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民族与地域
全文检索
民族与地域
走出性嫉妒的困境——摩梭人“阿注异居婚”家庭的当代启示
作者:刘芳(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北京大学中文系)  时间:2016年08月21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不落夫家”的婚姻习惯曾盛行于我国南方的少数民族地区,[[1]]云南丽江泸沽湖畔的摩梭人因其特有的母系氏族家庭模式而获得了“女儿国”之称。

从公元2世纪起,摩梭人就实行着三种婚姻形式,存在着三种家庭。这就是男不娶女不嫁的“阿注异居婚”,比较固定的“阿注同居婚”,一夫一妻制婚姻。三种家庭是:母系家庭,母系父系并存的双系家庭,父系家庭阿注婚分为阿注异居婚、阿注同居婚、父系婚三种形态。[[2]]

这三种婚姻形式分别对应着三种家庭模式。对这些婚姻家庭模式的归纳和描述有多种称谓,简单说:走婚的“走”字.非常形象地表明了这种婚姻是走动的,意指男女双方不是厮守在一起过日子,而是各自住在母家,母家就是自己的家。男方夜间走访女家过夫妻生活,次日早晨即返回自己家中。有夫妻关系,但都不是对方家中成员,所以有人形容道:男不娶女不嫁,各人都在自己家。

所谓“阿肖”,是在走婚关系形成之后,男女双方相互的称谓,男方为男阿肖,女方为女阿肖,二人互称阿肖,这种婚姻则为阿肖婚(过去亦曾有人称此为阿注婚,即朋友婚的意思)。

男女阿肖经过一段时间的走婚生活之后,双方自愿从大家庭中分出来独立门户,过同居生活,共同抚育儿女,承担家庭责任。这就是阿肖同居,这种同居生活较为稳定,绝少发生离异者。至于娶嫁和入赘,则形式复杂,彩礼亦重,平民百姓多难承受,所以为数不多。[[3]]

由于后两种家庭形态阿注同居婚和父系婚已经逐渐向专偶制(一夫一妻制)靠近,所以我们只讨论“阿注异居婚”给现代家庭模式一夫一妻制所带来的启示。

两种家庭模式出现的背景

(一) 摩梭母系家庭的出现背景

在摩尔根《古代社会》中,人类经历了群婚制、血婚制、对偶制才进入专偶制(一夫一妻制),而每一种家庭模式都与当时的生产力发展程度相关。[[4]]同样,摩梭人的走婚等婚恋形态也与其生产力的发展历史密切相连。

由于摩梭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双向选择(半游动半定居,伴有向定居的倾向),并通过男子的行为模式表现出来的游动性经济文化特征决定了摩梭人的特殊家庭形态和婚姻即“走婚”婚姻范式的出现。

其次,我国和世界范围内“走婚”范式的婚姻制度在很多民族中都曾经存在或仍然存在。苗族、布依族、壮族等我国南方少数民族(大多数都有着较长的迁徙历史,有的民族至今仍有游动性特征)的女子“不落夫家”、“坐家”,都是以女子为走婚主体的走婚制,为什么以女子为走婚主体呢?原因是从游动型向固定型过渡的农耕民族,由于男子的社会作用的扩大和提高,男子领地权的巩固,女子成为游动的主体。但是游动特征的民族在定居后仍然带有较大的游动性的家庭婚姻特征(女子在生活中的一部分支配权或女权的遗风,苗族的“娘亲舅大”等等)在社会政治和家族生活中的作用仍然是明显的。

在这样的梳理中,该文又指出了中国“一夫一妻制”的某种来源:

首先,从人类的婚姻制度看,主流意识中的“一夫一妻制”并不是永恒的。王铭铭在他的《什么是人类学》一书中也说:“我们今天实践的这种以核心家庭为中心的亲属制度,曾经是世界上最不具有普遍意义的东西。在1949年以前,中国部分实践一夫多妻的制度,这种制度曾与中国宣扬一夫一妻制的基督教势力构成矛盾,接着受近代文化精英和国家的排斥。这个本应是常识的事例,现在已经被我们淡忘。” [[5]]

当然,新中国及其之前的解放区实行一夫一妻制,主要是为了解放广大妇女群众,让她们成为独立的“半边天”,从而为中国的崛起贡献力量,这与“五·四”精神是一致的。现在我们要反思的是:生产力发展到全球人口及资本流动的今天,一夫一妻制是否还适合呢?

