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论方法
全文检索
论方法
性学家要用自己身体说话
作者:芳心轻拍  时间:2014年12月20日
来源:作者投稿

 

近几天网络爆料著名性学家李银河是同性恋,不得已,李先生撰文加以澄清。

我喜欢王小波,爱屋及乌也关注遗孀李银河,倒不是因为她是所谓性学家,因为她的作品很少有私生活的描写。我一直认为,一个不在异性堆里摸爬滚打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性学家。纵观世界著名性学大师,无论是莎乐美还是马斯特斯,无一例外都是身体力行者。

其实这也符合认识论的规律,创造来源于生活与自我动机。一个没有心理困惑的人,不会去钻研心理学。自身没有性驱力,怎么会对性科学有性趣呢?

我不惮于公开自己的隐私,家人朋友不甚理解,以为我在炫耀。其实我故意以身试法,大家都谈性色变,衣冠禽兽,我脱光了会是什么下场?

读李银河博文,得悉王小波去世后一直有人爱她,倍感欣慰。性别真的不重要,有人陪伴比孤寝独枕好一万倍。博文里交代的那篇揭露李银河同性恋的文章我没有找到,“恶毒”一词用的不爽。末尾的《补充说明》更是画蛇添足,掩耳盗铃,“老娘现在很快乐,管什么人恋我做甚?”

在美国,性学家洁雅同时拥有2名丈夫,坦然面对媒体镜头,声称自己很幸福。她用身体对不同男性的研究,是不是比那些处女们从故纸堆里搞出来的学问更有科学价值呢?

潘绥铭最近撰文指出,性快乐的敌人不全是来自社会,主要还是过不去自身这道坎。“推动性快乐的主流化,应该从私领域开始,促进公民去学习个体选择;而不是去搞社会运动。”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