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列祖列宗
全文检索
列祖列宗
中国性文化发展与性文学的研究历程:古代和近现代(公元前200年-公元2004)
作者:阮芳赋  时间:2016年07月25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阮芳赋(美国旧金山高级性学研究所)

引言

《孟子》一书中,一句引用非常广泛的告子的话说:食色,性也。儒家经典《礼记》中也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都是一样的意思:性和吃是同等重要的人类大事。古语说:民以食为天,阮芳赋套用说:民以性为地。天地当然都很重要。鲁迅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鼓励的北新书店,在1927年出版的一本题为《性而已》T·M著)的书中说:

人生是什么?简单地说一句,性而已。从礼教而至于裸体游行,从教育而至于革命工作,举凡一切人类的行为,以及社会的组织等,无一不直接或间接,多量或 少量地由于性的指挥而形成。伟哉,伟哉,性的威力!

不失为一种对的重要的强调。性很重要,性文化同样就很重要。因为人类实际上的性生活,几乎可以说都不是光溜溜的动物行为,而是社会化的,受到性文化的制约。

拿到社会国家的层级来说,其实性这种存在也是很应上台面,也很能上台面的。不说别人,就说2千多年前的孔夫子和孟夫子,都毫不隐讳的指出过。孔子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就是肯定说没见过喜爱道德的程度比得上喜爱性生活的人!孟夫子说的更精彩,《孟子见梁惠王》中记载:

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对曰:昔者太王好色,爱厥妃。《诗》云: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当是时也,内无怨女,外无旷夫。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

就是说:太王好色,他在自己行乐之时,也懂得全国的男女都想行乐,就尽量不征发兵役徭役,减少了夫妻分离的日子,于是全国就少了许多怨女旷夫。这样一来,老百姓都记着太王的好。也就是说:好的性政策,好的性文化,让大家的性生活都有保障这对于全国上下社会和谐是很好的,很重要的。

文化是一个民族特有的生活方式,是这一民族的人民普遍认可的思想意识、行为规范、信念、情感、风俗和价值观。现代,世界上的文化也有很悬殊的差别。伊朗允许一夫多妻,尼日利亚北部一些地区则仍存在一妻多夫的遗风。

社会是不断变动发展的,因而性文化也是不断变化发展的。1922年,美国芝加哥的女警察,以四位妇女的游泳装有伤风化,而将她们拘捕。事实上,这四位女士不但穿了裤子、凉鞋,而且其游泳衣将胸、腹、臀部全都遮盖,其裤腿长度也超过短裙,也许在1962年(更不用说2012年),就连东方的一般妇女都会嘲笑这四位败坏社会风气的西方摩登女士封建保守得可笑。美国护士玛格丽特桑格(1879-1966),从1914年起,在美国破天荒地宣传避孕,竟遭到赫赫有名的纽约道德维持会会长康斯托克的起诉,前后八次被捕入狱,并被某些州的医学会宣布为不道德的。今天,玛格丽特桑格,作为世界计划生育运动的先驱,而享有崇高的声誉。美国法规却迟到1971年才将避孕一词从猥秽字眼中抹掉。在并不多久以前,避孕计划生育都会被当作淫秽、可憎、肮脏、下流和令人厌恶的东西!

现存最早的性研究文献

1972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文物是168汉文帝十二年下葬的,其中包括目前世界上存留最早的大量古代珍贵涉性研究的文献,包括《十问》、《合阴阳方》、和《天下至道谈》等。这些书距今至少有二千一百多年了。可说是现存的中国最早的性学著述,也是全世界最早的性学著述。

例如:先戏两乐,交欲为之,曰智(知)时。(男女双方应先互相嬉戏,等到彼此情动意感,均产生了强烈的性欲时,才能交合,这就叫知时

物(勿)亟勿数,出入和洽,曰和沫。(交合时不要急暴图快,抽送出入要轻柔,这叫和沫。)——《天下至道谈》

这些二千多年前的论述,虽简练,至今看来还是透彻有益的。其中贯穿着阴阳谐和的意思在内,性交之先,要有充分的前戏,特别要使女方性兴奋起来,使双方的感情都热烈起来,才能插入,恰在情浓欲盛之时;同时,动作不能太粗暴、太匆忙,而要使女体感到舒服快意,如此才会有双方的心满意足,极尽床第之乐。

