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异性恋者的面对
性少数群体心理健康与遭受校园欺凌关系研究——以南昌地区为例
作者:魏重政  时间:2014年09月05日
来源:本研究所2013年资助的《关心性少数:校园欺凌与心理健康调查》项目论文

性少数群体心理健康与遭受校园欺凌关系研究

——以南昌地区为例

1     引言

性少数群体是指性倾向为同性恋(GayLesbian)、双性恋(Bisexual)以及性别认同为跨性别(Transgender)的人(又称LGBT)。跨性别是指一个人的性别身份与他出生时的生理性别不同,本文用“跨性别”概括表示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与出生时的性别不同的人。

20111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成员国发布了针对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的歧视性法律和问题的全球报告,发现世界各国都存在着因为性倾向和性别身份而受到暴力和歧视的人。Stonewall的研究表明,恐同欺凌是英国校园中最常见的一种欺凌现象。恐同欺凌是指一种基于社会性别的欺凌现象,即针对他人实际或主观判断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而实施的欺凌(UNESCO2013)。

恐同欺凌可以对年轻人的身心健康有负面影响,并且不利于他们的学习。研究表明,在校园内长期并且多次遭遇恐同欺凌不仅和压抑、焦虑、失去自信、自暴自弃、孤立、愧疚和失眠有明显联系(希利尔 , 纳特, 米切尔. 2005年),还与LGBT青年的自杀想法有直接关系(Mayock P , 2009)。在美国,超过84%的同性恋和双性恋年轻学生曾被辱骂和威胁,其中40%的学生曾被推搡或撞倒,18%的学生在学校受到过人身攻击;另外,经常因性倾向而被骚扰的学生的成绩明显低于未受干扰学生,而他们在中学毕业后的辍学比例是全国普通学生的两倍(GLSEN2010)。在苏格兰,26%的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学生认为他们的学习成绩因恐同欺凌而受到负面影响,有12%的人曾因此逃学(苏格兰教育行政署,2006)。

那么,中国LGBT群体的校园生存状况如何呢?2014年,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与北京同志中心合作调查了1653LGBT,发现LGBT青少年群体的抑郁得分显著高于全国样本,抑郁高风险的比例则是全国样本的4倍。在香港,42%的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学生受到过言语侮辱,40%在学校曾遭到孤立(Fridae2010)。

可以看出,国外已有大量研究关注LGBT群体的心理健康,国内研究则极为有限。在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下,LGBT人群不可忽视,中国急需更多专家学者关注这一群体的心理健康,也急需教育和健康部门增加对他们的支持和服务,从而增加大众对其的了解和接纳,并帮助改善其心理健康现状。在此背景下,本研究旨在通过调查南昌地区LGBT群体的校园生活状况,了解其心理健康与遭受校园欺凌状况,探讨遭受不同频率校园欺凌对LGBT心理健康状况造成的不同影响。呼吁大众尤其是学校教职工重视校园欺凌问题,并尝试从教育机构角度提出应对方法。

 

2     方法

2.1  研究设计与对象

本研究运用滚雪球抽样法,通过在线问卷的形式收集信息。问卷散发渠道有:南昌地区LGBT机构和高校的社交媒体平台,如博客、微博、微信;高中生和大学生经常光顾的QQ群、微群、论坛贴吧等。问卷通过专业的在线问卷调查工具“问卷星”发布,LGBT可以通过电脑和手机匿名填写,从而在没有干扰和监督的情况下提交真实的答案,保障个人隐私。

问卷收集持续一个月时间,共收到143份有效问卷。由于数量较少、不具代表性,剔除了1名初中生、1名职业学校学生和4名高中生,还剔除了5名非跨性别异性恋,最终剩下114名大学生和11名研究生,共125名生活在高校的性少数朋友。其中,有14人认同自己是跨性别。他们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情况如下表:

1 研究对象的性倾向

 

频率

百分比

同性恋

94

75.2

异性恋

1

0.8

双性恋

23

18.4

其他

7

5.6

 

