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欲望 想象 “性”趣
性在“安全与欢愉”——探索(女性)情欲经验行动研究
作者:何颕贤  时间:2016年07月25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何颕贤(澳门理工学院)

行动研究源起及背景

1986年至20153月底止,澳门共累积592例艾滋病病毒感染个案,当中100例为艾滋病个案,女性个案占293宗,男性个案占为299宗。15岁以下的个案占2宗。在所累积的个案中,性接触是主要的传播途径,占67%,其中55%为异性性接触感染,10%为同性性接触感染;静脉注射吸毒的感染率则占感染个案的13%[[1]]。由于详细的年龄及性别分布则未能从官方网页内查阅,故未能进一步分析情况。然而,了解异性性行为的安全性行动模式及当中的互动形态对防治艾滋病及相关性病感染仍是非常需要的。

谈“性”除关注防治艾滋病外,从社会文化层面观察也可了解到澳门社会对性充满禁忌,女性的身体跟青少年一样受到不少束缚,从外貌衣着到坐立行走的姿态也受到监管;不少受访女生的中小学校园生活也免不了受到传统社会规范的审视,继而为了避免受到责备、成为男性凝视及女性相互监视的焦点,只好内化成为“好女仔”的规范及标准,必须时刻自我节制、注意自己身体姿势[[2]]。澳门社会上充满着“好女孩”与“坏女孩”的区分,这样的区分实践作为[[3]]dividing practices),正好规训澳门女生要做“好女仔”;然而卡维波(1997)在批判青少年的性与被监控管理时,提出“否性”(sex negative)或“惧性”(erotophobia)文化是根本地对性抱持负面态度;总直觉认为年青人多进行性活动会产生问题或各种副作用。从刚在澳门举行的“第四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研讨会”(2015623-24日)的论文发表中,澳门的论文多集中以调查中学生的性行为、性态度及性价值作为焦点,再配以引入家庭背景(包括双职家庭、离婚父母等)、学业成绩及危机行为如吸毒、饮酒及抽烟等行为作为研究变项(variables),以数字呈现中学生的“性”。这种以“青少年的性”定位为“问题”加以运用各种量化研究方法进行研究表述,继而监控、管理及惩罚。

澳门教育暨青年局(下称“教青局”)为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中一个构思、指导、协调、管理和评核非高等教育的各项教育和辅助青年及其社团的组织单位。2005年教青局成立德育中心,其重点工作之一为性教育的推动。据该中心的代主任梁怡安称:“教青局坚持『预防为先,教育为重』的原则开展学技性教育……性教育小册子及展板供学校及社会服务机构使用,内容包括真爱的涵义、恋爱的反思、友谊的重要、防范网络陷阱、自我保护等。”[[4]]。澳门的性教育内容取向倾向及企图以综合性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 education)——视“性”为自然的、正常的、健康的生活经验,一方面强调禁欲的好处,另一方面亦同时教授避孕的知识。课程可让学生探索及定义自己的价值观,而非采完全禁欲性教育(abstinence-only),这种取态并不会提供有关避孕或预防性病及意外怀孕的信息[[5]]。然而,参看高中性教育教学辅助资源教学手册[[6]],发现课程内容以“澄清真爱的意义,明智做决定避免婚前性行为……”为主轴,虽有提及实践情欲自主的健康生活,但仍是以“管理性欲与性冲动”及鼓励学生坚持“等待真爱,避免发生婚前性行为”为学习目标。表面看是全人性教育,实质内涵则为性道德教育的传授,强调透过控制性欲,延迟发生性行为,以负面否性角度描述性行为在法律规范下的负面后果,并与感染艾滋病或性病及意外怀孕等不良后果连结起来。对身体的愉悦只能被教育要控制,而非解放,亦不鼓励探索,将性行为只联想到异性恋、男女性交等方式,自身对性的想象力被挖至枯竭。最后,谈性只成为谈禁欲、谈戴安全套,对性的欲望变得避而不能谈,更遑谈性欢愉。

(一)文献回顾

启发思考(女性)情欲20年:《性心情——治疗与解放的新性学报告》(何春蕤,1996[[7]]

22年前,即19937月,台湾性/别研究学者何春蕤和8位有性经验女成员展开为期12周的促膝谈性的成长团体——〈女人性心情工作坊〉,8位女人袒露内心的情欲经验,藉由彼此重新探索自身的情欲过程。《性心情——治疗与解放的新性学报告》(1996)为何春蕤费时3年整理,深入探讨当年台湾女性情欲现象,女人唯有了解自己,才能开发女人的性愉悦。“我们的文化是个蔑视情欲、蔑视性的文化。我们的文化总以负面的、消极的、丑化的方式来看待和性相关的一切事物,所以才觉得什么爱好都可以,就是不能正面积极的研究营造情欲。”[[8]]。在澳门如何抗衡这种蔑视性的文化及如何能主动正面积极营造情欲空间?在《酷儿:理论与政治》的〈什么是酷儿〉一文中,卡维波(1998)认为酷儿必须坚持“性”(包括同性恋)是正面的好事,是值得做的、有价值的,青少年情欲应当被鼓励[[9]]。完全禁欲的性教育只会进一步强化性一定是负面的思考。如何实践?何老师在书结语中鼓励大家写自己的性学报告及附上《性心情》自学手册(何春蕤,1996)。台湾的经验影响了当年香港的进步妇女团体。妇运连结进而以行动实践,也启发了是次研究的诞生。

