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身体研究
全文检索
身体研究
残障青少年性相关知识、态度、行为及教育与服务需求调查——定性研究发现
作者:涂晓雯 等  时间:2016年07月25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涂晓雯1,胡塔静1,吕飞2,楼超华1,廉启国1,左霞云1

1.上海市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2.ADI发展研究所)

全球超过10亿人(或15%)具有肢体、感官、智力或心理上的障碍,虽然有关残疾年轻人的数据有限,但清楚的是,每个社会中残疾年轻人占总年轻人群的比重都十分显著[[1]][[2]]残障青少年具有和非残障青少年同样的性与生殖健康教育和服务需求,并享有同等的获取性与生殖健康信息和服务的权利,但残障青少年常常被排除在现有的性与生殖健康教育和服务范围之外,其性与生殖健康需求和权利被严重忽视是不容置疑的事实[[3]][[4]][[5]]。据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障人士抽样调查[[6]]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7]]推算,我国1019岁残障青少年约800万。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对残障青少的性与生殖健康还缺乏足够的关注,再加上在残障青少年中开展调查难度较大,目前对残障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状况及服务需求的了解非常少,相关研究严重缺乏。为了填补这方面的研究空白,由数家机构合作开展了本研究,这些机构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助残、上海市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ADI发展研究所和广州市越秀区爱成长教育支持中心。本文重点对城市和农村地区听力障碍、视力障碍和肢体障碍青少年的小组访谈和个人深访的结果进行分析,了解他们的性相关知识、态度与行为及他们对性相关教育和服务的需求和可及性,为政府部门制定相关政策、更好地向残障青少年提供性教育与生殖健康服务提供科学依据。

对象和方法

(一)调查方法

在知情同意的基础上,由经过培训的访谈员对不同障碍类型的青少年进行匿名小组访谈和个人深入访谈,在访谈对象同意的基础上进行录音。访谈内容主要包括:(1)对性相关知识的掌握及来源状况;(2)对性相关问题及对向未婚残障青少年提供性与生殖健康教育和服务的态度和看法;(3)对性与生殖健康教育和服务的需求和可及性。

1.调查对象

访谈对象为城市和农村地区1224岁听力障碍、视力障碍和肢体障碍的未婚青少年。城市和农村地区的访谈对象分别从上海市和陕西渭南地区选取,其中城市地区访谈对象主要从特殊学校抽取,农村地区访谈对象主要从社区抽取有的在普通学校就读,有的辍学在家或参加工作。小组访谈共12组(每组57人),城市和农村地区每种残障类型男、女生各一组,共1272人。个人访谈共28人,其中视力障碍15名,肢体障碍13名;男性访谈对象15人,女性访谈对象13人;城市地区13人,农村地区15人。小组访谈和个人访谈共100人,其中男性52人,女性48人;城市地区47人,农村地区53人;城市和农村地区对象的平均年龄分别为17.6岁(最小12岁,最大23岁)和18.3岁(最小14岁,最大24岁),高中(包括在读)及以上文化程度者分别占70.2%41.5%

2.资料整理与分析

访谈结束后及时对访谈记录和录音进行整理和转录,使用Atlas.ti7.0对资料进行归纳分析。

结果

(一)性相关知识水平及来源

1.性相关知识水平

在城市地区,访谈对象基本了解青春期身体和心理的变化以及身体的隐私部位,对异性爱慕、亲密关系以及性幻想等性心理知识以及友情和爱情等人际交往知识也有一定的了解,但很多女生表示在第一次来月经之前没有接受过相关教育,不知道怎么处理,对出现月经表示担心,有1/4左右的对象不知道什么是手淫,一些听力障碍的青少年及年龄较小的脑瘫青少年不知道避孕人工流产的意思;几乎所有的访谈对象均听说过艾滋病,约1/2对象听说过性病,但对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了解不全面,甚至存在误解,如部分人认为会艾滋病可以通过唾沫传播;所有访谈对象都知道什么是性侵犯,但3/4的对象不知道具体怎么预防。不同障碍类型的青少年相比,视力障碍者的知识掌握情况最好,年龄较小的脑瘫青少年最差