2 研究对象的性别身份

 

生理性别

性别认同

男性

91

93

女性

34

31

其他

 

1

 

另外,LGBT在校园中是否受到他人的恐同欺凌,与他是否表明自己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即是否出柜高度相关,本次研究对象的出柜情况如下:

       他们第一次意识到LGBT身份的平均年龄是16.2岁,而第一次出柜的平均年龄是18.2岁。其中,88%的人曾向至少一人表明自己的LGBT身份,有77.6%的人曾经和一些朋友出柜,但是有68%的人没有向目前学校的教职工出柜,

 

3 研究对象的出柜情况


 

一些

所有

不适用

朋友

5

97

8

0

父母

82

7

14

7

兄弟姐妹

76

23

2

9

其他亲戚

87

15

0

8

目前学校的同学

24

78

7

1

目前学校的教职工

85

17

2

6

青年组织或其他组织的朋友

38

63

6

3

 

当问及对于出柜的主要担忧时,有30人填写了文字反馈,主要的原因有三点:(1)担心他人的歧视,害怕出柜的后果(15.2%)。如“担心歧视我,会不理我,讨厌我,远离我”、“怕对方接受不了或到处宣传”;(2)父母不理解和结婚压力(6.4%)。如“担心父母伤心”、“父母的不接纳和逼婚的压力”。(3)认同自己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不愿受到负面影响(2.4%)。如“我很认同自己,但不想受到一些反同者的负面信息影响自己的情绪。”、“觉得没必要表达出来,因为现在这个状态很好,我可以很好地处理自己的感情和欲望。”;

 

 

2.2  研究工具

性少数群体校园生活经历调查问卷翻译自爱尔兰BelonG ToGLEN合作的《支持LGBT生活:关于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精神健康研究》中采用的调查问卷,选用了其中基本信息、校园经历、心理健康和幸福感、社会支持网络等四个部分。问卷由本人翻译,翻译之后发送给LGBT大学生、研究生、青年LGBT机构和学者,收集反馈意见并再做修改。

基本信息部分包括年龄、学习阶段以及“你在学校是否受到过恐同欺凌”,还包括“性倾向和性别认同”,比如“你如何描述自己的性倾向”、“你觉得自己是跨性别吗?”,性倾向的答案有“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不确定”和“其他”;同时,也会询问LGBT对其性倾向或跨性别身份是否感到舒适,答案有“很舒适”、“舒适”、“一般”、“不舒适”、“很不舒适”;最后,还会询问是否出柜以及出柜的对象和年龄。

校园经历部分包括校园包容氛围、所遭受校园欺凌类型、频率与影响,包含言语欺凌、身体欺凌和社交欺凌三种类型,“无”、“很少”、“有时”、“经常”、“很频繁”五个频率和“逃课”、“退学”、“失去学习兴趣”和“失去对老师的信任”等影响。

心理健康和幸福感部分包括生活满意度、自尊、情绪状况和自杀想法。生活满意度和快乐情绪通过选择0(非常不满意、非常不快乐)到10(非常满意、非常快乐)其中一个整数进行测量;自尊状况用罗森伯格自尊量表(RSES)进行测量;另外,还询问LGBT是否在过去一年感到抑郁或有自杀想法,以及这是否与他们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有关。

社会支持网络部分包括社交频率、情感状态和领悟社会支持状况。社交频率询问其参加LGBT社交活动和其它社交活动的频率;情感状态有单身、有伴侣等;领悟社会支持通过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SSS, Zimet, Dahlem, Zimet, & Farley, 1988)进行测量。

 

2.3  数据分析

本次调查结果运用SPSS 18.0进行数据分析,统计方法有独立样本T检验和Pearson相关分析。

3     研究结果

3.1 校园包容氛围分析

教育机构有责任为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提供安全、包容的校园氛围。本研究期望从课堂氛围、LGBT学生可见性和学校服务三方面了解和分析南昌地区高校包容氛围,从而为其它地区高校校园包容氛围的构建做出提醒和贡献。