行动实践的历程:重新思考女性的情欲经验——主体呈现

为何想要做这项研究,必须谈谈一些个人经历及体会,近20年前台湾学者何春蕤做的〈女人性心情工作坊〉及这本着作也引起当年(1996)香港妇女团体新妇女协进会(HKAAF)进行相关的工作坊。我也参与其中认识了一群女性主义者,也第一次跟陌生女性谈“性”及分享自身经历,是一次愉快的性启蒙。其后不少妇女团体中的女性主义者也开展了大量有对性议题包括女性情欲、色情、女同性爱、一夜情等的深入讨论,相关文字纪录收录于新妇女协进会出版的《再读女流》下集内[[10]]。“女性”如何受男权论述及建构下而获取的情欲经验是怎样,有没有可以努力做一些事情确保任何女性也可透过情欲表达及实践去探索自我跟他人的关系,也同时可在尊重差异的过程中不排斥任何女性,为创造及撑大女性情欲空间而做点“小事”深入探讨当今澳门女性情欲现象,透过彼此交流了解自己的身体感知,从而开发女性性愉悦的可能性[[11]]

寻找预防HIV/AIDS及推展安全性行为的“窍门”:《男性驻首》(Holland,J. et, al., 1988 & 2004[[12]]

不少学者认为了解性行为必须从社会脉络里讨论,性行为、性关系及性别关系是相互影响的。《男性驻首》[[13]]的作者团队在著作中以异性恋年青男女为研究对象,希望藉此找到预防感染艾滋病及有效地推展安全性行为,发现不少异性恋年轻女生都有预防艾滋病感染知识,但为何女生在进行性行为时,没有坚持让男生戴保险套,这是非常关键的议题。《男性驻首》作者指出关注焦点的转移:1980年代不少研究学者提出要理解“性的风险”不在于你是谁,而是你做了什么?如何做?及跟谁做?冒风险(risk taking)是文化活动并具社会意义,不宜从道德评价角度、社会身份与性认同来看待艾滋病感染[[14]]

上述的著作分别记录了不同地方在不同年代如何打拼女性的情欲论述空间及如何将情欲的思考结连性/别与权力的脉络以创造更多具批判及反动的研究及文化介入方法,本研究计划的理念正要在澳门——一个在世界性/别研究舞台上不显眼及对性仍较充满保守与禁欲/禁谈的社会里尝试作一点“离经叛道”的性研究及成人性工作坊,期望为澳门的“性/别地图”闯荡出一片小天空。

(二)研究理念

行动研究的基本理念是将理论与实证研究整理后直接运用研究所知应用于现实处境;而外国学者对行动研究分别加入“民主参与”及“理论发展”[[15]]。行动研究包括一连串的规划、行动、行动结果,是具实务性反省取向及其过程以一种螺旋式方法进行[[16]]。在此循环过程中,透过不断的反思,可将研究所得应用于处理人们实际所关注的问题,也能切合组织的需要[[17]]。行动研究借以参考研究结果规划行动方向,虽然行动研究被批评为较不严谨和较小的试验性研究,但亦被不少社科研究人员采用。传统以实证为本的研究结果在延伸或应用到实务情境往往有一段差距,无法协助解决当前正面临的现象,因此,行动研究就是要将“行动”与实务连结在一起,透过实际行动实施改变策略,进而评鉴反省回馈及修正[[18]]。女性主义学者认为行动研究以研究者与被研究者的合作及共同参与可消除彼此间的差距,打破一种不平等的权力关系,在社会科学中体现民主精神。

是次选取行动研究的理念在于强调“增加女性对谈情说性的机会及觉醒”及“赋权令女性感到在性关系上的力量”,透过参加工作坊,与研究者合作书写及说“甜故”的方式,让参加者变成行动研究的重要人物;研究员在过程中透过三次的工作坊(见附件图二)以组织者身份邀请一些实践者包括性工作者、性交易客人、年青女HIV感染者及性玩具商店负责人等来与参加者“谈性”,这样借以帮助参加者定义问题及对现存问题有不同思考角度。“我们是需要更多有知识的行动,而不只是对问题有更多的知识。[[19]]营造开放及接纳的空间让女性无所顾忌谈情色性是在澳门首创的工作坊,运用行动研究的理念放进エ作坊内。