(二) 一夫一妻制产生的社会背景

按照摩尔根、恩格斯等人的观点,人类社会一开始是群婚的,后来进入排斥父母和子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发生性关系的血婚制。随着人类的发展,,社会又进入了每个人都有一个主要的妻子或丈夫,但又不仅仅只有一个配偶的对偶制。最后,由于大量财富均集于男子之手,为了保证孩子是男子的,财产不落入他人血统,便有了针对女子的一夫一妻制,但又伴随着杂婚制、卖淫、通奸。恩格斯所理想的,便是一夫一妻制不仅针对女性,随着社会的发展还要迫使男性也遵循这一规则,这才能达到两性平等。[[6]]不管我们是否同意人类历史上的几种婚姻家庭模式进程,但至少人类的家庭模式在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适合“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原理。因为人类社会婚姻家庭模式总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变革。

在中国,从元朝开始,如果没有男子继承遗产的,所有财物收归国家,部分归家族所有。在明代的财产继承法典中,儿子的继承权优于女儿,如无女儿,财产则入官;到了清代,“独子兼祧”制度的出现更为重婚取得法律上的合法性。直到南京国民政府颁布的《民法亲属编》,才确认了男女在遗产上的继承平等权:“不问男女或女之已嫁与否,并包括经抚养或认领之非婚生子女。”[[7]]事实上,直到解放前(除解放区外),一夫多妻依旧是上层社会很多家庭的常态模式。193155日,南京国民政府公布实施了《民法亲属编》,尽管仍然允许公开纳妾。因此,一夫多妻多妾在新中国建国以前的几千年里一直是主流家庭模式,这不仅为了“人丁兴旺”、“多子多福”,更是为了家庭的财产不落入他人之手,同时也导致了严重且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

新中国成立后,《婚姻法》确立了一夫一妻制,严禁其它家庭模式出现。直到改革开放前,中国均有严格的户籍、档案、工作管理制度,人口不能随便流动。如果说封建社会是严禁妇女流动、要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以便保证孩子是自己亲生的话,那么,新中国的户籍管理制度在两性平的角度看却更加严厉,因为其户籍管理男女适用,尽管男女可以平等地参加社会公共事务,但男女公民均不能自由流动。从客观上讲,这一社会背景与与一夫一妻制相得益彰,促成了妇女解放和生产力的发展。

两种家庭模式的现状

(一)摩梭人母系家庭相对于现行一夫一妻制的独特优势

如文章开头所言,摩梭人的家庭模式也逐渐分成三种,后两种正在向一夫一妻制靠近。尽管如此,很多学者仍然在论证了摩梭母系家庭的种种优势:唐新民《永宁摩梭人婚姻家庭特点与经济发展关系探析》引用了的摩梭干部自己归纳的八大优点,[[8]]陈柳《摩梭大家庭的社会保障功能探析》则较细致地探讨了这种大家庭的社会保障功能,[[9]]等等。我们这里只讨论这种阿注异居的走婚形态相对于比一夫一妻制所具有的独特优势。

阿肖婚的离异比较自由,双方一旦感情破裂就分手了结,各人再去追求更理想的婚姻,用不着苦苦缠在一起互相折磨。这自然就避免了许多麻烦和压抑,因社会对此较为宽松,所以从未发生过由此而引起的悲剧、惨剧。离异后不存在子女纠纷问题,因为本来就在母家抚养;离异后也不存在财产纠纷问题,因为走婚时男方送的财物礼品是风俗习惯理应承担的,所以更无收回之说。[[10]]

有学者进一步总结说:

这是一种两性平等的婚姻关系,具体表现为:第一,两性平等的选择权。走婚关系的建立,是男女双方自觉自愿选择的结果,非一方而定,包括昔日的统治者、今日拥有较大权力或财富者,或是家族、家庭中的尊者、长者,皆无权决定他人对婚姻生活的取舍。当事男女采取的是非常自然的、无拘无束的态度,合得来就同宿,合不来就分手,想过婚姻生活就过,不想过就不过(在调查中我们发现有为数不少的青壮年男女未过婚姻生活,我们曾对温泉村瓦拉片自然村2201845岁的男女婚姻状况进行了调查,结果未过婚姻生活的62人,占总人数的28.18%),不一定非要强制实行某种形式不可,也不一定非与某人固定婚姻关系不可,同时也不一定非要一生与数人建立婚姻关系不可。总之,完全根据自己的意愿,任何人也不能强求,也无一定要遵循某种既定模式的强制行为,一切任其自然。