课堂氛围上,LGBT学生不能或不敢在课堂上表达自己对LGBT话题的看法,也很难与老师交流LGBT话题。有 56.8%的人在“与老师一对一交流LGBT话题”时感到不舒适或很不舒适,有38.4%的人在课堂上提问或回答LGBT话题时,也感到不舒适或很不舒适。并且,有46.4%的人不敢或无法在班级团体中表达LGBT相关议题。

另外,有55.2%的被试曾经听到老师或其他人对LGBT人群有偏见或歧视的言论,也有20.8%的人曾经听到课堂上对LGBT话题的消极讨论。课堂上的歧视言论和消极讨论会降低LGBT学生对老师的信任。

LGBT学生可见性方面,虽然高校中存在着勇敢展现自己的LGBT学生,但是大多数学生仍然不能真实表现自己。52.8%的学生能在校园里看到勇敢做自己的LGBT学生,这些学生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其他学生表达自己的勇气和信心。但是,在向同学或老师出柜时,仍然有48.8%的人觉得不舒适或很不舒适,有30.4%的人觉得学校的人对LGBT同学并不友好。

学校服务方面,南昌地区高校还没有明确政策预防和禁止恐同欺凌,也很少面对老师和学生开展包含性倾向和性别身份话题的性教育,目前主要的服务方式只有心理咨询。96%LGBT学生表示,所在学校没有明确政策预防恐同欺凌;88%的人表示,目前学校没有包含特定LGBT信息的人际关系教育或性教育;有56%的人表示所在学校有为学生提供服务的心理咨询中心。

3.2 LGBT学生遭受校园欺凌现状

1)在学校遭受过恐同欺凌的LGBT学生相比未遭受学生,报告出显著更高频率的校园欺凌。

为了考察LGBT群体对恐同欺凌的认知,在问卷第一部分设置 “你在学校是否受到过恐同欺凌” 这一问题,并在括号中解释“恐同欺凌指基于被外界判断的性倾向或性别身份而产生的欺凌”,答案为是和否。调查结果中,25人(20%)的人认为自己在学校遭受到了恐同欺凌,100人(80%)的人认为自己在学校没有受到恐同欺凌。

将选“是”的25人归入“欺凌组”,选“否”的100人归入“对照组”。另外,将遭受校园欺凌的五个频率,即“无”、“很少”、“有时”、“经常”、“很频繁”五个频率分别计为1-5分。独立样本t检验发现,除了武器攻击之外,欺凌组遭受的各项校园欺凌频率都显著高于对照组,结果如表4

4 欺凌组对照组遭受校园欺凌频率对比分析

欺凌类型

欺凌组

被欺凌频率

对照组

被欺凌频率

T

P

因为你是或觉得你是LGBT一员而孤立你

2.96±1.17

1.54±1.04

5.96***

0.000

听到与你的性倾向和性别认同有关的难听的绰号

3.68±1.44

2.11±1.42

4.93***

0.000

因为你是或觉得你是LGBT一员而传播关于你的负面谣言

3.08±1.50

1.86±1.26

4.16***

0.000

因为你是或觉得你是LGBT一员而用言语伤害你

3.20±1.41

1.59±1.05

5.34***

0.000

因为你是或觉得你是LGBT一员而威胁要伤害你的身体

1.44±0.65

1.13±0.54

2.20*

0.035

因为你是或觉得你是LGBT一员,而用刀、棍或其它武器攻击你

1.12±0.33

1.04±0.24

1.13

0.27

因为你是或觉得你是LGBT一员,而受到性方面的骚扰或侵犯

1.72±0.98

1.13±0.44

2.94**

0.007

威胁要告诉他人你的LGBT身份

2.08±1.19

1.14±0.57

3.85**

0.001

(注:*表示p<0.05,**表示P<0.0l,***表示p<.001,以下同)

 