(三)研究目的

1. 开拓及创造一个让女性自在及友善的空间来分享她们对身体感受及情欲经验;

2. 在彼此交谈中,让女性逐步摸索自我的情欲成长过程及辨识社会文化对女性的限制与压力;

3. 透过交互式的讨论以凝聚女性本身对情欲感受及认识,从中探索在追寻性欢愉的过程中能加强实践安全性行为的正面因素;

4. 让一众参加行动研究及工作坊的女性能接受一种非禁欲式的性教育,从中获取平等、协商及得力充权的自我保护及实践安全性行为的知识及能力,以达持续实践安全性行为,以预防各种性病及学会享受性欢愉,培养自主自信的人生。

“性”在本土化,行动研究的执行

是次行动研究目的是透过交互式的对谈讨论以凝聚对女性本身的情欲感受的认识,从中探索女性在追寻性欢愉的过程中能加强实践安全性行为的正面因素。行动研究结果将会以轻松说故事的形式在社交网页——【搞嘢讲呢啲!甜故大募集】[[20]]性在安全与欢愉”行动研究)的社交网页上向公众发放,期望可接触更多网络使用者。研究计划的情欲经验访谈对象主要为在职青年女。在澳门没有类似香港的家庭计划指导会——性健康服务中心的机构对此范围之女性进行安全性行为教育、如何面对性骚扰、艾滋病防治教育等主题的工作坊及相关活动,此范围对象往往是被社会忽略的一群。是次访谈提供一个轻松的环境使受访者畅所欲言,部分访谈内容主题包括性经验、安全性行为、意外怀孕及妇科检查经验等。计划合共访谈了11位女性及7位男性备有详细文字纪录。基于篇幅有限及计划初衷(焦点于探索女性情欲),故本文将选取当中11位女性受访者进行分析,并作深入分析。

(一)研究结果分析及行动建议

第一次性经验:从矛盾心理到不情愿地“干了”

从矛盾心理

“没有特别痛,没有特别爽”正是很多女性的第一次性交经验,特别痛也是非常普遍,而成功被插入射精成为很多女性心目中的交差事,

“‘没有特别痛,没有特别爽……’就是我第一次的感觉,因为发生得太自然及平淡,成功插入后有一种“交功课”的感觉,因为之前试了“插入”太多次都不成功,有一点松口气的感觉。”(心心,学生,双性恋,17岁)

这一方面显示女性不太享受性行为;另一方面,双方也不懂如何做到“大家爽”,这样久而久之,男性只为生理需要而性;女性则为心理——取悦男方希望获取更多的爱而性。“落红”泛指一般女性进行第一次阴道性交行为时会出血的状况,这亦是暗示女方是否处女的“证据”;社工香肠表示男友似乎很介意女生是否处女,但对她而言,处女不代表什么她自信及非常坚定地说“是谁说第一次一定会“落红”的!?事后,男朋友也有问我是不是第一次,但没有“落红”,可能他也半信半疑吧!但当我回答:“是”的时候,我感到他有一丝高兴,男人似乎有种心态是“如果女朋友是处女就是拾到宝”一样,但我真心的并不介意,是处女或不是处女能象征什么呢?”(香肠,社工,双性恋,28岁)

然而,这处女情结仍会对不少女性产生矛盾的理,加上社会文化及性教育上不断强化“等待真爱”,作为婚后留给丈夫的宝贵礼物,这间接限制女性探索性的各种经验。更值得关注的是不少女性也会接受了不情愿的性交/性爱[[21]]

不情愿地“干了”

KellyKitty虽然在不情愿下被男伴强行发生第一次性行为,但她并没界定那一次是“强暴/性侵”,这显示女生在爱情论述笼罩下,加上知悉其他友人都已有性经验,也只好默默接受这是女性的“命运”(destiny),处女情意结也因为同侪间的相同经验而淡化了传统对自身的束缚。

“可能当时正来月经,已表示唔愿意下,后来在男朋房间内,被男朋强行进行性行为。当时虽然只有13岁,但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有性经验,所以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Kelly,社工,异性恋,25岁)

“第一次性经验是在我13岁的时候,地点在公园我们在公园的櫈上,当时我在听歌,而男朋友便开始抚摸我,其实当时我是不喜欢这种感觉,我只见他几次,其实并不太熟。自己因为年龄还少,不懂拒绝我们之后便亲吻,他也向我要求了几分钟(进行性行为)。自己又易被哄骗,不过我是有点喜欢他的,觉得给他就是等于他会爱我,(这是)看戏学来的。他后来用手指插进我的阴部,(我)觉得很痛,其实我感觉很不舒服,他还想要在我体内射精,我当时很害怕,怕会怀孕,幸好当时自己还不到14岁,月事不是很稳定。”(Kitty,学生异性恋16岁)