尽管多数农村地区的访谈对象目前或曾经在普通学校就读,但他们掌握的相关知识非常有限,近3/4的对象不了解青春期性生理知识,如男生不知道遗精是什么,甚至不知道遗精是男孩特有的生理现象,出现遗精时感到困惑不安;女生在来月经前对月经的知识一无所知,一名视力障碍女生报告说:来月经时很害怕,觉得自己要死了,就躲到厕所写遗书17岁,高二年级学生);有的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青春期。3/4的农村对象欠缺生殖与避孕知识,认为这些知识离自己还很遥远,目前没有必要去了解;半数左右的对象听说过艾滋病,知道艾滋病是很严重的病,但并不知道具体怎么传播和预防,仅极少数对象听说过性病,但认为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基本上都知道要保护自己的隐私部位,但仅约2/3知道性侵犯这个词的意思。不同障碍类型的青少年相比,听力障碍的青少年掌握的知识更少。

2.性相关知识来源

城市对象获取相关知识的来源依次为网络、学校、电视、小说、同伴、青春期教育书籍和家长,也有的对象知识来源比较单一,只有网络或小说。农村对象的知识来源依次为网络、电视、同伴、学校、书本和家长。

3.性相关态度与行为

城市对象反映,特殊学校初中生中谈恋爱的较少,高中比较普遍。3/4的对象认为中学生谈恋爱很正常,只是有一些人认为需要正确引导,仅1/4的对象认为中学生谈恋爱太早。访谈对象的年龄越大对中学生谈恋爱的态度越开放。没有访谈对象报告自己或同学中存在婚前性行为现象。对婚前性行为,2/5以上的对象认为只要双方自愿、不要怀孕就可以,半数以上对象表示反对;对同性恋,2/3以上的对象表示不能接受,认为这种现象恶心、违反自然规律,如一名小组访谈对象说道:我反对,不能接受的,这个是违背自然原理的,无法接受的,我身边如果有的话,我会劝他,发生在我身上的话,怕的(视力障碍,男,18岁,中专三年级学生)。但也有1/5对象表示只要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可以,对别人表示尊重,如另一名小组访谈对象说道:我是觉得不会允许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对于身边的,关系不是很亲近的人,也无所谓(视力障碍,男,19岁,中专三年级学生)。被访对象认为自我保护、做决定、约会/恋爱、婚前性行为、性侵犯、避孕、怀孕、生孩子、人工流产、性病/艾滋病等与各类型残障青少年同样有关,其中关系较大的是自我保护、做决定、约会/恋爱、性侵犯、怀孕和生孩子。

农村对象报告约会/恋爱的情况高中生比较常见,初中生相对较少。近4/5的对象认为中学生谈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情;对婚前性行为,多数对象认为很正常,只要双方愿意/相爱就可以,也有的认为不应该发生;对于同性性行为,绝大多数人的意见是不可接受,认为同性恋有问题、变态、不可理解、不可理喻,只有个别对象认为同性性行为正常,觉得社会应该正视这个问题(肢体障碍,男,18岁,职高生)。多数被访对象认为自我保护、做决定、约会/恋爱、婚前性行为、性侵犯、避孕、怀孕、生孩子、人工流产、性病/艾滋病等与残障青少年同样有关,其中关系较大的是自我保护、做决定、约会/恋爱、婚前性行为、性侵犯。有农村访谈对象反映,听说过普通中学在校学生意外怀孕的事情,还有一名17岁小学辍学的听障对象说自己曾经在街上被陌生男子拉到面包车中,后来想办法逃脱的事情,但没有访谈对象报告自己或其他残障青少年中存在婚前性行为、意外怀孕、遭遇性侵犯等现象。

(二)对性与生殖健康教育和服务的需求和可及性

1.对向残障青少年提供性教育的态度和看法

城市所有访谈对象均听说过性教育或青春期教育,他们普遍认为应该为残障青少年提供性教育,因为残障青少年和非残障青少年拥有的权利是一样的,性本能和性意识也是一样的,很多残障青少年以后也会结婚,因此也需要这方面的知识,仅少数对象认为有的残障类型,像重度智力障碍,可能讲也没有用。如一些访谈对象说道:不管哪个方面的障碍,他是一个人就是有必要(听力障碍,男,18岁,高三年级学生),其实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有缺陷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必经的发育的过程,对于一个人的教育,这个问题就是应该放在里面的(视力障碍,女,19岁,中专二年级学生),我觉得是有必要的,每个人的受教育权都是平等的,不管你是不是残障人士(视力障碍,男,19岁,高二年级学生)“我就想说对残障人的性教育很有必要的,对于其他的人肢体障碍什么的我不是很了解,我就想说对于我们视力障碍的,对于他们低视的来说他们可以很容易了解各种性知识,那么对于全盲的呢,可能父母也不对他说,老师也很避讳,那他就不懂,他有疑惑的时候就很可悲,女孩子之间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都不知道,遗精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知道睡觉醒来短裤湿了,这些都是正常该知道的知识,可是却是极度匮乏,就是全盲来说是极度匮乏,所以我觉得对于残障学校,性教育真的要重视起来”(视力障碍,男,20岁,中专三年级学生)。

