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性的阶层与组织
香港“基督右派”的新版图
作者:游静  时间:2015年12月06日
来源:2015论文集

香港基督右派的新版图

——以红馆喜剧牧师与目标导向牧师为例

游静(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

过去十多年间,一股主打性议题的基督新教势力在香港崛起,成功阻止香港政府制订性倾向歧视平权法案,又把一份大学生刊物表达性好奇、探討多元性欲的问卷告上法院,让12名学生编辑几乎被开除学籍。这股被称为香港“基督右派”的力量,已经成为社会上积极打造主流性文化,能见度极高的一个板块。本文首先简介近年香港基督教与同性恋平权运动的纠结关係,然后以两位新加入这板块的成员:香港的林以诺牧师及从美国来香港植堂的华理克牧师作为案例,探讨香港福音右派与美国福音右派如何在香港双轨并肩前进,转化宗教作政治本钱,推动一场道德保守、反性恐同的全球化运动的新走向。

我本来是念文学出身,研究所念艺术及媒体研究,尤其是电影中的性/别,近年怎么会不自量力去搞宗教研究?事缘是刚好十年前2005,香港主流媒体上突然前所未有地出现了大量攻击同性恋的言论。当时我除了有要自卫以及还击的膝盖反应外,更想知道的是让我长成的社会,我身处并引以为熟悉的社会,怎么会制造出这些排山倒海、我毫不熟悉的论述?是什么样的政治社会环境及感情在制造、操作、助长与消费这些论述?是什么样被忽略了的文化历史让香港社会走到这一步,把我们这些自以为开明进步、一直自以为支持民主多元的知识分子杀个措手不及?

接着的十年我就在问这些问题。这十多年来,香港社会的急遽变化与需求,也催促着我从文本分析到文化硏究一步步走过来,视点上的重组,及孕育我对论述方法转移的一些思考。首先是,与我的膝盖反应刚相反,根据我的观察,同性恋并非处于,看似是反同性恋论述的对立面。

同性恋与恐同互构

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建立的双重管治架构”——包括官方机构负责管理欧洲人及其与华人的联系,非官方组织处理华人内部事务——官方机构需要懂英语、对英国文化有一定认识的人,这些人多数是传教士或受传教士影响;非官方组织如教育及社会服务机构则多半由天主教或基督教承办[[1]]。这些基督徒或受过基督教文化熏陶的族群成了香港最早的在地现代主体[[2]]-[[3]];模范市民公民与精英阶层。八九十年代当香港经济颷升时,香港公民集体想象及鼓吹一种全盘拥抱资本主义、去政治化、相当接近基督新教工作伦理的狮子山精神:笃信法治、公平竞争、利伯维尔场、凭个人努力必有出头天。随着英国处心积虑把香港打造成亚洲模范城市、国际金融中心,发展大型基建,以拉远与国内的文化及经济差距,让回归期限临近,香港明显无法与中国融合,从而增加英国在谈判桌上的议价力。不少香港人在这过程中赚取大量经济及文化资本,成为商界与官僚精英,也印证了狮子山精神神话,回归后不少这些精英成为特区的管治阶层。

所谓基督右派,原指美国基督教派内特别推进保守社会政策的政治势力。[[4]]这种宗教右派的现象,除了是一个全球右翼宗教势力膨胀,横向地从美国输入香港之外,更是一个在香港本土语境下,宗教与政治权力纠缠一起的文化政治形构,在内部发生的一段长期斗争的结果。[[5]]虽然香港基督徒的人数看起来无足轻重(约5%),但长期政教协作的管治关系让教会享有诸多特权,[[6]]致使教会伦理价值深入民心,有庞大的影响及动员力。回归后随着英国政治及宗教势力撤退,香港大量靠英语及教会教育吃饭,并受殖民机器赋权的在地现代公民受到冲击,出现各种信心危机。在这时候,美国福音派以不断增长及资源争夺为主导的斗争策略成为非常有用的参考,他们在美国的政治协同权力尤其叫香港教会缅怀自身的历史。

一般来说,基右的诞生通常被解释成教会受现代文化冲击下,无法追上潮流,于是做出反击。美国与香港分享作为前英国殖民地的历史,分享作为近代全球及地区资本主义前哨站的历史,也同样经历过在经济繁荣下突如其来的政治创伤美国越战、香港九七,这些都为基督右派崛起制造条件。过去五十年,美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弱势族群,如女性、非白人、同性恋要求更大的政治及经济平权,以置换及舒缓他们在资本主义加剧下被迫承受的庞大剥削,以求取现代化进程中分一杯羮的感觉。以白人男性为主的基督徒借宗教之名反对堕胎,反对各种反歧视法、同志婚姻,为国家机器的种族暴力护航,甚至反对全球暖化的论述,来巩固资本持续向上层及少数地区单向流动,企图巩固自己作为少数现代主体的特权。美国及香港作为文化迥异的地方,因为不同的历史因由,性及性别也是庞大焦虑不安的场域。香港主流基督教教会学习美国福音派把政治阶级及文化焦虑与恐惧移置于同性恋这代罪羔羊身上,并不是因为与同性恋道德或价值上的差异或对立,而是性是现代社会最容易被煽动集结各种虑的场域,而且同性恋同样作为充满洋味的现代主体跟基督徒何其酷似,同性恋不费吹灰之力便比基督徒更洋化,更(后)现代。同性恋同时是基督徒渴望/害怕成就的自我与妒恨的他者。