打破贞操情结之行动建议

如何打破这种束缚女性性自由与性自主,学者何春蕤早在20年前已提出“为了彻底打破贞操情结之害,女人必须集体争取性经验的探索,性欲望的肯定,性信息的流通。”[[22]]女性应在性欲上联机,共同开拓及发展操练的平台,将性信息而非性道德教育开放。

缺乏空间的性生活——影响性愉悦质量

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家计会)于201310月公布“性与城市空间”问卷调查结果,逾八成受访者认为,香港性活动空间不足,七成以上为了增加乐趣、与家人同住等原因,曾经或想过在住宅以外的地方进行性活动[[23]]。本研究的一位女生受访者也认为澳门的性生活空间不足,由于受访阿花仍在学,经济上未能独立,故要寄居男友家中;她坦言性满足受到空间的限制:“我现在住男朋友家里,当他的家人都在的时候,我们就要偷偷摸摸地进行性行为,有时候会选择在洗手间进行(性行为)!其实觉得满尴尬的,因为房子隔音不是太好,所以都不敢太大声!所以满扫兴的,美中不足啰!”(阿花,女学生,异性恋,18岁)

阿花因与男友家人同住往往缺乏私隐度较高的房间以致未能享受性愉悦更有女性受访者表示,因为往往不想男友家人知道他们在房间搞嘢(进行性行为)不会在性交前后冲凉清洁身体/洗澡较容易令女性感染细菌如尿道炎或念珠菌等妇科病。

受访者的行动建议

有受访者建议若情侣怕在家里搞嘢后(进行性行为后)要冲凉/洗澡而被发现感尴尬那可选择使用湿纸巾先清洁手指及事前事后如厕也可减少感染细菌;另配戴安全套也可减少外射(体外射精)后要清洁的情况。当然解决市民住屋问题也间接可增加情侣及夫妇的性趣及愉悦感。

性高潮累积,提升性品尝能力

阿花(女学生,异性恋,18岁)对“性高潮”的看法包含性交前戏、喜欢男伴“虐打”及听到男伴高潮时发出的呻吟声音,然而因为缺乏进行性行为的空间,迫于无奈地在缺乏隔音的厕所(洗手间)进行性交,令其未能感到满足。

“我喜欢做爱的前戏部分。他平常的前戏是那些抚摸一下,亲一下我!而男方喜欢对我骚痒,他以为我会有反应,但其实没有,我只是怕痒而已,(因为)那些都不是敏感的部位!(笑)…..我这人喜欢刺激,我喜欢对方比较狂野,就好像我要被虐打似的。做爱的时候,打一下我屁屁、腰部这些!打下去不用让我很痛,但要有力!”(阿花,女学生,异性恋,18岁)

对于插入式的性交,阿花表示“好舒服”,但清楚知道未达性高潮。

“我特别喜欢他将要射精前,发出的呻吟声音,跟他做爱有时是为了他的呻吟声音,觉得很有趣!好好听!所以去洗手间做(爱)的时候听不到(呻吟声音),会觉得很不满足。而他插入的时候会觉得很舒服,但不至于会到高潮。”(阿花,女学生,异性恋,18岁)

阿花的性伴数目达10位,以她18岁的年龄计,她的性经验累积令其学懂体会及感受性欢愉,也清楚当中限制其享受性爱的因素,例如缺乏空间及配带安全套感不舒服等。

安全性行为、女士可有Say(发言权)?

阿花对伴侣配戴安全套没有强烈的要求,原因是觉得不舒服及冇feel(没感觉),亦怕男友不高兴,阿花坦言“戴安全套?不一定啦!主要得看心情!不想戴(安全套)是因为怕没感觉,而且戴安全套会觉得不舒服!男朋友会比较多外射(体外射精),其实基本上都少戴(安全套)的,当经期未到的时候,就会戴(安全套)!我会喜欢用有特别效果的安全套,例如感觉上有点不一样,而味道其实没所谓!”(阿花,女学生,异性恋,18岁)

阿珊意识到安全性行为的重要,但也因为怕男伴不悦,最终也没有持续用安全措施。“我认为安全套就等于是安全性行为,我总共有15次性经验,但最近几次的性行为之中,我都没有做足安全措施。小时候在学校,有老师告诉我安全套就是安全性行为,老师告诉我安全套可以预防怀孕,但我通常都没有要求我的性伴侣安全套,因为我怕他们不高兴,但事后都会担心我会意外怀孕和会感染性病!”(阿珊,活动协调员,异性恋,20岁)

