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性的体制
全文检索
性的体制
反性大妈的行为,就是性行为
作者:王珺  时间:2015年01月18日
来源:作者投稿
 

反性大妈风潮基本已经尘埃落定。在经历了初期的情绪激愤、同仇敌忾、冷嘲热讽以后,希望时间已经为性学界重新开辟了理性思考空间。虽然大妈们确是有组织、有准备的以性学界为敌,但知识分子的基本操守要求就是:不以个人得失为衡量标准,只以事实为依据,以理性判断为标准。

反思大妈反性事件,如果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就不能局限于这一个事件,局限于这一小群人群,而应该把事件中的行动者放到整个社会现实中去,并从她们的社会阶层,社会资源、权力占有,和社会对她们的行为规范要求的角度来分析。

在这个视角上我的观点是:

反性大妈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性行为

我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她们是谁?

她们是女性,她们是老年,她们大多文化层次较低,社会地位较低,经济水平较低。总体来说她们是社会弱势群体。而作为弱势者的她们在发出声音。她们的声音是什么?或者她们的声音背后真正的诉求是什么?这是知识界,特别是社会学应该深入探讨分析的,而不仅仅是将她们当做愚昧、无知、无理性的代表一言以蔽之就可以完事了的。

顺着“她们是谁”的问题,随之就会有一个问题浮现出来,作为一个在特定历史时期生存的特定的群体,她们是性需求被压抑最严重的人群,为什么会是她们跳出来,站在压迫者的立场上摇旗呐喊?

实际上“大妈”已经成为中国当下一个巨大的社会现实,新版《牛津大词典》收入“大妈”一词也说明它已经成为全球化的一部分。但是中国和全球的学术界还没有真正把这个群体作为一个有着广泛的和特殊人性需求的群体来研究,并为她们提供相应服务。在社会意识和潜意识层面,尽管不被说出,但确以某种形式在被说出的是:她们还被当做应该少发出“噪音”,回到家里颐养天年的多余者。而之所以如此恰恰是因为大妈们如今是社会上积极的行动者。如果说反性大妈代表一种“保守主义立场”,那么我还可以举出一个代表“自由主义立场”的大妈群体——过去几年活跃得有些吓人的“同妈”。同志群体中已经有“同妈们的步子太大了,同志们已经跟不上了”说法。当然更不用说,遍布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一直蔓延到卢浮宫、时报广场的广场舞。

在传统的社会学理论模式中,一个社会阶层会形成基本相似的社会立场和社会行为,但是在大妈群体中不是,我们看到对立的,分歧的,风马牛不相及的观点、立场、行为方式,但同样的是饱满的、高亢的热情投入。因此在我看来这不是一种利益诉求、不是一种个人观点,不是一种政治立场,而是巨大的力比多在寻找投注方向

性学界已经基本得到共识的是,人脑性兴奋区与暴力兴奋区接近甚至有重合,而反性大妈们的行为的暴力特征,恰恰暴露出这种行为本身,可能与长期压抑的性需求不能满足之间存在的张力关系。

回到性学本身,我们该反思什么?我认为我们该反思一些学科基本预设。或者一些虽然在学科内部已经被证伪,却还以某种形式被默认为“常识”的观点。

例如一个许多教课书上还大行其道的观点:人的性需求存在一个“无--无”的过程。即性仅仅是青年到中年这段时间的事,儿童和老年都没有性。但是20世纪有整整一门学科——精神分析——都建立在儿童的性需求之上。但是对儿童的性的研究,到现在仍然是学界讳莫如深的事,因为它背后牵涉的政治压力,成为谁也不愿意去触碰的雷区。

关于老年人的性,虽然老年学已经成为过去10年增长最快的学科,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许多大学都新设了老年学系,但里面却没有性学的“房间”。

其实恰恰在老年问题和老年人性问题上,我们可以带给知识界一个好消息是:不要害怕所有知识已经被发现了,因为人类生存总之解决一个问题后创造更多问题,需要知识界来解答。

20世纪初老年问题还是不存在的,因为当时发达国家的人口预期寿命也大致才50岁,而到了21世纪初,一般发达国家的人口预期寿命已经接近80岁,人类实现了生存时间的倍增。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多出来的时间带来了以前没有的问题。那么在20世纪初即使部分人可以有较长的寿命,但是当时的饮食结构、生活习惯、医疗保健条件似乎使这部分人的性需求上没有那么明显。

但到了21世纪所有条件都变了。蛋白、脂肪类食物摄入比例的增加,全民性的健身运动,以及医疗技术的进步和医疗福利可获得性巨大改善,使21世纪的老年人与20世纪初的老年人基本上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人种。这个人群一个基本特征是,他们的生命活力与年轻人和中年人的差距在缩小,用专业术语说“他们的力比多维持在了较高水平”。因此无视这种力比多需要投注方向和发泄渠道的现实,仅仅关注养老金来源和发放、生活照顾、疾病医疗的老年学是不完整的老年学。

另外一个性学的学科预设和我们讨论的大妈群体有密切的联系,就是“什么是性?”

就在当下,许多性学家的意识中,性还仅仅是阴道交,或者仅仅是插入式性交。这就为一个“多米诺推导”竖起了第一块骨牌。由于绝经会使女性阴道产生生理性变化,因此就成为“老年女性无性最科学的证据”。而稍稍有一点性社会学视角,就知道,性绝对不仅仅只有阴道插入一种方式。最粗糙的定义,我们可以认为:性就是某种释放力比多的形式。因此,可以使用的方法和渠道是多元的、多样的和充满创造性的。

“老年女性的性是什么”是性学一个基础研究课题。它当然不是学者可以关起门来,凭空设想出来的。知识总是人类实践的总结和提炼。广泛的性实践确实在进行着,学者应该走向田野,去向实践着的人民学习,并将这些实践生产成知识产品,为更多的人民服务。性学应该把研究“老年女性可以通过哪些方式获得适合自己性福”作为应对大妈们通过正反不同形式提出的诉求的应答。

最后我还要啰嗦一句的是,社会和政府,都不要以为大妈们的性需求是无关紧要的问题。因为还是那个问题需要注意:力比多可以以性形式释放,也可以以其他形式释放,其中最主要的形式是暴力。不要忘了许多邪教的主要目标对象就是大妈们,如果我们不去关注她们的生活、她们的需求,大妈们很可能成为违法犯罪甚至恐怖主义的工具,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