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制度中的夫妻
全文检索
制度中的夫妻
两条大尾巴的娘
作者:芳心轻拍  时间:2015年01月03日
来源:作者投稿


要过年了,伊人穿梭于孙子和老人之家,又为我俩的孩子采办新衣服,还给我也买了一身贴身内衣。看我毛衣旧了,跑到和谐广场,用她的工资购得名牌羊毛衫。我觉得太奢侈,逼她退掉了。

吃饭还是磕磕绊绊,一件小事,让我对女人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

某日晚饭后挽手去散步,一路很开心,回来捎回一枝香蕉。回家我问她吃否,她摇头拒绝了,拿着脸盆去洗漱。我剥开一个,让她咬一口尝尝,她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喜欢水果的她从此再也没有动这枝香蕉。而后祸及一日三餐,甚至断,我一头雾水。

年前我俩去老李家送年货,中午一起小酌。席间老李的大哥也在,他也再婚多年。讨论起半路夫妻相处之道,都感慨颇深。无意间提起那天香蕉事件,我才知道她不高兴的原因。按照她的逻辑,我的错误有两个,一是小气,那晚为什么不拿一整个香蕉递她手里?让她咬一口,就是害怕她多吃。错误之二,我故意气她不吃,好留着自己多吃几个。她不吃,是为了成全我。

我哭笑不得,好心当成驴肝肺,神马人啊!反问她是不是经常拿东西塞我嘴里一口,我为什么会欣然接受,当成爱意。怎么到了她这里连吃个香蕉都要动心机呢?累不累啊!至于小气,我更不服气,大钱都敢交给她管,我何苦在意这点鸡毛蒜皮?但是我不能这么说,这是她的疼处,招惹不得。

总算豁然开朗,同居一年的磕磕绊绊,今天终于算找到了病根。

她是感觉极其敏锐的女人,能闻出我闻不到的气味,熬稀饭能品出自来水与纯净水的区别。思维更是超常敏感,类似于上面香蕉的例子,她能由此及彼分析出一般人想象不到的问题。有时候能入木三分,显示其聪明才智。可惜总把别人往坏里想,难免误解,糟蹋人不吐核。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处处要求完美。环境造就她不能与人为善,凡事总往坏处想,这是一条大尾巴。

她是美人,从小到大,家里家外,是在恭维声里长大的,养成了公主心态,自尊心受不得半点侵犯。但是她不明白自己不是公主,还想时时处处维护可怜的权威与面子。这是她的第二条尾巴,就像一个刺猬,离得远点还能保持形象,关系越近,伤害越深。

潜意识中获益心理在作怪,以吃香蕉为例,她用生气示威,假如怕她,自然不分青红皂白还要去哄她。长此以往,无论对错,她总是赢家,自尊实惠都占全了。

但是我不吃这一套,绿色婚姻讲求夫妻平等,不能因为你是女的男人就得让着你。我的原则很简单,再婚也是家,东西随便用,总拿自己当客人,大家活得多累。

一个好女人,拖着两条尾巴而不自知。我改变不了她思维的固有模式,我也不想让她无节制地改变我的生活模式。既然想过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互不干涉,付出就有爱,感情就在。

人类虽然从生理上根除了腚后的尾巴,但是文化在我们的意识里还残留着这样那样的尾巴,互相看着都不顺眼。矛盾丛生,既给无数生灵带来烦恼,也让我们生存的空间丰富多彩。

夜梦,我俩裹着被子缠绕在一起滚到街上,看到有人在看西洋景似的。手忙脚乱地拔出生殖器找裤子,很是狼狈。醒来觉得好笑,最近性生活她越来越主动,肉体相连,精神怎么能分离呢?

                           2014.1.30.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