由于安全性行为未有持续性,事后女方会担心意外怀孕及感染性病。然而阿紫则相信男伴是自己唯一的性伴侣,所以只采取体外射精的措施以避免意外怀孕;对她而言,安全性行为措施是建基于信任,而这种信任也建基于爱,因她的经验令她感觉性欢愉的大前题是应有爱才有性,而基督教信仰也强化这种信念。这显示女性在实践安全性行为上面对很大的矛盾及心理压力。

过去不论男女伴侣,我大部份的性经验中都没有做安全措施,这是因为女女性行为不需要担心怀孕,只要注意清洁大致没有问题;而与男性伴侣方面,基于相信对方没有乱搞且是唯一的性伴侣,因此多只会选择体外射精,而且我家人是十分鼓励我如(意外)怀孕后便可结婚组织家庭。过去性经验方面,未有基督信仰前,我的确与伴侣有发生性行为,不论男与女,经验告诉我必须有爱的性才能让我稍为感觉享受点,因为安全感是重要的,所以过去的性伴侣必须有一定感情的基础才可发生性行为。”(阿紫,女社工,异性恋,25岁)

性教育往往强调配戴安全套,但缺乏性别权力差异分析,对女性在提出伴侣使用安全套事情上欠缺同理心及应多培训女性果断要求男方戴安全套;当中更可与男伴一同购买情趣安全套以增加性行为的乐趣及增加彼此的沟通;对女性更重要的是要享受性的愉悦,(以及)安全不会意外怀孕是大前题,不要为取悦男伴而放弃自身的安全,爱是建基平等沟通及互相尊重。正如香肠(女社工)所言:

“安全套是高达98-99%的,因此,“安全套”对我来说是一种保障,在发生第一次性行为时,我也会主动要求男方戴套,因为在过程中,我发现他没有要戴的意思,两个男朋友也是这样,现任男朋友也是没有准备“安全套”,那时,我会停止性交,要求他往便利店购买“安全套”再续,而他也愿意配合,因此,我认为只要女性扬声,男人不一定不戴,很多时是“侧侧膊”(蒙混过去),这是我的个人想法。”(香肠,女社工,双性恋,28岁)

妇科检查的经验——痛与恐惧

“我现在会定期检查子宫看有没有事。我觉得普通发炎是可以治理的!而性病,我想多数都是很滥交的人,就好似病菌进入了身体,越来越多才会这样!而我现在的性伴侣很稳定,只是男朋友一个,所以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觉得不特别需要带安全套。”(阿花,女学生,异性恋,18岁)

“曾经有接受妇产科的检查,过程很痛,感觉好害羞,验不到有性病,不过之前有试过宫颈发炎,因为与前男朋友(做爱时)的卫生做得不好,所以得了宫颈发炎。”(珊,活动协调员,异性恋,20岁)

第一次的妇科检查是由于尿道炎,因此医生建议做子宫抹片检查,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张椅,很有行刑的感觉,坐上去的时候又冷冰冰,加上对着陌生人没穿裤子的感觉也很差,过程在刮一些子宫组织的时候有点痛,主因可能是不能放松吧,因此至今对做妇检也有些恐惧,两年前做了一次就没再做了。”(香肠,社工,双性恋,28岁)

由于性一直也是敏感话题,妇科病成了暗病,不可外泄,女性身体在服从种种规条之余,患上妇科病时总感有苦自己知[[24]];很多时候,妇科医生对年青而又未婚的求诊女性总会标签化,并将之看成“问题”少女,喻示她们未婚进行“越轨”性行为,再次强化有爱才可有性的“真爱人生”[[25]]思想。不少受访女性也恐惧做妇科检查,原因多是心理上对性产生压抑,而这压抑也或多或少由社会文化及医疗体系输送及强化,特别是年青未婚女性。部分妇科瞖生也对年青女性性活跃而有意或无意间作出劝喻,“少做为上”;女性为免承受歧视目光,也多不愿承认自己有不安全性行为,令女性错过了获取性信息及肯定女性欲望的机会。

对妇科医护人员行动建议

妇科医护人员宜多考虑性别权力差异加深性压抑文化,女性往往在性事上承受不少压力与染病及意外怀孕风险,同理心及关怀的慰问对求诊女性是非常重要,这可鼓励女性及早求医。

讨论及总结

经初步分析发现不少女性受访者面对缺乏空间的性生活。大部分女性受访者第一次性经验也感不爽,除性知识的匮乏外,安全性行为的实践上,性教育往往强调配戴安全套,但缺乏性别权力差异分析,对女性在提出伴侣使用安全套事情上欠缺同理心,建议应多鼓励女性果断要求男方戴安全套;当中更可与男伴一同购买情趣安全套以增加性行为的乐趣及增加彼此的沟通;对女性更重要的是要享受性的愉悦,以及安全及不会意外怀孕是大前题,不要为取悦男伴而放弃自身的安全,爱是建基平等沟通及互相尊重。