在教会与现代性的关系上,美国与香港有重大差异。不无吊诡的是,虽然美国的基督徒人口远比香港的多,但近年美国基督福音右派炒作同性恋议题来自我壮大,对社会甚至教会的影响力远较香港为弱。2014年,美国约七成人口自称为基督徒,由1990年的86%2001年的78.6%2012年的73%一直跌下来。[[7]]2004-2014十年间,美国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群中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却在上升,在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群中比例上升约一倍,是所有宗教群体中最明显[[8]]。同性恋议题在麦卡锡年代被利用为冷战政治斗争的筹码,接踵而来的美国民权运动历史被近几十年自由主义挪用为美国核心价值,美国福音右派自七十年代开始翻炒反同性恋情操,对不少受自由主义影响的美国人--尤其是美国城市人,越来越显得过时及别有用心。加上美国基督教派众多散杂,跟福音派之间要透过凸显差异来争夺资源及抢羊;支持同性恋甚至是不少宗派(如美国长老宗、美国圣公会、联合教会唯一教派)及教会(如,大都会社区教会改革天主教会改革天主教会等)自我更新的策略。换句话说,恐同在美国,不(再)是一个现代位置。所以福音派选择强调它对基要派的继承,圣经的绝对权威,来兜售它对传统的守护及忠贞。抗拒(自由主义)现代性的侵害是它的盾牌。但在西方即现代的香港,现代性随着英美传教士的抵埗而抵埗;报纸、电影、学校、医院等现代建制皆借教会资源建立。香港教会作为现代建制的领头(之一),与近年全球化同性恋平权运动象征的现代性有更直接的,竞逐关系。教徒对于位置的被抢夺也特别敏感,特别容易被感召加入战争。

美国基督右派多年来针对同性恋的论述主要基于以下六点:一、不合乎圣经教义;二、同性恋有害健康,导致性病及艾滋病;三、制造骨牌效应,纵容同性恋好比纵容乱伦、恋童、一夫多妻等;四、同性恋非天生可改变,接纳/容忍/尊重同性恋者不等如赞同同性恋性行为;五、同性恋平权导致基督徒被迫害,失去信仰及良心自由,发生逆向歧视,叫社会失去平衡及和谐;六、同性恋挑战传统婚姻制度,侵害圣经赋予异性恋单元婚姻的神圣。过去十多年,香港基督教会及宗教团体反对同性恋都是重复这几点。来自全球化同志平权运动的反驳是:一、圣经并非无误;释经应随时代文化脉络而变。一如许多今天已明显变得不合时宜的圣经戒律,像不应穿混纺的衣服、不应吃血等,反对同性恋并非圣经呈现的主要基督教教义;二、性病及艾滋病来自不安全性行为,非特定性倾向;三、同性恋与其他污名性态不应混为一谈、混淆视听;四、同性恋为天生,不能改变。恐同者口不对心,满口关爱,实则制造歧视、敌对及泯灭同性恋的环境,迫同性恋转;五、恐同者本末倒置,患上被迫害妄想症。歧视言论及行为暴力应受法律整治,才能保障小众,免受欺凌;六、结婚是人权,同性恋者能够结婚只是要求平等权利。

如果说美国及香港基右的清洗酷儿工程是源自一种纠结的、无法被面对、无法现身的自我恐惧,于是得透过把同性恋妖魔化并驱除,才能让精英基督徒主体的自我得以被神圣化、同质化、净化、自然化[[9]],全球化同志平权运动也可谓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欧美主导的同性恋平权运动矢志成功迈进婚姻特权的大门,把其他不能或不愿结婚的排之门外,于是更巩固了国家与圣经的(选择性)权力,挽救了在情欲多元压力下本来濒临破产的婚姻制度,叫它重新变得现代起来。同志运动参与释经及教义的争辩,以显示自己也是有圣经教养的一群不论是否基督徒。拒绝与其他性污名相提并论,不惜漠视社群内的各种差异、欲望流动及权力关系(如对乱伦、恋童、多伴、卖淫、用药、愉、跨性、老病、穷同志、双性恋、不安全性行为者等的不公义),选择跟各种不够格成为现代公民主体的性偏差性弱势划清界线,重新想象与打造同性恋作为一生一世一夫一夫或一妻一妻的单非性化关系,以交换优势的向上流动位置。强调同性恋为天生不能改变,于是把性小众原来在推动社会(包括性大众)情欲解放的进步方向也丢弃。这些被丢弃及被更边缘化的性弱势主体,眼见同性恋平权运动被基右不断打压,更产生寒蝉效应,即使不支持平权运动的方向,也不会轻易发声。美国同志平权运动宁愿牺牲美国宪法(第一修订)本来保障的言论自由,立法禁止反对同性恋的仇恨言论,正是协助制造基右伪善糖衣的始作俑者。教会要表达他们对性的恐惧及操控,但为了不触反歧视法,只能不断强调他们如何包容,关爱同性恋者,只能表里不一、性格分裂,言论斯文,感情却趋向民粹。过去主流社会把同性恋病理化,同性恋自我想象为有条件挤身主流社会后,也把反对他们的人病理化。这些都造就了同志运动与基右之间的一种共构关系。