几乎所有的农村对象都没有听说过青春期教育或者性教育,在解释后大家对有没有必要向残障青少年提供性教育的意见也很不统一,1/2的对象认为有必要提供,理由是可以保护自己,有益身心健康,如一名听力障碍的女生说道:残障青少年只是身体上的残障,向残障青少年提供性教育,使他们更好地了解,有益于身心健康,所以很有必要18岁,高三年级学生)但也有部分对象表示不需要,理由多种多样,有的认为现在的孩子很聪明,自己什么都知道,有的认为到一定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有的认为提供性教育很变态的

2.对家庭性教育的需求和可及性

城市对象反映,虽然生活中父母也提供过一些性教育,但父母性教育的内容多为月经期的保健、青春期的身体变化、告诫不要谈恋爱和性侵犯等自我保护知识。多数对象认为父母提供的知识远远不够,因为父母讲的知识一般是自己已经知道的,没有深入的内容;也有部分对象觉得父母能这样也行了,因为父母本来也不专业,他们也缺乏相关的知识,不知道该怎么讲。约2/5的对象认为父母应该结合自己的经历,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对他们提出的性相关问题给予认真回答,多主动为孩子提供这方面的教育,如一名视力障碍的男生说道:像我吧,性格内向,不好意思问,我希望他们能够主动告诉我一些这方面的东西16岁,初二年级学生);2/5的对象明确表示不需要父母提供性教育,认为由父母提供性相关知识感觉怪怪的,即使父母讲了,自己也不一定相信,而且有些私密的、有关异性交往方面的问题父母知道后还可能会干涉,感觉不安全。

农村地区对象报告家长提供过性教育的非常少,即使提供过,也仅停留在不允许子女谈恋爱或是月经期保健等话题上,主要原因是家长的观念比较保守,认为这方面知识到了一定年龄自然会知道或者认为小孩子不需要知道那么多。此外,父母缺乏这方面的意识或知识也可能是他们未提供性教育的原因。绝大多数访谈对象对家庭性教育没有需求,其原因正如一名肢体障碍的对象所说:就是父母提供了也不是很自然的,国家这种,父母不会提供的,如果父母提供了接受也是很困难。(男,20岁,大专)

3.对学校性教育的需求和可及性

城市地区访谈对象所涉及的4所特殊学校除了1所学校在6年级开设了专门的青春期健康课程外,其他学校均是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的内容融合在其他课程中,最主要是心理课,还包括卫生课、生命与科学、班会课或是集体大型讲座,多在初中开展,有1所学校高中也有涉及。学校性教育的内容主要包括生命的由来、身体的构造、青春期发育和保健、自我保护、异性交往应该注意的事项和技巧,只有1所高中提供过避孕方面的知识。3/4的对象对学校性教育表示不满意,还有1/4的对象觉得学校提供的内容已经足够了,比什么都没有好。对学校性教育不满意的原因主要包括老师太保守、对性的问题敷衍回避或草草带过;课时太少;老师讲的听不懂;授课内容太少、不深入、系统,对学生帮助不大。如一些访谈对象说道:说是开了这个课,但是没有多少实际意义,都是自学成才(视力障碍,17岁,男,中专二年级学生);我觉得性教育学校还是讲的比较少的,有时候生理有时候心理,但是都没有系统的,讲的都比较片面,对于真的碰到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办法去应对,不知道怎么办,多数都是自己去了解(视力障碍,19岁,男,中专二年级学生)。他们都希望在学校获得全面的性相关知识教育。

