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身体研究
全文检索
身体研究
中国人的性技巧:革命已经成功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6年03月03日
来源:

中国人的性技巧:革命已经成功

潘绥铭

很多人都喜欢聊聊性技巧的事儿,又都很好奇:别人都在怎么做?如果没有严谨的学术调查,那么这方面的事情就只能是云山雾罩,莫衷一是。

2000年到2006年再到2010年直到2015年,我们四次的全国调查中都询问了性技巧的问题。在前三次调查中,包括10种性技巧:性生活中接吻、抚摸对方乳头、乳头被抚摸、抚摸对方外阴、外阴被抚摸、女上位、后入位、口交对方、被口交、肛交。结果发现:采用过这10种性技巧的男女,从2000年到2010年全部都增加了,其中采用过前五种性技巧的人,从67%左右增加到83%左右。

这就是说,到2010年为止,前五种性技巧的采用率已经达到极限,不大可能再增加了,因为总会有一定比例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采用这些方法的。因此到2015年调查的时候,我们就不再询问前五种性技巧了,只询问后五种。

结果我们惊讶地发现:采用过后五种性技巧的人,从2000年到2010年都是迅猛增加的,几乎都是增加了一倍;可是从2010年到2015年,却基本持平,停止再增加了。

具体情况如下:

采用过女上位的人,在2000年只有46.8%,到2010年增加到72.6%;可是到2015年却仍然是67.1%;没有再次增加。

采用过后入位的人也是如此,从2000年的38.7%,到2010年增加接近一倍,为63.5%;然后到2015年就停止增加了,保持在61.3%

自己给对方做口交的人,从2000年的17.2%增加到2010年的35.8%,也增加一倍。可是又过了五年到2015年,仍然持平在36.8%,增加的幅度极小,可以忽略不计。

对方给自己口交的人,基本也是如此:从2000年的19.5%增加到2010年的39.3%,也接近翻番;然后到2015年就略减而基本持平,仍然是36.8%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从2000年到2010年的短短十年里,性技巧采用率的成倍增加,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性技巧的革命”。可是到2015年之所以会停滞不前,说明这个革命已经成功了,想这样做的人都已经做到啦,不可能再继续增加啦。(附带说一句:革命成功不是打倒别人,而是解放自己。)

反过来说则是:“性技巧的革命”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无限地增加下去,因为仍然有五分之二左右的中国人,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始终也无法接受女上位和后入位的性生活方式。同样地,也仍然有五分之三左右的中国人,确实接受不了口交,无论是自己做还是对方做。

这就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宿命:别看性关系越来越开放,看A片的越来越多,性与爱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可是一到床上,他们却依然故我,不是如鱼得水,反而作茧自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清规戒律。

最后要说的是男女之间的肛交。它从2000年的只占区区2.9%,一路攀升,直到2015年的13.8%。这里面可能有五花八门的原因,但是性社会学奉行“言出有据”的原则,所以,男女肛交高速增长的原因,还是请读者们自己来各抒己见吧。

附录:潘绥铭的四次全国调查的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在2000年、2006年、2010年和2015年,每五年一次,完成“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的实地调查。每次调查的随机抽样方法、调查地点、调查方法、问卷内容都基本一致,因此具有历史可比性。

我们调查的是中国境内1861岁的总人口,在2015年大约是9亿4千万人。我们采用分层等概率的随机抽样方法,涵盖城市和农村、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具有相等的可能性被调查到。因此具有95%的准确性,来代表这些人的总体情况。如果不是随机抽样,那么任何调查,尤其是互联网的调查,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调查地点,分布在25个省市自治区的103个县级地理区域里,其中城市社区67个,农村行政村36个。每处完成50个问卷,2015年总计调查5136人,四次调查总计23,147人。

调查方法:派出总计92位调查员,每4位到一个调查点,调查3天。一对一、同性别、在封闭的房间内,用笔记本电脑或上网手机来显示调查问卷,由被访者按键盘,独自回答。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接近真实的调查方法。

调查内容涵盖了“性”的所有方面:社会背景、健康状况、社交与交友、恋爱与性爱抚、首次性交、婚姻或同居状况、双方情感、性生活细节、婚外性行为、“看黄”、网上性活动、异性按摩、一夜情、找小姐、交换伴侣、多人性行为、同性性行为、性生活障碍、使用新毒品、购买性用品、遭到性侵害或性骚扰。总计至少68个最多192个问题。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