同性恋在要挤身成为特权阶级一员并强化固有性阶序,与松动现有阶序、争取权力再分配(如倒过来争取把婚姻与福利及税制脱钩)、达致更大的性民主愿景两者之间,明显选择了前者。不幸地,这也是近代历史上不少民权运动如女权的轨迹。

接着我将以香港林以诺及美国华理克两位牧师作为案例,探讨香港福音右派与美国福音右派如何在香港双轨前进,来更具体讨论香港基督右派运动的一些最新走向。这些新走向让我们更清晰看见基督右派选择聚焦于反同性恋议题只是一种暂时过渡舍难取易的攻略与基右积极打造的给大众的普遍印象刚相反反同性恋运动背后的动力目标及所操作的情感实在跟同性恋无关被基右宣导为千年不变及无误的圣经教义的重要性也可以随着基右审时度势的推进攻略而摇摆不定,随受众而变,当面对更大政治考虑时更可变得无足轻重。

同志老爆杀人狂的林以诺

林以诺牧师是香港著名基督教福音派布道者,也是广播电台及电视节目主持人。自2000年始,他每年在红磡体育馆举行的Yeah Show耶稣粤语谐音大型栋笃笑(独角喜剧)音乐布道会,售票达21,000-28,000张。这些布道会也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比利时伦敦北爱尔兰法国荷兰新西兰等国家和加拿大多个城市巡回。香港Time Out杂志这样形容他:你在地铁海报上见过他:他是此城基督教喜剧的代表人物,让你在不需要上主日学的情况下得到传道。[[10]]

2012年,网民在YouTube上载了一段林以诺牧师在20111127日他所属的教会阡陌社区浸信会中的讲道短片,题为同性恋嘅基督教应该做D(基督教应该怎样对待同性恋)[[11]]。这段长519秒的短片开始时,林牧师这样说:

“究竟我们教会怎样看同性恋的问题?弟兄姊妹不要忘记,无论是同性恋、吸毒、赌瘾,其实我们一视同仁。所有罪行无分大小,我们个个都是罪人,是吗?所以同性恋者、吸毒者,上帝都爱那个人,但是,我们告诉他,这行为是上帝不接纳的,是需要纠正的……有些人提出:不对,牧师,同性恋是天生的……第一、医学上没十足十的证据告诉我们,一百个同性恋一百个都是天生的!……第、我让一步,就算是天生的,那又如何?天生不是大晒(一切)。天生杀人狂,是否便不用坐牢?如果我们患了cancer(癌),医生同你讲,你的cancer遗传的……那你会否跟医生讲,既然是遗传的,那我不医了。你会不会?你不会。你会继续医的。……你怎么会医你的癌病而不去医你同性恋的问题?……喂癌病已经不是道德问题,是吗?而同性恋是一个道德问题。……有幸我们是在香港,我刚才那番话如果是在北美,一说出来我会被人拉去坐牢。香港最近有一宗变性人申请结婚宣判无效,我们仍然坚信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这样,弟兄姊妹,如果今天坐在你身边那个是专老爆(进房子偷窃)的,坐在这里崇拜,你不知道当然没话说,如果知道那会怎样?我们都欢迎你回来叙会,但最好你去自首,对吗?你不会说我欢迎你回来叙会,上帝会赦免你的罪,那今晚(不是)又可以去多爆(偷)一家了!你住哪?我来爆(偷)你家吧。喂喂喂我们会告诉他,这种行为在香港法律是不能接受的,对吧?爱心是一回事,法律是一回事,圣经的要求是一回事。”

这段短片在2012612日被转载上脸书,迅即在网上疯传。名填词人黄伟文(Wyman)更爆料说某牧师某教友歌手以后不要再找他填词,因为Wyman是同性恋。613日,林以诺从国内赶回港,现身商业电台《光明顶》节目,向主持人健吾及鲍伟聪澄清,强调言论是向信徒演说,不是要迫所有人接受这种看法。当被问到有人不满他把同性恋与多种刑事罪行相类比时,他的回应是其实香港在未有同性恋非刑事化(条例)通过之前同性恋是犯法的……我们不可以把香港法律等同全世界法律,在有些国家,同性恋因为宗教理由可以被处死刑,那又怎样呢?,但不到半分钟后他又说:我的重点都不是在说刑事行为,而是宗教的要求同法律的要求有个落差

节目近尾声时,主持人健吾从林牧师的澄清中得出以下结论:凯撒的归凯撒,天父的归天父;另一位主持人鲍伟聪也附和这样的做法是没问题2012615日,《明报》报导林以诺指出,大家没有了解大背景之下才引起误解其实是叫信徒对同性恋不要有太特别的看法,应一视同仁,太特别睇(看)法便是歧视;他引起别人情绪不安,以及被误以为基督教逼害同性恋者,两度致歉

