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校园小夜曲
全文检索
校园小夜曲
集体宿舍,公共还是私人空间?——有关共用寝室中的性活动的初步探讨
作者:吴倩  时间:2014年04月30日
来源:《走向性福》下集

. 研究背景

(一)大学生的寝室生活

由学校提供的寝室是大学生主要的生活场所,目前我国各高校所提供的寝室,仍是以多人共用一间房间的形式为主,有些大学里,一间寝室的居住人数达到了8个人,甚至偶有更多人的情况出现。

大学里的寝室到底更多的是公共空间,还是属于私人空间?这是一个很难解答的问题。应该说,大学寝室中既有公共领域,也有个体的私人空间,而这二者间的界限是模糊不清的。

大学的寝室既是个体生活、休息的场所,同时也是进行公共交往和各种活动的地点。不仅从物理上来说,寝室是多人共用的空间,而且从心理上来说,寝室中的其他人的行为、甚至其他人的存在本身,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影响每一个个体。

和其他人共同居住在同一间寝室里,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大学生离开家庭的孤独,但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在寝室当中,寝室成员来自五湖四海,他们在生活习惯上可能会出现很大的差异,而寝室中责任与义务的界定往往会出现冲突。此外,在多人共用的寝室当中,要保守个人隐私变得更加困难,个体的大量日常生活习惯都暴露在宿舍成员当中,甚至连一些极为隐私的部分也很难隐藏住。笔者在大学心理咨询中心所接待的来访者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因为与同寝室同学的生活习惯大相径庭、寝室关系不和等问题前来咨询的。

(二)大学生的性活动

绝大部分的大学生已经成年,他们的生殖系统早已成熟,势必有正常的性的需求.

目前我国已经有了大量针对大学生的性行为、性观念、性知识获得等方面的调查研究,总结与本研究有关的近年的调查如下。

董莉萍等(2005)对1115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10.31%的大学生承认自己有过性行为,他们的平均年龄为20.7岁。郑夕春(2005)对881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9.8%的大学生在调查中承认自己曾经有过性经历。罗恋梅等(2007)对2939名成都大学生的调查发现,18.5%的被调查大学生有过性行为,其中,66.4%的人承认自己与亲密朋友之间发生过性行为。罗丹(2008)对970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7.3%的大学生表示曾有过插入式性行为;24.1%的大学生有过亲吻、抚摸性敏感部位等边缘性行为。叶然(2009)对1311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16.5%的大学生承认有过性行为,10.8%的人在近半年内有过性行为。周远忠等(2009)对北京市12129名大学生的大规模调查发现,18.4%的男生与10.5%的女生有过性行为。曹佐武(2011)对暨南大学的3789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41%的男生与31.1%的女生曾经有过性行为,其中,10%的男生与3.4%的女生表示自己经常有性行为。余峰彬等(2011)对攀枝花市的1242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42.1%的大学生有过性行为。

有关大学生的性自慰行为,叶然(2009)对1311名大学生的调查中发现7.6%的被调查大学生经常自慰,44.2%的被调查大学生偶尔自慰。周远忠等(2009)对北京市12129名大学生的调查中,74.3%的男生及24.9%的女生有性自慰的行为。

此外,叶然(2009)对1311名大学生的调查中还发现,14.9%的大学生经常有性冲动,61.2%的大学生偶尔有性冲动。

也有一些研究对大学生性知识的获得渠道做了调查。郑夕春(2005)对881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42.24%的大学生从各种媒体获得性知识,“同学间相互交流”也是大学生获得性知识的主要途径之一,约占40%。董莉萍等(2005)对1115名大学生的调查发现,大学生获得性知识的途径分别为报纸杂志31.03%,医药卫生书籍20.36%,国外影视16.77%,黄色影碟5.56%,色情读物2.69%,色情网页2.06%。叶然(2009)对1311名大学生的调查中发现,大学生获得性知识的主要途径分别报纸杂志62.7%,互联网59.5%,科普读物57.2%,以及来自同学朋友47.8%

最后,崔庚寅等(2007)调查了大学生谈论性话题的情况,在1073名被调查的大学生中,71.17%曾经谈论过性话题,其中,16.03%的人每天都要谈论;51.63%的人表示,每次谈论性话题的时间超过10分钟;86.95%的大学生表示会在宿舍里谈论性话题。

