式的左右为难,在忠诚关系与开放式关系中徘徊。而讨论中更出现了Team RichieTeam Kevin两派(网友评论参见HBO留言版[[12]]IMDb[[13]]、豆瓣[[14]]A.V.CLUB[[15]]上网友的讨论)。

评论中很快将RichieKevin所表现出的对忠诚关系的坚定或游离态度上升到道德层面,并简单地把他们各自归类到“忠诚”与“不忠”的道德阵营中。这种思路的根源问题在于忽略了同志群体内部的多样性需求以及忽略了尊重多元价值观的选择

网络评论者的讨论里面有一部分声音倾向于讨伐Kevin这个所谓的渣男[[16]](该网络流行词汇具有某种道德批判意味)其次是讨伐Patrick这个所谓的绿茶婊[[17]](该网络流行词同样具有某种道德批判意味),因为其无法在道德二分的两者之间做出明确的选择,而表现出价值取向的模糊。这部分人声援Richie这个所谓的暖男[[18]]而引起这种好恶的二分化,最主要的导火索,便是《寻》剧第二季最后一集,KevinPatrick提出讨论Open Relationship(开放式性关系)的可能性所引发的。Open Relationship这个词一脱口Kevin这个角色就成了一部分观众心目中“渣”到极点的人了Richie在第二季中表现出的所谓专情,迅速成为观众追捧的原因。当男主角Patrick在“专一”的Richie和“曾出轨/有可能再出轨”的Kevin之间犹豫时,有人迅速表示出对Richie的好感。大家赐予Richie道德制高点的地位以此来批评Kevin的价值观

另外,在第一季当中与男友Frank保持开放式情侣关系,还有过召妓经历的Agustin也曾被网友鄙夷,到了第二季却粉丝大涨因为他似乎收敛了个性,决心进入一段与Eddie的忠诚关系当中,回归了能被主流道德所接受的阵营里来。

而《同志亦凡人》中,因为在人物形象设置上赐予了Brian在剧中的“上帝式”地位,观众并没有对其持开放式性关系产生太严重的排斥感。借助这个在剧中不可被质疑和挑战的人物之口——他所说的在剧中即是更合理更有说服力的——去提出个性和享乐凌驾于传统主流道德标准之上的具有个性的价值观,这样便用一种艺术上的巧妙手法让观众更容易“入戏”、更易于接受或者没那么猛烈地去抨击Brian的道德问题。

剧情设置上,Brian本来就是一个热衷猎艳的人,之后他与Justin恋爱,最后甚至向他求婚,这样“浪子回头式”的剧情走向,更容易激起观众的好感和对浪漫关系的期待,最后他们没能结成婚,观众更多的是对没能完成的童话感到惋惜,并没有太多人去攻击开放式性关系。但也有一部分观众,对Brian在结尾时试图回归主流,抛弃潇洒不羁的个性感到唏嘘。(同样参考IMDb[[19]]和豆瓣上的网友评价[[20]]

与《同志亦凡人》的Brian不同,《寻》中同样对开放式性关系抱有诉求的Kevin,在剧情设置上是从忠诚关系中出轨,才与男主角Patrick在一起。在Patrick以及观众都期待他们走向一对一忠诚稳定关系的时候,Kevin突然提出开放式关系的讨论。编剧在前后情节上的这种设置大大打击了Kevin的形象,容易让观众不自觉产生排斥感。但BrianKevin的取态实际上是一致的,他们要提出的是尝试同志亲密关系的另类探索。

同志群体在亲密关系建立过程中所面临的障碍和挑战

《寻》对于去“同志”标签的努力虽然取得某种成功,却极有可能滑向另一种歧途——因为“去标签化”跟“标签化”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标签化”和“去标签化”的问题其实是同源的:过分强调/忽略同志群体异质于异性恋群体的个性,都会导致对同志群体内部多元需求和多元价值取向的忽视。