东汉史学家班固(公元32-92年)所撰的《汉书艺文志第十》中,著录了房中八家,百八十六卷,其中包括《容成阴道》、《务成子阴道》、《尧舜阴道》、《汤盘庚阴道》、《天老杂子阴道》、《天一阴道》、《黄帝三王养阳方》以及《三家内房有子方》等著作。虽然这些书都早已佚失,但这一历史记载清楚地表明,作为诸子百家中一家的房中,即现代所说的性学,在汉以前便很发达了。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罗列上引房中八家著述之后,班固写了一段很精辟的评述,全文如下:

房中者,情性之极,至道之际,是以圣王制外药以禁内情,而为之节文。传曰:先王之作乐,所以节百事也。乐而有节,则和平寿考。及迷者弗顾,以生疾而陨性命。

这段话不但对房中的意义,作了很高的评价,非常坦然地强调,性生活乃是至道之际,只要适度,不但无害,而且大益,可得知平寿考,充分显示我国古代对性生活和积极态度;同时,又严肃地指出了纵欲无度的大害,生疾而陨性命,并提出了以正当的娱乐作为适度控制性生活的措施,充分显示我国古代对性生活的恰当处置。整段话言简意赅,至今乃不失其指导价值,实是难能可贵。

孔孟与中国古典性学

孔子(前551.9.28479.4.11),曾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孔子的思想及学说对后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1988年,75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在巴黎发表联合宣言,呼吁全世界21世纪人类要生存,就必须汲取两千年前孔子的智慧。。由此可见孔子思想之伟大。[[1]]从性学史的角度来看,孔子的积极贡献,也是非常重要的:孔子编定的《诗经》中,有多处公开描写男女性爱和两性相悦的文字。最常引颂的如: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窈淑女,君子好逑;孔子编注的《周易》中的阴阳哲学思想[[2]]﹐是中国性哲学的根本。一阴一阳之谓道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等论述,认为性行为是符合天地阴阳变化规律的大事﹐是每个男人和女人的神圣职责。

孔子和孟子(前372289年)的儒家经典中,也可以看到对性的肯定看法。孔子的门生编成的《论语》中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在这里不语带有不同意、不支持的意思。孔子的学生们只举出四样东西是孔子不赞成的,其中并没有列举(性)。孔子倒是直截了当地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承认人们普遍地喜欢。在《礼记》中,更以肯定的态度直接指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把人们对性生活的追求和饮食一样加以并列,指出这两者乃是人类两个最大的自然欲望。

《孟子》中食色性也这一论断,是广被引用的。虽然这话并非孟子,更非孔子,而是告子的话。但,孟子对告子的这句话,并没有反对,而是默认,进一步在《孟子》中还有正面说:好色,人之所欲,孟子还正面为齐宣王自称好色的有力辩护,说当是时也,内无怨女,外无旷夫,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把性看是很自然的正常欲望,应该说是一种很有力的性肯定观。

古代的房中术

公元982年,日本人丹波康赖将中国古代的房中术文献引入所编的《医心方》第28卷。中国房中术的主要代表著作是:《素女经》、《素女方》、《玉房秘诀》、《玉房指要》、《洞玄子》,都已经失传。我们现在见到的版本,都是中国近现代儒学大家叶德辉(公元18641927)从《医心方》第28辑佚出来的。

在强大的唐朝中国,有好学的日本人来留学,把中国的书大批地运往日本。日本人丹波康赖(公元912995)在他所编的《医心方》(编于公元982984年)第28卷中的文字中,分散地从《素女经》、《素女方》、《玉房秘诀》、《玉房指要》、《洞玄子》引用了不少段落,这才把这些书的内容,得以保存下来。《医心方》编成后,几百年中只以手抄本流传,直到1854年才首印出版。

差不多在半个世纪后,叶德辉在1902年于日本欣然见到《医心方》,1903年便刻印出他辑佚的《素女经》等六篇文字于他编着的《双梅影谙丛书》第一卷中。所以,当代的出版物中,不论如何吹嘘是珍本古本,其实印出来的《素女经》、《素女方》、《玉房秘诀》、《玉房指要》、《洞玄子》,都是翻印叶德辉的辑佚本。