综上所述,在大学生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有各种形式的性行为;大学生仍然主要从非正规渠道获得性知识,其中,与同学的交流及色情媒介都是重要的获得性知识的手段;多数大学生会和同学谈论性话题,他们也常常会在宿舍里谈论性的话题。

. 问卷调查

(一)调查目的

作为成年人,大学生有从事性活动的需求和权利。从前人的研究中可以得知,相当多的大学生有了性冲动和性需求,也有相当多的大学生已经有过不同形式性行为,甚至经常有性行为。性行为,无论是需要一个合作者,还是自己完成(性自慰),都是一件相当隐秘的事情,需要一个隐秘而安全的空间来完成。

人们在从事包括性活动在内的私密活动时,自己的寝室通常是一个适合的空间。然而现实情况是,除了少部分经济条件较好的大学生在校外租房子之外,绝大多数大学生住宿的唯一选择是学校提供的多人共用的寝室。学校的寝室大多数都是多个大学生(通常超过四个)居住在同一间房间内,这一间房间有点尴尬,它兼具了私密性和公共性。只有在自己的床铺上拉上帘子(如果学校允许)后的空间才算是个体真正私人的空间,然而即便是这种私人空间也只是视觉上的私密而已。

大学生的性知识的一个重要来源是来自同伴,从现实的体验来看,上过大学的多数人一定都经历过宿舍的“卧谈会”。此外,如果说大学生可能偶尔会去旅馆进行需要合作者的性行为的话,那么,大学生是否会在寝室里从事其他与性有关的活动——如阅读或观看色情书籍或影片、网站等?

大学生到底会在共用寝室中进行一些性活动吗?在共用寝室中,与性有关的活动会受到他人的影响吗?基于这样的想法,研究者以问卷调查的形式实施了研究。

(二)调查对象与方法

由于要调查的问题非常涉及隐私,本研究采用网络匿名施测的方式收集问卷。

考虑到调查的内容不仅涉及到“性”这个敏感的话题,而且还涉及到大学生们每天都要面对、要一起生活的舍友,因此笔者认为,收集资料与数据是第二位的,必须放在第一位考虑的是,设计的问题绝对不能对大学生现实的宿舍生活和宿舍人际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之下,笔者在调查中只设计了17个问题,除年龄、性别等人口学变量外,还涉及性取向、在宿舍中是否有私人化的性活动、在宿舍中是否有公开化的性活动、与宿舍同学是否有身体接触等大项。

施测时间为20132月至20135月,施测对象为在宿舍内居住的专科生/本科生/研究生(以下统称大学生)。回收有效问卷115张。其中,生物性别为男性者34人(29.57%),为女性者81人(70.43%),平均年龄为21.74岁。在性取向上,参与调查的大学生84.35%97人)为异性恋,2.61%3人)为同性恋,4.35%5人)为双性恋,8.7%10人)不清楚自己的性取向。60.87%70人)的人在这段时间里没有恋人,37.39%43人)有异性恋人,1.74%2人)有同性恋人。

(三)调查结果

由于本调查回收的问卷数量少,因此不再按参与调查者的情况分组(如性取向、有无恋人等)计算交互作用。

1. 共用寝室内的私人化性活动

调查中,58.1%的大学生曾经背着舍友,在寝室内偷偷看色情小说/漫画等色情书刊,其中,3.8%的人经常这样做,23.8%的人有时会这样做,30.5%的人偶尔会这样做;41.9%的人表示他们从未这样做过。

56.2%的大学生曾经背着舍友,在寝室内偷偷看色情视频/图片/网站等等,其中,1.0%的人经常这样做,18.1%的人有时会这样做,37.1%的人偶尔会这样做;43.8%的人表示他们从未这样做过。

34.3%的大学生曾经在共用寝室里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偷偷进行性自慰,其中,2.9%的人经常这样做,6.7%的人有时会这样做,24.8%的人偶尔会这样做;65.7%的人表示他们从未这样做过。

共用寝室内的私人化性活动(%

行为

从来不

偶尔

有时

经常

有此行为的总和

偷偷看色情小说/漫画等书刊

41.9

30.5

23.8

3.8

58.1

偷偷看色情视频/图片/网站等

43.8

37.1

18.1

1.0

56.2

寝室里有其他人时,偷偷性自慰

65.6

24.8

6.7

2.9

34.4

 

2. 共用寝室内的公开化性活动

38.2%的大学生曾经在共用寝室里和舍友一起看或者传看色情小说/漫画等色情书刊,其中,4.8%的人经常这样做,8.6%的人有时会这样做,24.8%的人偶尔会这样做;61.8%的人表示他们从未这样做过。

