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女性的身体
全文检索
女性的身体
日常生活中24至25岁年轻女性对于“乳房”的主体建构——以对7名女性的访谈为例
作者:白乙辰  时间:2013年07月03日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摘要:本文以2425岁的年轻女性为研究对象,以“乳房”这一意涵丰富的概念为切入点探讨女性在“身体”、“性”等相关方面的主体建构。通过对7名女性的访谈,描述女性主体建构下的三种乳房观念:器质性或功能性的乳房、具有性吸引力的乳房和审美上的乳房,在此基础上,本文将进一步讨论女性如何在来自他人的目光想象中建构对于乳房的认知评价以及自我展示的行动倾向,最后提出本研究的不足之处以及深入反思的方向。

关键词:年轻女性;主体建构;三种乳房;目光想象;自我展示

之所以会选择2425岁这个年龄段的年轻女性作为研究对象,首先是考虑到了笔者本身操作访谈的便利性,并且,笔者认为处于该年龄段的年轻女性正在经历从校园到社会、从单身到建立亲密两性关系的转折期,对于“性”的相关问题不仅处于观念上的敏感期,而且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实际经验着观念与行动之间的相互建构。在研究视角上,本文关注研究对象自身对于自我与世界的主观意义解释,在行为主体的感受说明、概念标定和意义认同中诠释社会现象,而不是将其作为一种客观测量的对象。本文将通过对7名目前正在大学校园里读研究生的2425岁女性的访谈,以“乳房”这一意涵丰富的概念为切入点探讨女性在“身体”、“性”等相关方面的主体建构。

一、意涵丰富的“乳房”

考夫曼在其“裸乳社会学”研究中,将女性的身体分成三种,第一种身体是一种平常化的身体,是人们在道德规范下“视而不见”的身体;第二种身体是一种具有色情意味的“性”的身体,是女性对男性具有性吸引力的身体诱惑;第三种身体是具有审美价值的身体,提升了注视身体的目光的境界,也是在平常性的约束下用于掩饰性欲望的手段。三种身体之间的界线是模糊的,主体的自信、担忧、向往、掩饰等各种复杂心理和想法便混杂其间,有时相互矛盾,有时又能通过相互解释而自圆其说地建构起自我的身体观,并且三种身体在不同角色情景以及前台后台之间实现流动和转化。本文以女性身体的重要部分“乳房”为关注焦点,是因为“乳房是一个非常模糊的器官:从吸吮的婴儿到爱抚的男人再到自我欣赏的女人,母性、色情和自恋相聚同一花园,共享同一果实”[1],在具体的访谈中,我们得到了受访者主体建构下的三重意义上的乳房:

一是器质性或者功能性的乳房,作为人类身体器官的乳房,作为女性身体区别于男性身体的器官性标志,并且发挥男性所不具备的哺乳功能。正是在这层意义上绝大多数受访者都使用了“女人的标志”来表达对于乳房的基本认知。没有或者失去乳房对女性来说将是一种“不完整”和“缺陷”,而没有哺乳功能的乳房相对于前者则没有引发过多的负面评价和内心焦虑,可见对于女性来说,暴露于他人目光下的显性的乳房较之于隐性的功能意义上的乳房更加重要,但这可能是因为用于弥补哺乳功能的替代品在现代社会更易获得,所以对于女性来说失去这种功能的“代价”并不高,也可能是因为受访谈对象范围的限制,七名受访者均没有生育和哺乳方面的相关经历。但是所有受访者均表示不会为了乳房的外在形态而进行医学上的整型手术,因为这可能会影响自身健康尤其是哺乳功能。

