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欲望 想象 “性”趣
21世纪的中国人:“性”趣盎然
作者:潘绥铭 黄盈盈  时间:2012年07月30日
来源:《人之初》2011年5月

 21世纪的最初10年中,中国人民越来越喜欢性,重视性,寻求性,也就越来越从性福中汲取到幸福。

 

性趣的强度

 

在调查问卷中我们是这样询问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往往也会想到性生活方面的事情。在过去的12个月里, 您多长时间想到一次“性”呢?备选答案是从一天几次到一直没有想过的6个等级。同时我们还询问:有些人对性生活不感兴趣,或者不想过性生活。在过去的12个月里,您有过这种情况吗?备选答案是从过去12个月一直不感兴趣到我一直对“性”感兴趣的4个等级。然后,我们把这两个问题的回答聚合起来,就得到了弱、中等、强这样三个档次的“性趣指数”。性趣强相当于在调查之前的12个月里一直对性生活感兴趣而且至少每周都会想到性的事情;性趣弱则表示过去一年中有两个月以上对性不感兴趣而且半年以上才想性一次。性趣中等则是处于两者的中间状态。

我们用性趣指数来考察最近10年来的变化,发现中国人的性趣不可逆转地增加了。这就是中国的性革命已经成功的重要证据之一,表明中国人民从性的根本上日益开放。具体情况是:在男人中2000年性趣强的还只有31.3%,到2006年增加到45.4%,然后在2010年继续保持在43.7%。反之,性趣弱的男人则从2000年的31.7%下降到2006年的24.3%,再下降到2010年的22.9%。女人的变化基本类似,主要是性趣弱的女人从55.5%降低到42.1%再降至41.5%。可是性趣强的女人却并不多,从2000年的14.1%增加到2010年的18.5%,长达10年之内的增幅仅仅是区区4.4 个百分点。这说明中国女性的性革命仍然任重而道远。

那么,哪些社会阶层的人的性趣最强呢?

男人中性趣强的占47.0%,弱的只有19.7%;可是女人中强的只有20.1%,弱的却有39.0%,也就是男女基本上是颠倒过来的。这种男强女弱并不是生理上的天然差异,而是由于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男尊女卑”的文化源远流长,而当今中国尚未出现任何现代意义上的妇女解放运动。

人们常常以为越是年轻的人性趣也就越强。其实性趣强的人在30-39岁最多(男57.2%。女24.1%),多于1829岁的人(男51.1%,女22.0%);到了50岁以后,在男人中就降低到25.7%,在女人中则仅仅是8.6%。因此,民间所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是有根据的。

人们通常没有意识到:文化程度与性趣的强度呈现出正比例的趋势。在没上过学的男女中性趣强的比例仅仅是17.7%;小学文化仅仅是23.9%,初中文化上升为32.5%,高中再上升到35.3%;大专则是38.3%;本科高达42.1%,是没上过学的人的将近2.5倍。反之,在没上学的人里性趣弱的占到57.8%,可是在本科文化的人里只有23.4%

人们也很少注意到:性趣的强度随着自己的社会地位的提升而增强:在职业低并且收入低的男女中,性趣强敌人只占25.7%,在中等阶层中是34.9%;在职业高并且收入高的人里则是42.6%

这表明,对性具有强烈的兴趣,这是成熟、成才和成功的表现。

 

性欲的自信心强度

 

我们在2010年的调查问卷中问道:有的人认为自己的性欲比别人强。您自己也是这样吗?备选答案是1.肯定比别人强,2.可能强一些,3.也许比较差,4.肯定比别人差。我们还询问道:性欲强,您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备选答案:1.完全是好事,2.是比较好的事,3.有些坏,4.完全是坏事。我们把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汇总起来,就形成了“性欲的自信心强度”。最低是-4分(认为自己的性欲肯定比别人差而且性欲强不是好事),最高是4分(认为自己的性欲肯定比别人强而且认为性欲强是好事)。统计结果中出现了以下一些值得注意的情况。

男人在性欲方面的自信心是女人的5.2倍。自信心最强的不是最年轻的男女,而是3039岁的人。他们比5061岁的人强3.8倍。性欲自信心与文化程度是正比例的趋势。社会地位最高的男女的自信心也最高。一言以蔽之:对于自己的性欲充满自信,这是一个人充分自立与充分自我实现的表现。

性欲自信心越强,人们的性生活就越美好。自信心最强的人与最差的人相比,性生活的频率提高55%;日常生活中的亲昵增加19个百分点;充分爱抚增加12个百分点;生理满足增加18个百分点;心理满足增加10个百分点;自己经常有性高潮的人增加39个百分点;对方经常有性高差的增加13个百分点;使用过的性技巧增加1.7种。反之,负面因素则大大减少:勉强对方过性生活减少18个百分点;肮脏感减少23个百分点。

总而言之,中国人对于自己的性欲强度的自信心,来源于自己日益美好的日常生活,也就会推动自己的性生活更加美好。

 

性压抑

 

2010年的调查问卷中我们还问道:在最近的12个月里,在“性”方面,您有过觉得压抑、焦急、不痛快的情况吗?备选答案是:1.经常有,2.有时有,3.很少有,4.从来没有。