第二,婚姻的自主权。建立走婚关系的男女,决定与谁相好、同居,完全由当事人决定,只是在决定正式建立同居关系前,要征求女方家长辈(主要是母亲)的意见,主要原因是需

弄清是否符合婚姻规范,如同氏族不走婚、姨表不走婚、血亲不走婚等。一旦符合规范,长辈就不会提出异议。若当事人在相处中合不来,自行决定分手,家里不会干涉。这些行为规范,男女一视同仁,没有性别偏见。[[11]]

不过,大部分学者均着眼于走婚双方的关系来谈这一家庭形态婚恋方面的优点,却忽略了支撑这一优势的重要因素:由于组建家庭的双方或多方——兄弟姐妹之间是不允许发生性关系的,因此也就拆除了困扰着今天一夫一妻制的“性嫉妒”这一顽瘤。既然组成家庭的兄弟姐妹之间不存在“性嫉妒”,他们在婚恋方面也就更加自由、灵活、和谐,而不像一夫一妻制家庭那样在性和感情方面不断产生烦恼。[[12]]

(二)一夫一妻制面临的挑战:性嫉妒的困境

一夫一妻制的本质特点,便是保证双方在财产和孩子方面权利和义务对等、公平,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夫妻双方在性爱和感情方面的专一、排他。唯有如此,才能保证孩子是双方共有,财产才不会因出现非婚生子等情况而被分割。[[13]]这样,性嫉妒本身便扮有了双重角色:既维持感情和性爱的专一,又避免了财产的流失。性嫉妒的这一双重功能使得它在一夫一妻制中根深蒂固,具有难以撼动的核心地位。[[14]]

不过,一夫一妻制在现代社会却有一种的悖论:它必然使组成家庭的夫妻之间产生性嫉妒,而无爱之性的婚姻却又是不道德的。 在很多情况下,如果夫妻双方不存在性嫉妒,那就是无爱了,便意味着分离;

如果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不过,个人性爱的持久性在各个不同的个人中间,尤其在男子中间,是很不相同的,如果感情确实已经消失或者已经被新的热烈的爱情所排挤,那就会使离婚无论对于双方或对于社会都成为幸事。只是要使人们省得陷入离婚诉讼的无益的泥污中。

但这种理想化的爱情与婚姻却有其特定的时代限制:

这一代男子一生中将永远不会用金钱或其他社会权力手段去买得妇女的献身;而这一代妇女除了真正的爱情以外,也永远不会再出于其他某种考虑而委身于男子,或者由于担心经济后果而拒绝委身于她所爱的男子。[[15]]

可是,我们离这个“时代”还那么遥远,我们还有多层次多元化的各种利益需求。恩格斯表现出的是其浪漫主义伟大理想,而非现实世界。在中国,尽管《婚姻法》的修改不断简化了离婚程序,但人们依然会被种种现实因素羁绊不前:那些想离婚却又不能离的夫妻大多是为了孩子、财产、社会地位等现实问题。不过,他们刚刚从批判旧社会“三从四德”、“三纲五常”、“从一而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样的社会背景中成长起来,他们懂得用另外的方式解放自己。于是,在当双方达成默契或共识后,一方或双方就会披着婚姻的外衣找“小三”、“包二奶”、寻找“第四情感”[[16]]、进入“换妻俱乐部”,等等。一夫一妻制所必备的性嫉妒不断遭遇到的挑战及其内在悖论似乎早已被恩格斯下了“咒”:

难道我们没有看见,在现代世界上一夫一妻制和卖淫虽然是对立物,却是不可分离的对立物,是同一社会秩序的两极吗?能叫卖淫消失而不叫一夫一妻制与它同归于尽吗?[[17]]

从这个角度讲,“扫黄”是屡扫不止的,这是因为恩格斯上文所说的那个时代还远远没有到来。由此,必然伴随一夫一妻制的卖淫、通奸,与一夫一妻制的本质核心性嫉妒依然水火不相容。

当然,中国解放后的一夫一妻制取代了民国时期的一夫多妻,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解放了长期受压迫的广大妇女,夫妻双方平等享有对配偶在性及财产等方面的权利及义务。在那时,人们的户籍、档案、工作管理很严格,大家“安居乐业”,人口不能随便流动。改革开放后,人口流动开始频繁,而随之便有了“第三者插足”的现象。到了世纪末,“包二奶”更是成为了一个时髦的名词。这些现象的出现与逐步加剧与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与人口流动的加剧分不开的:

