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主体感受与意义
裸露的乳房——身体社会学的视角
作者:江波  时间:2013年07月03日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摘要  暴露身体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历史充满着乳房和屁股,它们曾不加掩饰地出现在众人眼前。当然,这主要是男人的屁股,相反地,女人胸部的更加裸露倒是近几年的趋势(格罗,1987)。裸胸运动的兴起将“身体解放”“回归自然”“男女平等,实现乳房去性化”的呼声推到了风口浪尖,引起了社会的广大关注。本文将就此社会现象进行社会学的讨论和分析。

关键词     裸胸运动       身体    社会学

一、裸胸运动的兴起

裸乳时尚于1964年出现在圣·特鲁佩斯(丰塔奈尔,1992)。诚然,过去也曾有一些人裸胸,但是十分隐秘,没有引发群众运动。随着社会的日益进步,一些女权主义者提出烧掉乳罩,裸露上身的建议。她们称,这是为女性争取平等权利的机会,亦是身体的解放,性的解放。他们要求乳房去性化,要求女性可以和男性一样实现绝对平等的权利。1992年,纽约州女士拉萌娜联合了另外5位妇女来到纽约州某公园,在众目睽睽之下,齐刷刷地脱光衣服,来挑战警察、法律的权威。[1]20079月,瑞典发起了一次非同寻常的运动:众多女性努力捍卫在全国各地游泳池不戴乳罩游泳的权利。坚持在公开场合坦胸露乳的女性为此建立了一个名为“裸胸”的活动小组,积极组织裸泳活动。裸胸运动新闻秘书阿斯特里德·赫尔罗特指出,她们要求在公开场合袒胸露乳的出发点是想强调乳房只是生理器官而已,努力使女性的乳房摒弃过多的性色彩,实现女性乳房去性化的目标。[2]2012826日,作为美国女权运动的一部分,美国“无上装组织”(Go Topless)又在洛杉矶威尼斯海滩发起了一年一度“裸胸日”游行活动,示威者要求女人应和男人享有同等的权利,都可以在公共场合半裸逛街。

裸胸运动此起彼伏,从沙滩、游泳馆到公园,裸胸实践通过建立新的合法区域悄然不知地,然而却是不可抗拒地被推广开来,并获得了裸体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的积极支持与维护,却也遭到了诟病。

二、裸胸与性

在不同的文化中,社会固着在女性身上的性感部位也是极其不同的。在非洲和太平洋岛屿上,一些部落的男女是全部裸露上身的,无所谓性感与非性感之说。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对小脚曾有过一段疯狂而残忍的迷恋,但对于乳房却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似乎全都像假设了它根本不存在一样,乳房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相比之下,乳房在西方文化中却备受关注,自古以来,它都是视觉艺术所表现的对象,并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越来越成为消费的刺激俘获,成了点缀大众媒体的新偶像。[3]为了迎合男性的审美和喜好,各路创作者不惜把女性视为性的代名词,乳房视为性感的符号。乳房成为女性身体上最暧昧的器官。这个哺乳系统早已超越了哺育后代的基本作用,转而成为了人类审美的承载物。在主流社会文化看来,女性裸露的乳房已经成为性了,即通过暴露身体给别人来获得性满足,至少是一种意淫。一些模特、明星纷纷向公众展示其大乳房的魅力,爆乳、镂空、透视、内衣外穿等装扮逐渐流行,高胸成为一种价值,隆胸成为一种时尚,坦胸露乳的美人形象被同各种商品拼贴在一起,使消费和性感成为合二为一的东西。比如车展上那些花枝招展、使出浑身解数用露乳吸引目光的车模们已经取代了车展本身要展出的商品。女性裸露的胸部无时无刻发挥着性感的气味,并吸引着男性的目光。

三、身体的解放还是倒退?

那么,裸胸运动究竟是所谓的身体解放还是一种社会历史的倒退呢?一些学者认为,现代文明教导“原始人”要把乳房遮起来,穿衣打扮,现在又反过来争取自己裸露乳房的权力,这是一种历史的倒退,是将现代文明打回原形的可笑行为。而女权主义者认为这正是社会历史的进步,是女性身体的解放,是实现男女平等的重要步骤。

我们不妨从身体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社会学意义上的身体研究都是建构主义取向上的,在此意义上,通过持续的个人习得和代际传递,身体的自然性不断被改造,各种社会文化的烙印逐渐增强。[4]故我们的身体是历史地发展起来的,所谓的人体美,基本上亦是文明进程的产物。女性美乃是对女人身上自然本质的改造,是在扬弃生育事务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是那些职业情妇和贵族妇女最初为了把自己与其他普通的女人区分开来的结果。[5]她们的身体不断地被社会化、理性化和文明化。按照福柯、德里达等后现代主义者的观点,现代社会的理性,尤其是工具理性并没有给人们带来真正的快乐,相反地却是无休止的劳作、身体的疲惫、心灵的倦怠、价值的迷失,所以他们要关注个体的感受性、体验性、生物性,追求个体的真正自由和解放。裸胸的信徒们试图以类似的观点解释他们参与的运动:这是向原始舒适感觉的回归,向作为文明对立面的自然状态的回归。身体是个人的身体,每个人都有自己决定的权利。问题的关键是:裸胸是否是文明进程新进展的表现,它能否达到真正的身体解放和自由?或者裸胸主义者们会否在自己进行的方式革命中走的太远,甚至走向极端?答案并不简单。 或者说无所谓进步还是倒退,女权主义者以裸胸来要求男女权利的平等,在笔者看来是没有很大的实际意义的。

事实是,在大众媒体推行的乳房痴迷依然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这些声音所产生的影响还是极其有限的,主流的妇女们并不理会这些从边际发出的呼喊,她们仍然秉持着传统的道德文化,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和乳房。大概只有到了那一天,当大多数女性把身体的舒适看得比美观重要,当乳罩变得毫无用处,当乳房失去性感,被同身体的其他部位一样看待,女人才有可能挺起自由的乳房走向人群,裸胸才能从观念走向实际。



[1] [] 张哲瑞联合律师事务所,《裸露的权利——美国法与性》,法律出版社,2005年,第8

[2] http://news.sina.com.cn/o/2007-11-17/051212918761s.shtml 《瑞典妇女要裸胸权 要求游泳时和男子一样赤裸上身》

[3] 康正果,《身体和情欲》,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5月,第41

[4] 赵方杜 侯均生,《轮身体社会学的产生和思考》,载《理论与现代化》,2010年第2

[5] 康正果著,《身体和情欲》,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5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