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民族与地域
全文检索
民族与地域
社会性别视角下的摩梭走婚文化
作者:杨璐  时间:2013年07月03日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性别主要是指自身所在的生存环境对其性别的认定,是人基本的社会属性之一。社会性别理论从分析两性关系入手,发现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的根源和本质,从而将社会性别理论变成强有力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的分析工具。社会性别视角中诞生了两极的女性主义和男性沙文主义。女性主义的观念基础是认为现时的社会建立于一个男性被给予了比女性更多特权的父权体系之上。男性沙文主义认为男性必定优于女性,常见于父权社会中的家庭,认为丈夫父亲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对妻子和孩子的态度应该由男人的理性判断。在本文中,笔者将从社会性别视角来解读摩梭走婚独特的观念与文化。

走婚是云南省和四川省泸沽湖畔的一些少数民族,主要是摩梭人的一种婚恋走访形态。概括的说,是指男不娶女不嫁, 通过暮至朝离的走访来实现男女双方的结合。摩梭社会是母系社会,白天男女很少单独相处,一般是在、转海等节日中结交。如果男子对女子倾心,在白天约好女子后,在半夜的时候到女子的花楼,即摩梭成年女性的房间,去约会。传统上会骑马前往,但不能于正门进入花楼,而要爬窗,再把帽子之类的物品挂在门外,表示两人正在约会,叫其他人不要打扰。然后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必须离开。所生下的小孩归母家生养。值得说明的是,“走婚”一词是学者们在研究摩梭人走访形态时创建的一个描述性汉语词汇, 将它设为一种特殊的婚姻制度,但实际上摩梭人对走访关系的指称没有包含婚姻的意义。

走婚关系的建立较为自由,它的核心是基于男女自愿,以感情为主要基础。同样,关系解除也较方便。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双方如果觉得性格不合,感情淡漠或破裂,无论男方或女方,要结束这种关系都可以。但是,走婚并不是是杂乱无章的,更不是是乱婚、群婚制。实际上,要遵循一定的原则和禁忌。首先,有亲戚血缘关系的严禁走婚。其次,不能同时结交多个情人。在摩梭文化里,欺骗是禁忌,在关系中的双方知情同意是非常重要的。并且,男女双方只要有好感就可以走婚,无人干涉。若女方有小孩了,走婚关系就暂时稳定下来。如果两人感情破裂,那就标志着走婚关系的结束。

摩梭社会是母系大家屋。亲属成员完全是母亲方血统的成员,姐妹不外嫁、兄弟不内娶、家中无父亲,男性长辈只有舅舅。母系大家庭的财产,归母系所有成员所有和继承。母系家庭权利的分工形式是,舅掌礼仪母掌财,即社会交往都由舅舅做主,家庭财产的保管使用和生产生活的安排多由母亲或家中最聪明最有威望的妇女做主。

摩梭人是以母系思维来建构亲属关系的。所有中年女性,无论婚否、生育,一律称作阿咪。“阿咪”与“母亲”不同,不以婚姻或生育做定义。妇女的情欲空间与性别主体意识也异常鲜明,没有母亲与女人、好女人与坏女人的二元对立。关键原因,是独特的母系亲属结构,令两性呈现与主流社会截然不同的权欲关系——没有父亲、丈夫或妻子角色的家屋文化,令父系男权体制难以开展。关于男性价值,实际上,摩梭人对此并无概念。总的来说,是以家为重、关心家人。对于男性价值,它们拒绝作单一化的定义,能干并非个人主义式的自我发展,也不是性别本质主义式的男性中心论,更不把男人视作抽象概念或独立于家屋而存在的个体。

走婚孕育出了非常独特的性与婚俗观念。首先,摩梭感情模式的最大特点是婚姻与家庭的分割,即走婚与母系家屋的分割。走婚伴侣不会同住或组成家庭,也不是经济生产、居住家庭、教育抚养下代、劳动工作的独立单位。走婚体制与衣食住行及子女抚养分割出来,以纯感情为基础,自由度高、压力低、稳定性薄弱、独占及主客从属观念难以孕育。只要两情相悦,将感情与现实考虑彻底分割,男女双方没有经济纠葛,不会有经济交易的含义,也不会出现嫁入豪门或门当户对的阶级。另外,摩梭社会中高度崇尚感情自由,不会先预设标准模式。旁人无需干预人家感情事。但是欺骗感情是严重的恶行。也绝不逼人走婚,没有走婚很普遍,不会有压力,不管什么原因,都被视作正常。

主流社会的情欲模式,认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必须与相爱的人终身同住才算幸福。情欲必须与居住、家务、经济、生活习惯挂钩,情感必须已从恋爱、婚姻然后才有性事的模式。夫妻关系必定比姐妹兄弟感情更重要。并且一夫一妻众生不离,时间上限定从一而终的众生厮守,空间上规定唯我排外的独占模式。而摩梭社会是以母系血缘为核心的家屋,兄弟姐妹和阿咪舅舅是一生的陪伴和港湾。它们没有放诸四海皆准的大一统情欲标准,超越了稳定抑或滥交、单一抑或多元、一时抑或一世的二元对立,感情不在乎时间的长与短、数量的多与少,纯粹看双方感情的内涵与意愿。

在主流社会中,女性被认为是属于父系家族,贞操代表着女性的价值,但凡有两性接触都认为是女性吃亏,失去最宝贵的贞操,换来是父系家庭的占有和保护,代价却是失去女性自身的独立自主权。但在摩梭社会中,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女人的身体与所谓贞操,不是从属男人的财产象征,更不会双重建构男人可以四处留情,女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父权道统。母系家屋体制令男女间完全离开占有与吃亏的赚赔逻辑,女性怀孕生育总是母系家屋受惠,男方不赚不亏。女人的男伴、丈夫、父亲、舅舅乃至兄弟,皆无权干预其感情事。女人感情、财产及对男人没有弱者意识或依赖感。

一提到摩梭,很多人会立即想到女儿国,女儿国又让人顿生女性霸权、女压迫男,甚至没有男性的国度此类观念,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二元对立的非此即彼。摩梭从来没有,也不需要女权主义或男性解放运动,男人女人都不会感到自身的性别受到压迫。摩梭独特的性别结构与观念,女性中心的结果,不是女权或母权,而是男女互补互助的平等和谐。它没有一套抽象抽空的男性论述,没有男性观、女性观这种意识。整个社会性别的概念,本就是针对男权社会生物定位的文化产物,是一种强对弱、中心对边缘、上与下之非此即彼、二元等级制。但它从根本上挑男与女这种本质主义兼二元思维,不是以男或女这些性别概念来思考,跨过性别二元模式,强调人不管男女,必须以家为本。不单跨越本质主义而建构处境化之男性论述,也拒绝性别二元对立,男与女皆与母系家屋紧扣相连,绝非抽象超然之独立个体。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即两性携手打破僵化性别标签与教条。颠覆父权制只是摇动性别二元对立,让男女不再受性别霸权钳制。而我们需要的是,多元活泼地超越任何平面单轨的性别二元与本质主义论。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