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性化”时代
全文检索
“性化”时代
《智取威虎山》里的“性革命”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5年01月11日
来源:作者投稿
 

我今年65岁。当年,“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开始笼罩全中国八亿人的时候,我才15岁。

当时,我就住在故事发生的牡丹江。当地的人们对这个故事和其中的人物,不仅是街谈巷议,还常常添枝加叶,甚至搬弄是非,成为我非常深刻的青春记忆。尤其是不断地有人站出来,说自己就是其中的某个英雄。直到文革开始,说这种冒名顶替是“给样板戏抹黑”,要批斗的,这才消停了。

2015110日,在三个不同晚辈的再三极力鼓吹之下,我终于网上下载了这个电影,和老伴一起看了。

总的一句评价是:额滴大大呀,这是科幻+武侠+西部啊。

但是,与“样板戏”相比,这个电影中却发生了两个“性革命”。

这,不吐不快。

 

是“救美”,还是“情斗”?

 

50年前的民间传说中,侦察英雄杨子荣,其实已经快40岁了,年轻时就从山东老家来东北,先当伪军,又当土匪,最后才投的八路。所以你就明白,他的黑话怎么会那么顺溜了。

他在老家有没有老婆不知道,但是大家都说,他其实在牡丹江那一带有一个“相好”,就是现在说的“婚外恋”,甚至有可能是“小三儿”。

还有更加“反革命”的说法是:杨子荣的“相好”就在海林县,他就是在“相好”的家里,被土匪“堵了被窝”,才壮烈牺牲的。死后,本来埋在荒山野岭,后来小说《林海雪原》出版了,才搬进海林县城。

这倒不假,因为我亲自去看过,但是里面埋的是谁,那就只有天知道了。因为,区区一个“少尉排长”(而不是“座山雕”封他的“上校团副”),却被单独埋葬,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在中国历朝历代的任何军队里,无不如此。

 

问题是,现在这部《智取威虎山》的编剧或者导演,知道这段民间野史吗?就算他们知道,怎么敢把它编入电影,还大肆发挥,干干脆脆变成“英雄救美”了呢?

我绝不低估现代人的历史虚无。编剧和导演完全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在“闯关东”的历史中,别说“有相好”,就是“搭伙计”(露水夫妻),乃至“拉帮套”(两男共妻)和“大窝棚”(男女混居),也都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那么,这个电影就奇了怪啦。杨子荣为什么去“救美”啊?他不是“没见过天”(没有性经验)的毛头小子,也不可能有那种被一夫一妻制度给憋坏了的“中年危机”,更不是清规戒律培养出来的“性爱雏儿”。他怎么可能会玩儿了命地,去救一个差点死于其手的仇敌的老婆?

就算那个女人恰恰就是他的“相好”,他恐怕也要三思而行的,因为,毕竟,那时候找个“相好”其实很容易的。

当然,如果我们假设,编导是知道这段野史的,那么他们的用意,可就真的是“司马昭之心”了。不就是“爱情崇拜”吗?而且还是“一见钟情”,还是“舍生忘死”,真浪漫,还TMD灿烂辉煌!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确确实实是“革命叙事”中的性革命,货真价实的性革命。

在“样板戏”里,专门安排了很大比例的内容,来控诉土匪的罪恶,以便证明我军战士个个都是深明大义、救国救民,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杂念。

现在可好,徐大导演大逆不道,一举毁之。尤其是最后一段情节(本来“座山雕”是被生擒的),根本就是“双雄争一女”的你死我活嘛,哪里还有什么革命不革命?

高,实在是高。这套“后现代包装”,之所以让现在的年轻人看得如醉如痴,赞不绝口,就是因为,它彻底消解了“革命”这个宏大叙事,回归了人性,重新呈现了被“革命文人们”口诛笔伐的“下半身思维”。

好,实在是好!鄙人行将就木,但是宁可看到下一代去“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也不愿意再让我的子孙去“解放全人类”。

 

革命人永远不许年轻

 

这部电影里,还有另外一场“性革命”,只不过方向是相反的。那就是“二零三”与“小白鸽”之间,屡屡逞强斗狠,却从始至终,双双守身如玉,一丝不苟。

早在50年前,就没有一个人相信这种所谓的“革命情谊”。当时最美好的传说是,他后来娶了她,有情人终成眷属。差一点儿的传说是,“小白鸽”其丑无比,是小说作者给无限美化了。

最“反动”的说法则是:根本就不可能有一个女兵,随着一个排的小股部队,朝夕相处、同宿同飞。别说解放军不可能,就是“木兰从军”,那不也得假装是个男人吗?否则,军纪何在?焉能作战?

当然,我们现在都知道了,这种“军中浪漫”,其实就是“意淫”。

 

可是,这种意淫,即好温暖,又好可怜。

所有当兵的,血气方刚却又与世隔绝,再不让意淫,那还不造反啦?只不过在1957年出版《林海雪原》这部小说的时候,之所以容许这个荒谬的暧昧存在于书中,大概恰恰是为了突出:革命者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不但可以坐怀不乱,还可以目不斜视、心无旁骛。

 

高,实在是高。徐大导演压根就不可能相信这玩意儿,却又无法彻底删除这段情节。那么好,我就给你们一个更加纯粹的装逼。你们信着信着,总会有起疑的那一天吧?

好,实在是好。我宁可后代们轰轰烈烈地去爱一场,管TMD什么宏大理想;也不愿意后代再“把装逼进行到底”!

 

 

最后说一句:有些影评说这个电影是“投名状”,也有的说是“怀旧情结”(尤其是老年人去看的话)。

可是,我看到的却是:性革命。

——在《武媚娘》被“大头照”之际,心怀叵测的、欲擒故纵的、扑朔迷离的性革命,但也是意义深远的性革命,比我这破博客,更深入人心、家喻户晓的性革命。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