此外,面对欠缺同理及关心的医护人员,妇科检查经验只有痛与恐惧,部分妇科生也对年青女性性活跃而有意或无意间作出劝喻——少做为上策”;女性为免承受歧视目光,也多不愿承认自己有不安全性行为,令女性错过了获取性信息及肯定女性欲望的机会。妇科医护人员宜多考虑性别权力差异加深性压抑文化,女性往往在性事上承受不少压力与染病及意外怀孕风险,同理心及关怀的慰问对求诊女性是非常重要,这可鼓励女性及早求医。

分析及列出行动建议后,部分较相关女性性经验及安全性行为内容放于社交网页以截图海报形式,于指定时间定期于“搞嘢讲呢啲”专页发布,从而引发更多对性议题及女性在实践安全性行为上的矛盾及困难,希望能引发共鸣及开放更多讨论性议题的空间。是次探索情欲经验行动研究为在澳门首次进行,面对的限制及困难也不少。其中包括人口密集导致人际关系紧密,同时涉及性的敏感议题,令受访者初期感到抗拒而不愿参加;然而愿意参加的女性亦感叹能谈性的朋友不多,接触性信息(特别的欢愉性知识)的流通渠道匮乏。因此,是次行动研究最重要的启示是应多开拓友善谈性而又能确保私密的渠道,社交网页如脸书(Facebook)、微信(Wechat)等是其中可尝试的网上平台。

(一)讲“讲呢啲(性)”难启齿

然而愿意参加的女性亦感叹能谈性的朋友不多,接触性信息(特别的欢愉性知识)的流通渠道匮乏。因此,性教育应尝试开拓网上平台提供友善谈性而又能确保私密的情欲信息渠道。

“我也很少会跟朋友说这些(性)!就算自己放得开,但别人也不一定想说。如果我说了出来,这样会让自己好想很怪似的!而少部分可以说的都是朋友主动去说起这个话题,我就会问对方“你是处女吗?”;如果他的男朋友是我认识的,我就会问“你跟男朋友发生了性行为了吗?”“他让你舒服吗?”这些问题,然后就没有再探讨下去。”(阿花,女学生,异性恋,18岁)

阿花虽然拥有丰富的性经验,然而对于谈性也是非常保守,甚至觉得主动提及这些话题,在文化上是不太被接纳;纵是谈及性,也得依从着主流传统的贞操脉络出发,如:“是否处女?”当在充满性压抑及否性文化里,澳门女生或多或少也需要一份勇敢向友人“出柜”(come-out)自己已不是处女。当冲破了这贞操情结后,阿花会直接问女性友人性满足与否,用上正当词汇——“舒服”替代“爽”或“高潮/兴奋”(广东话较常用英文“high"概括有性含意的感觉或其他如用药后的反应,当然也会形容生活上其他兴奋的事情)。

研究结果将会以轻松说故事的形式在社交网页以截图海报形式,于专页发布,从而引发更多对性议题及女性在实践安全性行为上的矛盾及困难,希望能引发共鸣及开放更多讨论性议题的空间。

(二)对性教育的启示

1.性教育中的两个很迥异论述的典范

不少澳门性教育研究学者及前线工作者倾向将青少年的性“问题化”,将青少年看成“客体”,被研究调查的对象,目的要达到控制、监管及治理以减少及推迟性行为的发生,或以公共卫生及从缓减伤害(harm reduction)理念预防性病感染的发生的安全性及负责任的行为模式。然而较少前线人员包括老师、社工等会将青年人看成主体(Subject),以聆听主体性经验或故事(Story telling)。

以聆听主体及疏理“主体”故事的典范相信主体具自身力量,发掘及呈现主体故事(alternative stories)能令研究学者及前线工作者获取新的启发,同时也可为自己充权及发展出不同的对抗策略(resistant strategies),可成为有对抗力量的主体[[26]]。了解协商过程(negotiation process)、愉悦/挫败故事及实践安全性行为的经验。因此,主流性教育工作者有需要了解“以青少女性为主体”的典范及视角审视现存性教育的盲点与缺失。

2.性要怎样教?