1988年,周一谋先生《中国古代房事养生学》(中外文化出版公司,沈阳)一书,以译注马王堆医书中的房中著作为契机,介绍了不少中国传统性学中国传统性医学的内容;到1991年,宋书功先生《中国古代房室养生集要》(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北京)一书,就推出更多了,其中包括来自《医心方》第28卷、经叶德辉辑出的《素女经》、《素女方》、《玉房秘诀》、《玉房指要》、《洞玄子》等等中国古典性书。此后,类似的书,更大的、更小的、在大陆出的、在香港出的、在台湾出的,都有,数不胜数。值得一提的是,1995年,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则影印了全本《双梅影谙从书》(705页),还加上了重排的简体字本,并杨逢彬、何守中先生的校点和注解(386页),精装巨册(共1091页),洋洋大观,公开发行。

还有几本代表著作:《素女妙论》,《修真演义》,《既济真经》,《三峰丹诀》和《玄微心印》,现在也可在市售的辑本中见到,特别是:《素女妙论》,《修真演义》,《既济真经》三者,原来都比较难得。这三者,都收辑在著名荷兰汉学家高罗佩(R. H. Van Gulik19101967)于1951年在东京私人印行的有关明代春宫的图册《秘戏图考》的中文附编《秘书十种》内,该套书只印了50部,为非卖品,只分赠世界49所著名大学、博物馆及研究机构。美国受赠最多,共14册。后有杨权的中译本:《秘戏图考》(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当然,所有图画都已免去)[[3]]

古典性文学

中国古典性文学研究,可以说始于中国现代文学大师之一的茅盾。他在1927年所说的性欲小说,就是现代所说的性文学的主要成分。那个年代,英文的sex在中国常译成性欲,后来才通行日本先用的译为单音汉字。他说:《飞燕外传》可称为后世性欲小说的泉源。[[4]]

另一位中国现代文学大师鲁迅1881-1936,也是对中国的古典性小说进行认真研究的一位先驱。同是在1927年,鲁迅将日本的手抄孤本唐代张文成的《游仙窟》引回国内出版,虽为韵文,但长达14000字左右,实际上是以华丽的文字记一次嫖妓的全过程,其中有些露骨的性描写。

1928年,著名文学教授谭正璧的《诗歌中的性欲描写》一书在上海出版,可说是研究性诗歌的先驱。他的计划要大得多,他在《诗歌中的性欲描写》一书的结论中预告:想搜罗一切文学作品中的性欲描写,做一番综合研究,成一部《性欲文学研究》。用现代词语来说,就是谭正璧教授想写一部巨著《性文学研究》,不过,这一目标后来并未实现。

如茅盾所说:现在所传的性欲小说淫书,大都是明以后的作品。宋以前性欲小说大都以历史人物(帝王)为中心,必托附史乘,尚不敢直接描写日常人生,直至《金瓶梅》出世,方开了一条新路。(茅盾,1927)。

这里称之为性小说的,有些别的名称,例如色情小说艳情小说香艳小说淫秽小说性爱小说狎亵小说等。崔胜洪论中国古代性小说中的性观念[[5]]一文中性小说定义为全书中心和描写的重点都在于性的作品”,只包括《痴婆子传》《肉莆团》等,而不包括家喻户晓的《金瓶梅》等。这一说法在逻辑上是严格的。就是有点让人觉得若有所失:《金瓶梅》固然不是完全的性小说,但讨论性小说,少了《金瓶梅》,总有点杀风景

中国的古典性小说到底从何开始

明代以来的性小说早期的如《痴婆子传》《如意君传》等还都是文言的《金瓶梅》不但不是以帝王为中心也不是文言文。因此,它在用口语、白话写普通人的市井生活两方面,都是开先河的。

历经明清以来统治者多次的禁毁,现存的明清性小说到底还有多少?