二是具有性吸引力的乳房,提到“乳房”与“性”的关系,受访者一般都通过对“性感”这一概念的表述来建立二者之间的关系。在大多数受访者看来,“性感”是在女性内部的比较中形成的“女性魅力指数”而与男性无关,而少部分受访者则坚定地认为“性感”只有建立在对异性的性吸引力基础上才能成立。有些受访者在一种非常宽泛的意义上将“性感”等同于“女性魅力”,与一般意义上的身材“丰满”、“火辣”的单一标准不同,受访者提出来“健康”、“有活力”、“清秀乖巧”等也都是一种“性感”。还有比如“东方性感”和“西方性感”的分类就将各种文化类型中的女性审美标准都整合进了“性感”的范围。再如,所有受访者都强调内在因素(如性格上的自信主动、气质上的成熟智慧)比外在身体条件更重要,甚至是决定意义上的。也有些受访者狭义地将“性感”看做女性所有魅力中的一种特殊类型,这种类型是与乳房等特定身体特征紧密相连的,如沙漏型身材、S型曲线,失去这些外部特征便不再具有“性感”。另外“性感”还与穿着有关,身材“丰满”只是客观身体条件,而穿着上的“暴露”则增添了更具性吸引力的“火辣”,但女性认为的衣着暴露程度需要“恰到好处”,许多受访者提到了一条“乳沟标准”,即对于乳房暴露程度的衡量以乳沟“隐约可现”为度。对于“色情”意味的性则被受访的女性置于男性看待女性的目光和心理之中而加以否斥,在受访者看来男性对于“性感”的理解与其“生物性”的“性本能”直接相关,是一种“恶心”、“低劣”的原始欲望,男性眼中女性的性感只与乳房的形态等外在标准有关,如“胸大”、“腰细”、“腿长”、“臀翘”等,男性可能会认同内在等方面的女性审美标准,但不会将其视为“性感”,并且他们对于穿着暴露程度的喜好是“露得越多越好”,尤其是对丰满乳房的要求上。

三是审美上的乳房,其实在上述第二种乳房的描述中就可以发现,受访女性是在“性”与“审美”之间进行了模糊处理,既拔高了她们对于“性吸引力”的理解,又将“性”贬低至男性低级的本能需求。在受访者的审美标准中,“美”的乳房大体有如下几个特征:在形状上高耸挺拔、饱满结实而非下垂松弛,在体积上以乳罩号码C为标准,小于C的“平胸”或者大于C的“巨乳”都是不美的。而在受访者所认为的男性对于女性乳房的审美问题上,男性是否具备“审美”的眼光是值得怀疑的,少数受访者认为“审美”对于男性来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借口”,大部分受访者并不否认这个“事实”,但这取决于个人道德品质上的“正派”或者“猥琐”,所谓的“正派”是对女性乳房一定程度上的“视而不见”并且不以“巨乳”为偏好。由此可见,当受访者使用“审美”一词时,其实她们并没有与第二种乳房相区分,同样还是以男性的乳房偏好为参照,凡是与女性自身审美标准相同的男性就被认为是具有真正审美能力的,对于“巨乳”有特殊偏好的男性则被排除在了高级的“审美”趣味之外,而被划入“性”的低级本能之中。

二、关于乳房的目光想象与自我展示

在女性关于自身乳房的“镜中我”建构中,主体通过想象他人眼中自我的乳房形象及其评价而产生对自身乳房的认知、评价和行动倾向。在对于自身乳房的认知问题上,许多受访者都选择从其青春期乳房发育经历来阐述,随着乳房的发育逐渐产生明确的性别意识,早发育的乳房遭到周围同龄人尤其是男性的嘲笑而产生自卑心理甚至通过“驼背”来使乳房不明显,大约到高中时期随着周围同龄女性乳房的普遍发育而“挺起胸脯”不再自卑,大学时期通过更广泛的人际网络、大众媒体的接触,在有关乳房的大众审美标准中形成自己的乳房审美观并付诸各种“丰胸”行动实践以达到各自心中的标准。可见,不同时期女性对于自身乳房的认知、评价和行为都受到了主体对周围人目光以及一般化大众标准的主观诠释的影响。

那么,受访者在当下所形成的乳房建构主要受到了哪些方面的“目光”影响,访谈主要集中在了男性目光的角度上。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认为现代女性对于乳房的审美追求和身体塑造是一种女性自主自觉的实践,但她们也并不否认这种“自我欣赏”之下其实隐藏了部分对男性目光的迎合。比如,受访者一方面会认为当自己的乳房能够吸引男性目光时可以使自己“感觉良好”,但另一方面她们又对男性的“巨乳”偏好表示坚决的抵制和贬低,对于男性的这种偏好受访者首先表现出了“难以理解”,继而提出了各自的“猜想”,比如“原始的生殖崇拜”、“大的东西都引人注目”、“自己没有所以稀罕”、“可以摸”、“有看头”等等。有些受访者进一步建构了一个“男权社会”的社会历史观来解释男性目光对女性自我塑造的影响,被男性权力所掌控的各种社会信息传播媒介按照自身偏好塑造了“时尚”,使得女性不得不被裹挟其中,按照男性的标准塑造自己的身体,甚至是以牺牲身体健康为代价。