农村地区的访谈对象反映,学校只关注学习成绩,对性教育一般不太重视,老师只在初中的生物课和生理健康教育课上教过一些生殖系统的构造和生理卫生知识,如一些残障青少年说道:“现在家长、老师啊说的就是你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就是除了学习什么都别想,然后要参加高考,各种统考啊”(视力障碍,18岁,女,高二年级学生)。4/5的访谈对象对学校教育表示不满意,认为老师讲的相关内容太少,而且老师讲得含糊其辞、不易听懂,有的青少年甚至已经忘记学校提供过哪方面的知识,因为是传统社会嘛,这种东西讲得还是很隐晦(听力障碍,18岁,男,高中生)。他们希望学校能够提供两性交往、疾病预防、自我保护、生殖健康方面的知识。如果学校有性教育讲座之类的活动,学校最好能要求全体同学都参加,否则参加了可能会遭人议论,如一名视力障碍女生说道:你要是去听了人家会说谁谁……,就会讨论,大家一起去,就觉得没什么不对了18岁,高二年级学生)。

4.对社区性教育的需求和可及性

几乎所有城市地区的对象均反映社区没有提供相关的性教育,极少数社区有张贴相关海报,内容涉及男女的区别以及怎么保护自己不怀孕。大部分访谈对象并不倾向于社区来提供性相关教育,认为社区的义务是做好小区管理,且社区的工作人员主要是中年大妈,由她们提供的信息并不可信,家长和学校提供的信息加上自己平时从其他渠道获取的就足够了,如一些视障女生说道:让我去跟居委会大妈讲,我还不如去睡觉(视力障碍,17岁,女,中专二年级学生),学校里面老师还相对有专业的,那个(社区工作人员)的话,不专业的(视力障碍,18岁,女,高三年级学生)他们太传统了,他们也不愿意做这个事情(视力障碍,18岁,女,中专三年级学生)。

同样,农村地区的对象也没有听说过社区有任何针对青少年的性教育,绝大多数对象认为农村社区不会提供这样的服务,即使有,家长也会反对,仅极少数对象认为社区应该向残障青少年提供性教育。如一名访谈对象说道:就算真的有机构针对性的做教育和宣传,家长也会说孩子还小啊,怎么样的,而且障碍的话,他就会觉得……真的是不太可能我觉得(视力障碍,女,18岁,高二年级学生)。

5.对生殖健康服务的需求和可及性

对于生殖健康服务,城市对象比较熟知的是学校的心理咨询服务,学校并不涉及性与生殖健康的转诊服务。对社会上的避孕服务、性侵犯的法律援助服务和青少年友好服务门诊等,访谈对象了解的很少,没有听说社会上有专门针对残障青少年的服务。几乎所有的对象及自己的朋友都没有接受过相关的服务,即便是有一些性相关问题或困惑,也很少去找学校心理咨询室的老师,认为可能不安全,有问题更倾向于和同伴分享。3/4的访谈对象认为有必要提供性与生殖健康服务,以便在有需要的时候找得到。

在农村地区,学校一般没有心理老师,因此也不存在咨询服务。农村的访谈对象都没听说过社会上有专门针对残障青少年的生殖健康服务,解释以后也仅少数对象表达了他们对生殖健康服务的需求。

讨论

残障青少年普遍缺乏性与生殖健康知识,不同残障类型之间存在较明显差异。相较而言,三种残障类型的青少年中,视力障碍对象对性与生殖健康知识的掌握较好,听力障碍和脑瘫对象相对较差,原因可能与不同障碍类型的对象其功能受限不同有关,且功能障碍越明显,负性影响越大,[[8]][[9]][[10]][[11]]如听力障碍的青少年由于听力缺陷或伴随着语言能力低下或丧失,他们理解和获取性与生殖健康知识的难度相对较大;脑瘫的青少年由于其认知能力、语言能力及躯体运动能力的限制,他们从外界获取相关知识的能力和途径都会受到较大影响。除了自身的功能障碍,残障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水平还与性教育的可得性有很大关系。从他们的知识来源看,不管是城市对象还是农村对象,网络才是他们获取性相关知识的最主要来源,他们从学校获取的性相关知识相对较少,从家长获取的更少,特别是在相对保守的农村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与城市地区的访谈对象相比,农村地区对象虽然对相关教育和服务的可得性和可及性更差、更缺乏性相关知识、对婚前性行为的态度更宽容,但他们对性教育的主观需求却很低,约半数左右的对象认为性相关知识到了一定年龄自然就会知道,有的甚至对性教育持反对态度,这可能与农村地区保守的性观念有很大关系。由于缺乏性相关知识,一旦碰到性相关问题,他们将面临更高的性与生殖健康风险[[12]][[13]][[14]],因此,农村残障青少年的性教育无疑更应该受到重视。在农村地区,残障青少年的父母受制于低教育水平和保守的观念,几乎不提供性相关的知识,而从媒体获取这方面知识需要他们认真甄别,但他们并不具备这种能力。对在校学生来说,学校是他们获取性相关知识的最佳来源,但目前农村学校对性教育根本不重视,提供的相关内容非常少,学校领导和老师应该转变观念,向残障青少年提供适合其身心发展的性教育。