37.2%的大学生曾经在共用寝室里和舍友一起看色情视频/图片/网站等等,其中,10.5%的人有时会这样做,26.7%的人偶尔会这样做;62.8%的人表示他们从未这样做过。

80%的大学生共用寝室里会讲黄段子,其中,12.17%的人表示寝室经常这样做,30.44%的人表示寝室有时会这样做,37.39%的人表示寝室偶尔会这样做;20%的人表示自己的寝室从未这样做过。

77.39%的大学生表示自己的寝室里会开“夜谈会”谈论有关性的话题,其中,4.35%的人表示寝室经常这样做,26.96%的人表示寝室有时会这样做,46.08%的人表示寝室偶尔会这样做;22.61%的人表示自己的寝室从未这样做过。

76.53%的大学生表示会和自己的舍友讨论性知识,其中,5.22%的人经常这样做,27.83%的人有时会这样做,43.48%的人偶尔会这样做;23.47%的人表示从未这样做过。

2  共用寝室内的公开化性活动(%

行为

从来不

偶尔

有时

经常

有此行为的总和

和舍友一起看或传看色情小说/漫画等书刊

61.8

24.8

8.6

4.8

38.2

和舍友一起看色情视频/图片/网站等

62.8

26.7

10.5

0

37.2

寝室里会讲黄段子

20

37.39

30.44

12.17

80

寝室里会开“夜谈会”,谈论有关性的话题

22.61

46.08

26.96

4.35

77.39

和舍友讨论性知识

23.47

43.48

27.83

5.22

76.53

 

3. 与舍友共躺同一张床

在午睡或晚上就寝时,46.6%的大学生表示曾经和舍友在同一张床上睡觉,其中,3.4%的人大约每周一次或频率更高,5.7%的人大约每个月一次,11.4%的人大约一个学期会发生一次,26.1%的人至今为止只发生过一、两次;53.4%的人表示从来没有过这种行为。

在非就寝时,59.1%的大学生表示曾经和舍友躺在一张床上,比如聊天、看电影等,其中,6.8%的人大约每周一次或频率更高,11.4%的人大约每个月一次,19.3%的人大约一个学期会发生一次,21.6%的人至今为止只发生过一、两次;40.9%的人表示从来没有过这种行为。

与舍友共躺同一张床的情况(%

行为

从来没有过

只发生过一、两次

大约一学期一次

大约一个月一次

大约每周一次或更多

有此行为的总和

午睡或晚上就寝时,曾和舍友同睡一张床

53.4

26.1

11.4

5.7

3.4

46.6

非就寝时,曾和舍友躺在同一张床上

40.9

21.6

19.3

11.4

6.8

59.1

 

4. 与舍友的含性意味的身体接触

此外,18.1%的大学生曾经在开玩笑的时候与舍友进行含性意味的身体接触;1.1%的大学生表示自己曾与舍友有过一些有性意味的身体接触;1.74%的大学生认为自己与舍友间的身体接触很暧昧,自己也说不清到底算不算有性意味;2.3%的大学生曾经与舍友爱抚过,或者被舍友爱抚过;4.5%的大学生曾经与舍友亲吻过,或者被舍友亲吻过;1.1%的大学生承认,在双方均主动或是一方被动的情况下,自己曾经与舍友为彼此手淫过。

与舍友的含性意味的身体接触情况(%

行为

有过

没有过

开玩笑时,曾与舍友有过含有性意味的身体接触

18.1

81.9

与舍友有过一些有性意味的身体接触

1.1

98.9

很暧昧,自己也说不清到底算不算

1.74

98.26

曾与舍友爱抚,或被舍友爱抚过

2.3

97.7

曾与舍友亲吻,或被舍友亲吻过

4.5

95.5

曾与舍友相互手淫过(双方均主动或一方被动)

1.1

98.9

 

(四)讨论

根据本研究的结果发现,有相当数量的大学生会在共用寝室里进行私密性的与性相关的活动。有超过半数的大学生在寝室里偷偷阅读色情书刊或色情视频、图像、网站,也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大学生会在寝室中有其他人在的情况下偷偷自慰。考虑到有一些大学生有可能从来就不看色情刊物及视频、图像、网站,以及有一些大学生可能在任何时间地点都极少自慰,所以,这个数量是非常可观的。换而言之,尽管高校的共用寝室里,大学生只在自己的床铺上有视觉上的私密空间,而且这个私密空间还随时有可能会被其他人撞破,但他们还是会在这个不够安全的私密空间里从事与性有关的活动。

