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非主流的性
全文检索
非主流的性
未成年人的性权利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3年12月27日
来源:《性之变》第八章的讨论

权利之一:获取性的信息

在当前的中国,几乎一切主张对未成年人进行性教育的言论都是出于“需要论”,也就是完全建立在“青少年需要性教育”这个唯一的假设之上。

与反对性教育的言论相比,这是巨大的进步,也是最现实的策略,但是从理想状态来看仍然远远不够。

获取性的全面知识,这是未成年人的基本人权,尤其是必须由未成年人自己来决定自己需要获取什么范围的和什么程度的性知识。国家、学校、教师以及一切公权力的唯一职责,就是提供各种条件来保障未成年人实现这个人权。

所有不同意上述主张的说法,都是来自“未成年人缺乏性的判断能力”这个假设。这可能是善意的误解,也可能是统治的策略。因为这种说法在逻辑上自相矛盾:如果未成年人真是缺乏判断力,那么一切超出他们理解能力的性信息,就都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任何实际的影响。因此,无论对什么年龄的孩子讲授什么内容的性知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在日常生活实践中,尤其在底层社会中,很小的孩子甚至幼儿有时候也会模仿成年人的性交。这不能说司空见惯,但也屡见不鲜。可是没有证据表明这不是一种游戏,也没有证据可以检验,这对孩子来说是不是具有成年人那种“性”的意义,更没有证据判断这样做过的孩子,是否就在成年之后出现了性的不同。

相反,中国历史却提供了证据,足以推翻“未成年人缺乏性的判断能力”的说法。在仅仅30年以前的农村社会里,成年人的性生活很难避开孩子的耳目。可是那个时代培养出来的一代又一代人,恰恰在性方面循规蹈矩,很少越过雷池一步。这表明,单纯的性知识,哪怕是直接的性交的知识,也不可能单独地支配任何人的性关系与性行为。

其实,所谓“未成年人”的说法,主要是指他们还缺乏足够的能力,去从事那些必须对其结果负责的人际关系与社会活动。因此,需要社会来治理的,既不是未成年人获取性知识,也不是他们发生性行为,而是性可能带来的、必须为之负责或自我承受的怀孕。因此,教会他们如何避孕,这才是性教育最急需的内容;也最符合保护未成年人这一目标。

发达国家的成年人社会早已心知肚明:所谓“未成年人保护法”,其实并不意味着自己因此就拥有掌控未成年人的权力,而是直接承认了他们还有多种多样的权利,否则还保护什么?因此,保护他们的这些权利就变成了成年人社会必尽的义务,否则成年人就违法了。说白了,这个法律不是限制未成年人,而是限制成年人的任何失职;不是禁止未成年人去做什么,而是要处罚成年人不去做什么。

尤其是,未成年人总有一天会拿起这个武器,伸张自己的权利。因此,恰恰是在西方各国通过未成年人保护法之后的大约10年,那里的性革命就发生了,尤以青少年为主力军。时至21世纪,唯有中国的公权力还在因为制定了这个法律而沾沾自喜、自欺欺人,甚至对其控制功效心存幻想。

权利之二:问责

一切从“青少年需要论”出发的对于开展性教育的呼吁,都很可以理解地是一种乞求。在中国人日益从维权走向问责的今日,如下的一些常识应该得到普及。

性教育是义务教育

这个命题说的不是未成年人必须接受性教育,而是公权力必须提供这样的教育,否则就是失职。

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在当今中国要想让多一些的人听懂,有时候真是难于上青天。这绝不是什么“素质低”的问题,而是因为这种似乎是“犯上作乱”的理论,没有多少人敢听。

人人有权问责

中国领土上有一个地方,实行“促进性别平等教育法”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这个法律规定:如果任何一个教育机构不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任何人,哪怕是八杆子打不着的社会人士,都可以提起诉讼;司法机构也必须立案审理。

说到底,公权力如果在性教育方面没有尽心尽责,那就违反了义务教育法,每一个公民都有权利追究其责任。

负责也包括被处罚

问责的结果,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批评教育”。如果被法院判决违反了“促进性别平等教育法”,就会受到法律的处罚。在中国的那个组成部分里,已经是这样了。

一切以“条件不具备”来辩解的说法都不能成立。因为在“唱红歌”运动中,就连五大宗教的首领都能被拉来,还有什么性教育做不到?

权利之三:自主发展的权利

这在中国的任何地方还没有成为现实;但是它在人权世界已经成功,而且开始在中国传播。

这种思想就是:对于未成年人的性的一切保护,都包括保护主体进行自我构建,保护他们走向自己所选择的前景。哪怕它并不符合成年人社会的希冀,但是只要没有侵犯他人的权益,那么公权力就必须为之提供一切便利条件。否则就是失职,就要被问责。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