《同志亦凡人》在立足点上,张扬同志群体的个性,在与异性恋主流文化的“求同存异”的探索中,更偏向于“存异”,而《寻》则更倾向于隐没在与异性恋无异的日常生活中,更偏向于“求同”。

综观两部剧集在内容、思想和背后隐喻的价值观上的变迁以及观众和网友的反应,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异性恋一夫一妻制的主流婚恋价值观的长期霸权统治之下,同志群体在与异性恋主流文化的对抗与融合中,正在逐渐走向一个歧途——在建立同志亲密关系的探索中逐渐丧失同志本身作为主体的个性,走向了对异性恋婚恋和生活模式的一味模仿,从而忽略了同志群体内部本身的多样化需求和选择——这也正是同志群体在亲密关系建立过程中所面临的障碍和挑战。

从《同志亦凡人》到《寻》的变迁过程,其实是从“个体的个性和性享乐凌驾在主流道德之上”的价值观和道德取态,走向了“同志作为主体的个性被异性恋的主流道德绑架,在个人生活方式的选择上采取向异性恋的主流价值观靠拢”的新歧途。而这里讨论的异性恋性关系的主流道德,指的就是在亲密关系中一对一的、封闭式的、排他式的忠诚关系,比开放式、多元化的性关系更高尚,更有道德优越感的既定道德标准。

不管是《寻》一剧的内容、思想以及背后所传达出的价值观,还是当下的观众在观剧后的反应和评价,同志群体都越发表现出对寻求异性恋主流文化所认可的道德制高点的迫切渴求。

而这种现象和趋势不仅仅只是存在于影视作品及其讨论中,在现实生活中,同样可以找到类似的佐证,来说明同志群体在现实生活当中,也日益表现出这种对异性恋主流文化和道德的皈依。

20111112日,美国著名影星、百老汇演员Neil Patrick Harris[[21]]和丈夫David Burtka[[22]](现育有一双儿女)在洛杉矶Gay and Lesbian Center[[23]]40周年庆典上,获得了杰出成就奖,以表彰他们对同志群体所做出的模范作用和贡献。Jane Lynch[[24]]在颁奖词中提到,他们的公众形象和对同志群体做出的努力,成为了这个群体中的楷模(role model[[25]]

同样的,美国另外一个LGBT机构——Gay, Lesbian & Straight Education Network(简称GLSEN)也给群体当中有着类似的所谓楷模效应的人物颁奖表彰。例如美国著名影星Matt Bomer[[26]]和丈夫Simon Halls(现育有三个儿子)就获得了2012GLSEN所颁发的Inspiration Award[[27]]。著名影星Jim Parsons[[28]]和未婚夫Todd Spiewak也获得了2013GLSEN颁发的Inspiration Award[[29]]。(类似的事例此处不及尽录)

由以上这些事例可以清楚地看到,LGBT组织愈发热衷于在同志群体当中寻找和树立所谓的楷模,而这些获奖并受到推崇的同志伴侣大多都是遵循一对一忠诚关系生活的人群,这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其背后是否存在着强烈的道德批判意味,这些楷模们除了对社群做出了巨大贡献外,是否还存在着被推举为道德楷模的可能性。而因为他们的生活模式都相对一致地选择了婚姻,其背后是否还暗含着对性道德的规范作用。这让人不禁对“为楷模颁奖”可能存在的多重动机和目的产生怀疑和微妙的想象。

笔者难寻这些LGBT机构颁奖的标准确切为何,但从颁奖人的颁奖词和得奖人的得奖感言中也可窥见一二,其言辞中经常涉及得奖人的某些道德水准。笔者不禁要问,如果一对选择开放式性关系的伴侣,同样对LGBT社群做出了巨大努力,他们是否也有可能受到LGBT机构或组织的青睐,以开放式伴侣的身份接受群体的表彰,树立为群体的楷模呢?再者,LGBT群体又为何急需要寻求和树立所谓的楷模或模范(role model)呢?楷模的树立,是否已经在群体内部建立起了道德的等级差别,形成了新的道德压迫阵营呢?而这样的道德等级秩序和新一轮的道德压迫,是否正正模仿和照搬了异性恋的那套霸权思维呢?同志群体是否正在滑向向异性恋的主流文化和道德靠拢的歧途呢?同志伴侣又是否应该效仿异性恋的一夫一妻制(专偶制、Monogamy,而建立起与异性恋中的主流群体无异的生活模式呢