从表中可以看出,两组在“武器攻击”这一项上的频率都比较低,但仍然是欺凌组略高。笔者认为,可能原因是中国校园里明确禁止“武器攻击”,欺凌者会因此受到严厉惩罚。

 

2)遭受校园欺凌给LGBT学生的学业造成了负面影响。首先,有35.2%的人在遭受欺凌后失去学习兴趣,有14.4%的人遭受欺凌后曾经逃课,而且有1.6%的人遭受欺凌后曾退学。这是校园欺凌对其学业造成的直接影响。

另外,有76.8%的人遭受欺凌后失去对同学的信任;38.4%的人遭受欺凌后失去对老师的信任。失去信任会影响LGBT学生与老师、同学之间的互动,进而影响其学习和生活。这是校园欺凌对其学业造成的间接影响。

       3.3 LGBT学生心理健康状况

1LGBT学生的抑郁情绪和自杀想法发生频率高,并与其性少数身份高度相关。85.6%LGBT学生曾在过去一年里感到抑郁,其中有77.6%的人认为抑郁情绪与他们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相关。

另外,当问及一年前的自杀想法时,有18.4%的人有时会考虑自杀,3.2%的人经常会考虑自杀,4.8%的人的自杀想法很频繁。而过去一年内,有12%的人有时会考虑自杀,2.4%的人经常会考虑自杀,3.2%的人有很频繁的自杀想法。

相关性评价上,有52.8%的人认为他们的自杀想法与他们的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相关,其中有10.4%的人认为极其相关。

 

    2LGBT学生能从朋友、家庭、学校和重要他人处获得支持,但可能并不能获得家人、朋友对其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的支持。本次调查主要考察了来自朋友、家庭、重要他人、LGBT社群和学校的支持。

    领悟社会支持量表是一个包含十二个问题的七点量表(1=极其不同意到7=极其同意),测量朋友支持、家庭支持和重要他人支持三个维度。调查结果按照LGBT学生感受到的社会支持由强到弱排序,依次是重要他人、朋友和家庭。三个分维度的得分如表5

5 LGBT学生领悟社会支持量表平均分

分维度

平均分

标准差

朋友支持

20.57

5.24

家庭支持

16.65

6.55

重要他人支持

21.04

5.72

总分

58.25

14.34

 

来自LGBT社群的社会支持方面, 59.2%的人知道南昌地区有支持LGBT的社团或团体,有49.6%的人觉得自己是其中一员。但是,被试中有59.2%的人从不去LGBT聚会活动,13.6%的被试也从来不去其它社交场合。可以看出,LGBT学生虽然知道本地区有支持性的团体,但是真正融入该团体,并从该团体获得支持的人数并不多。

来自家庭的社会支持方面,有82.4%的人不能和直系家属开放地谈论性倾向和跨性别问题,也有68%的人没有任何年长的LGBT朋友、家长或其他亲戚可以在他成长过程中提供问题解答。

来自学校的社会支持方面,有24%的被试同意“当LGBT同学遇到困难,至少能获得一个老师或成人的支持”,说明校园中对LGBT友善的教师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供支持。另外,有12%的人在遭受欺凌后会到学校心理咨询中心求助于心理咨询。

通过Pearson相关分析探索社会支持与其他心理健康因素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领悟社会支持总分与主观幸福感、快乐情绪呈显著正相关,而与一年前和一年内的自杀想法成显著负相关,相关系数如表6

 

6 领悟社会支持总分与心理健康因素Pearson相关分析

 

r

P

生活满意度

0.427***

0.000

快乐情绪

0.45***

0.000

一年前自杀想法

-0.41***

0.000

一年内自杀想法

-0.29**

0.01

 

3)低自尊LGBT学生与高自尊LGBT学生相比,自杀想法更频繁。

将自尊得分转化为标准分数,以标准分大于0和标准分小于0将被试分为高自尊组(75人)和低自尊组(50人)。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发现,两组在心理健康因素中存在五个显著差异,低自尊组学生的生活满意度、快乐情绪、领悟社会支持都显著低于高自尊组,另外,低自尊组一年前自杀想法频率、一年内自杀想法频率均显著高于比高自尊组。这说明LGBT学生的自尊对其情绪状况和自杀想法有重要影响。