著名中国小说书目版本学专家孙楷弟[[6]],在他的《中国通俗小说书目》(1933年初版,1982年重印本),列举了偎亵小说42种,其中现存的33种,有的是他从未见到过的。也说明性小说的研究不易。

北京图书馆柏林寺分馆,收藏的禁止阅读的明、清性小说25种:

1.《金瓶梅词话》,221册,据1933古佚小说刊行会印本影印。未删节本。2.《肉蒲团》163.《灯草和尚传》144.《绿野仙踪》2105.《品花宝鉴》2206.《野叟曝言》4207.《浓情快史》148.《巫山艳史》129.《妖狐艳史》手抄本,1210.《桃花艳史》111.《宜春香质》手抄本,1412.《隋炀帝艳史》11013.《续金瓶梅》,紫阳道人编,21214,《隔帘花影》15.《贪欢报》(《欢喜冤家》)1816.《五美缘》(《再生缘》)1517.《碧玉楼》18.《桃花庵》弹词,1419.《金兰筏》1419.《清风闸》20.《禅真逸史》22021.《禅真后史》21622.《金虏海陵王荒淫》223.《女仙外史》42424.《风流十书》16册(包括8卷:《钟情丽集》,《双双传》,《三妙传》,《天缘奇迂》,《娇红传》,《三奇传》,《融春集》,《五金鱼传》)。25.《醒世姻缘传》432

台北丹青出版的中国古艳稀品丛刊2244种书(1986年),就多见到:26.《僧尼孽海》27.《痴婆子传》28.《绣榻野史》29.《浪史》30.《东游记》31.《株林野史》32.《春灯迷史》33.《闹花丛》34.《昭阳趣史》35.《绣戈袍全传》36.《如意君传》。

天一出版的明清善本小说丛刊艳情小说专集2537册(1985年)。所收和丹青的大同小异。一个大的差别是,这辑中收有两本着名的同性恋小说:11B.《宜春香质》刻本。37.《弁而钗》

双笛丛书收中国历代禁毁小说共117部,其上编是明代的43种,下编74部是清代的。

特别要提出的是,台湾百科出的思无邪汇宝,全套45册,印了从俄国发现的一部清代巨著《姑妄言》,占了十册之多(第3645册)。还值得指出的是,该套书中收入了《素娥篇》(在第24册内),这是明代出的一种描绘性生活的诗画配。本来只在美国印地安那大学的金赛性学研究所有一孤本。

此外,联经中国古艳稀品丛刊第一辑,第二辑;远方出版社明清艳情禁毁小说精粹四库禁毁书丛刊历代民间艳情小说孤本系列,历代禁毁小说精粹历代民间艳情词话珍本宋话本系列,素政堂天花阁藏本系列,和中国古代艳情秘籍;延边出版社明清艳情禁毁小说精粹;内蒙出版社镜月斋藏本系列;时代出版社古代禁毁小说精粹明清艳情卷系列等相继出版,多种原先不曾见到的小说再现。

中国现存的古典性小说,在孙楷弟的年代不过三四十种。思无邪汇宝的主编陈庆浩所说之数在50种。可能是标准严格了些。1993年出版的张国星[[7]]主编《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性描写》,附有斯欣[[8]]涉及性描写的古代通俗小说书目共列出88种,张国星主编又附补目列出24种,共是112种。他们用涉及性描写的的用语。张国星在页边注中还说:这类作品人所未见未闻者谅多,据悉上海文学所胡从经同志便掌握从日本新发现的一批。加之,上述已出版的各种丛书中,累现增益,所以目前可以找到的涉及性描写的古代小说大约在150200种之间, 达到孙楷弟先生列举数(42种)的45倍之多。这是一个有丰富资料的研究领域。在包括才发现并出版不久的《姑妄言》这种百万字的巨著在内,明清性小说一下子超过100种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可以预见,未来更多的,更有积极社会影响的研究著作,一定是会接二连三地问世的。

《姑妄言》于清朝雍正八年(1730)创作完成,作者曹去晶。这部百万言的长篇,有两种手抄本,一为二十四回本,一为六十回本,但当时均未出版,即使在文人圈子里看到《姑妄言》的也绝少。因此,在雍正以后的清代著录中,至今尚未发现有关曹去晶和《姑妄言》的记载。六十回本的《姑妄言》,残存第四十、四十一回和四十二回的两页,相当于二十四回本的第十八回,且略作删节。1941年,上海优生学会曾以非卖品的形式限量印刷,论者因不知作品的产生年代,竟误以为明抄本残篇。二十四回本的《姑妄言》则流入了俄罗斯。俄罗斯的天文学家斯卡奇洛夫(K. I. Skachkov18211883),于道光二十八年至咸丰九年(18491859)出使北京,他在北京期间发现了二十四回本《姑妄言》手抄本,予以收购。1867年曾寄存圣彼得堡皇家公共图书馆,后归藏俄罗斯国立图书馆。1966年,俄国汉学家李福清发现了该书并于《亚非民族》杂志发表《中国文学各种目录补遗》一文首度加以著录。1974年,莫斯科东方文学出版社出版A. I. Melnalknis编的《斯卡奇洛夫所藏中国手抄本与地图书录》,比较详细地著录了《姑妄言》。他俩的文章和著录,因当时中国正进行文化大革命,不为国人所知。海外汉学家也未注意。苏联解体后,李福清去台湾讲学,披露了《姑妄言》在俄罗斯的有关信息。法籍华裔汉学家陈庆浩与台湾王秋桂教授策划,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台湾大英百科股份有限公司,于19971月在《思无邪汇宝》第3645册中出版了《姑妄言》,执行编辑为台湾学者陈益源。19991月,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了《姑妄言》洁本。至是,《姑妄言》方为国内外专家、学者所周知,且进入了文学爱好者手中。