其实早在2000《同志亦凡人》已经帮人们将这些问题撂在那里了Brian曾经非常严肃地质疑过效仿异性恋的生活对同志到底有什么意义呢Monogamy(专偶制)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呢而在十四年后,《寻》当中的Kevin同样对男主角Patrick喊出了这个疑问Monogamy(专偶制)是不是真的不可放弃[[30]]只是过了十四年这个问题还是似乎没有新的进展。回望过去的十几年间,在同志群体逐渐被主流所看见甚至接受,在同志平权运动逐渐取得一定成果的同时,对回归常态化生活的迫切需求以及在同志争取婚姻平权运动的推波助澜之下,这种对专偶制的有意或无意的模仿,以及对主流道德的皈依被一再地放大而笔者认为这种趋势其实导致了以下两个问题:

1、过分强调专偶制正统,在亲密关系/性关系道德标准上的“单一化”和“异性恋化”,导致同志群体在建立主体性过程中出现障碍。

恩格斯在其名著《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31]]一书中追溯了一夫一妻家庭制(Monogamy)的起源,称婚姻是为当时的法律和社会习俗所认可的男女两性相结合的一种社会形式。恩格斯认为一夫一妻制的产生是由于大量的财富集中于一人之手,并且是男子之手,而且这种财富必须传给这一男子的子女,而不是传给其他任何人的子女,为此就需要妻子方面的一夫一妻制,而不是丈夫方面的一夫一妻制,所以这种妻子方面的一夫一妻制根本没有妨碍丈夫公开的或秘密的多偶制,故一夫一妻制是不以自然条件为基础,而以经济条件为基础,即以私有制对原始的自然长成的公有制的胜利为基础的第一个家庭形式。恩格斯将一夫一妻制的根源和基础归结到经济层面上。他认为一夫一妻制实际上是从保护私有制作为出发点和目的开始的,是为了保障经济制度而设立的一种婚恋和生活模式。

这段论述还指出了一夫一妻制的建立是基于一男一女繁殖后代并巩固和继承财产的需求,最初是为异性恋定制的。与此同时男人们天然地对多元性伴侣的追求却没有被完全抑制住,这种性欲望仍然在秘密或公开地流动着。

然而经过现代社会的变迁和发展,一夫一妻制这个概念背后所包含的内涵和价值可能越来越丰富。婚姻的目的已经不再仅仅是为了繁殖或者继承财产。笔者暂时将其归纳为三个层次:1、经济和法律层次;2、情感需求层次;3、道德规范层次。经济层面的问题,恩格斯已经给出了概括,而此处笔者还将讨论一下情感和道德层次的问题。

首先,在情感关系的需求上,伴侣双方的性和爱的关系是值得进一步解构的。爱情到底是什么呢人们寻求爱情的目的又何在这个问题不会有统一的结论所以必然导致不同的人所选择的爱情关系也不同笔者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真正的爱情也许可以为双方谋求自由而非捆绑。而这种自由和捆绑的相对关系,也可以应用在“性”这个方面。采取开放式性关系的情侣也许并不单单是为滥交所寻找的借口或挡箭牌也有另外的可能性存在。这种爱情的方式可以不通过捆绑对方的身体而延续下去。另外一夫一妻制也可能更容易滋生与爱情相违背的猜疑、妒忌、谎言等等问题

