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基础理论
全文检索
基础理论
性,是怎么被扯进政治的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4年09月19日
来源:


西方有些理论家认为,“性”本身就是政治。这种认识最近也传入了中国。它在当代西方当然是对的,因为他们那里的所谓“政治”,既不是阶级斗争,也不是维稳,而是个人的社会生活的全部;性必然首当其冲。可是在中国历史中,在中国人目前的日常语言中,“政治”说的却是“当政者治民”,与中国人自己的“性”,本来就应该是,而且实际上一直是,风牛马不相及。

可是当权者却常常非要把性扯进政治不可。其方法主要有二。

首先是把性当作攻击政敌的法宝。例如当初要打倒江青的时候,就放风说她与王洪文如何如何。结果,江青那个“毛主席老婆”的最后铠甲就被剥得精光了。当然,其副作用也不小:这岂不是把毛主席说成“反革命家属”而且还戴绿帽子?所以,这一招儿后来不怎么用了。可是现在又搬出来了,与其说是贪官都通奸,不如说是用通奸来强化贪官之恶。

更加隐秘的第二个方法是,把性捆绑在政治的战车上,让它服从于革命的大目标。

战争时期,党的军队为什么格外严厉地禁止与老百姓的性行为?乃至直到如今,现役士兵仍然不许与驻地的女性谈恋爱,更不用说上床了。这可不是单纯的禁欲主义或者军事需要。在过去的农村呆过的人都知道:村里人自己有乱搞的不算什么大事,可是如果“外人”来村里搞女人,那么农民就会群起而攻之。因为农民最后的私产就是自己的女人,再怎么“打土豪分田地”,那也是“来外财”,绝不能用侵犯农民的女人来交换。否则,别说共产主义理想,就算是用枪逼着,也无法调动那么多农民去流血牺牲。

换句话说,农民不是因为你的理想多么好才跟你走的,而是因为你首先是一个好人,才会相信你跟随你的。性的“正经”,就是好人的最主要标志之一。这其实也是革命成功的主要保障之一,只不过不太好明说而已。

到改革开放之后,党发扬了自己的这个传统,愈来愈依靠“道德楷模”的形象来维系自己的领导。从“党员是好人”到“好人才能入党”到“入党才能做好人”一路走下来,任何一个党员的性,就都不再是个人私事,而是关乎党的正确性与感召力的重大政治问题。因此,在开除贪官党籍的时候,才会故意突出他们有“通奸”,似乎他们因此才变成坏蛋的。其弦外之音则是:放心吧,其他党员可仍然是好人啊。

这种灌输,成绩斐然。我在大学教书30年,学生提出的质疑并不多,但是每逢我讲到党员的性也是个人私事,不应该被党纪管束,总是引发一片叽叽咋咋。我只好搬出克林顿绯闻,来说明“罪不在性,而在欺骗”。但是很多学生仍然闭嘴得勉勉强强。看来,即使在下一代人中,也仍然有些人习惯于把别人的性(而不是自己的),牢牢地扯进中国定义的政治之中。

对此,我的最后回答都是:珍惜性爱,远离政治。学术一点儿说就是:在中国,“去政治化”是性解放的开始与结束。1980年代以来的“性革命”已经证明了第一步的成功,21世纪以来的性的多样化(包括LGBTQ平权)则将证明那最后一步的完成。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