由苏芊玲主编,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20032011)所策划的性教育教师自学手册[[27]]里提及性的三个层次,除性知识的层面(如:月经)及技术层次(如:安全套的使用)外,涉及性/别的权力面向也是非常重要。协商(negotiation)及互动涉及双方的权力,在不平等的社会性别关系下做协商——在“做”(性交)与“不做”到决定“做”时,再考虑进行免插入性的性交还是维持贞洁(非插入式性交),最后女生为担心怀孕而再要与男伴协商内射还是外射等等,也都是涉及性关系中的权力、信任与女性能动性的问题。是次研究有不少异性恋年轻女生纵使明白不少安全性行为的知识,但基于不敢坚持要求男生戴上安全套,或担心男伴感不悦及未能满足男伴,而会让他另觅其他女生,最后可能放弃原则,委屈及独自承担感染性病、意外怀孕等风险,更记得关注是要接受一个质量不好的“性”。久而久之,性对女生而言便成了“交功课”及为保存“爱”的方法,谈上性质量更遑论谈性欢愉。

性教育缺乏性别权力差异分析,对女性在提出伴侣使用安全套事情上欠缺同理心。年轻女性长期接受一种性教育的知识——“保护论述”,让女生警觉到性是危险;女生大部分表示几乎没有正式或非正式的教育教导她们享受身体的性愉悦或开发她们性欲望的潜能。

3.性教育=(安全+性知识)x欢愉

台湾关心性教育的前线工作人员参考西方的研究后,引用西方学者(Holland[[28]]的观点,将培力区分为两种层次,即知识上的培力(intellectual empowerment),强调认识到需要这么做的期待和意图,以及经验上的培力(experiential empowerment),则指出实际上去执行的能力,也就是享受安全愉悦的性能力[[29]]。香港性研究学者也认为,性教育的目的应该不在是保护年轻女孩们远离性现实,而是应该是致力于扩展女性解放的各种可能性,就是说实现性平等,提高女性获得性知识和性愉悦的机会。性教育的目标,应当是帮助年轻女性和女人厘清自身作为女性的种种意义[[30]]

是次行动研究【搞嘢讲呢啲——甜故大募集】也运用社交网络面书(Facebook)专页平台发展创意手法及另类论述(invent new discourses),并配合本土文化的历史脉络(context),让女性也可参与“讲甜故”(分享自身的情欲故事)的过程,网上平台能成为说情欲经验/故事的管道。从本行动研究的结果及受访女性的回馈,我们可多提倡女性以务实的角度培力身体自主权,这正是需要好好培养调教自己掌控身体情欲的能力,要培养自己的情欲品味,以想象力丰富自己的情欲胃口;并积极操练自己身体,努力成为自信、具性知识及自主能力的“好讲甜故女人”。

研究限制及经验

研究发现不少女性受访者面对缺乏空间的性生活;大部分女性受访者第一次性经验也感不爽,除性知识的匮乏外,在安全性行为的实践上,性教育往往只强调配戴安全套,但缺乏性别权力差异分析,对女性在提出伴侣使用安全套事情上欠缺同理心。

1. 确保受访者的个人资料保密,录音将保留半年后经分析后销毁;

2. 由于受访内容可能较敏感,在宁静餐廰进行访谈能以轻松气氛与受访者建立关系,更能让受访者畅谈个人经历,但必须注意受访地点以确保受访者私隐;

3. 是次探索情欲经验行动研究为在澳门首次进行,未能以小团体/工作坊形式进行情欲经验分享,面对的限制包括人际关系紧密,同时涉及性的敏感议题,令受访者初期感到抗拒而不愿参加;

4. 访问员与受访者相熟的好处在于感到安全,能获得一次谈名正言顺“性”的机会。

附件:图表一

澳门小区红丝带行动艾滋病教育资助计划2013/14

性在“安全与欢愉”——探索情欲经验行动研究

选取11位澳门女性受访者基本数据分析

编号

化名

性别

性取向

年龄

职业

性伴数目

1

阿花

异性恋

18

学生

10

2

嘉嘉

异性恋

26

电话接线生

5

3

Kitty

异性恋

16

学生

10

4

小鱼

异性恋

26

没提供

没提供

5

小小鱼

异性恋

20

没提供

没提供

6

异性恋

20

活动协调员

15

7

Kelly

异性恋

25

社工

6

8

Jackie

异性恋

(曾经是双性恋)

35

老师

5

9

香肠

双性恋

28

社工

2

10

心心

双性恋

17

学生

1

11

阿紫

异性恋

(曾经是双性恋)

25

社工

5

*特别鸣谢以下團體及人士:

澳门“搞嘢讲呢啲!”研究计划成员及参与是次行动研究的受访者。

(香港)姐姐仔会-小美

(香港)性出路平等会(Sex Fighters for Laissez-faire-Sam

香港女性HIV感染者-V

Sally’s toy:www.sallystoy.com香港情趣商品网站Vera & Picco



[[1]]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卫生局(2015))艾滋病病毒及艾滋病统计数据(截至20151-3月)网页:http://www.ssm.gov.mo/portal/浏览日期:2015516.

[[2]] 黄惠琴(2005.女教师与女学生的空间识觉研究:以高雄市的高中为例.女学学志.19期校园空间的性别经验.台北市:巨流.

[[3]]王振围主編2011.性别无敌好青春(2).台北:台湾青少年性别文教会.

[[4]] 梁怡安(2015)从政策及措施支持的角度谈澳门性教育推行经验.第四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研讨会大会手册.63-67.澳门:澳门明爱.