统计结果是:在男人中42.7%的人有过性压抑,而女人中只有36.6%。这主要是来自于男人的性期望远远多于女人,因此男人的性压抑更主要地代表着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女人的性压抑更少,其实是表明她们期望不高。

性压抑主要由于身心两方面的健康不够好:在生理健康很好的男女中只有31.5%的人有性压抑,而健康不太好的人里却高达57.1%。从心理健康来看,“怕老”是造成性压抑的主要原因。在一点也不怕老的人里面,有性压抑的人只有32.5%,有些怕老就上升为38.6%,比较怕老是44.9%,非常怕老则高达48.4%有性压抑。这其实是提醒中国的男女,保持年轻的心态,顺应生命的过程,才能有效地减少性压抑。

我们还发现:性压抑在18-29岁的人里只占33.3%,到30-39岁上升为45.9%达到顶峰;在40-49岁的人里降为42.5%,到50-61岁的人里则更是降为37.1%。与此同时,已婚者的性压抑比例也是最高的(41.0%),高于未婚者(33.1%),也高于离婚和丧偶的人(38.9%)。这提醒我们,虽然那些30-39岁的已婚者都可以有规律的性生活,可是恰恰在他们中间,感到性压抑的人却最多,看来这主要是由于中国人的婚内性生活的质量尚且有待提高。

 

性的价值认同

                     

性趣、性欲、性压抑这三种情况都是性价值观的具体表现。为了更加全面地考察,我们在2010年的调查问卷中问道:总的来说,您认为,性很重要吗?备选答案是:1.很重要,2.比较重要,3.不太重要,4,非常不重要。

中国人认为性比较重要和非常重要的人已经占到四分之三(75.4%);在男人中高达82.9%,在女人中也有68.5%。从年龄来看,在1829岁的男女中占到五分之四(81.7%),4049岁的仍然占到73.4%;即使在5061岁的人中也仍然占到一半(50.3%)。这等于是说:性就是青春。

社会地位越高的人也越认为性是重要的:从文化程度来看,小学及以下的人中只有56.9%,随着文化程度的增加,到本科学历的人里达到89.2%。从职业等级来看,在农村劳动者中只有65.3%,在城市白领中则达到79.5%。从收入水平来看,收入最低的人中只有68.3%,而收入较高和最高的人里在高达82.4%。

以上的各种情况说明:中国社会的主流已经充分认同了性的宝贵价值,或者说,性已经堂堂正正地跨入社会的主流。

对于个人生活来说,越是认为性是重要的,自己也就越性福。那些认为性很重要或者比较重要的男女,经常日常亲昵的人增加19个百分点;每周有两次以上性生活的增加29个百分点;性生活之前充分爱抚对方的增加9个百分点;自己生理满足的增加16 个百分点;使用过的性技巧则增加1.8种。反之,负面的效果减少了:勉强对方过性生活的减少11个百分点;羞耻感减少12个百分点;肮脏感减少23个百分点。

最显著的是:认为性重要的人的性高潮更多。男人每次或者经常有性高潮的增加26个百分点;女人则增加24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人是自己的思想的产物。如果时至今日仍然不能接受性的宝贵,那么受损失的首先就是自己。

 

性福促进幸福

 

如果心情不好,那么性生活也会不好,甚至根本就无法开始。这是中国人已经熟知的,本文就不再赘言。但是反过来看,美好的性生活会给人们带来美好的情绪,只不过这一点在中国的大众传媒中宣传得非常不足,因此我们愿意用调查结果来证明一下。

我们在2000年、2006年和2010年的调查问卷中都包括了人们在最近3个月以来的情绪是否良好的4个问题:晚上睡觉好不好?是不是曾经感到情绪低落、心里发闷、垂头丧气?曾经无缘无故地感到疲劳吗?比以前更容易生气吗?备选答案都是1. 经常这样,2. 有时这样,3. 从来没有。此外我们还询问了一个综合的问题:总的来说,最近12个月以来,您觉得自己生活得愉快吗?备选答案:1. 非常愉快,2. 比较愉快,3. 不太愉快,4. 很不愉快。

如果能够经常获得性高潮,那么与从来没有性高潮的人相比,睡觉很好会增加9个百分点;情绪低落、无故疲劳和容易生气就会减少512个百分点;生活愉快则会增加12个百分点。

如果能够在性生活中经常得到生理上的满足,那么睡觉不好、情绪低落、无故疲劳和容易生气都减少1113个百分点;生活愉快则增加18个百分点。

如果性生活中心理上经常满意,那么睡觉不好就减少10个百分点;情绪低落减少17个百分点;无故疲劳减少12个百分点;容易生气减少14个百分点;生活愉快则增加23个百分点。

反之,性生活中的负面情况则会减少人们的幸福。如果性生活中有耻辱感或者肮脏感,那么情绪低落、无故疲劳和容易生气就会增加1316个百分点;生活愉快则会减少69个百分点。如果在性生活中勉强对方做一些行为,那么情绪低落和无故疲劳都增加15个百分点;容易生气增加17个百分点;生活愉快则减少7个百分点。

总的看来,对于人们的情绪好坏来说,性生活中的心理因素所发挥的作用,要大于和生理因素的作用,甚至大于性高潮的作用。这也就是“性”这个中国象形文字所表达的意思:由心而生。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