在性与生殖健康服务方面,城市残障青少年了解比较多的是咨询服务,对其他服务了解很少。在农村地区很少有特殊教育学校,多数残障青少年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学校一般没有心理老师,更谈不上咨询服务,因此,农村残障青少年对性与生殖健康服务了解更少。事实上,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均没有专门针对残障青少年的性与生殖健康服务。由于其自身功能的限制,不同残障类型的青少年在获取性与生殖健康服务时都将面临比非残障青少年更大的困难,医疗卫生部门、计划生育部门、司法部门、残联以及其他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服务的相关组织应该了解和考虑不同障碍类型青少年的需求,为他们提供必须的性与生殖健康服务。

在很多社会,人们在认识残障青少年的性需求上通常存在偏差,认为残障人士没有性方面的需求。本研究发现,一些严重肢体障碍青少年的父母或其照料者认为他们将来不适合结婚、生孩子,因此故意对他们屏蔽有关性的信息,认为不讲他们不知道也就不想与性有关的事情,这样对他们反而会好些。事实上,这是极其错误的。在本研究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无论何种残障类型的青少年都表现出了对话题浓烈的兴趣。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是时候承认,性是一种类似于吃饭喝水一样的本能,即使是身体或感知能力存在障碍的青少年,他们也会产生性冲动,有性需求,需要性相关知识、技能和服务来帮助他们应对可能面临的性相关问题。因此,无论是学校、家长还是社会都应该重视残障青少年的性与生殖健康需求,向他们提供相关的教育和服务。



[[1]] WHO. World report on disability [R].Geneva: WHO/World Bank, 2011.36.

http://www.who.int/disabilities/world_report/2011/en/index.html

[[2]] UNICEF.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with disability fact sheet [Z].UNICEF, 2013.

[[3]] Nancy Murphy, Paul C Young. Sexuality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disabilities [J]. Developmental Medicine & Child Neurology, 2005, 47: 640–644.

[[4]] Aysegul Isler, Dilek Beytut et al.A study on sexuality with the parents of adolescents with intellectual disability [J].Sex and Disability, 2009, 27: 229-237.

[[5]]昝飞.刘青:聋生性知识来源及青春期教育现状调查 [J].中国特殊教育,2005,3:8-11.

[[6]]中国残疾人联合会.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全国残疾人分残疾类别和残疾等级的年龄构成[EB/OL]http://www.cdpf.org.cn/sytj/content/2008-04/07/content_30336060.htm

[[7]]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1号)[EB/OL]http:/www.stats.gov.cn/tjgb/rkpcgb/qgrkpcgb/t20110428_402722232.htm.

[[8]]中国残疾人联合会.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全国残疾人分残疾类别和残疾等级的年龄构成[EB/OL]http://www.cdpf.org.cn/sytj/content/2008-04/07/content_30336060.htm.

[[9]]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1号)[EB/OL]

http:/www.stats.gov.cn/tjgb/rkpcgb/qgrkpcgb/t20110428_402722232.htm.

[[10]]李娜:残障青少年成长发展及健康相关功能障碍的调查研究[D].硕士学位论文.山东大学, 2012.

[[11]]昝飞.刘青:聋生性知识来源及青春期教育现状调查 [J].中国特殊教育.2005.3:8-11.

[[12]] WHO and UNFPA. Promoting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M].Geneva: WHO, 2009.

[[13]] Loïse Conod, Loïse Conod. Sexual life in subjects with intellectual disability [J].Sexuality and intellectual disability, 2008, 50:230-238.

[[14]] De Beaudrap, Mac-Seing, Pasquier. Disability and HIV: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a meta-analysis of the risk of HIV infection among adults with disabilities in Sub-Saharan Africa. [J].Aids Care, 2014, 26(12):1467-1476.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