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与应用
全文检索
专题与应用
互联网,改变了“性”的什么?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5年07月02日
来源:荷兰在线中文网 http://helanonline.cn/
 

互联网,改变了“性”的什么?

潘绥铭

1993年,我在美国访学期间,第一次使用互联网。

当时还是非常简单的即时通讯,只能在DOS系统下敲入纯文字,再无其他功能;但是当时使用的人们都兴奋莫名。几乎每一次使用,我都会收到对方的惊叹。其中一位的评论很经典:啊,真神奇,距离消失了!

但是我当时却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受。我觉得,这跟双方及时互相拍电报差不多,甚至只不过是“隔涧对歌”的更高级形式而已。这种感觉似乎直到如今也没有消失,因此每当年轻人欢欣鼓舞地歌颂“互联网改变了人类”的时候,我总是倚老卖老地来上一句酸的:一切技术发展,只不过是人类自有功能的拓展而已。

例如,在我研究的“性”领域中,所谓“网恋”,难道不就是古已有之的“鸿雁传书”吗?这种活动的基本性质,并不在于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来传情达意,也不在于传达得有多快和多广,而在于它把日常生活中的促膝谈心和察言观色,转化为文字书写,然后依赖双方的解读,最终建立起某种人际关系。可是,这不就是人类之所以发明文字的初始动力和始终如一的目标吗?所以,说互联网空前便利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夸张为“革命”,那就很容易陷入“技术决定论”了。

再例如,网上的“裸聊”,难道不是从古至今一直发生在性伴侣之间吗?与那种一枕横陈、聚首细语的古代生活,除了空间距离的增加,难道真有本质的区别吗?

总而言之,至少在“性”这个领域中,互联网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最根本的变化,其实并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那些表面现象,而是仅仅一个关键点和两个中国字:隐身!

隐身,不仅仅是匿名,而是在网上性爱中,双方真实的身体,居然可以“不在场”了!性,居然可以脱离身体接触了。

这一变化非同小可。

迄今为止,人类的一切性关系都是发生在两个或者更多的人之间。不论是什么样的性关系,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匿名,却无法隐身。你必须用自己的身体去接触别人的身体,哪怕是一见钟情或者暗送秋波,那也需要双方真实身体的参与,谁也无法隐藏起来。

可是互联网来了,在网上的一切性的交往中,哪怕是轰轰烈烈的性爱活动,参与的双方或者多方,不但可以隐姓埋名,而且可以“身在其外”,根本不需要显现和动用任何一方的真实身体。反之,一切发生在网上的性爱,虽然双方都是身体隔绝,却仍然可以引发任何一方真实身体的各种性反应。

也就是说,隐身给“性”带来的,不仅仅是私密,更是在互联网空间中的随心所欲,甚至可以是为所欲为,破除了几乎一切现存的对于性关系的社会控制。

这像是什么?不就是独自的性幻想吗?网上语言叫做“YY,意淫”,非常传神。这就是说,在任何一种网上性爱中,由于是隐身进行的,因此双方的性关系已经被改造为单方面的性幻想了,两个真实的社会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已经被切断了,至少也是不再必要了。

许多论者喜欢把这种“隐身”称为“虚拟”而且很喜欢歌颂之。我可能是足够老了,所以宁可称之为“独处”,就是在现实生活中自我隔绝,主要凭借互联网来与人类联系。

我虽然很不愿意对此做出任何价值判断,虽然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这种倾向,但是这种动态现实却真的给人类社会带来一个危机——既是危险,也是机会。

比尔·盖茨早就预言:在电脑技术造成的“虚拟现实”中,我们做爱,已经不再需要一个真实的对方了。现在,再加上互联网技术,做爱是不是已经可以不需要真实的空间和时间了呢?将来,是不是连真实的身体也不需要了,仅凭脑电波互通就可以做爱了呢?

总之,性,还需要人际关系吗?还需要身体接触吗?甚至,还需要生物基础吗?放眼看去,在现实生活中,变性、易装、性别流动等等现象纷纷“出柜”,万紫千红,弥散而炫彩。它们可能与互联网无关,但是却像互联网一样,无时不刻地挑战着我们以往的刻板印象,预示着人类发展的无限前景。

我以为,这才是最根本的性革命。

与那些有目共睹的社会现象,例如情色作品、婚外恋、特殊性活动等等相比,“互联网之性”带来的隐身和独处,对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具有更加深远的意义。例如,现在有些人走火入魔般地声讨“小三儿”;可是,如果我仅仅是在网上从事各种“虚拟性爱”,那么算不算“出轨”呢?有没有“小三儿”呢?尽管道德、法律、意识形态甚至形形色色的“上帝”都可以惩罚我自己,但是谁能够惩罚和禁止那个隐身的“小三儿”呢?

如是,传统性道德必将堕落为仅仅镇压身体的“紧身衣”,却再也无法成为控制精神的“紧箍咒”。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恩格斯的一个著名论断:历史上斗得你死我活的双方,其实最后都同归于尽,让位于一个前所未闻的新兴力量。

乐观的说法,这叫人类的进步;悲观的说法,这是人的异化。但是不管怎样,人类之性必将改变。所以,与其为此吵得天翻地覆,还不如在隐身与独处之中,磨练出焕然一新的自我。

2015/4/9

专栏文章首发荷兰在线中文网 http://helanonline.cn/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