改革开放后,整个中国社会已经和正在发生着深刻的社会变迁,人们对婚姻和性的观念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不再把婚姻看成是人生的唯一价值。组成家庭、结婚生子也不再是唯一被认可的生活方式。当代的婚姻已从家族、社会的纽带变成了纯私人的事务,特别是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和妇女政治经济上的独立,父权制的痕迹进一步减少,从而促使人们考虑人类社会是否一定要以父权制的形式存在?摩梭母系制婚姻家庭模式所产生的优越性和其强大的生命力,使人产生对未来生活方式的思考。甚至有学者提出:父权制下的一夫一妻制是否是最好的形式?它本来为了道德的纯洁,却引出了许多的不道德——“卖淫”、“包二奶”等,这正如英国伦敦的外科医学家、哲学家兴登所说:“一夫一妻制的婚制,就已成的格局来说,根本上是一个自私而反社会的制度,娼妓制度的由来与成立,要归它负责;一夫一妻制是一个理由,我们赶得太快了……殊不知过去匆忙的把一个理想演为一个事实,演为一个天下通行的法定格式,无论那理想多么可爱,终究是一个大错,结果表面名义上的单婚制好像是防止了不少淫佚行为,实际所唤起的淫佚行为比多婚制所能唤起的还要多”。一夫一妻制在大多数文明社会的出现并非是人们理想和道德的选择,而是私有制和父权制社会的必然结果。但在目前父权制下产生的婚姻制度的变更还要受到不同民族文化传统的制约,还取决于该民族大多数人的选择。[[18]]

以上引文也从理论和现实上均说明人们并不能真正、也不甘于遵守一夫一妻制的规则。随着人们性观念的发展,备受争议的“换妻俱乐部”开始在大陆引起激烈争论(同性恋也在另一翼开始扩张);随着交通和通讯的发达,又在近年出现介于情人和友谊之间的“第四种情感”。无独有偶,大城市的老年人也开始走婚:

进一步看,走婚这种婚姻形式,也并非是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云南永宁沪沽湖摩梭社区存在的特异现象。如今,在向现代化迈进的中国城市中,不论北京还是上海、广州,实行“走婚”者也越来越多。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老年群体里这一现象日渐渐突出。一些丧偶的老年人,为了避免“黄昏恋”和老年再婚通常会遇到的麻烦,如与财产继承相联系的子女阻挠等问题的发生,男女双方不进行结婚登记,不举行结婚仪式,而是实行相互“走婚”,你在我家同居几天,我在你家同居几天,有事相互商量,有病彼此照顾,经济上各自独立,感情上相濡以沫,有夫妇之实,而无婚姻之名,由于双方均属单身,实行“走婚”,也并不犯重婚之法。一旦感情破裂,也可随时中止这种“走婚”关系,而不须经过法院办理法律手续。[[19]]

凡此种种,都在以一夫一妻制的补充形式出现和蔓延,都在彰显出一夫一妻制家庭模式的滞后性。[[20]]这种症候反映在中国法律界,便是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所引起的强烈反响,因为该稿开始了对“小三”等婚外情的“权利”限制。[[21]]事实上,中国在改革开放后每一次新的《婚姻法》修改都在对离婚手续进行不断简化,这正好是向摩梭母系家庭阿注异居婚模式靠拢:易聚易散。一夫一妻制进入现代社会后不再必须“从一而终”,但是,其采取的补救措施离婚、再婚实际上是就使其变成了按顺序实现的多夫多妻制。否则,社会便又退回到了“从一而终”的封建伦理时代。

总之,一夫一妻制正在受到分别来自内部悖论和现实困境的双重夹攻。

走出一夫一妻制的性嫉妒困境

(一)走出一夫一妻制的性嫉妒困境的尝试

李银河等学者支持“换偶”活动,主张换偶非罪化。今年32日李银河将取消聚众淫乱罪的提案通过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交,呼吁法律不要介入这种性规则:公权力不该干涉私人空间,因为这种行为仅仅是违反习俗而非犯罪。违反习俗的人的行为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他的这一权利就不应当以违反道德或违反习俗的名义被剥夺。[[22]]他们所挑战的,其实是一夫一妻制的性嫉妒,因此遭到不少人口诛笔伐。但是,这种“反动”在学理层面上依然很有市场。有学者指出:摩梭人的“走婚制是一种习惯法”:

这时国家行政权和司法权选择默认,而不是强制干预,达到国家法和习惯法之间的协调融合。如此说来,善待一些好的、被大家公认的有效的习惯法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和应当采取的态度。“任何法律制度和司法实践的根本目标都不应当是为了建立一种权威化的思想,而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调整社会关系,使人们比较协调,达到一种制度上的正义。”

正如社会学家伯纳德所言:“未来社会婚姻的最大特点,正是让那些对婚姻关系具有不同要求的人,做出各自的选择”。[[23]]

不过,更改家庭模式对于一个重视意识形态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似乎是“危险”的。因此,《婚姻法》的修改只是出于保护一夫一妻制而进行局部改良和修整,始终不敢越改变现存法定家庭模式的“雷池”一步。但是,那些对一夫一妻制及同性恋迟迟不敢松手的中国人,是否因该转身看看他们刚刚批判过的女子“三从四德”思想?是否应该考虑这二者之间有无五十步笑百步的关联?

如果不改变一夫一妻制的家庭模式,性嫉妒就必然存在,李银河、潘绥铭等学者的压力也就无法根除。如果这种状态继续维持,我们就只能“规训”“一夫一妻制”中的人们去消除性嫉妒,从而加入“换妻”的行列。事实上,“第四种情感”只能是在“包二奶”、“小三”及“换妻”之间打消除“一夫一妻制”性嫉妒的擦边球。

人们曾经对封建社会女子“从一而终”、封建家庭一夫多妻多妾的婚恋观大加鞭挞,源于这些家庭模式将女子当作繁殖后代的生产及性服务工具。除了解放妇女这一理由外,其背后的原因又是在科技高度发达、思想进步的今天,不必把妻子锁在深闺而凭DNA技术就可以鉴定和保证孩子是出自某人。同时,现代婚姻法制也保证了人们结婚和离婚的最大自由。如果承认这是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并且承认今天的人类社会实践依然没有走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理论预设的话,那么,生产力发展到今天的人类被自己限定在“一夫一妻制”这一单一的法定家庭模式中,任凭性嫉妒困扰着他们的生活,便是人类进程中的一种“反动”。[[24]]

(二) 能否借鉴摩梭母系家庭模式走出困境?

如上文所述,今天全球化人口流动、资本流动的加剧,交通、通讯的不断发展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它同时也高效率地加快了人们财、色、才等资源及个人自身优缺点方面的配置速度,迫使人们不断地调整、改变和重新“配置”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要么实现婚姻家庭重组、恋爱重新配对,即通过离婚等方法按顺序去实现“多夫多妻制”,要么就是迫于现实压力维持现存的一夫一妻制躯壳去找“小三”、包“二奶”、发展“第四种情感”。那些需要新的资源配置、而又不愿放弃一夫一妻制婚姻生活的人们,便发明了“换妻俱乐部”。“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俨然成了一夫一妻制的宿命,那些所谓婚后要如何经营夫妻情感等等的说教在如今各种离婚案件攀升、财产纠纷案件不断,以及进来出现的“包二奶协议”等现实生活中显得如此力不从心。[[25]]于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便于近日登场,各种声音亮相前台。

在某种程度上,作为一夫一妻制烦恼之本质核心的性嫉妒及其财产纠纷似乎成了全球化社会发展的一大障碍。农民工的性需求满足度调查、留守妇女的性需求调查成了知识分子关注的研究课题。[[26]]当社会努力向着全球化前进的时候,这些障碍便成了一夫一妻制难以弥合的伤痛——因为不是每一个家庭都能够完整地迁移、流动的,夫妻之间的分居更多的是现实生活的无奈。

这样的人口流动性及其所带来的婚恋方面的“变革”,可能会让人联想到人类早期的对偶制及其成因:

像澳大利亚所盛行的那种整个级别的结婚,无论如何,乃是群婚的一种十分低级的、原始的形式;而普那路亚家庭,就我们所知道的而论,则是群婚的最高发展阶段。前者大概是同漂泊不定的蒙昧人的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后者则是以比较牢固定居的共产制公社为前提,并且直接导向下一个更高的发展阶段。在这两种婚姻形式之间,我们无疑还会发现某些中间阶段;在这里,目下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是一个刚刚敞开而尚未有人进入的研究领域。