连专门研究日本流行文化的年青人气作家健吾都可随口引用圣经:凯撒的归凯撒,天父的归天父,而且虽然他是同志,也愿意接受这样的圣经辩解,正可见香港受基督教文化影响之深。林以诺201111月的讲道,其实不单是把同性恋与一连串刑事罪行及并列,达到把法律上的罪与宗教上的罪(及与医学上的病)意涵互换的语言效果,于是引起网民不满,更重要的是他在教导信众,应对同性恋持什么态度。林的论述目的是为了指出这些罪与病都是需要纠正、接受惩罚、需要医治。电台节目只质疑林的类比逻辑,让他以人人都有原罪,所以所有罪(不论法律或宗教上)都可以类比来含混过关,却没质疑他宣扬同性恋应被医治的观点。这明显是他讲道的重点,否则癌症的比喻便完全不适用;癌症既不是刑事罪行,也不是宗教罪行,跟原罪无关。以癌作比喻,是为了强调即使同性恋是天生天生也不是大晒(一切),不会因为患癌/同性恋是天生就不治疗它(“你会不会?你不会。你会继续医的”)

同性恋不但要跟癌一样被医治,它比癌更需要被纠正,因为它还是一个道德问题。于是老爆(窃匪)的比喻出现,教会必须要求老爆的罪被纠正,才可回到教会,光是上帝赦免你的罪是不够的,因为今晚我便会爆你家(今天晚上来你家偷窃)!爱心是一回事,法律是一回事,圣经的要求是一回事。跟老爆一样,同性恋是需要得到惩罚、被纠正;它跟原罪不一样,不是上帝赦免就够,不是上帝爱你就够的。根据林牧师诠释下的所谓圣经的要求就是,即使教会有多少爱心,上帝如何赦免你,教会也不会接受同性恋。教会的爱是有附带条件的。

牧师选择了挪用另一种美国基右曾经爱用但在美国境内愈来愈少用的类比;不把同性恋比拟其它(更污名的)性偏好,从个人的偏好开始(吸毒、赌瘾),很快移置到香港人立即明白且毫无异议的,非法行为,从伤害香港人视为跟自身一样重要的私隐的家财至无选择无特定原因杀人。林牧师这比喻把同性恋从变态、有病(如香港基右惯用的乱伦、一夫多妻)的想象惯性中移至人见人诛的绝对邪恶名册上,也把他后来的一句变得更有意义:在有些国家,同性恋因为宗教理由可以被处死刑。林牧师是在想着哪些国家呢?香港应该效法这些国家吗?

林在电台节目说:我的重点不是在说刑事行为,好掩饰他挪用法律权威的(世俗)手法。这段曝光的五分钟讲道片段中多次提到法律,甚至还用跨性人W申请结婚上诉被驳回一案,来阐释香港法律如何坚信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他的讲道手法把他所诠释的法律原则与宗教原则刻意重叠,比喻不断滑移,不但借法律权威一竿子打压目标(跨性人/同性恋),还刻意给人一种印象:香港法律今天对待同性恋太宽容了,为啥我们不效法那些把同性恋定罪的国家,让同性恋受刑责呢,它本来就是刑事罪嘛。先借法律奠定权威,再强调教会比法律更不随流俗(坚信),不因时而变,强调同性恋之为恒久的罪。

强调同性恋罪性的恒久,是要掩饰啥/谁的不断变化?林牧师对同性恋的看法坚信而恒久吗?他从讲道中强调同性恋此罪之应被纠正,到他在电台节目诉之于人人都有罪不要对同性恋有太特别的看法,两者之间立场明显不同,后来又对《明报》说太特别对同性恋的看法便是歧视。那叫人去医同性恋这病算不算是特别对待同性恋?算不算歧视?林牧师的意思是,这只/应是(基督教?)很普遍正常的做法吗?大家不要以为基督教歧视同性恋,因为跟老爆一样,同性恋被处理掉/被刑事化也是很理所当然的?林对《明报》说是以基督教的爱去接纳圈中的同性恋者,与他们关系很好。他不是正正说过爱心是一回事圣经的要求又是另一回事吗?他为啥不要求这些圈中友好去医你的同性恋道德问题?

过去十年来,香港人对主流基督教代言人/代议士主张反对同性恋的论调早见怪不怪,但一直看来与娱乐圈中同志关系友好的林牧师立场原来跟基督右派阵营同出一辙,那就真叫人刮目相看了。众所周知,林以诺在他的大型布道会中多次请相当T、经常跟女友拍拖(被)登上八卦杂志封面的苏丝黄(阿苏)任嘉宾;阿苏的饮食电视节目开镜也找林来代祷;阿苏还是由林牧师替他洗礼的。光是在20125月,即林的同志讲道曝光前一个月,林牧师就曾在《大龙凤》电台节目中与关菊英细说她的另一半,伴侣是应该没性别之分”(59、与阿苏谈所有直人都有变挛的潜质52、与颜福伟谈同志的open relationship”(529等。与阿苏的对话中,当阿苏谈到今天父母应更接受子女是挛这事实,让子女不要再这样悲惨时,林还回应说:现在的父母应比较能接受了在你(阿苏)那年代(才会不接受)而已?现在会好一点了云云。是在一个电台节目中显得对同志身份、单元或多元关系相当友善的一个林以诺,与在教会讲道中说同性恋是应被纠正应被医治的病的那个林以诺,还是在另一个电台节目中认为大家不应对同性恋有特别看法,因大家的原罪都雷同的这个林以诺,及向《明报》说对自己言论引起不安而致歉的又一个林以诺;这四个林以诺之间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庞大的差别?究竟每一个敦真敦假?

