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别人看潘绥铭
全文检索
别人看潘绥铭
性社会学问答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4年04月05日
来源:广州日报2014

 潘绥铭老师:

您好。我是广州日报的记者,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但由于您是性社会学方面的权威专家,我们又不得不麻烦您。期望您能够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采访,让在整个广东的读者领略到您的学者风采。

近日,东莞扫黄不断在各地被模仿升温,人们对于性交易也逐渐升温到前所未有的热烈程度。您是性社会学方面的专家,也对性交易工作者等有过深入的研究,向您请教些问题,有关近日的东莞扫黄,但更多是对性社会学家的自身的一个解读。

具体采访提纲如下:

 

以下问题中的一些,我已经多次发表文章,就不回答了

1.您是在何时接触到性的?当时对于性的认识是怎样的?在研究多年,成为性社会学家之后,对于性的认识是否有改变?

回答:性社会学是以社会学的基本理论和方法来研究性的各种社会现象。它不是“性学”,也不是“性医学”,更不是“性行为学”。

 

2.想向您请教下,性社会学家与其他的社会学家相比,有着怎样的不同?为何国内的性社会学家看似较少,是否有诸多专家学者不适应这种不同?

回答:双方没有重大的不同,基本上是个人的研究兴趣不同。

3.提到性社会学,更多让读者联想到的是,在各地络绎不绝上演的性文化节,以及文化节上的暴露装饰。您怎样看这些性文化节?一些读者也否认了这种潮流,认为这种潮流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相悖的,您怎样看?

回答:

首先,中国传统也不都是“非礼勿视”,在明末清初曾经出现了“性革命”,表现为:性文学、性绘画、性玩具、同性恋表达的高潮,只不过后来被满清王朝给镇压下去了。如果认为这不属于传统文化,那就是选择性失明。

其次,满清王朝灭亡之后,汉族曾经再度发生“性革命”,以“五四”为突出代表。裸体美就是那时候在中国得以确立的。如果连这也反对,那可要犯大错误。

最后,无论传统多么美好(况且不是),中国人总是要朝前走的,抱缺守残只能自寻死路。如果您对于目前的发展并不满意,那就请大声地说出来,不要再借“传统文化”来说事了。

 

 

4.再聊起近日的东莞扫黄,您是否对被称为“性都”的东莞有过专门的研究?研究的成果是怎样的?对于东莞扫黄后,出现了支持扫黄与声援东莞的两种声音,您是怎样看的?

5. 您从学者的角度,是如何看待性交易的?在一些报道中提及,您曾经冲进红灯区,与“小姐”比邻而居。当时是何时?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进行研究呢?成效如何?

6.目前,国内对于性社会学的研究是否已经达到了国际上的水准?达到了怎样的水平阶段?您怎样看待国内性社会学的发展与差距?

回答:在国际上,性社会学(不是性学)出现于20世纪之初,到现在主要有3大组织或平台,凝聚着大约400位学者(以发表过学术论文为标准)。国内则不超过20位。

国内研究的主要差距在于理论发展不足。但是当今的中国是一块史无前例的“社会学天堂”,从最古老的到最新潮的,几乎什么样的性现象都同时存在;因此预计性社会学可以迎头赶上。

 

7. 有观点认为,中国人谈“性”应该“色”变,这样才符合中国的传统文化,而这样整天“性”来“性”去,则是不尊重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于这两种观点,您怎样看,如何缓解传统文化与性文化之间的矛盾?

回答:这只不过是不同的价值观,双方平等,言论自由。

中国正在逐步走进多样化的社会,性问题又非常引人注目,所以争论越来越多才是良性运行。争论的原则只有一个“君子动口不动手”:谁都可以传播自己的价值观,但是谁也不应该强迫别人做出改变。

21世纪以来,中国人在性方面的最大变化就是:性的含义和意义都变了,新情况和新信念层出不穷,老观念则是日薄西山。即使这很可惜,也是无可奈何。对于任何一个个人来说,己所不欲,即可不为,但是也应该勿施于人。

 

8.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您博客上的评论问您?作为一个性社会学家,您的肾好吗?尽管是调侃之言,但是也显示出了人们对于性社会学家的认知不足,请您能否简单的告诉人们,性社会学家是做什么的?性社会学家怎么做研究?

回答:性社会学是以社会学的基本理论和方法来研究性的各种社会现象。它不是“性学”,也不是“性医学”,更不是“性行为学”。

它的主要方法是进行社会调查,既有定量研究(问卷调查和统计分析),也有定性研究(观察、访谈与领悟),而且信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它主要反映社会在性方面的实况与变迁,既包括整个社会的,也包括某些阶层、群体或人群的。

它主要为了教育社会的管理者、传播者和继承者,一般不会针对具体的个人。

 

9.您关注性社会学领域多年,今后是否会换个其他的领域进行研究?为什么?是否有对未来几年的计划或打算?

回答:我不会改换门庭。人生无多,一事足矣。

我还会继续写学术论文,同时也更新我的网站(sex-study.org)与新浪博客。

 

谢谢潘老师的帮助与支持,愿今后建立良好的联系,多多沟通交流

 

 

                                    2014219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