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酷儿与无类
全文检索
酷儿与无类
金星解构了什么?
作者:王珺  时间:2015年04月02日
来源:作者投稿



 

在淡出公众视线多年以后,金星以极其高调的姿态回到公共舆论的漩涡中。

而与此前,基本是“纯粹的行动者”不同的是,这次出现的金星是一个言说者。她更多的用自己的语言而不是行为,参与到当下的社会生活中来。

但非常有趣的是,对过去2年间金星的言说进行梳理后,我发现:金星所占据的立场成为一个问题;但更有趣的是:不同社会群体对“她来占据这个立场”所采取的态度,成了另一个更大的问题。

金星占据了一个什么立场呢?

通过对金星过去两年多在各种公众场合的发言的分析,都明确的表明:金星的这次回归是站在“良妇”的立场上归来的,或者可以称为“现代良妇”的立场上归来的。

那么这种“现代良妇”是什么呢?

就是在传统良妇——好妻子、好母亲——之外,还有成功的事业。

我们听到金星为女演员底裤曝光而大发雷霆;听到她教女性如何在家里、职场上顾忌男人的面子;听到她如何“沾沾自喜的炫耀”自己天生的母性;听到她宣称女人改变世界的机会有两次——塑造自己的男人和塑造自己的孩子;听到她教导女孩子“衣服脱下去容易,穿起来就难了”……

但是问题是:金星怎么会有资格占据这样一个立场呢?

说到这里,几年前工作中遇到的一件事与此产生了必然的联系。当时“亚太跨性别人群联盟”(大致是这个名称,具体记不清了)要求亚太区各国同志组织推荐代表,因种种原因中国代表难产。有同仁提出,是否可以联系金星,推荐她/他。我问:“金星愿意吗?她/他现在对自己是什么样一个自我认同?”后来这事就没人再提。

今天看来,当时提出此议,显然有一个前提预设就是:金星理应站在跨性别人群这个立场上。但今天的事实,似乎证明了我当时的疑虑:归来的金星可没有站在已经有巨大人口基数的中国跨性别人群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而且金星也没有把自己做为一个巨大榜样,使这个跨性别人口成为事实的历史功绩作为“炫耀的资本”;而恰恰是把自己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成为了一个标准“现代良妇”的天路历程当成了骄傲的基石。

我们可以认为,金星在这个时刻的回归,恰恰是因为经过多年的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努力,当3个孩子已基本成长为“健康、合格的青少年”;而标准的一夫一妻婚姻,也基本度过可能的激流险滩,有望成为天荒地老的范本时,金星才有了底气出来占据这个良妇的位置的。

但是问题在于:这个立场不是已经被男权和良妇女权主义,预留给了“身世清白、生理正常的天生女性”了吗?

怎么没有人站出来质问金星:你怎么敢?

而在各种主义光谱另一端的失语也引人瞩目。

如果站在激进女性主义的立场上,有一个事实是如此明显:在“用男权编码建构的女性身体系统来铭写规训自己”这条道路上,没有谁比金星跋涉得更远了。

我们看见金星用一条又一条旗袍勾勒“自己的努力远多与上帝赐予”的女性身体;教女性怎么像个女人一样走路,像女人一样的坐,像个女人一样的下汽车……

怎么也没有人出来质问:你自己向男权投降,还要诱骗其他女性!

金星使各种立场的群体失语的事实本身非常值得深思。

因为金星用自己的存在、自己的言说、自己的立场,解构了这些主义貌似势不两立、你死我活,却原来同根同脉的地方——就是本质主义。

本质主义要把一个宿命强加给每一个人,在出生的时候你就注定是领导者、是顺从者、是牺牲者、是反抗者……

但金星拒绝了。当年金星拒绝了“生理性别给他规划的人生轨迹”;现在她又拒绝了“生命历程所塑造的社会立场”。她/他接受“占据结构中任何一个位置,都要付出必须的代价”这个事实,但她/他坚持“选择结构中的哪个位置”是自己的权利。

最后对于金星这个公众人物,给出我个人的评价:我坚决反对她的观点和立场,但我为她的每一次行动和言说欢呼。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