其次,在道德规范的层次上:为一男一女的繁殖和私有财产的传承所设置和建构的一夫一妻制度之上,树立了保护一夫一妻制度的意识形态——即忠诚原则的道德标准和规范。经过历史的发展,这种制度以及与此相匹配的道德观念产生了一种凌驾于其他道德判断之上的优越感。

但实际上,道德是一个流动的概念。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文化、不同的宗教之下,道德的标准都是不尽相同的。可以说,道德(包括性道德)并没有唯一的范式,它完全可能因为时间或地点等条件的改变而产生变化。道德并非固化或单一化的概念。

综合上述三个方面,如果不存在繁殖或财产继承的需求,如果对性和爱的关系加以解构,如果对道德的流动性加以正视,无论何种性取向的人群都有可能发现,专偶制其实并非必然。经济、情感和道德三个层面上,都存在颠覆一夫一妻制正统的可能。

从一夫一妻制(专偶制)创制的起源已经看出,它最初是为一男一女而设定,为他们的繁殖和传承所用的制度。当时并未能考虑到不同性取向人群的存在和需要。而同志群体模仿或移植这套制度,可能是出于无意识地套用,出于对婚姻的现代意义的认同,包括情感和道德层面(上文已经阐明了其存在被解构的可能)。另外,也有可能是出于有意识地模仿,出于对现今异性恋在主流社会中所握有的特权的向往(但异性恋霸权在当今所受到的冲击不小)。

同志伴侣关系中因为双方都是同一性别这种天然的因素决定了同志伴侣关系不应该也不可能完全照搬异性恋的生活模式更不必要被强势的传统道德和价值观所规范和招安同志伴侣关系天然地异质于异性恋伴侣关系,必然具有其个性化的地方

同志群体中出现的这种希望将自己整合进主流社会价值体系的思维方式,只不过是生活在长期被异性恋霸权所统治的社会中,所形成的不自觉地、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被专偶制的道德规范所绑架的结果,而非真正符合同志群体内部多元化的需求。

与曾经女权运动所遇到的瓶颈相类似反对传统主流的不平等秩序一直被置于核心的位置,以致于实质上是过分依赖和强调了传统父权所建立的价值体系。同志群体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亦有类似,如果对传统的专偶制生活模式及道德标准过分强调和依赖,甚至全套照搬、直接移植到同志群体中来,便会导致对传统异性恋霸权的世界所建立的规范和秩序缺乏质疑和挑战就不可能真正在认可平等性的前提之下深入去思考性别与个性人类普遍情感的共性与同志群体情感的个性之间的差异。越是要求平等和一致,有可能会走向越是臣服的歧途。无法建立与异性恋文化相区别的同志群体的主体性意识,便会成为同志群体需要突破的瓶颈

从某个方面来看,渐渐走向主流视野中的同志群体,也许具有某种探讨新的婚恋规则和互动关系的先机,同时也有其必要性。同志群体向主流价值体系靠拢的过程无疑困难重重。而这种困难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主流社会以一种道德优越感在审视同志群体。倘若同志群体长期视传统的专偶制及其道德规范为正统,产生向主流道德靠拢的趋势,这一既定思维便将成为来自同志群体内部本身的困局。

2、对同志群体内部多样化性需求和价值取向的忽略,产生了来自同志群体自身的异化和霸权——是谁掌握了同志群体的话语权?

承接第一章第2部分的讨论,如果说贴标签式的腐女逻辑是对同志群体的异化是不顾同志群体本身的生命逻辑妄自以异性恋生活模式揣测同志群体的生活又或者传统的既定思维将同志标签为女性化和淫乱等等形象也是对同志群体真实生活面貌的曲解那么其实还存在着来自同志群体内部本身对同志身份的异化。

过分地强调去标签化纳入传统主流叙事也可以解读为一种相当具有隐蔽性的——来自同志群体内部本身对同志真实生活诉求的一种异化。“去标签化”的狂热已经在“将同志引入主流视野”的路上走向了歧途,可能导致同志群体个性的再次沦丧,也导致同志群体在婚恋和生活模式上的个性化选择受到了忽略甚至排挤。(这一问题的危害,前文已进行了分析。)

