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统计结果
全文检索
统计结果
发布34:男人·性·“中年痛悟”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7年01月10日
来源:本研究所

男人·性·“中年痛悟”(发布34

 

“男过四十五,身埋半截土”

 

这是北方流传的一句俗话,说的是,男人到了50岁左右,性方面的生理功能就大不如前,虽然还不到“日落西山”的地步,但是也已经是“土埋半截”了,比喻生命的进程已然过半,再也无法像年轻时那样逞强斗狠了。

还有一个顺口溜说得更为形象:“年过五十力已衰,发动半天起不来;千辛万苦爬上去,咳嗽一声又下来。”

这就是男人的“性的生命周期”,大多数人都无法抗拒,区别仅仅在于时间的早晚和程度的强弱。中国民间也有人把这叫做“男人的更年期”,但是在医学上还存在争论,尚且无法定论。

我愿意用全国总人口的随机抽样调查的统计数据来证明这一常识:

这个图表说明:男人自从19岁以后,性交频率其实就是持续不断地在减少,到了50岁以后,减少的更多更快,直到61岁以后趋向于无。

与此同时,男人的年龄越大,性生活的质量也就越下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请看下图:

当然,上面说的这两种趋势,都是全中国男人的总体平均情况,并不排除有一些男人可以超越或者不足。但是,无论哪一种人,都没有必要自吹自擂或者自暴自弃。

 

 

身累,更心累

 

50岁以上男人的性能力开始下降,这当然主要是生理原因,是开始衰老的表现之一。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忽视心理上的巨大变化。

中国现在的男人,几乎从上幼儿园开始,就被不断地灌输着“拼搏成功幸福”这样一条人生轨道。如果你不这样做或者做得不好,就会被骂作“没出息”、“失败者(loser)”,谁都看不起。

可是,男人到了50岁上下,无论是不是功成名就,都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这么奋斗了大半辈子,到底图个啥呢?

就算是金山银山,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算是儿大女大,也是儿孙自有儿孙福;就算是夫妻恩爱,也很快就要生离死别;就算是健步如飞,也不再敢登高下低;就算是万事如意,也马上就到老眼昏花的那一天。

总之,这个时候的男人,大多数都会不同程度地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价值,而且往往是刻骨铭心。但是在“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传统教育之下,很少有男人会说出来,就连相濡以沫的老伴儿,一般也不会察觉到。这就很容易造成恶性循环:越是不说越心痛;越心痛越不说,成为绝大多数男人的“中年痛悟”,只是出现的时间早晚不同、程度不同而已。

男人的这种“天色渐晚”的心理状态,非常可能扩散到性生活之中,造成性心理不知不觉的改变。最典型的情况就是:在年轻力壮之时,男人总是把性高潮和射精看作是“喷薄而出、直上九天、乐此不疲”;可是到了50岁上下,性高潮和射精却被重新理解为“累”或者“损失”。有人形容为“一股冷气沿着脊梁骨嗖嗖地往上窜”。就连过去总是贪得无厌的夫妻性生活,也被叫做“交公粮”,就是被迫地、无可奈何地去单方面地满足妻子,自己却像一个可怜兮兮的无辜的老农民。

因此,50岁上下的男人,往往不是不能做爱,而是不喜欢做、不想做,甚至反感做爱。

请看下面的图表:

这说明,男人年龄越大,在性方面就越孤独,越不肯与对方交流,不肯说出自己的烦恼,就只好越来越多地假装自己达到了性高潮,以便“尽义务”或者糊弄对方。

 

 

为什么50岁以后还是有人去“找小姐”?

