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统计结果
全文检索
统计结果
发布40:男男之性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7年01月10日
来源:本研究所

男男之性(发布40

 

21世纪以来在中国,“男同志”开始日益浮出水面,结果很多异性恋者就会觉得,自己身边的“男同志”似乎越来越多了。那么真实情况如何呢?

 

为什么越来越多?

 

首先请看下图。

 

 

从这张图来看,在短短的15年之内,男男之间的四种人际关系都明显增加了,而且增加的幅度都非常大。

对于这种现实情况,人可以做出完全不同的两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是:“男同志”确实是增多了。

这样来解释的话,那么背后的逻辑就是所谓的“学坏论”;也就是说,以前其实没有那么多的“男同志”,最近这些年来,随着同性恋越来越“公开化”,就有一些人“学会了”,所以男同志的比例才会上升。

第二种解释是:男同志的比例其实并没有增加,只不过因为以前他们不敢承认,所以比例才会低。最近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男同志敢于“出柜”了,因此在我们的社会调查中,承认自己有过这些情况的人也就更多了。

我认为,第二种解释的合理性,远远超过第一种解释。

这是因为,在全世界的各个国家里,都曾经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在社会歧视同性恋的时代里,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人非常少,随着“同性恋平权运动”的发展,承认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即使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所谓“同性恋者”的比例也基本持平,不在出现明显的增加。

这就是说,“男同志”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其实存在着一个相对恒定的百分比,既不会因为社会歧视就减少,也不会随着社会宽容而增加。任何社会调查所得到的任何百分比,其实取决于男同志他们自己愿意不愿意承认。

 

男同志不存在社会阶层的差异

 

在许多异性恋者看来,男同志似乎是年轻的多、高文化的多、城市里多。其实这也是一种误解,是因为这样的男同志更可能“出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更容易见到他们。

那么真实情况如何呢?请看下图,其中的百分比说的都是“男同志”的社会各个阶层里所占的比例。最右那一栏里的“卡方sig.”说的是:各个阶层之间,是不是真的存在着明显的差别。这个数值,只有在小于0.005的时候,才能证明确实有明显的差异。

 

 

上面这个表格虽然有些专业化,但是一般读者还是可以看出一个规律:在最左面第一栏里,在各种最基本的社会阶层里(红色字体),男同志所占的百分比都没有出现显著的差别(根据最右那一栏的黄色底色)。

通俗地说就是:男同志基本上是均匀地分布在各个社会阶层之中的。因此,无论年纪大小、文化程度高低、住在农村还是大小城市、是不是流动人口、属于什么职业、自己的收入高低,其中的男同志的比例,都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男男之性,不等于“绝对同性恋”

 

很多异性恋者都误认为,男同志就是只跟男人做,从来也不理睬女人。这当然是错误的。真实情况请看下图。其中的MSM是“与男人发生过性行为的男人”。

 

 

上面这张图说明,在所谓的“男同志”里面,有相当多的人,其实跟异性是存在着某种性关系,并不是“只找男,不找女”。

 

总之,

有一个著名的同性恋草根组织,名字就叫做“同志亦凡人”,意思就是“同志”并不是什么特殊人群,所以也就不应该歧视他们。

现在,我的调查结果可以充分地证明,他们的说法是正确的。

 

 

附录:潘绥铭的四次全国调查的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在2000年、2006年、2010年和2015年,每五年一次,完成“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的实地调查。每次调查的随机抽样方法、调查地点、调查方法、问卷内容都基本一致,因此具有历史可比性。

我们调查的是中国境内1861岁的总人口,在2015年大约是9亿4千万人。我们采用分层等概率的随机抽样方法,涵盖城市和农村、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具有相等的可能性被调查到。因此具有95%的准确性,来代表这些人的总体情况。如果不是随机抽样,那么任何调查,尤其是互联网的调查,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调查地点,分布在25个省市自治区的103个县级地理区域里,其中城市社区67个,农村行政村36个。每处完成50个问卷,2015年总计调查5136人,四次调查总计23,147人。

调查方法:派出总计92位调查员,每4位到一个调查点,调查3天。一对一、同性别、在封闭的房间内,用笔记本电脑或上网手机来显示调查问卷,由被访者按键盘,独自回答。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接近真实的调查方法。

调查内容涵盖了“性”的所有方面:社会背景、健康状况、社交与交友、恋爱与性爱抚、首次性交、婚姻或同居状况、双方情感、性生活细节、婚外性行为、“看黄”、网上性活动、异性按摩、一夜情、找小姐、交换伴侣、多人性行为、同性性行为、性生活障碍、使用新毒品、购买性用品、遭到性侵害或性骚扰。总计至少68个最多192个问题。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