这实际上正是《寻》剧组在创作上的一个缺陷去标签化,从个性化走向常态化的同时其实削弱了同志群体本身异质于异性恋群体的个性所在,同时忽略了同志群体内部的分异和多样性需求

笔者着意要为《寻》剧中的Kevin平反,但并不是说开放式/多元的亲密关系应该在同志群体中广泛推广而是说这些多元亲密关系值得被探讨,而同志对性关系/亲密关系的多元需求也值得被看见和被尊重。

在同志影视作品中过分推崇专偶制,其实某种程度上便向观众有意无意地传达着鄙夷多元性关系的道德判断标准。加之同志群体内部掌握话语权人士的推波助澜,同志群体中的道德批判和道德压迫趋势就越来越明显。话语权通常掌握在媒体控制者和拥有经济权的人手里,影响着社会舆论的导向。上述提及的电视剧主创人员、获得推崇的明星、LGBT机构/组织等等,还有同志运动分子,都极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掌握了同志群体的话语权。

在同志群体内部,新一轮的霸权似乎正在兴起,掌握话语权的人们似乎都在齐声召唤专偶制及其道德秩序的建立,而多元诉求的声音被渐渐淹没,将提倡开放式/多元性关系的人群进一步边缘化。在同志群体合力冲击异性恋霸权的不平等秩序,企图打破这种压迫的努力过程中,同志群体内部却在日益建立起一种新的不平等秩序,制造新的道德等级差别,一种内部的霸权和压迫由此产生。

选择开放式/多元性关系的同志,将在性取向和性关系两个维度下遭受双重的霸权夹击,他们的处境将越发被具有道德优越感的异性恋群体和专偶制群体边缘化。

3The New Normal——对建立真正属于同志群体的“新常态”的呼唤

The New Normal[[32]]这个词同样来自一部美国电视剧。这部2012年由美国NBC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剧名被翻译为“新常态”。讲述的是一对同志伴侣寻找代孕妈妈,准备迎接和抚养小孩的故事。[[33]]该剧的导演和编剧Ryan Murphy[[34]]是一位已出柜同志,现实生活中他与丈夫David Miller通过代孕育有两个儿子。剧中所探讨的同志生活和社会家庭的“新常态”是同性伴侣结婚和生子的问题。这一剧名看似非常具有开创性,而内容实际上却依然非常保守,也陷入了本文上述讨论的两种危机当中

同志婚姻平权作为一项基本人权,在现实生活中有不可否认的意义包括对共有财产的保障,医疗的保障,抚养孩子权利领养或者代孕)的保障等等争取同志婚姻平权可以在经济、情感等现实生活层面为自愿结合的同志伴侣寻求到法律层面上的依托。但是,婚姻/一对一忠诚关系似乎不是同志群体可以追求的唯一的“新常态”。专偶制充其量只能是一种个人的选择,而开放式/多元性关系,甚至其他尚未被论及的新型婚恋关系,只要在不损害他人、自愿的原则上,都值得被关注、被探讨和被尊重。

综合上文所述,笔者所提倡的同志婚恋模式和生活方式的The New Normal——是在同志群体与主流社会的对抗与融合过程中,在声张个性和走向常态化之间寻找到一种平衡,而非急于向主流社会的道德规范体系寻求庇护。不去一味照搬主流的生活模式和道德规范,才能真正建立起同志群体的主体性地位,同时防止在群体内部产生新一轮的压迫和霸权。这个建立“新常态”的过程,需要打破被主流社会的道德规范绑架的思维模式。