[[5]] 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教育暨青年局 (2009) 澳门性教育课程研究报告.澳门:澳门教育暨青年局.(澳门防治艾滋病委员会委托.香港中文大学承办)

[[6]]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教育暨青年局 (2012) 财团法人杏陵医学基金会编写:真爱人生高中性教育教学辅助资源教学手册.澳门:澳门教育暨青年局.

[[7]] 何春蕤 (1996).性心情——治疗与解放的新性学报告.台北:张老师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8]] 何春蕤 (1998) 好色女人.台北:台北元尊文化.

[[9]] 卡维波 (1998) .什么是酷儿.见何春蕤编:酷儿理论与政治.台北国立中央大学性/别研究室.

[[10]] 新妇女协进会(2005).性议题.再续女流下集.香港:新妇女协进会.第四部份.253-341页。

[[11]] 张彩云(2001.创造女性情欲空间(续篇)——对香港妇运的一些反思.差异与平等-香港妇女运动的新挑战.香港: 新妇女协进会及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社会政策研究中心.163-165页。

[[12]] Holland, J., Ramazanoglu, C., Sharpe, S.and Thomson, R.(2004).The male in the head: Young people, heterosexuality and power. London: the Tufnell Press. Second edition.

[[13]] 英文原著: Holland, J., Ramazanoglu, C., Sharpe, S. and Thomson, R.(2004).The male in the head: Young people, heterosexuality and power. London: the Tufnell Press. Second edition.

[[14]] 成令方.宋素卿 (2010) ..性别与权力.见杨幸真主编青少年的性:西方研究与在地观点.台北:巨流图昼.第二章.20-39.

[[15]] Holter, I.M., & Schwartz-Barcott, D.(1993) Action Research: What Is It How has it been used and How can it be used in Nursing Journal of Advance Nursing.Vol.18: 298-304.

[[16]] Hart, E., & Bond, M.(1995) Action research for Health and Social Care: A Guide to Practice. Buckingham: Open University Press.

[[17]] 赖秀芬.郭淑珍(2006.行动研究.胡幼慧主编质性研究:理性.方法及本土女性研究实例.台北:巨流图书有限公司.第十二章.239-248.

[[18]] Atweh, B., Kemmis, S.& Weeks, P.(Eds.)1998Action research in practice. New York: Rutledge.

[[19]] Barry, K., Bunch, C,.& Shirley (eds.) (1994).International Feminism: Networking Against Female Sexual Slavery. New York: The International Womens Tribune Centre, Inc.p11.

[[20]] 计划名称【搞嘢讲呢啲!甜故大募集】广东话潮语解释: 【搞嘢】意指与同性或异性进行性行为 (即性交);【讲呢啲】:意指分享性知识或性经验;甜故:意指有关性欢愉的经历或故事。

[[21]] 陈桂连(2012.〈谈性识变- 与中国农村新一代高学历异性恋女性谈性禁忌〉见黄结梅主编打开性/.香港:圆桌精英有限公司.26-44.

[[22]] 详见网上文章:何春蕤肯定你的性欲望:现代的贞操情结

http://sex.ncu.edu.tw/members/Ho/Glist_09.htm (浏览日期: 2015516).

[[23]] 参阅新闻剪报:香港性活动空间不足

http://jmc.hksyu.edu/shuo/p=17712 (浏览日期: 2015516) .

[[24]] 陈玉华(1997)〈家庭计划与妇科检查: 监察女性越轨〉.见新妇女协进会(2005)〈性议题〉见再续女流下集.香港:新妇女协进会.414-417.

[[25]] 澳门在2012年出版名为真爱人生高中性教育教学辅助资源教学手册在给导师的话里已开宗名义引述主编晏涵文教授对性教育的看法性教育的目的是要学习如何爱人与被爱的教育是一种发扬人性支持美满家庭生活……也是一种爱的教育(见手册IV

[[26]] Michelle Fine (1988) Sexuality, Schooling, and Adolescent Females: The Missing Discourse of Desire. Harvard Educational Review: April 1988, Vol.58, No.1, pp.29-54.

[[27]] 苏芊玲主编.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策划(2011)性要怎样教?性教育教师自学手册.台北:女书文化.

[2] Holland, J., Ramazanoglu, C., Sharpe, S.and Thomson, R.(2004).The male in the head: Young people, heterosexuality and power. London: the Tufnell Press. Second edition.

[3] 成令方.宋素卿 (2010) ..性别与权力.见杨幸真主编青少年的性:西方研究与在地观点.台北:巨流图昼.第二章.20-39.

[[30]] 何式凝.曾家达. (2013) .从女孩的经验重看香港性教育.见从情欲.伦理与权力看香港的两性问题.香港:香港中文大学.2.53-66.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