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酷儿与无类
全文检索
酷儿与无类
Too Poor To Come Out
作者:王珺  时间:2015年10月06日
来源:作者投稿
 

 

压力山大的时候追一部美剧《Hot in Cleveland》,其中女主角的女儿演了一部巴西肥皂剧叫《Too Poor To Dream》。

这使我想到,不论是美国梦、巴西梦、中国梦、同志梦,尽管在口号上,在动员上,是对所有人开放的,但是真正的知识生产者和思考者,必须清晰的意识到:现实中存在着的诸多的障碍,使dream必须建立在rich的基础上。

出柜,今天在中国的同志中,特别是同志运动中,正成为一种“自我政治正确”的姿态。眼下最流行的观点是:同志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问题,归根结底都是自我认同问题,只要解决了自我认同,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而自我认同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出柜,似乎跨过这道门槛,就是解放区。

但是出柜对于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发展地区,不同地方文化,甚至不同民族的同志来说,真的都是万验灵丹吗?

让我们设想一对生活在中国东部大都会城市的中产阶级Gay couple,各自有收入较高的工作,而且均是业务骨干,共同买了房、车;并且还给一方或双方的父母改善了生活条件:譬如也买了房;还照顾各自家里的兄弟姐妹,甚至把某个侄男甥女从小城市接到身边帮助抚养,因为可以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和教育资源。

这种情况的出柜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因为,他们占有的社会资源,不仅仅能使他们免受传统社会习俗、偏见的侵害,也可以使自己的家庭/家族免受这样的侵害。

一个非常有趣的情况发生在时下国内同志圈很流行的同志亲友活动中。大批同志的亲人Come outCome out干嘛?比拼各自的子女因为性取向,获得了多少LG红利:这个说我儿子和他BF一起创办了公司,那个说我儿子嫁了个美国教授,跟着去了美国……这样的家庭成员在这样的Come out中获得的,其实是在其他领域不能获得的荣耀感——或者刻薄点儿说是虚荣。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出柜,使家庭中的成员受益了。因此这是非常rich的出柜,它建立在个体已经占有货币、社会地位、社会权力、社会影响力的基础上。也建立在某种小型文化共同体内部意识形态的支撑上。

而我们再设想一个生活在西部中小城市的同志,他的收入有限,如遇大笔开支,如买房、买车还都需要家里支持。而他的家庭的资源来源,其实是在当地的社会网络中产生的:可能经营某些生意,但生意是在关系的基础上开展的;可能有什么亲人在某个关键岗位上,可以调动资源……但这些在中国特有的文化中,就意味着“面子”很重要。一旦没有了面子,整个家庭/家族参与当地社会生活,而且特别是经济生活的空间都将受到极大损害。因此如果这样的同志出柜,就是一件非常expensive的事了。

因此我认为出柜作为一种政治动员姿态对于不同的人是不同的。

同运中的人要用出柜来改变社会现状,没有问题。但自己必须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一种牺牲,而不可能是解决自身问题的办法。而且还必须清醒意识到的是:这可能不仅仅是牺牲自己,还有可能牺牲自己的亲人。如果你确实有这样大无畏的精神和无私奉献的情怀,那么我们敬仰你:你在为广大同志的幸福生活,牺牲自己的幸福。

普通的,只希望过上幸福,或者稍微幸福一些生活的同志在准备出柜时,必须谨慎再谨慎。你最起码要评估一下:你有没有那么rich,来负担这个come out

附笔:

由于笔者眼下的处境,无力展开一个在多文化比较框架内的“出柜”思考,仅仅就当下中国一些同志的具体问题,提出一些看法。

但是笔者认为,就“出柜”这个看似独立的行动来说,我们必须从它产生的文化、政治、经济脉络中去把握它的特征和所谓的“利弊”。永远不要忘记:所有的社会现象都是在一定历史社会条件下产生的,而不是被“第一推动力”写进了预先编制的程序,到了某个时间点就会自然发生的。

“出柜”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深深根植于西方400年来的现代性进程,所生成的丰厚的文化腐殖土中。它在西方世界迅速的争得“政治正确性话语权”,是因为与这个文化所特有的意识形态达成共谋关系的结果——也就是对个人主义的绝对信仰。

而我们不但要思考这种意识形态是否是应该在全球推广——“把世界铲得更平。”同时更加现实的是:这种意识形态真的能推广吗?那些持有这些意识形态的人们,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愿意与世界其他部分的人们分享这些意识形态吗?

“出柜”和“同性婚姻”以“前后传”形式,为完成西方同性恋人群的中产阶级化过程,制定了行动路线图。似乎给全世界的同志带来了好消息:我们都可以过上那样的生活。

但这是真的吗?

恰恰与西方学者往往回避二战以后,西方世界普遍中产化一个最重要的经济因素一样,同志运动和理论也在回避同一个关键点:

今天美国、西欧、加拿大的蓝领阶层、有色人种、同性恋群体……一个接一个的被中产阶级化,是建立在对第三世界/全球南方的高度剥削和掠夺基础上的——是“西方世界的无产阶级份额被转移到第三世界”的政治经济效应。

从个人角度的Poor / Rich - Come out 思考仅仅是一个切入点。笔者认为,如何在全球化的框架内,思考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权力和资源分配,对世界不同地方的同志人群生活的影响,同时去发现这些影响是否可能再生产社会不平等,以及寻找应对的措施,是知识生产今天面临的紧迫问题。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