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价值理念
全文检索
价值理念
性博会与反性的大妈:我们要反思什么?
作者:黄盈盈  时间:2014年09月28日
来源:China Daily,2014/8/6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近来,一些大妈们以《反色情网》为大本营,以网络新媒体为主要平台,连续制造事端,更以西安性博会门口的砸场式演讲以及大连“砸鸡蛋”事件为高潮,吸引了众多网友的围观与介入。已经超出了闹剧的范畴,需要加以分析与反思。

         在这些大妈们的演讲中,最重要的不是其情绪与词汇,而是渗透于其中的3个核心思想:西方阴谋论、传统纯洁论、色情祸国殃民论。

        “西方阴谋论”这个意识形态的老论调,体现出那种“把西方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阻挡于国门之外”的思维的死灰复燃。只是,得到的大众反应已经今非昔比,觉得可笑者居多。

         相比之下,“传统纯洁论”的附和者更多一些,认为性博会有违中国“严肃的传统性文化”。但是,这种“传统”其实也是一种想象。传统是什么?哪一个传统?哪一种性文化?房中术、春宫图、秘戏图、妻妾成群、余桃断袖、磨镜自梳、青楼文化、明清艳情小说,这些都算不算?为什么在西方学者试图以中国丰富的古代性文化来批判西方近代性压抑的同时,这些大妈们却构建出这样的“传统的性纯洁”来批判“西方传来的性自由”?这里面的深意确实值得反思。

        “色情祸国殃民论”的市场更大,其中魔鬼化的成分要远远大于分析的成分。其逻辑太经常地出现在反性的各类论述之中:手淫有害论、色情毒害青少年(以及成人)、卖淫破坏家庭、同性恋阻碍人类发展等等,所有这些都会导致道德败坏、社会不稳定。但是,这其实就是要引导中国人走4条邪路:其一,不需要去查证立论的实证基础,就可以信口开河。其二,不去深究甚至故意掩盖那些实际上应该为道德滑坡、社会不稳定负责的主要因素。其三,自以为占据道德制高点,就可以寻衅滋事,公然挑战法律。其四,除了她们自己,一切别人都被想象成无思想、不独立、不懂得选择的傻瓜;甚至是任由他们摆布的玩偶。

这些大妈基本不讲逻辑。我们可以做一个不可能存真的假设:如果大家真的都不手淫了,不看黄片了,没人卖淫了,都成异性恋了,那么中国社会就道德高尚了吗?当下中国社会的道德真问题究竟是什么? 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的内在规范,还是用来限制、歧视乃至消灭他人的武器?非常遗憾,这些大妈除了攻击、谩骂与撒泼,既没有科学依据,也缺乏人文素养。

         其实从道理上来说,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反色情的声音是非常态的,如果不允许多元性/别的声音出现,那就是一个霸权的社会。因此,就像色情可以有空间,“性博会”可以举办一样,这些大妈也有反对的权利,也当然可以办网站,可以演讲。但是,绝不能说不通理儿就人身攻击、暴力相向(不管对方是来自哪国,是否为AV)。这不仅是言论自由的界限,也是中国法律的规定。

         更加重要的是,这些大妈的行为越来越有组织,使人不得不关注这些大妈的真实身份。在反对“性博会”的论战中,她们自称是“平民百姓、女性、母亲”,把“性博会”则定性为“政府、商家、(性学)专家”是后台。这样一种建构在当下中国是很讨巧的。可是,照此逻辑人们不禁要问:那你们的背后推手又是谁?经费是哪里来的?你们这么闹,为什么没有被按照“寻衅滋事罪”抓起来?诚然,我并不怀疑这些大妈在个人情感层面上是真诚地“反性”,但是她们既然主动挑起这样的社会事件与刑事案件,那么别人当然就有必要,也有权利探究她们真实的政治身份。

         那么,“性博会”就没有问题吗?有。商家的趋利化和消费主义都在其中彰显,甚至确实如大妈们所说是“主导的”。可是,这不是“性博会”独有的情况,而且其正面作用也功不可没。例如,生殖健康和性知识的展示、消除性/别歧视的讲座,都穿插于“性博会”之中。这恰恰可以削弱甚至消解“性”的被神秘化,有助于促进学校、家庭、社会的性教育。

         有支持大妈者连连发问:我们有必要扯掉“性羞涩”的那层面纱吗?有必要打着文化的旗号去为性用品商家鸣锣开道吗?有必要以政府的名义去变相为色情松绑吗?并认真地提出了一个反思:中国需要性博会吗?本文正面回应这些问题:

         我们当然有必要“扯掉性羞涩的那层面纱”,因为它与性无知、性压抑、性的多重标准、性等级、性/别歧视、性/别压迫等等,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为只有正视与多方讨论(而不是回避与压制)才能促进性及性别的平等与个体的自主选择。

        我们虽然对于消费主义颇有微言,但是在历史上,许多性方面的顽固堡垒,恰恰是商业力量首先打开缺口的。我们需要做的,仅仅是善于引导这样的力量,促进更为积极正面的性文化,而且不被其所淹没。

        至于说“性博会”表明“政府要为色情松绑”,那可真是闭目塞听了。目前宏大规模的扫黄净网,恰恰是勒紧绑绳。其实真正的问题不是松不松绑,而是公权力应该退出性/别方面的言论领域,是政府应该把对于色情的争论权利返还给社会。

最后,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有朝一日,人人自主,个个性福,那么 “性博会”也就会成为先声,汇入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       

       

(原载于China Daily2014/8/6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