对偶家庭,某种或长或短时期内的成对配偶制,在群婚制下,或者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一个男子在许多妻子中有一个主妻(但还不能称为爱妻),而他对于这个女子来说也是他的许多丈夫中的一个主夫。[[27]]

而今天依然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摩梭人阿注异居婚模式就更加引起了上文提到的众多学者的关注(不管他们的初衷是否是与此种现象对话):家庭财产和人员基本不变,妇女留守在家与心上人幽会,本家庭的男子则出门幽会。正是由于这种家庭中家长(兄弟姐妹)之间不发生性关系,因此不会产生性嫉妒,更不会像一夫一妻制家庭那样因对方的出轨、外遇而发生财产、情感、性的纠纷,乃至使整个家庭解散、重组,并由此影响到了夫妻双方、孩子以及其它亲人的情感和生活。同样,摩梭人阿注异居婚也不会影响财产的分割、孩子的抚养与老人的赡养、性嫉妒等问题,同时又避免了一夫一妻制情感的单一与枯竭性,避免了流动人口(包括农民工与留守妇女)的性需求严重缺乏等等问题。这种婚姻家庭模式同样也合乎现代婚恋自由的精神,对后代和他人无影响,因而也合乎现代法律精神。

从这个意义上看,李银河等人对一夫一妻制发起的挑战实际上是误入了一个陷阱:假定性嫉妒必然存在于家庭中,从而对其在人类学、社会学、法学等诸领域发动猛烈攻击,并深陷于夫妻之间的性自由问题等的纠缠。这些纷争,却被摩梭人的阿注异居婚模式轻松解决了。它以不同的家庭组成方式直接拆除了婚姻家庭中的性嫉妒,以“换夫”的“母系”家庭模式彻底根除了一夫一妻制所带来的种种困扰。这种模式还将生育后代与抚养后代适度剥离、将繁殖后代的任务与性的享乐分开,使公民的权利和义务“错位”地结合,互不影响而又相互促进,最大限度地实现了公民的个人自由。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而无论人们是否结婚和恋爱,婚恋的困扰都将伴随着人们并终其一生。因此,婚恋问题是穿透历史、种族、国别等诸种差异的人类最根本的问题之一,也是人类的动物性及社会性得以连接的桥梁。如何把一个作为“动物的人”与一个作为“社会的人”最恰当地连接起来并保持二者的平衡,是人类历史不断地探寻的重要命题。

关于摩梭人的婚恋家庭模式及其生成的历史背景所带给我们的启示,我想引用其他学者的论述作结:

摩梭文化最独特和优美的精髓内涵,在于与主流汉族、父权体制的差异,此中的精粹值得我们反思。考察摩梭母系制的婚姻家庭模式,其目的在于吸取其合理价值,营造出更高层次的自由、平等、和谐的婚姻家庭模式。摩梭人的婚姻家庭模式,为新的婚姻与家庭的产生、发展为重新审视人类社会两性关系提供了典型的模式和珍贵的资料,对当今社会涌现的独身主义、单亲家庭的情感问题,亲属制的研究具有极高的科学价值。[[28]]



:本文是本人主持的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级课题:母系氏族家庭模式的现代意义——以泸沽湖摩梭族为例的系列论文之一。

[1] 有学者指出:不落夫家的婚姻习惯曾盛行于我国南方的少数民族地区,其基本形态是:女子在结婚后至第一次怀孕期间,继续在娘家生活,直至有妊后始归男家,正式开始夫妻婚姻生活,俗称坐家。由于在此期间,女子只在节庆日或重要时间回夫家,因此又被称为“走媳妇路或“走姑娘路。直至本世纪初,在广西、海南、贵州、云南、四川、湖南等在内的广泛区域内,不落夫家制度都有不同程度的分布,涉及的民族包括壮、瑶、苗、侗、彝、黎、水、布依、仫佬、黎、土家、哈尼、白、藏.、等;壮族乃是不落夫家制度最为盛行之民族。(袁翔珠:少数民族婚姻制度的一种法史学解读——以婚姻习惯不落夫家为考察对象[J], 求索.2011(7): 142

[[2]] 康文姣:论摩梭人的舅权[J].红河学院学报, 2008(3): 13.

[[3]] 何文华:关于摩梭人阿肖走婚和母系家庭的思考[J].山东教育学院学报, 1996(1):42—43.