当然,中国古代性小说和涉性文集,也是中国文化的宝贵遗产。其中也有种种“世界第一”的贡献。例如,详细描写同性恋的小说《宜春香质》和《弁而钗》,赞美同性恋的小说《品花宝鉴》,加上收在《香艳丛书》中的从正史和笔记收集的同性恋专辑《断袖篇》,构成了世界上最早最系统的同性恋文献,是独步全球的。意大利汉学家魏瞩安(他自己取的中文名),曾把《断袖篇》全部译成意大利文出版,后来他到美国名校柏克莱加州大学念博士,他的博士论文便是对《宜春香质》和《弁而钗》的研究[[9]]

中国大陆1988年在古城扬州举办第三次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并由而在1993年出版了文集《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性描写》(张国星主编,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中国古代性小说的研究论文的集成。其中包括了王利器[[10]]、林辰[[11]]、傅憎享等著名古典小说研究家的著述。林辰先生在19791989年间,专门从事明末清初小说的编辑出版工作,主持编辑出版明末清初小说选刊数十种,有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他研读了大量中国古代小说,总结出中国古代小说中性描写的17个方面。台湾出版的思无邪汇宝,和《姑妄言》印的很精美的彩色DM中,有一特框说《姑妄言》揭露中国人性文化的洋洋大观列有17个方面,实际上就是引用林辰先生对中国古代小说中性描写的17个方面这一概括(林辰,1993)。

香港一位署名为唯性史观斋主的性书作家,在1960年代在《新生晚报》连载了许多写中国古代性学的文章,在1964年结集出版了8种(11册)书,《历代名女人性生活》3册、《古代采补术搜奇》1册、《媚药杂谈》1册、《中国性艺术》1册、《历史性文献》3册、《中国同性恋秘史》2册,涉及许多资料,其中也有不少关于中国古代性文学的。

台湾殷登国先生对中国古代性文学也多有研究,著述颇丰。近年的陈庆浩、王秋桂、陈益源、黄克武,都是功力很深的中国古代性文学研究专家。以中国古代性文学为专注或相关研究对象的硕博士论文作者则有王靖芬[[12]],周淑屏[[13]],周庆坛1983,林玉麟[[14]],林慧芳[[15]],胡衍南2001,翁文信1997,刘素里1995,刘慎元2002,刘静怡2002,蔡祝青[[16]],萧涵诊2004,黄文焜[[17]]等位,可说是台湾的中国古代性文学研究的后起之秀。在通俗著作中,写到中国古代性文学的有王溢嘉(1989)、曾阳晴[[18]]等。

中国古代的性小说,有一些早有英文译本,例如《金瓶梅》,《肉蒲团》,《僧尼孽海》等。对中国古代的性小说的研究,也由一些,例如Keith McMahon(马克梦)的著作,有的还译成了中文,例如,2001年北京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王维东、杨彩霞译《吝啬鬼、泼妇、一夫多妻者:十八世纪的中国小说中的性与男女关系》[[19]],在中国大陆的图书市场上颇受注目,也说明对中国古典性小说的研究是大有可为的。其实,马克梦这本书所涉及的性小说,还是很有限的,所采取的研究角度,也是很有限的。

对于性小说(以明清性小说为代表)的研究,可以从不同的专业角度,也就是从不同的学科领域来进行。例如从文学角度,从文学批评的角度,从美学的角度,从历史学的角度,从社会学的角度,从文化学的角度,从性别研究的角度,等等。当然也可以从性学的角度来加以研究。所有这些不同角度的研究,固然有或多或少的联系,但它们是各自独立的研究,是不可相互取代的,也不会是重叠的。不同领域的专家,对于同样的150200本小说,以不同的专业知识加以研究,并得出符合给专业要求的结论。

辅助阅读文献:

[1] Chou, E. 1971. The dragon and the phoenix. New York: Arbor House.