结果如下表:

7 高、低自尊组LGBT学生心理健康因素对比分析

心理健康因素

低自尊组

高自尊组

T

P

生活满意度

5.40±2.25

6.40±2.30

-2.42*

0.017

快乐情绪

4.99±2.18

6.60±2.37

-3.91***

0.000

领悟社会支持

54.79±15.13

63.46±11.34

-3.66***

0.000

一年前的自杀想法频率

2.21±1.26

1.40±0.61

4.83***

0.000

一年内的自杀想法频率

1.79±1.15

1.30±0.65

3.01**

0.003

      

通过Pearson相关分析发现,自尊总分与一年前自杀想法频率的相关系数为-0.35p=0.000),与一年内自杀想法频率的相关系数为-0.4p=0.000)。可以看出,LGBT学生的自尊与其自杀想法有显著负相关。

 

       3.4 LGBT学生心理健康与遭受校园欺凌关系分析

1)遭受高频率恐同欺凌的LGBT学生,心理健康状况显著差于低频率学生。

遭受欺凌频率分为五种,即“无”、“很少”、“有时”、“经常”、“很频繁”。将“很频繁”作为高频组,“很少”作为低频组,分析两组在六大心理健康因素上是否存在差异,即领悟社会支持、自尊、快乐情绪、抑郁情绪、生活满意度和自杀想法。以下报告有显著差异的结果:

1)在“传播负面谣言”这一欺凌类型的分析中发现,低频组(24人)与高频组(14人)相比,在心理健康因素上存在三个显著差异:

a、领悟社会支持总分上,高频组平均分为46.21±19.18,低频组平均分为62.38±13.86,高频组显著低于低频组(t=3.00**p=0.005);

b、在快乐情绪上,高频组平均分为3.93±2.06,低频组平均分为6.04±2.39,高频组显著低于低频组(t=2.94**p=0.006);

c、在过去一年的抑郁情绪上,高频组所有人都在过去一年感到抑郁,而低频组是79.2%,将“是”计为1分,“否”计为“2”分,两组平均分存在显著差异(t=2.46*p=0.02)。

可以看出,因为LGBT身份而被传播更多负面谣言的学生感受到的社会支持更少,而且更有可能产生抑郁情绪。

 

2)在“受到他人孤立”这一欺凌类型的分析中发现,低频组(24人)与高频组(7人)相比,高频组在过去一年有自杀想法的频率显著高于低频组(t=-3.62**p=0.001)。可以看出,遭到更高频率社交孤立的学生,在过去一年萌生自杀想法的频率更高。

 

3)在“言语伤害”这一欺凌类型的分析中发现,低频组(25人)与高频组(11人)相比,高频组的领悟社会支持平均分为46.00±17.66,低频组为50.64±16.23,高频组显著低于低频组(t=2.26*p=0.03);可以看出,遭受更高频率言语伤害的LGBT学生,感受到的社会支持更低。

 


 

4     讨论与建议

4.1  讨论

1)教育机构反对恐同欺凌,构建多元、包容的校园氛围的重要性。首先,教育机构有责任确保公民的受教育权,而恐同欺凌在三个层面上破坏了LGBT学生的受教育权:教育机会、教育质量、尊重个体的学习环境(UNESCO2013)。其次,获得有质量的教育的权力和拥有安全和非暴力的学习环境的权利有着直接关系,而获得教育的权利建立在机会平等的基础上,每位学生都拥有同样的权利,并且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再次,恐同欺凌还是实现全民教育目标的障碍。本研究所展示的证据表明,恐同欺凌对学生出勤率、辍学率有着明显的负面影响。最后,学校应该是安全的避难所(国际教育,2009)。但是恐同欺凌损害了安全校园的原则,对恐同欺凌的受害者来说,学校不再安全。