此外,在高校的共用寝室中,除了有讲黄段子、夜谈会、讨论性知识等已经被前人研究印证过的行为之外,也有接近40%的大学生会和舍友一起看色情刊物或视频、图像、网站,与性有关的活动成了公开化或半公开化的行为。也有的大学生在调查问卷中填写,自己原本不想看那些东西,但是被舍友拉着不得不看,或是受舍友影响才开始看。换而言之,可以说相当多的大学生的性活动受到自己的舍友的影响。

或为主动或为被动,有相当多的大学生曾经和舍友共同躺过同一张床,甚至有接近半数的人曾和舍友一起同床共枕。有意思的是,有的被调查者在备注上写道:“您难道不知道大学宿舍的床有多窄吗?根本不可能一起睡。”而事实上,这个数量是相当大的。对于那些性取向为同性恋或双性恋的人,和舍友共睡一张床会是无所谓还是幸福还是煎熬呢?这是一个今后待验证的课题,不过在稍后的个案中,也有涉及这部分内容。

最后,有关大学生与舍友的含性意味的身体接触,接近五分之一的人曾在开玩笑的情境下,与舍友有过含有性意味的身体接触,换句话说,也就是可以认为他们与舍友有过性游戏。或许是由于样本数量少的问题,其他与舍友间的有较明显性意味的行为出现比例并不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包括相互手淫在内的一些行为也有出现。这一点也值得重视。

. 两个个案的简要介绍

在前述的调查研究中,由于设计题目时的种种顾虑及样本量过少,很多待研究的问题并没有完全反映出来。而笔者(以下称咨询师)在高校心理咨询中心的咨询工作中,接待过若干位在性活动上与舍友产生纠葛,因而引发心理问题的来访者。在此,简要地介绍两个个案。由于本文并非发表在专业的心理咨询案例讨论场合,为保护个案的隐私,我将只截取与本研究主题相关的部分进行介绍,来访者的其他具体情况、心理咨询的具体过程、预后等等,均不报告。

(一)个案A

A,男性,于大二第一学期前来咨询。

A初次来咨询时,主诉的问题为对自己身体的担心。A担心自己的心脏有问题,虽然没有任何症状,但他仍四处求诊。去了几家医院做了心脏彩超都没问题,但他仍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问题。现在随时都无法自制地在想着自己一定有病,一定是医生没检查出来。

在建立了一定的咨询关系之后,A说自己有个女朋友,自己很爱她,希望以后能和她一起过一辈子,但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有病,女朋友会因此离开他。此时咨询师感觉A所担心的身体问题不仅仅是心脏问题而已。经过引导和谈话后,A说虽然和女朋友间还只到达亲吻的程度,但担心自己会阳痿,无法满足女朋友。

在身为异性的咨询师表示接纳,用态度向A说明有关性的问题完全是一个普通的、可以谈的话题之后,A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不久前的一天,A的寝室里只有他和另一个舍友在。该舍友是个同性恋者,当时正在寝室里看男同性恋向的色情电影,A说出于好奇,自己也和舍友一起看。在看的过程中,A感到性冲动,勃起了,舍友就边看边抚摸A,帮他手淫,A并未拒绝。之后,舍友又将A带到洗手间,帮他口交。这一次是A第一次和别人进行性行为(但A本人否认这是性行为,认为自己只是好奇,想要尝试一下),因此很快就高潮了。在他高潮之后,舍友笑着说:“你真快。”自此,A开始担心自己会阳痿。

A的案例中,他自己在一开始的咨询中表述的,是一个类似疑病症的问题。然而他的症状表现有一个明显的起因,那就是他和舍友间的性行为,以及这次性行为之后所带来的对自己性取向的不确认、与女朋友的关系、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舍友今后的关系等等诸多问题。

(一)个案B

B,女性,于大二第二学期前来咨询。

主诉与寝室内舍友关系不和,非常地困扰与痛苦。B表示大一时和舍友们的关系还都特别好,自己每天都会给她们买早点。但从大二开始,事情发生了变化,B觉得自己在寝室中处于被欺负的位置。寝室中有两个舍友一向爱挖苦人,常常挖苦生性老实的B。而同寝室中有一位舍友C学习好、人漂亮、强势,是寝室中呼风唤雨的核心人物,因为在大一时CB关系特别好,会护着B,所以另两个舍友不太敢欺负她。但是大二之后,BC交恶,常常和C吵架,B感觉另两位舍友也更变本加厉地欺负她。