4、本章小结

实际上,上述的讨论涉及两个相互交叉的维度。第一是性取向的维度,涉及异性恋文化与同性恋文化的对抗与融合关系;第二个是性关系的维度,涉及认同一对一性关系文化与认同开放式/多元性关系文化的对话关系。多元开放的同志性关系,实际上是在性取向和性关系这两个维度上,对传统和主流进行的双重反叛。它势必受到来自异性恋专偶制主流文化的压迫,以及来自同志群体内部逐渐掌握话语权的专偶制潮流的排挤。在两个维度的双重排挤之下,认同或践行多元开放的同志性关系的人群,不应该被急于污名化,他们的个性和需求值得被关注和被尊重。

同志群体在回归常态化生活的过程中,极有可能不自觉地导致抛弃个性而向主流盲目靠拢的趋势。而社会的主流常态则是在异性恋和专偶制的统治下形成的社会主流的婚恋规则先前多是由异性恋群体制定和执行,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专偶制霸权的道德体系。而这一模式未必真正适合同性伴侣和社群,至少它并未周全考虑到同志群体异质于异性恋群体的个性所在,更没有为持开放多元性关系的人群留下道德空间。于是,持开放多元性关系的同志群体,则成为夹缝中的一群,陷入了双重的道德困境中。

认识到群体内部具有多样性分异的时候,同志群体更应该去探寻多元化的、不被原先的社会婚恋规则束缚的新的活法,去寻找到尊重更广泛人群的The new normal(新常态)。而非急于与专偶制霸权寻求合谋,组成新的压迫阵营。

同志群体似乎要再次面临“如何做一个同志”的自我审视。在逐渐走进主流文化的视野,在极力去标签化和走向常态化的趋势之下,同志群体似乎需要迎来“第二次出柜”。

总结

在本文即将完稿之际,大洋彼岸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美国最高法院于2015626日裁定,联邦宪法保障同性婚姻的权力[[35]]。美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狂欢和幸福之中。众多明星、各大商业品牌更纷纷公开表示支持。而笔者希望,这股狂欢的浪潮不会淹没同志群体内部的多元声音。

同志婚姻平权的努力在欧洲和美洲取得越来越多的胜利,这种胜利的狂欢可能导致专偶制群体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借此他们似乎更有可能牢牢掌握住话语权。在这种去标签化和回归常态化的潮流之下,同志群体对开放式/多元性关系的诉求,有被进一步边缘化的危机。这真的只是Love wins[[36]](真爱胜利了)吗?还是Monogamy wins(专偶制胜利了)?

过分强调婚姻权利平等的思路,其实正正确立了以异性恋为主导的专偶制忠诚关系才是唯一正常的关系,同时赐予它道德上的优越感。也许这是同志群体在多年努力之后享受抗争成果的方便法门,对个体而言,依附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更容易获取安全感但是,它同时显现出非常危险且极具隐蔽性的陷阱。

同志群体被主流社会看见和接受,甚至到同志婚姻权利的成功争取,都只是同志群体与主流社会对抗和融合过程的初级阶段,在这一阶段取得一定的成果之后,建立同志群体的主体性,并关注多元化的声音,就显得尤为重要。

实际上,放眼望去,身在围墙当中的异性恋者,也有人一再发出对传统婚姻的质疑他们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们说婚姻是人类最失败的发明他们说婚姻是违反人类天性的他们说围墙外面的人想进来围墙里面的人想出去。而西蒙波娃和萨特也用他们的一生做出了反抗专偶制的实践。

不管是任何性取向的人群,专偶制/婚姻制度的存在也许还有其合理性,但却没有必然性。人类对新型婚恋关系和生活模式的探索以及伦理观的更新不应该仅仅止步于此笔者惟想郑重地重申一遍BrianKevin抛出的问题为什么Monogamy(专偶制)那么重要

“同志亦凡人”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词汇,其实包含了先是“同志”,然后是“凡人”这两个层次。对同志群体而言,这两重身份需要同时被足够地重视,寻求新的融合和平衡点。