[[4]] 参见〔美〕刘易斯·亨利·摩尔根:古代社会(新译本 下册)[M].杨东莼 马雍 马巨译.商务印书馆, 1977.

[[5]] 刘芳:摩梭人家庭婚姻制度的人类学解读[J].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6):20-21.

[[6]]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一卷)[C].人民出版社, 1965: 27—97.

[[7]] 参见张希坡:中国婚姻立法史[M], 人民出版社.2004: 66—67.96。该书中解释“独子兼祧云:“即兄弟两人,只有一个独生子,法律允许独子继承两房宗祧及财产,由两房双娶娣室,所生之子,各为其祖父母的嫡孙,分别延续各支的烟火,故称独子兼祧,俗称一子顶两支”。

[[8]] 唐新民:永宁摩梭人婚姻家庭特点与经济发展关系探析[J].学术探索.2005(2).

[[9]] 陈柳:摩梭大家庭的社会保障功能探析[J].云南农业大学学报.2009(2).

[[10]] 何文华:关于摩梭人阿肖走婚和母系家庭的思考[J].山东教育学院学报.1996(1): 44.

[[11]] 和钟华:阴阳相谐的摩梭母系制[J].寻根.2003(3): 21—23.

[[12]] 关于摩梭母系家庭在财产方面没有纠纷的优势,将另行撰文论述。

[[13]] 可参见上文张竹坡与恩格斯的相关论述。

[[14]] 恩格斯也承认性嫉妒的排他性:既然性爱按其本性来说就是排他的,——虽然这种排他性在今日只是对妇女才完全有效,——那末,以性爱为基础的婚姻,按其本性来说就是个体婚姻。(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一卷)[C].人民出版社, 1965: 95.

[[15]]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一卷)[C].人民出版社, 1965: 96.

[[16]] 可参见晓楠:第四者.都市成熟女性第四种情感[M].朝华出版社.2004.

[5] 不过,由于上文提到恩格斯所做出的特殊时代限制,因此他理想化地认为:卖淫将要消失,而一夫一妻制不仅不会终止其存在,而且最后对于男子也将成为现实。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一卷)[C].人民出版社, 1965: 89.

[[18]] 杨玲:摩梭母系制婚姻家庭的和谐内涵解析[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05(8).

[[19]] 王玉波:杂乱性交时代活化石置疑 ——性史发微.中国性科学[J] ,200412).

[3] 关于色情”.的观念.DINK家庭和单身家庭可参见陈文江 张咏梅.城市流动人口的婚姻与家庭[M] .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 84,116—119.流动人口等诸种问题可参见周伟文 严晓萍 刘中一.生存在边缘——流动家庭[M] .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2.;穆光中.挑战孤独——空巢家庭.[M] .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2

[[21]] 可参见于怀清.全国妇联召开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专家研讨会.人民网-中国妇联新闻.2010121316:27[EB/OL]网址:http://acwf.people.com.cn/GB/13469508.html.

[[22]] 参见杨猛.姚欢(实习生):李银河:换偶不是罪.南都周刊[J] , 2010.12).

[EB/OL]网址: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0062_0.shtml.

[2] 张清.冯书剑:摩梭走婚:一种法律社会学分析.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J] , 2007.5: 18—19.

[3] 当奥巴玛签署法令允许美国士兵公开同性恋时,全球有几个国家和民族(包含美国在内)开始反思一夫一妻制给全球化社会带来的阻碍,又在何种程度上去解救被困在此种家模式中的人们?(20101220日新京报·美允许军人公开同性恋身份.凤凰网·凤凰资讯·滚动新闻[EB/OL]网址: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0_12/20/3587452_0.shtml

[1]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网站近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R[DB/OL] http://cws.mca.gov.cn/article/tjkb/.我国离婚率逐年递增.另可参见民政部:中国离婚率连续30年上升.网易·法制晚报专栏.2010103.[EB/OL]http://news.163.com/10/1003/13/6I2T8NPB0001124J.html。关于包二奶问题.可参见各大网站.如包二奶现象评析.人民网·观点·观点专题.2001716.[EB/OL]http://www.people.com.cn/GB/guandian/183/2314/.等等。

[[26]] 可参见中国知网的数据:http://dlib.cnki.net/kns50/scdbsearch/cdbindex.aspx.

[[27]]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A]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一卷)[C] .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57—58.

[[28]] 杨玲.摩梭母系制婚姻家庭的和谐内涵解析.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J] , 2005.(8):40.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