如果夫妇两人都是守礼的一对,没有婚前性行为的话,婚后鱼水之欢将会带来很多的欢愉,正如前文所述,法国餐有法国餐的好处,否则婚前已享用过这道美食,新婚后的蜜月期,将会大大缩短。但若以为结了婚以后,太太就能解决我们的性需要,那就大错特错了。原来不少调查报告都指出,不少男人都仍自渎来解决性需要的,我是属于少数的一群,因婚前我没有这个习惯,但我辅导过一些自渎成瘾的男士,他们婚后仍需继续以自渎来解决性需要。[[12]]

所以,林牧师是既没有婚前性行为也不自渎,不知他是怎样度过青春期的。2010年在末世重生培灵讲座《巴力的诱惑》中,他谈到教会弥漫虚伪文化:根本教会就看不见耶稣,教会看见一群虚伪的人。……如果真诚分享,会令人跌倒。新朋友入到教会以为很美好,但当他拆穿了你乔装的样子后,才发现原来教会今天这样恐怖。林以诺对于同性恋议题的态度与言论,在不同的场合为了得到不同的观众反应与利益,人前讲人鬼前讲鬼,如变色龙一样随时做着凯撒的归凯撒,天父的归天父,正正验证了他自己对教会的观察与批评,跟他在教会讲道时强调的坚信不移刚相反。这位牧师最害怕的,正正是诚实的代价:如果真诚分享,会令人跌倒。

在林牧师布道会《Yeah Show吾男吾女》中,有一段笑爆全场的自白:

当我的女儿出生后,我抱着她很惊恐,那些父母常说:似我,似我!似什么呢?我女儿百份百似我,叫我很惊恐,还好她现在长大了不似我了。百份百,你试过抱住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感觉呢?我一抱着,哗,心里一沉,不得了,当父亲了!

最可怕的诚实,是对自己诚实。林牧师把这种自恨、对自我的庞大恐惧追溯至自少缺乏良好的、可供依遁的父亲形象。他在著作中曾说:男人心中经常渴求一个了解他、支持他、接纳他、鼓励他的男性在身边,像慈父一样的人物,现实却往往落空,即使找到这样一个人,我们最后也会发觉,人总有他的缺点和限制,最终都会失望。[[13]]

在布道会《Yeah Show 2008唔生唔死》(半生不死)中,林以描述他在中国灾的经验:他并不讨厌贫穷,但他很怕肮脏。“本来想捐就算了,但上帝感了我”;“去了想快快离开,回港再安排工去”。他具体重演了一访一个灾民家庭:因不敢脱鞋,又不敢坐下的不安,坐下后还瞇着眼睛跟自己:“我便开始什么也看不……聊了一会好像有点儿痒(众大笑)……(呢喃)什么也感不到什么都感不到什么都感不到……”。全院爆笑的表演巩固了代(香港)vs.落后(中国)二元立、序,及以金道德的本主义逻辑(想捐就算了),又用来同时强调牧者受“上帝感”的善。“家国”本是华人男性的“天下”,“家国”的失去与无法获得导致香港华人男性自我永遠无法成就更无法面,供养着一大块缺口,需要不断召“上帝感来安两段“笑”表演这样成功看来,男性性/阳性构筑及中国的深都是香港男性大恐惧的来源。

目标导向的华理克

打开林以诺牧师的脸书页,可见他的所有Likes中只有三位牧师:香港的陈一华[[14]]、美国的华理克Rick Warren及他自己。华理克在美国基督教会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2008年,美国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在华理克的马鞍峰教会Saddleback Church参与公开辩论;奥巴马的第一任总统就职典礼邀请华理克作祈祷;华理克被时代杂志评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宗教领袖[[15]]华理克在2002年出版的《标杆人生》The Purpose Driven Life获福音派基督教文学奬,截至2007年,全球销超过三千万册。他提出的目标导向式教会(The Purpose Driven Church,书名中译为《直奔标杆》1995专门帮助牧师建立教会及使之增长。他在加州福乐(Fuller神学院取得博士学位,师承韦拿(C. Peter Wagner),美国福音派全球化运动新信徒改革运动”(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的头号人物,也是教会增长专家,提倡要打属灵战争(spiritual warfare。近年美国福音派教会以娱乐性丰富或言词耸动的布道为主,辅以信徒组成的细胞小组形式运作的训练,是美国超级堂会mega church人数迅速增长,并能达致微细监控的一种流行手法。华理克创立的马鞍峰教会是美国十大教会之一,拥有超过二万名教友,是以加州为基地的美南浸信会的一个堂会;美南浸信会是新教最大教派。

2013年十月六日,华理克的马鞍峰教会借香港民生书院的校址举行首次主日崇拜,据报超过八百人参加。[[16]]过去三十三年,马鞍峰在南加州建立了十个校舍,香港是它第一次在美国境外建立校舍香港马鞍峰教会的建立是作为和平计划于2011年底提出的第三阶段,是将福音传到地极的12策略性门户城巿之一,目的是服侍周边地区,共同接触3800未得之民群族的起步点[[17]]今年625日,华理克亲临马鞍峰香港教会作崇拜,为信徒浸洗。香港的周边地区是指哪?