2)性少数学生遭受恐同欺凌原因。首先,欺凌建立在能力和力量不均衡的基础上,即异性恋对性少数的欺凌;其次,与其他人不一致的身体外貌和性别表达,也会使LGBT学生成为社交孤立、骚扰、欺凌和暴力的受害者(E.D. Berlan et al.2010);最后,教育机构中没有明确政策禁止恐同欺凌,也是对校园欺凌的一种默许。

3)为了预防LGBT群体自杀,我国迫切需要LGBT群体心理健康状况的全国性调查数据。澳大利亚的全国调查,性少数群体的自杀率是普通人群的3.5倍到14倍,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在遇到严重问题时不联系家人或根本就没有家人能够依靠的可能性是异性恋的两倍(Australian National LGBTI Health Alliance2013),而我国正缺少有关LGBT群体心理健康状况的全国性数据。另外,本研究也发现南昌地区LGBT学生在过去一年内的自杀想法与他们的低自尊和低社会支持有显著正相关,希望未来有更全面的数据支持。

4)本研究的创新之处。本研究首次采用国外研究工具探索国内高校中的恐同欺凌问题,并将研究工具本土化,从而为其他研究者提供参考;首次研究恐同欺凌与LGBT群体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呼吁教育机构关注恐同欺凌问题,保障LGBT学生平等的受教育权;通过地区性调查作为起点,呼吁其他地区的高校研究机构和学者对恐同欺凌和LGBT心理健康给予更加专业以及全面的调查。

5)本研究的局限。一是调查对象集中在南昌地区,研究结果仅代表南昌地LGBT学生特点,如果需要进一步推广研究结果,需要在更大的空间范围选取样本;二是本次研究主要通过高校微博、QQ群、贴吧等网络方式宣传本次调查的在线问卷链接,覆盖了阻碍了不上网或不方便上网的同学参与本次调查。另外,虽然通过南昌地区LGBT社团或团体滚雪球式收集数据,但仍不能了解到不参加LGBT聚会活动的学生;三是由于样本量较小,无法对LGBT群体内部进行比较和分析。

 

4.2  建议

首先,总结LGBT学生在调查中选择的三条建议。当问及三件能使LGBT青年在学校有更加积极、包容的学习环境的事时,被试选择的是:(1)有支持LGBT学生的社团或团体(62.4%);(2)有明确的政策保护LGBT同学不受到恐同欺凌或其他形式的歧视(46.4%);(3)有积极地表现LGBT人群形象的相关宣传海报或书籍(42.4%);

另外,笔者结合调查结果和调查对象的意愿,针对教育机构未来的工作,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1)   教育机构制定反对恐同欺凌的政策。

香港上诉法院规定禁止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的歧视,台湾在2003年颁布《性别平等教育法案》,禁止基于性倾向的校园歧视,并且要求为那些已经明确其同性恋和跨性别身份的学生提供特殊帮助。通过包容性政策的制定,LGBT学生能够获得安全感。另外,中国高校自上而下的行政体制也会使得教师和学生主动了解LGBT相关信息,从而提升包容意识,减少恐同欺凌的发生。Mark研究发现,明确禁止欺凌政策更少的学校学习的学生,他们尝试自杀的可能性是禁止欺凌政策更多的学校学生的2.25倍。

(2)   教育机构支持学生创立LGBT社团和组织相关活动。

在许多高校,LGBT活动被视为“敏感”活动,使得活动审批复杂、严格,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LGBT信息在高校的宣传和倡导工作。支持LGBT社团是高校开放、包容的体现,如果教育机构能够支持学生创立LGBT社团或组织相关活动,不但可以通过社团开展性教育或预防艾滋病的工作,还可以使LGBT学生感受到学校的平等与接纳,从而更有归属感。

