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定量研究
全文检索
定量研究
“大数据崇拜”批判:2.什么叫“大”?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5年10月13日
来源:作者投稿
 

“大数据崇拜”批判:2.什么叫“大”?

潘绥铭

数据,早已有之;因此“大数据”的买点,其实仅仅在于一个“大”字。

鼓吹者们都在拼命宣扬:我们收集了多少多少人的,多少多少次的,多少多少种的记录,因此,只有我们的数据才是“大”数据!

可是,我就奇怪啦,这怎么看起来像是打群架,人多为王?

其实,如果我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上足够多的各种仪器,记录下从鼠标轨迹到上网痕迹直到我的表情动作的自拍;那么只需要一天,我所收集到的、仅仅关于我一个人用电脑的数据,也肯定是成千上万个G,足以成为货真价实的“大数据”。

如果我再给自己身上安上一大堆医学监测仪器,给自己的书房安上360度摄像头、温度计、红外线扫描甚至“地动仪”,而且24小时开动;那么您说,我这一个人的数据会有多大?

也就是说,数据大不大,根本不在于记录了多少人或者多少次或者多少种行为,而仅仅在于:监测手段用得多不多!

因此,现在之所以出现“大数据崇拜”,其实根本不是那些数据拥有者有什么高明之处,而是仅仅在于:人类的监测手段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我们不但看到了火星上的水,还看到了我们自己的DNA

当然,大数据崇拜者可以说:我们意识到了大量的监测数据的价值啊。可惜,如我前文所述,如果您都不知道该怎么用,那么您发现的,究竟是大数据的价值,还是大垃圾的价值?就算是废物可以再生,您也应该想想怎么再生不是?

“大数据崇拜”里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猫腻,是死也不肯让别人知道的:大,是整体的大,还是片面的大?

以购物网站记录下来的数据为例,它确实可以容纳数千万人在购物时不知不觉地留下的近乎无穷无尽的痕迹;但是,这就能反映出这些人的购物偏爱吗?难道这些人就再也不在实体商店中买东西了吗?难道他们就只到您这一个购物网站来买东西吗?难道他们的偏爱就永恒不变吗?那么,您怎么能够确定:他们在不同的渠道中,在不同的情境之中,都会做出一模一样的选择呢?可是,如果您无法证明这一点,那么您的大数据就只能是大垃圾,一点儿也不冤。

交通监控录像、医疗记录、通讯记录等等,都足以号称自己是“大数据”。可是,所有这些数据,都仅仅是记录下了人们生活中的一个个零散的侧面。因此,这样的“大数据”再怎么大,也无法解决以下一系列常识性的问题:

1.人在生活的某个侧面里的表现,与他/她的整个人格与人生,难道不存在紧密的关联吗?农民工吃20元的盒饭都嫌贵;富豪买上千万的汽车也不眨眼;这难道仅仅是所谓的“消费选择”吗?

2.人类生活的各个侧面之间,难道不是相互影响着的吗?农民工吃20元的盒饭,却可以搭上200元的礼钱;富豪买上千万的汽车,却不肯做一点儿慈善;这也仅仅是所谓“购买习惯”吗?

3.任何一个人的生活,难道不是被社会、文化、历史等因素制约着吗?吃20元盒饭的,也有IT业白领,也是来自农村,却从来不被认为是农民工。比尔·盖茨的形象中,也从来不包括他的汽车是多少钱买来的;这,难道也是“可付资金”吗?

4.……

5.……

所以说,所谓的大数据,其实一点都没有超出原有的定量研究的局限性,那就是:裁剪生活,撕碎人生;非要把整体生存的“人”,视为一堆杂乱的零碎。如此这般,数据越大,岂不是错误越大?

当然啦,大数据崇拜者已经说了:我们很快就可以把方方面面的大数据,汇总为一个包罗万象的大“大数据”,例如全方位、不间断地监测所有人,就足以最终一劳永逸地解决那个“天问”:人类为什么做什么和不做什么。

额滴亲娘啊,这可真是道出了“司马昭之心”啦!

“大数据崇拜”唯一的功劳,其实就是迫使我们不得不认真思考一下:

在这种随时随地的、天罗地网般的、细致入微的、一生一世的被监测中,

我们的生活,真的还有意义吗?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