[[1]] http://www.imdb.com/title/tt2581458/ref_=fn_al_tt_1

[[2]] http://www.imdb.com/title/tt0262985/ref_=tt_rec_tt

[[3]]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25912858/

[[4]]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4707570/

[[5]] http://www.avclub.com/tv/looking/

[[6]] http://www.hbo.com/looking/inside/index.html

[[7]]http://baike.baidu.com/linkurl=g2xSebMmLWlsWn81VhHE7zvpY8O7gMJZR3nNXqtw2ipdayv1EJXpM4TwXtszDwgDh9sK2Db1TglQ2BkaMZoNsK

[[8]]http://baike.baidu.com/subview/754/17762380.htm

[[9]]指异性恋男性,是同志圈中对异性恋男士的称呼。参见:http://baike.baidu.com/linkurl=g3rAfH6tRq27qZ6T2ZNfp-QwxuqrVDhqI3u5tstIJKhOlxuvzXIm8W90GPV4YZb1OdvnMPbeXMkqvuZrZa1tvPLapHY2x6nhxa8m7-nq6Xi

[[10]] http://www.hbo.com/looking/inside/extras/extras/podcasts.html

[[11]] 原英文台词:It’s a farceIt’s a freak show

[[12]] http://talk.hbo.com/t5/Looking/Team-Richie-or-Team-Kevin-in-Season-2/td-p/450662

[[13]] http://www.imdb.com/title/tt2581458/reviewsref_=tt_urv

[[14]]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25912858/comments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24705628/comments

[[15]] http://www.avclub.com/tvclub/looking-looking-home-216893

[[16]] 贬义词;指对伴侣不专一.、三暮四、喜欢搞暧昧的男子。参见:http://baike.baidu.com/linkurl=4Y5GGFuEmFEAFKK5gGd5bFpHuzbQOiVRf5KBCfF-acu669zz7WK_swPeN7sL_gXkAJYlshbarEFkBQHGuzJp3q

[[17]] 贬义词;指外貌清新脱俗,实际上生活糜烂,在人前装出楚楚可怜,靠出卖肉体上位的少女。这里网友将Patrick在性关系中女性化,类比为一个看似洁身自好实则不知羞耻的人。也有网友改造原词,用“绿茶屌”加以形容,含义基本一致。参见:http://baike.baidu.com/linkurl=Ycg5sglqTBPJROuwpTs0IvBYPxz_khQmw0sdD3nLd-NoT7ZJzDkIpTKHEpJk3PZpq_6aBUJrXAbVLHkI2nPVf_

[[18]] 褒义词;指细心体贴、顾家、懂得体恤别人情感、给人以温暖的阳光男人。参见:http://baike.baidu.com/linkurl=kVrKbswSBq_N2g7bqAJrkuJZdBQ9huq0sOyaAFUCUOIkXW3p1I6zbO8MBRU5FUG8AezkXz8cUPlPzOuulrclx4UDzPbQv7eh4XG9UO0nnqi

[[19]] http://www.imdb.com/title/tt0262985/reviewsref_=tt_urv

[[20]]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427500/comments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4707570/commentssort=new_score

[[2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eil_Patrick_Harris

[[2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vid_Burtka

[[23]] http://www.lalgbtcenter.org/

[[2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ne_Lynch

[[2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viB0aGpOX0

[[2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tt_Bomer

[[2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IX78rYrCdo

[[2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im_Parsons

[[2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N4ksgA7qoY

[[30]] Queer as FolkLooking的台词都直接使用了Monogamy这个词,从前后剧情上可以看出主要讨论的更多是情感和道德层面的含义,而非法律层面的含义。

[[31]] []恩格斯..张仲实译: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上海:人民出版社.1954.

[[33]]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0521896/

[[34]] http://www.imdb.com/name/nm0614682/ref_=tt_ov_wr

[[35]] http://www.nytimes.com/2015/06/27/us/supreme-court-same-sex-marriage.html_r=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me-sex_marriage_in_the_United_States#References

[[36]] 2015626日,全美同志婚姻合法的消息放出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白宫的官方账号都发布了一条带有“Love Wins”热门标签(# hashtag)的推特。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