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异性恋者的面对
“恐同”的逻辑:人人都学,怎么办?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4年05月20日
来源:荷兰电台中文网2014年5月
 

 

这些年来,每当我说到“同性恋”只不过像是左撇子;或者说到小姐也是一种工作;或者说到“小三”和离婚也是一种选择;几乎每次都有人反问:如果人人都这么做,社会不是就乱套了?总之,只要你一提到宽容任何一种“多样化”的性,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讲道理,而是生怕你把别人给“教坏了”。就连一些在其他方面非常开明的知识界新锐者,居然也是如此。

对此,我首先想到的是社会原因。这种“扩散论”只不过是传统势力的杀手锏。它制造、传播和挑拨人们的不安全感,以便生产出对于同性恋和非主流的性的仇恨与镇压。但是,凡是没被洗脑洗残的人都会想到:那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学好,偏学坏”呢?

可是,这种理性的思考并不能揭示问题的根源。经过的多了,我慢慢明白了:这其实仅仅是一种“情感自卫圈”。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如果自己那个赖以生存的、习惯成自然的“性的自我”,被汹涌而来的“性的多样化”给冲垮了;那么谁也承受不起。在历史和现实中,绝大多数“恐同”或者反对“性少数”的普通人,其实都不是出于任何一种深思熟虑的理念,而仅仅来源于这种恐惧。

这又是因为,面对任何一种“性少数现象”,大约每个人都会不用自主地扪心自问:“我会这样做吗?”结果,很多人就把“我不会去做”给错误地扩大为“我反对这样做”了。

其实,在反对与支持之间,还存在着广阔的中间地带:反对 只是反感 觉得怪异 看不惯 无所谓 可以理解 见怪不怪 值得同情 支持。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其实只要你处在“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无所谓状态,就可以了,就是宽容了。反之,如果真的主张人人都应该学习“性少数”,那反而不是多样化,而是重新构建另外一种霸权。

那么,为什么这样一个浅而又浅的小道理,总是耗费我很多的精力去反反复复地宣讲呢?说到底,是因为我们实际上把“性”给当成心灵圣地,当成人格的核心,当成我们一切最深刻的情感的中心和基础。结果我们就不得不作茧自缚,给“性”修建起一道牢固的“情感自卫圈”。一旦面对多样化,我们就会不用自主地觉得,这是在暗示着“我也会变成这样”,于是我们就丧失理智、奋起反击,甚至歇斯底里。

这并不是在批评谁,而是因为当今社会的“异性专偶制度”把我们培训成这样:性必须是异性的、私密的、有爱的、专属的、规矩的、不变的。否则我们的情感就无所寄托,我们的人格就土崩瓦解,我们就“人将不人”。可是,时代变了,社会变了,性的多样化丰富多彩,性的新现象层出不穷。我们实在是无法迅速地适应这一切,所以恐惧和愤怒都情有可原,无可厚非。

问题仅仅在于,我们干嘛非要这么脆弱,这么“娇贵化”呢?这个世界上99%的人都做的事情,我也可以不做;人人都不去做的,我也可以做;这不是一个现代人应有的健全人格吗?况且,对于任何一种性方面的奇葩,我们只要不去践踏就足以,能够观赏则更好,你自己不是还是要继续走你的路吗?如果没有这样的现代人格,即使你想去做一个“正常人”,还可能成功吗?

每年一度的“国际不再恐惧同性恋”日,说的其实就是这个道理啊。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