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价值理念
全文检索
价值理念
生命的充实——追思刘启华先生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4年04月20日
来源:作者投稿

生命的充实——追思刘启华先生


刘启华先生大我九岁,是我和我家亲如兄长的挚友,最近悄然离去了。虽然他身无伟业,名不见经传,但我总想说点什么来追思他,于是“充实”二字便油然而生。

老刘是广东客家人,从小务农,随后参军上学,是1966年文革前最后一届正宗的“老大学生”,在四川和新疆,设计规划铁路十几年,然后转业到改革开放之初的深圳,作为一个国有小公司的副总一直工作到21世纪初。

这样的经历实在是太平凡了,平凡到并不需要什么溢美之词。但是他从1990年代起开始,就以全然个人爱好的心态,开始购买和收藏中文的性研究方面的各种书籍,包括港澳台的出版物,并且持之以恒,藏书逾万。直到病危时我去探望的时候,他依然以病弱之躯,与我长谈他刚刚“搞到”的新书。二十多年下来,他的藏书已经铺天盖地般占满了他的三居室老宅,虽然曾经花掉他一半以上的工资,但也荣获了深圳十大藏书家之一的美称。

九十年代初,刚刚与老刘相识的时候,我最好奇的是:那么多书,你都读过吗?因为我深知读书之乐,也深知其苦。老刘马上像小孩子那样兴奋起来,滔滔不绝,如数家珍,意气风发,甚至手舞足蹈;令我这个自以为读书不少的人汗颜不已,也令我们从此心心相印,永无绝期。

如果是现在的年轻人,大概接着马上就会问: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吗?没用,当然没用,对老刘来说更是没用。他当时已经临近退休,既不打算继续深造,也没计划著书立说,更没想参与学术圈;在当地,就连可以促膝交流的同道其实也屈指可数。可是家人告诉我,他读书读到走火入魔,居然宁可坚守在堆满书的老旧楼房里,也不愿意搬进女儿们置办的崭新别墅。他夫人嗔怪道:“那就让他守着那些书过一辈子吧。”

老刘做到了,自得其乐地做到了,心满意足地做到了,兴高采烈地做到了。其间,他居然把70万字的古书《姑妄言》读了四遍。(惭愧,我连一遍都没读完。)

老刘也曾写过两篇书评给我看,但是还没等我想出该如何委婉地评述其稚嫩,他已经豁达地要求收回文章了。我至今依然记得,他在电话里用怪怪的广东普通话说道:“不写啦,不写啦,看书才是重要的。”

这就是充实,生活的充实、人生的充实生命的充实。他的这种充实,我依然历历在目:读到兴头上,那种拍案击掌、忘乎所以的顽童之状;读到触心处,那种怅然若失、欲语不能的苍凉之情。

我真心地羡慕老刘。他不是大人物,也没想做大贡献,他只是以书为媒,在切切实实地品尝着自己的人生,勤勤恳恳地构建着自己的生命意义。病危时,医生告诉过我:“老刘的求生欲望很强。”我只能暗自苦笑。医生啊,能救他命的医生啊,你可理解这是为什么吗?他眷恋的不是生物学的生命,而是那种独创、独享、独尊的人生乐趣啊。如果没有这心之精灵,那么生生死死,又何足道哉?

我们都会走的,我们不敢奢求幸福美满,更不会妄想名垂青史,我们需要的是仅仅是充实,是灵魂的充实,是不枉为人一世的充实。

祝贺老刘,你为自己的充实画上了完美的句号,更做出了透彻的诠释。

你的启迪,我记住了,我会往下传的。

潘绥铭

2014/4/20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