经过一段时间的咨询后,B表示,其实觉得自己以前和C的关系“不正常”,觉得自己是被她“掰弯了”。

原来在大一时,因为偶然的原因,原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BC熟悉了起来,B说,觉得C的内心其实和她的外表并不一样,其实她的内心也很孤独,很细腻。渐渐地,来访者B觉得C对待自己的态度和行为有些“不一般”,比如,C常常会说一些非常暧昧的话语,让人不知道她到底是真心的暗示还是戏谑;C出入都要和B在一起,总是黏着BB一个星期六天在寝室住(另一天回家),C至少有4天都要和B一起睡;一起坐着看片子或躺在床上说话的时候,C常常抚摸B的后背,抚摸的手法让B非常疑惑,不知道是不是算是在被爱抚。

B以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但认为自己原本是喜欢男孩子的。她说一开始并没有多想自己和C的关系,但是渐渐的,C有了太多暧昧的行为,而且B后来知道C在中学的时候曾经有过同性恋人。

就在B开始觉得自己也喜欢上了C,也开始反过来缠着C、依赖C的时候,C的行为出现了变化,如故意不理睬B,故意在B的面前说要找男朋友、和男生发短信气B(按照B的说法),甚至B还认为C和其他同学一起欺负自己。

由于和舍友的感情纠葛,让B非常困扰,她和C大吵过几次之后进入彼此不说话的状态,让她非常难受。B说:“还有两年的时间要住在宿舍,可怎么熬啊?”“老师,我还能再喜欢上男孩吗?

. 综合讨论与建议

本文只是有关共用寝室中的性活动的初步探讨,很多部分还有待完善。

在调查的部分,由于顾虑重重,设置的题目较少;样本数量很少。此外,对于这样一个深度隐私性的话题来说,采用调查问卷的形式可能会流失掉很多有用的信息,因此,如果有机会做后续的研究,我倾向于采用深度访谈的方法来进行。

不过,仅就目前本文所介绍的调查研究及个案的情况来看,高校共有寝室中的性,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不论是调查结果显示还是介绍的两个个案,大学生的与性有关的活动都受到了舍友的影响,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造成大学生的心理问题。

大学生几乎都是成年人,将若干个来自五湖四海的成年人硬塞到一间寝室里,自然有可能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作为性成熟的成年人,他们当然有从事与性有关的活动的要求,也有在足够隐私、足够安全的环境下从事性活动的要求,然而现实却往往不允许。因此,大学生如何合理地处理性欲,是我们必须关心的一个问题。

最后,在我国目前,不仅多数成年的在校学生需要与人共用寝室,不少城市打工者也需要与人合租、共用寝室,甚至还有很多城市“蚁族”需要与其他人每天共用床铺。他们的性健康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参考文献:

[1]曹佐武,“不同成长背景的华裔大学生性观念和性行为调查”,《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111912):729732

[2]崔庚寅,吴晓蕾等,“在校大学生的性话题状况调查”,《中国性科学》,2007165):35

[3]丁西泠,“大学生隐私权保护”,《当代青年研究》,2005,(10):3437

[4]董莉萍,李晓波等,“大学生性知识、性观念和性行为现况分析”,《中国妇幼保健》,20052023):31133115

[5]罗恋梅,陈静等,“成都市大学生性观念性行为现况调查”,《中国学校卫生》,2007284):306311

[6]罗丹,肖水源等,“某高校大学生性观念、性行为及其相关因素”,《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8227):480484

[7]余峰彬,杨静等,“攀枝花市大学生性教育、性行为、性观念调查分析”,《中国性科学》,2011207):2527

[8]叶然,《大学生性现状的研究——基于社会化的视角》,华中师范大学学位论文,2009

[9]郑志,《大学生宿舍生活事件量表的初步构建》,南方医科大学学位论文,2010

[10]郑夕春,“当代大学生性观念与性道德调查报告”,《中国青年研究》,2005,(9):5659

[11]周远忠,张枚枚等,“北京市大学生避孕知识、态度、行为现况调查[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9307):710712

[12]周金运,“透视高校宿舍中的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理论观察》,2008,(1):106107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