(3)   开展全面的性教育。

LGBT学生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接受性教育也是受教育权的体现。开展全面的性教育,向大学生传达社会性别和多元性别平等的意识,不仅可以帮助当代大学生获得基本的性健康知识,还能养成包容、开放的胸襟,更加平等地看待世界和他人,从而预防教育机构以及他们未来工作场所的恐同欺凌的发生。

5     结论

综上所述,本研究的研究结论有以下两点:

1遭受高频率恐同欺凌的LGBT学生,心理健康状况显著差于低频率学生。遭受更高频率言语伤害的LGBT学生,感受到的社会支持更低;遭到更高频率社交孤立的学生,在过去一年萌生自杀想法的频率更高;而因为LGBT身份被传播更多负面谣言的学生感受到的社会支持更少,也更有可能产生抑郁情绪。

2LGBT学生的自尊和社会支持状况与他们的自杀想法呈显著负相关,即低自尊和低社会支持的学生更有可能在过去一年产生自杀想法。


 

参考文献

1        Support LZGBT Lives: A Study of the Mental Health and Well-Being of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People(2009).Ireland: GLEN and BelonG To Youth Service

2        The 2011National School Climate Survey: The experiences of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youth in our nation’s schools(2011). New York: GLSEN

3        教育部门应对恐同欺凌,UNESCO 2013

4        LGBTI Health 2013:people,profiles and perspectives(2013).Australia: National LGBTI Health Alliance.

5        Review of Homophobic Bullying in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2012).Paris: UNESCO

6        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的校园欺凌在线问卷调查报告(2012.北京:爱白文化教育中心

7        Mark L. Hatzenbuehler, Katherine M. Keyes. Inclusive Anti-bullying Policies and Reduced Risk of Suicide Attempts in Lesbian and Gay Youth.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2013

8        Discriminatory laws and practices and acts of violence against individuals based on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17 November, 2011

9        Stephen T. Russell. Challenging homophobia in schools: policies and programs for safe school climates.[J].Educ. rev.,2011,(39),123-138

10     Ann P. Haas, Mickey Eliason, and Vickiem. Mays et cl. Suicide and Suicide Risk in Lesbian, Gay,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Populations: Review and Recommendations.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58:10–51, 2011

11     Persson, MSvensson, M. Inclusive Anti-bullying Policies and Reduced Risk of Suicide Attempts in Lesbian and Gay Youth.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2013,(35),1-11

12     Asha Goldweber, Tracy Evian Waasdorp, Catherine P. Bradshaw. Examining the link between forms of bullying behaviors and perceptions of safety and belonging among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2013,(4),469-485

13    沈会军,王立君.初中生被欺凌与学校生活满意度的关系-应对方式的中介作用.教育心理,20132

14    李铣.弱势群体社会支持系统研究.四川大学硕士论文,2004

15      严标宾,郑雪. 大学生社会支持、自尊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心理发展与教育, 20063

16     James E. Gruber , Susan Fineran. Comparing the Impact of Bullying and Sexual harassment Victimization on the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of Adolescents. Sex Roles,2008( 59):1–13

17     Ian Rivers, Nathalie Noret. Potential Suicide Ideation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Observing Bullying.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2013(53)

18     Daniele.Bontempo, Anthony R. D’ Augelli. Effects of At-School Victimization and Sexual orientation.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2002(30):364–374

19     刘晓梅.以复和措施处理校园欺凌问题。青年研究,2007 7

20     许明.英国中小学校园欺凌现象及其解决对策。青年研究,2008 1

21      Willian S. Pollack,Rhonda K. Turner, and Jami E. Givens. You are so gayDo different forms of bullying matter for adolescent males? School Psychology Review2008,Volume 37,No.2,pp,160-173

22      Elise D. Berlan, Heather L. Corliss, et cl. Sexual Orientation and Bullying Among Adolescents in the Growing Up Today Study.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46 (2010) 366–371

23      Christopher Zou, Judith P. Andersen, and John R. Blosnich.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Bullying and Physical Health Among Gay, Lesbian, and Bisexual Individual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sychiatric Nurses Association, 19(6) 356–365,2013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