在《标杆人生》[[18]]一书的最后一章活得有目标,华理克说唯一真正活着的方法是为目标而活大部份人为命中三个基本命题挣扎。第一是身份:我是谁?;第二是重要性:我要紧吗?;第三是影响力:我的天命是啥?’”然后他说这三条问题的答案就在书中罗列的五大目标里面,也是书中的五章,分别是:你为主的喜悦而设你为主的家庭而设你被创造成能够像基督一样你为事奉主而形塑创造你是为了成就一件差事。这五个内容重叠性相当高的章节,不断向读者训诲:一、是重要的,因为主为你的敬拜所喜。信仰非为一己的喜乐,必须全心全人的奉献付出Surrender,这是唯一存在的方式。二、相信圣经的绝对权威。[[19]]三、光知道是没用的,被动的敬拜非敬拜;行动最重要。行动包括直面邪恶、改变世界,不断直言真理、建立关系、制造社群。当身边有基督徒犯罪如滥交扭曲”("crooked"开罪主酗酒等,你有责任改变他。那便是你成长的机会、信仰的试探。四、若遭试探,必须向教会坦诚求救,教会内有全新的你生命更新课程Celebrate Recovery [[20]],专为解决你的财困、婚姻、孩子、思想、性、隐私习惯而设。如果你不能说出来,那撒旦已控制你。五、保护教会的团结是信徒的责任,教会比任何个人重要,牧师及教会领袖是主派来审视你的表现的。六、基督教不是一种宗教或哲学,而是一种关系及生活方式。虽然全书没同性恋一词,但整本书的基调是主张欲望反民主化,把各种欲望转化成事奉、壮大教会的动力,并把教会与家庭价值巧妙重叠(“受洗等于认同天家,等于一只婚戒的具体承诺如怀孕一样充满意义”),所有婚姻外的性欲都成为魔鬼的试探。由于书中不断强调行动、目标,教会被形塑成一个信众有责任互相监察、打小报告的场域。

由华理克推介、他的同工贝约翰编写的全新的你,已被美国华人翻译成中文。20091月,这课程的中文版总编辑刘筱文从美国飞到香港,协助推广课程。[[21]]该课程简介开宗明义说教会也要排毒事奉人员有问题,事奉自然出问题开放自己让神改变教会率先处理的,是解决事奉人员的个人问题。课程以小组形式运作,强调信徒互助,无须由专业人员带领,即使一般信徒也能成为组长,推动大家在互助中解决个人问题全新的你曾被批评为旨在改变同性恋者性倾向的修补治疗的变奏[[22]]。马鞍峰的其中一位牧师Tom Holladay华理克的小舅子及全球目标导向式教会讲座中华理克的助手全新的你课程内一份题为〈跟你的同性恋朋友讲〉的教学资源中说:一、主爱你。二、同性恋是罪。三、你有选择的。四、道德信念及偏见是有分别的。五、你可以改变。文宣中忠告那些与同性恋罪挣扎的人寻求专业治疗2008年,华理克反对同志婚姻,把同性恋类比为乱伦、恋童及多P性行为。他描述同性相吸的诱惑为与想打人的冲动相近:我愤怒的时候也想找个人揍一顿,但不等于说我真的会付诸行动。有时我也会被非我太太以外的女人吸引但我不会行动……”[[23]]

2005年开始,华理克在非洲举办了一连串标杆人生的宣道活动。他对非洲传媒说:同性恋并非自然的生活方式,更非人权。我们绝对不应该容忍这面向同年,卢安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参加了马鞍山教会25周年庆祝会。华理克牧师宣布卢安达将成为第一个目标导向的国家。[[24]]马鞍峰教会以短宣的方式在三年中送了1750会友去帮助这个中非洲国家,与600间卢安达当地的教会合作。除了带领一万人受浸以外,这些义工开创了17项以当地教会为基地的小型事工。华理克认为这是要花五十年时间才能成功的事业。[[25]]今年2015八月,华理克正在筹划全非洲目标导向教会大会The All Africa Purpose Driven Church Congress),将前所未有地聚集所有54个非洲国家的牧师和教会领袖。[[26]]

2008年,华理克在肯尼亚、乌干达、卢安达的行程由Henry Luke Orombi协助策划。Oronbi是乌干达教会大主教,也是普世圣公宗反性小众阵营中的一名带头人。在华理克访问期间,非洲宗教领袖大举反对美国圣公会策封自男同志并有伴gay and not celibate基恩·罗宾逊Gene Robinson为新罕布什尔(New Hampshire)教区的主教。华理克鼓吹Orombi与日益同志友善的美国圣公会决裂,又叫Orombi抵制每十年一次、全球普世圣公宗主教的定期会议兰柏会议[[27]]

他在非洲的言论为当地的反同法例奠定论述基础,也让他在非洲的影响力大增,制造了大量的政治本钱。华理克在自己的网站上称乌干达之行导致一次史无前例、持久的,政、商、教领袖的草根连线[[28]]2009年,乌干达的反同性恋草案含死刑提交国会,2014年修订草案,现行法例视性小众及一切公然捍卫性小众权益的人士为非法,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