[2] Chu, Valentin. 1993. The Yin-Yang Butterfly: Ancient Chinese Sexual Secrets for western Lovers. New York: G.P. Putnams Sons.

[3] Humana, C. & Wu, W. 1982. The Chinese Way of Love. Hong Kong: CFW Publica­tions. The same book in different title

[4] Ruan, Fang Fu,1991. Sex in China: Studies in Sexology in Chinese Culture. USA New York City: Plenum Press.

[5] Ruan, F. F. & Tsai, Y. M. 1987. Male Homosexuality in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Literature.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14, 21-33.

[6] Van Gulik, R. H. 1961. Sexual Life in Ancient China: Apreliminary survey of Chinese sex and society from ca.1500 BC till 1644 AD Leiden: E.J. Brill, 1961; Reprint, 1974.高罗佩着《中国古代房内考》,李零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高罗佩着《中国艳情---中国古代的性与社会》,吴岳添译,台北,风云时代出版,1994



[[1]] http://baike.baidu.com/view/2176.htm

[[2]]长沙马王堆墓穴中发现的“帛书中,已有不少记载间接证明易传的作者或相关作者大致是孔子。http://baike.baidu.com/view/2693.htm

[[3]] Van Gulik, R.H.(1951).Erotic Colour Prints of the Ming Period, with an Essay on Chinese Sex Life from the Han to the Ch'ing Dynasty, BC 206 AD 1644.Volume I. English text; Volume II.Chinese text; Volume III.Reprint of the Huayingchin chen album. Private edition of 50 copies, Tokyo, Japan. ()高罗佩.秘戏图考附论汉代至清代的中国性生活(公元前206公元1644).杨权译.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

[[4]]茅盾(1927).中国文学内的“性欲描写(原载小说月报.17卷号外中国文学研究.)〔下〕).19276月出版).见张国星(1993).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性描写.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8-30

[[5]]崔胜洪(1993)论中国古代性小说中的性观念;见张国星(1993)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性描写.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31-145页。

[[6]]孙楷弟(1933.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33年初版.1982年重印本)

[[7]]张国星主编(1993)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性描写.;天津:百花文艺.403页。

[[8]]斯欣(1993.涉及性描写的古代通俗小说书目.见张国星主编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性描写.387-400页。

[[9]]Vitiello, Giovanni(魏瞩安)(2000):Exemplary Sodomites:Chivalry and Love in Late Ming Culture.”Nan Nü:Men, Women and Gender in Early and Imperial China, 2(2), 207-58.

[[10]]王利器(1979).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11]]林辰(1993).艳情小说和小说中的性描写.见张国星主编中国古代小说中的性描写.31-52页。

[[12]]王靖芬(1994).明代白话短篇小说中“反礼教的思潮.台北:台湾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论文.

[[13]]周淑屏(1997).清代男同性恋文学作品研究.香港:能仁书院中国文史研究所硕士论文.

[[14]]林玉麟(2003).晚明春宫版画图像与社会意识之探讨.台中:东海大学美术学系硕士论文.

[[15]]林慧芳(2004).弁而钗..宜春香质.与龙阳逸史.中的男色形象研究.嘉义:中正大学中国文学系硕士论文.

[[16]]蔡祝青(2000).明末清初小说中男女扮装之性别与文化意义.嘉义:南华大学文学所硕士论文.

[[17]]黄文焜(2004.明清性小说中的性行为方式.高雄:树德科大性学所硕士论文.

[[18]]曾阳晴(1994.色情书.台北:皇冠.

[[19]] McMahon, Keith. (1995).Misers, Shrews, and Polygamists: Sexuality and Male-Female Relations in Eighteenth- Century Chinese Fiction. Duke University Press. ()马克梦.吝啬鬼.泼妇.一夫多妻者:十八世纪的中国小说中的性与男女关系.(王维东,杨彩霞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3,第一版,385页).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