“女人只是为了目光而寻找目光,让目光适中地投向自己,提高自己的身份。为此,她要表现她的美,而且不失时机地利用其他被正式允许的手段来吸引别人,比如利用似露非露的方法”[2]。因此,与目光想象相伴随的必然是自我展示行为的发生。在访谈中,受访者提到最多的自我展示手段体现在内衣的穿着技巧上,即通过乳罩的厚薄、塑形效果等来达到自己所追求的乳房的最佳展示形态,而在外衣的穿着上,大部分受访者表示会通过暴露脖颈、肩膀、锁骨等部位展示“性感”,但不会在乳房上通过或多或少的暴露来“吸引眼球”。

当访谈者进一步追问她们为什么不会通过乳房的暴露来吸引他人目光时,受访者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并不是“先天条件优越”者,本身乳房形态较好自然有可展示的资本。其次,她们提出了“身份”问题,比如演艺圈的明星需要通过暴露来展示其乳房,甚至相互攀比地追求“大尺度”、“无底线”,因为这是其“生存手段”,但普通人不需要如此,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刻意暴露的话就会让人联想到其所从事的职业可能与“性”有关,可见不同的乳房展示方式已经与女性的职业身份联系在一起而成为一种刻板印象。再次,“场合”也是女性进行展示自我的重要影响因素,比如在同龄朋友之间的聚会上希望凸显“性感”来吸引他人目光,而家庭聚会则完全不需要,“穿着暴露”在长辈眼里是不允许的,“公共场合”是受访者普遍提到的一个重要方面,过分暴露的衣着是不好的,从其“影响社会治安”的角度说这是“不道德”的,从其“挑逗男人”的动机上说这是“自私”的。

三、不足和反思

本文由于访谈范围有限,访谈者身份背景趋同,各个案例资料之间的差异性并不是很大,并且访谈深入性尚有不足,各个问题之间的内在关联性还有待深入细致地建构和梳理,许多问题仅仅是提出却没有找到答案。比如,访谈中发现年轻女性对于自身乳房的负面评价和情绪主要体现在乳房较小的女性身上,她们认为自己的乳房是一种“身体缺陷”,这是因为“平胸”不仅对男性缺乏性吸引力,而且也会遭到周围女性的“暗地嘲笑”,还有受访者提到了“生育能力”,即饱满的乳房与旺盛的生育力、充足的乳汁有关,笔者认为此处提到的这种附着于“生育力”的乳房“崇拜”与对男性的性吸引力有着深层次的关系,而对男性的性吸引力转化外在的目光,使得乳房成为一种可交流可沟通的符号象征,进而塑造了女性对于乳房的自我感知,访谈中还发现即将要到来的生育期使得女性普遍产生了对于自身乳房的焦虑心理,担心乳房将因生育和哺乳而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主要是负面的预期,如形态上的“下垂”、“松弛”。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几乎所有受访者都对媒体中的“巨乳”、“爆乳”形象表示反感,并认为这是“讨好男人”的行为,借助现代视觉化的传媒技术及其商业化应用中,女性的身体尤其是乳房成为一种公开化的赚钱工具,女性乳房的媒体形象似有被污名化的趋向,而这种传媒的建构力量又渗透进女性的主观意义世界深深影响着她们对于乳房的微妙感知和体验,在低调的不显与目光的盼顾之间寻求内心平衡。

四、参考文献

考夫曼著 谢强 马月译《女人的身体 男人的目光——裸乳社会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



[1] 格罗著《裸乳》巴黎,198759页,转引自考夫曼著 谢强 马月译《女人的身体 男人的目光——裸乳社会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223

[2] 考夫曼著 谢强 马月译《女人的身体 男人的目光——裸乳社会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229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