但美国的同性恋主流化风气也叫华理克小心翼翼,恐同论述一旦脱离关爱、包容等自由主义话语的糖衣包装,便容易被视为在美国本土不合法的仇恨言论,侵犯性小众的人权,开罪美国舆论。[[29]]当乌干达的反同性恋法案刚推出时,华理克保持缄默。美国媒体质疑华理克的非洲好友们正在以立法回应华理克曾经鼓励他们捍卫孩子、家庭及国家,免受同性恋侵害的召唤,在庞大压力下,华理克才指该法例对待同性恋者的态度为不公义、极端,及非基督徒的。[[30]]这次华理克的前后矛盾又被他的乌干达战友视为背叛。受美国福音派教育、乌干达反同法的最重要旗手之一Martin Ssempa牧师以一封给华理克的公开信回应,提醒他在2008328日在乌干达,华理克曾谴责同性恋,而且还教乌干达人:圣经说必须反对邪恶,必须反对。圣经不是说,与邪恶交涉。圣经说,阻止它。阻止邪恶发生。[[31]]资本主义全球化让华理克这样的美国宗教企业家迅速拓展他在第三世界的版图,但通讯科技的全球化也让华理克在非洲的伙伴很快看到自己如何被利用。

20073月华理克再次被美国人批评,在海外煽动恐同仇恨,他在脸书上po文回应,题为只有蠢才才相信他所有听到的!2004年,华理克写信给他的马鞍峰教会教徒,说同性婚姻是五大没有商量余地问题之一。在奥巴马就职典礼前,他接受名嘴Larry King的电视访问,却说反同性婚姻这个命题在他的首要任务清单上排行好低。[[32]]非洲的归非洲,美国的归美国;信徒的归信徒奥巴马的归奥巴马――这四个华理克不是跟那四个林以诺有点相似吗?林以诺于美国柏祺大学取得城市宣教学博士,无独有偶,马鞍峰教会的香港校园事工主任,来自商界的李志刚[[33]]牧师也曾就读柏祺大学,现在是柏祺大学研究院(香港)董事。当林牧师说在有些国家,同性恋因为宗教理由可以被处死刑时,他想着的那些国家,是否就是与华理克友好,在非洲的目标导向国家

当同性恋在美国日渐主流化的同时,基督右派的反同论述正失去它的影响力。近年美国右派的政治及宗教领袖人物――包括反同性恋最积极者――一一被揭发为同性恋、易服者、嫖男妓、性侵犯男信众、少时曾乱伦[[34]]等等。华理克的幼子、27岁的马修在2012年吞枪自杀。华理克说马修一出生就有精神问题,网民则谣传马修是同性恋。[[35]]作为拥有1570万会众的新教最大派别美南浸信会,也同样面临着会友人数和洗礼次数的下降。这正是美国基督右派近年不断输出他们的论述至第三世界的主因。虽然非洲有长久的,同性文化的传统,但有些非洲国家当权者刻意输入美国右派势力来打击当地的反对党及公民力量,制造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香港的基督教积极学习美国基右的话语及行事方法,是否也在建立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共谋进军更大的王国?李志刚说,香港的马鞍峰教会不是国际教会,而是本地教会’”香港教会与马鞍峰教会一直保持密切关系。马鞍峰教会设立健康教会,鼓励全球教会向五方面发展,香港有好些堂会获奖,诸如沙田浸信会、葵盛浸信会、宣道会天颂堂与英语教会Evangelical Community Church06年已获奖。[[36]]透过海外华人[[37]]及港人的铺排、引缐,美国基右在香港以及中国的外国势力形象得以添上保护色。

正如OrombiSsempa这些非洲在地牧者曾经为华理克在非洲造势及铺路,今天像林以诺这些香港牧师也正为华理克降临香港――及相信很快地,进入中国――制造条件(目的是服侍周边地区)。由林以诺监制、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及中国基督教协会协助拍摄,耗时两年的《中国基督徒30年》纪录片于20122月在香港国际展贸中心首映。片中一再强调中国基督徒估计已超过7500万人,但专业的牧者十分缺乏,犹如在描述一个庞大的充满开发机遇的新兴市场。[[38]]可以想象,李志刚的商界背景及策将在此大派用场让政府、商业以及当地教会三条腿走路’”

2013113日,多个基督教团体在香港政府总部门外举行爱家共融祈祷音乐会,大会表示有约逾五万人参加。看来是旧调重弹,但语言及成员在重组,且参加者日益势众。大会主持与全体参与者一同朗读四不宣言:不要歧视同性恋者、不用言语攻击同性恋者、不能否定同性恋者的尊严、不要强迫改变性倾向;及四个尊重:尊重不赞成同性恋的良心自由、尊重反对同运的表达自由、尊重同性恋异见分子的尊严、尊重自愿改变性倾向的自由,并由林以诺牧师为大会作始礼祈祷。

上周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合法,导致美国及香港各种势力在这议题上的现身。美国各大跨国企业立即表态,借议题促进文明、新潮形象。看到这样多品牌在社交网络上撑同婚洗版,基右的恨同情结实在显得再自然不过:当基督徒有血有泪地奉行新教工作伦理,同时为资本主义大量生产的愤怒、空虚、妬恨、寂寞提供慰藉、寻找出口,他们为资本主义付出的,要到何时何日才能收到跨国资本主义,公开的,如此张扬如此骄傲的,全面的回报,如同那些同性恋者一样得到被优待

