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统计结果
全文检索
统计结果
发布42:2016年,人们最关注“性”的什么?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7年01月10日
来源:本研究所

2016年,人们最关注“性”的什么?(发布42

--《新浪博客》读者的总结

 

我在2000年、2006年、2010年和2015年,四次进行了全国18-61岁总人口的随机抽样调查,询问了中国人的性关系和性行为的86-192个问题。

20151216日开始,我在《新浪博客》上陆续发布我的四次调查的统计结果,直到2016125日发布完毕,总计发布41篇,基本都是2000字左右的短文,每篇平均有3个左右的统计图。

20161211日为止,在这一年的发布过程中:

至少看过我的一篇报告的人是6280399人次;平均每篇有153181人次;

转发了我的至少一篇报告的是2901人次,平均每篇被转发70.9次;

收藏了我的至少一篇报告的是1681人次,平均每篇被收藏41.1次。

现在回头看,最有价值的不仅仅是我发布了什么样的内容,更是读者们更喜欢看什么样的内容。为什么有些报告的阅读量异常巨大,有一些却寥寥无几?为什么有的被转发或收藏?

虽然我无法去调查这些读者的真实想法和意愿,但是通过对各种情况的统计,下面的数字还是可以大体上反映出读者的意向。

这也许就是对我的四次调查的最好补充,也是我的这个系列发布的最好结尾。

 

从《新浪博客》的挑选来看

 

在发布的过程中,我当然会认为,有些内容不太重要,有些则是提纲挈领。但是,有多少人看,看什么内容,却不是我能决定的,要看《新浪博客》的主编是否推荐到《新浪博客》的《头条》。

41篇报告中,有35篇被推荐为头条,结果每篇平均被阅读178792人次。可是还有6篇没有被推荐,结果每篇就只被阅读2241人次;仅仅是被推荐文章阅读量的1.3%。也就是说,如果被推荐,那么阅读量就是会增加几乎80倍。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所谓的“自媒体时代”、“互联网自由”等等,都是言过其实、盲目乐观。其实,不论你是谁,也无论你说什么,如果没有被媒体大佬推荐,那么你的读者就不会比你的微信联系人多很多。

那么,《新浪博客》没有推荐我的哪些报告呢?请看:

1减肥热潮,为什么适得其反?》、2“初夜”那点事》、3新毒品:有多少?谁在用?》、4男男之性》、5打飞机服务》、6信仰与性》。

那么为什么不推荐呢?

据我猜测,上述的第一篇可能是被认为与“性”的关系不大。第二篇可能是被认为有些重复。第三、四篇可能是因为在道德上太敏感了。第五篇则很可能是因为提到了“雷洋事件”。最后的那一篇,显然是在政治上敏感啦。因为我报告了:信仰宗教和身为党员对于“性福”的作用。这方面的内容,“打死也不能说”,你懂的。

 

从阅读人次来看

 

被《新浪博客》推荐了,看的人就一定同样多吗?显然不是。这就要看读者们最关心什么啦。

下面是被推荐的我的35篇报告的阅读人次,表格有些长,您只看一头一尾就差不多啦。

篇名

推荐

阅读人次

不足8万人次的

夫妻暴力,从前与现在

2777

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

14284

大学生之性,乱套了吗?

14729

婚姻与夫妻之爱,怎么啦?

16234

同性之间发生了什么?

23301

单身潮:不婚,还是无性?

27064

童年的“性接触”

27866

如果中国公投“同性恋平权”,将会怎样?

31303

性的心虚:乏趣+焦虑=少性

36728

中国人的性技巧:革命已经成功

42132

谁在看“苍老师”?

58464

性骚扰,究竟什么样?

63260

性的风采:魅力·气质·知心

76728

10万到20万人次的

“老年嫖娼”的迷思

96756

外遇

107166

女性的性健康

111455

心有旁骛:做爱中幻想别人

112265

性与爱:千古之惑

112559

婚前性行为

113059

爱是要做的

127429

男人的性交易

130014

性福在望:性障碍在减少

137573

一夜情

145817

网上性爱

148172

性洁癖:“性福”的负能量

159507

20万到38万的

社会地位越高,“性福”越多

200080

男人·性·“中年痛悟”

200427

性的专一,还有多大可能?

208948

夫妻的性交流

232151

一方水土一方人:性的地域差别

311554

自慰 以及自慰的扩展

378887

50万以上的

多人的性行为

515550

性的春夏秋冬

516293

性暴力,谁是受害者?