从林以诺每一本自传体的书、每年自白式的舞台表演,以致他在电台电视跟友人的互动,我们不难看到躱在今天有经济及社会资本牧师的光辉背后,其实是一个对世界以及自身充满恐惧、(自述)有读写障碍、对巩固父权这天职充满自卑感的小男人。(香港基右旗手组织明光社的主事蔡志森也是这类人物,只是稍欠幽默感。)认同、呵护、消费这类小男人一直是香港(被殖)主流文化的基调。然而,华理克这位爱穿夏威夷裇Hawaiian shirts/花衬衫讲道的美国白人男却大大改变了这幅图像。即使他儿子的自杀被美国网民视为对他认受性的打击,该新闻却得到不少香港教会、牧者与信众的同情,林以诺还特别在脸书上为他和他的家人献上祷告、祝福[[39]]丧子后转一个身,华理克在非洲又立刻重拾他的白人阳性权威。他的形象中所打造、售卖的主流美国性(亲民、阳光正面积极、充满精力、目标导向)正为香港回归后缺乏父性形象的社会需求填补空洞,犹如回到在性别、种族、文化与道德皆优越的殖民者怀抱。他看准香港作为海外教会第一站,殊非侥幸。

小结

简单来说,近年香港基右的反同运动有几方面的新发展;它们看似矛盾,实际上互相影响,相辅相成。一方面似乎有更多现代文明话语的堆砌涌现:爱、共融、尊重、自愿、尊严3.0,但同时一直躱在后面、要不断被掩饰、不断被否认的怨恨、不爽、危机感也在升级:同性恋的杀伤力、危险度被想象、比喻成愈来愈大、愈来愈失控。香港基督教主流的反同势力在重组,致使本来看来不特别恐同的牧者/政客也加入,叫愈来愈多平信徒甚至非信徒内化这些价值观,(至少短暂地)愿意公开现身。美国基右更直接、更有组织地以香港为基地及跳板,与北美华人及香港政商教势力互相利用,互补长短,准备大举进军中国。而香港的殖民性、全球/中国的资本主义化、同志平权运动的全球化,正为这些方向提供有利条件。同志平权运动在欧美(及台湾)的胜利在香港精英年轻人群中流传,一方面使香港基右似乎显得愈来愈不合时宜,但另方面,同志运动与基右拥抱、巩固的价值观却可能并不是两方面想象得这样对立。香港原来同志友善的牧者旦夕间变成恐同、美国举足轻重的福音派领袖向第三世界输出恐同意识,在美国境内却对该议题三缄其口;两者互相参看,可以更具体发现性傾向对于基右来说,是一项可以策略性利用及操作的政治议题,並非关乎信仰或同性恋



[[1]] 施其乐.2002.殖民地背景下的华人基督新教教会:香港.诸神嘉年华:香港宗教研究.陈慎庆编.348-349页;香港:牛津.

[[2]] 游静.2013.不认不认还须认: /别道德化的移形换影.新道德主义: 两岸三地性/别寻思.宁应斌编.台湾:国立中央大学性/别研究室.33-61页。

[[3]] 游静.2013.香港基督教右派运动的论述建构与发展轨迹––以明光社及香港性文化学会为案例.台湾社会研究季刊.9312 .133-183页。

[[4]] "Christian right or religious right is a term used mainly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describe right-wing Christian political factions that are characterized by their strong support of socially conservative polici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ristian_right.

[[5]] 罗永生.2008.香港基督徒社关思想的右翼转向.乐生怒活:文化研究学会2008年年会发表论文.台北文化大学.1月。

[[6]] "By the time of the 1997 handover, Christian operation in the three community sectors—education, medicine and social services—accounted for 40%, 30% and 60% respectively. In other words, there are few people in Hong Kong whose lives have not been touched by Christianity in some way. The mainline and the evangelical free churches of Hong Kong have successfully produced over the years the most educated and professional sectors of the population of Hong Kong." Wong, Wai Ching Angela, "The politics of sexual morality and evangelical activism in Hong Kong." Inter-Asia Cultural Studies 14, 3 (2013 Sept): 344.

[[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ristianity_in_the_United_States

[[8]] Hinch, Jim.2014."Evangelicals Are Changing Their Minds on Gay Marriage." Politico Magazine. July 7.http://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4/07/evangelicals-gay-marriage-108608.html#.VZKLOkuExFw.

[[9]] 游静.2013.香港基督教右派运动的论述建构与发展轨迹––以明光社及香港性文化学会为案例.台湾社会研究季刊.9312 .163页。

[[10]] You’ve seen the posters in the MTR: he’s the face of Christian comedy in the city, bringing a kind of preaching to Hong Kong that doesn’t involve dressing in your Sunday best.” Lam, Bourree.2014.Hongkonger: Pastor Enoch Lam, preacher comedian.” April 8.http://www.timeout.com.hk/big-smog/features/22178/hongkonger-pastor-enoch-lam-preacher-comedian.html.

[[1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t5Wk1CgEWk

[[12]] 林以诺.卫嘉欣编撰.2010.遇见好出色的男人.香港:天窗.第三版.124-125页。

[[13]] 林以诺.卫嘉欣编撰.2010.遇见好出色的男人.香港:天窗.第三版.1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