584960

中国男女的性高潮

1172234

看完这个长长的表格,我想您该清楚啦:

1.夫妻暴力,是新浪博客读者们最不关心的问题,阅读人次仅仅是2777,仅仅是最高阅读量的千分之二。

这就是说,尽管国家通过《反家庭暴力法》,尽管传媒中在不断地渲染惨烈的案例,但是至少这些读者们,干脆就是漠不关心或者熟视无睹。但是这并不说明这些读者麻木不仁,而是因为夫妻暴力毕竟是小概率事件,离大多数人可能还很远。

 

2.非常有意思的是,“性暴力”与“夫妻暴力”这两个报告非常接近。但是前者居然有多达58万人次阅读,排在所有41篇文章的第二位,比“夫妻暴力”的阅读人次多出210倍。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性暴力”的标题比“夫妻暴力”更刺激?

 

3.阅读人次超过117万的内容,是性高潮,而且比排在第二位的内容,多出整整一倍。

这个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性高潮是人类独有的、最强烈的、不可替代的、身心合一的激情活动。人们理所当然地最关注它。

可是现在毕竟已经是21世纪,所谓的“性”早已从所有哺乳动物都有的sex,进化为社会文化之中的sexuality(全性)。因此,仅仅关注性高潮,已经远远不够啦。当然,这不是贬低任何读者,而是反思:我们“性社会学”(尤其是我自己)的努力,尚且微不足道。

 

4.“多人的性行为”和“性的春夏秋冬”这两篇报告,也有超过50万人次阅读。我只好坏坏地猜测:这恐怕是因为有些读者,光看标题,误以为其中包括了火爆的细节描述吧?

 

5.以上我的分析,仅仅是针对“阅读人次”而言。这些阅读者究竟是些什么样的人呢?我无从知晓。也许《新浪博客》可以做一个这样的分析吧?

 

从转发、收藏的人次来看

 

我认为,阅读我的某个报告,肯定表明对这个内容感兴趣;但是只有那些转发给别人的读者,才算得上是非常感兴趣。

那些收藏了我的报告的读者,很可能就是我的同道啦,是有兴趣进行相关研究的人。严格来说,任何人的任何学术性的文字,其实仅仅是写给这些人看的。

 

按照收藏人次的排序

篇名

转载

收藏

收藏20人次以下的

童年的“性接触”

21

2

夫妻暴力,从前与现在

10

4

性的心虚:乏趣+焦虑=少性

33

5

同性之间发生了什么?

9

6

婚姻与夫妻之爱,怎么啦?

40

9

中国人的性技巧:革命已经成功

50

12

大学生之性,乱套了吗?

34

13

如果中国公投“同性恋平权”,将会怎样?

44

14

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

38

15

单身潮:不婚,还是无性?

81

17

收藏20-48人次的

“老年嫖娼”的迷思

94

20

性洁癖:“性福”的负能量

55

24

女性的性健康

71

26

性的风采:魅力·气质·知心

74

27

性骚扰,究竟什么样?

41

27

性的春夏秋冬

104

28

外遇

65

37

婚前性行为

72

39

性暴力,谁是受害者?

68

41

谁在看“苍老师”?

92

45

一方水土一方人:性的地域差别

98

47

性福在望:性障碍在减少

77

48

收藏50-87人次的

自慰 以及自慰的扩展

79

51

心有旁骛:做爱中幻想别人

82

62

网上性爱

105

64

一夜情

141

65

中国男女的性高潮

111

66

性的专一,还有多大可能?

64

66

男人的性交易

71

70

社会地位越高,“性福”越多

235

78

多人的性行为

127

87

收藏90人次以上的

夫妻的性交流

126

90

性与爱:千古之惑

139

113

男人·性·“中年痛悟”

184

157

爱是要做的

98

191

 

上面这个表格里最有意思的是:

1.转发的人次,与收藏的人次,并不一致。也就是说,非常感兴趣的人,不一定是可能进行研究的人。那些可能研究的人,跟转发的人也并不同步。

这就是说,从单纯的阅读,到转发,再到收藏,其实是三批人。他们的目标不同,选择不同,阅读的感受当然也不同。尤其是,在《新浪博客》上收藏我的文章的人次,远远少于我们研究所的官网。所以说,作为专业人员,我们最好还是奉行这样的原则:“学术的归学术,科普的归科普”。

 

2.但是,转发的人与收藏的人,毕竟在人次最多的那5篇报告上,出现了相对的同步:他们所关注的内容,都不同于单纯的阅读者们。

这可能有两种原因:其一,这些内容都是国内的其他文献中所没有的;其二则可能是,这些内容很可能成为进一步研究的热点。

 

结语

 

2016年《新浪博客》的读者,首先关注的是“性的生理与行为(sex)”,然后才是“身心合一的全性(sexuality)”,其后才是“学”,再后才是“社会学”,最后才是“数据真实性”和“调查方法”。

也许,这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今中国的性文化的实况,以及大众对于“性”的偏爱倾向。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