 

读者在前面已经看到:虽然50岁到61岁的男人去找小姐的比例,远远少于年轻男人,但是毕竟还是占到5.4%。因此我把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单独挑出来,分析一下他们都有哪些社会特征。但是由于普通读者都不愿意看统计数字,更不喜欢看图表,所以我就仅仅说一些最基本的分析结论吧。

1.       社会特征

农村男人最少,县城和县级市的其次,地级以上大城市的男人,找小姐的最多。

自己收入越低的男人,找小姐的比例也就越少。

外出过夜越多的、喝酒越多的、社会交际越多的、异性好朋友越多的男人,找小姐的也就越多。

其实,50-61岁男人的这些情况,与50岁以下的男人基本上是一致的。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早就知道,并不稀奇。或者反过来说,那些去找过小姐的男人,无论岁数大小,其实基本都是一样的。

但是我也发现了“违犯常识”的情况:在50-61岁的男人里面,在那些一辈子没结婚也没同居的“老光棍”之中,只有4.0%的人去找过小姐。与此类似,在那些已经离婚或者丧偶而且没有与别人同居的男人中,也只有5.1%的人找过小姐。可是在那些目前已经与女人同居却没有结婚的男人中间,却有多达20%的人找过小姐。

这就是说,50-61岁的男人之所以去找小姐,并不是因为没有同居女人(没有性交机会)而被“憋坏了”,反而是那些同居却不结婚的男人,明明自己身边有女人,却还要去找小姐。也就是说,他们主要地并不是去寻找性交机会(他们现在就有),而是去寻求实现其他的目标。

2.       心理诉求

这个其他目标,就是希望通过找小姐来缓解自己的“中年痛悟”,这是50-61岁的男人去找小姐的最主要的动机。

谁都知道,人类既不可能长生不老,也不可能返老还童。但是总会有一些男人到了50岁之后,仍然不甘于江河日下、行将就木。其中很多人会朝着其他方向努力,去追求自己的价值;但是也总会有一些男人希望通过“性”来延续青春。

这其实是古已有之。中国古代的“房中术”其实就是实现这一梦想的最初尝试,所以才会延绵不绝。广义来说,现今中国的许许多多“性治疗”,赚的其实也是这份钱。

性的背后就是生命,而另外一个鲜活的异性生命,往往被一些男人视为自己的生命之水。在自己的“中年痛悟”里,他们可能会觉得,“性中求再生”其实可能是最容易或者最见效的。可是他们的同居女性却往往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往往是处于更年期前后的,因此无法形成足以缓解“中年痛悟”的强大刺激。

因此,尽管他们真的找到的小姐,很可能既不年轻也毫无风情,但是对于那些存在“中年痛悟”的男人来说,小姐恰恰是那种“最不累”的女人。小姐不会要求你给她献花、过生日、甜言蜜语、干家务、带孙子。小姐也不在乎你有多老、多丑、多臭。小姐不会拒绝性交,不会挑剔时间/地点/气氛/情趣,更不会嫌弃你的性器官和性技巧。小姐不需要性高潮,更不需要爱情。尤其是,小姐也绝不会跟你纠缠不休、吊在你脖子上要你负责、死活非要跟你白头偕老。

这些“找小姐的理由”,在英语里叫做“She never say no”(她永不拒绝任何事),强调的是“不累”;在北京民间叫做“一把一利索”(不留后患),强调的则是“省心”。这些话虽然低俗,但是却有相当一部分处于“中年痛悟”中的男人坚信不疑。所以他们中间就会有相当大比例的人去找小姐。

如果您知道,在50-61岁的已婚/已同居的男人中有过外遇(婚外性行为)的比例,虽然比年轻人少,但是仍然高达33.4%;那么您也许就可以理解,“中年痛悟”对于“性”的冲击究竟有多大啦。

3.       前景

一直以来,总是有人希望通过宣传教育来制止男人找小姐,哪怕是减少一些也好。尤其是那些学医出身的负责预防艾滋病的工作者,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笃信“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其实,活到50岁的男人,这辈子什么没见过?你用“艾滋病会死”来吓唬他们,基本上是无效的。他们会反问:生命的什么更重要?是岁数,还是质量?只有过了60岁,真的快死了,男人才开始“养生惜命”,可是那时候他们找小姐的可能性,已经是“白日依山尽”啦。

所以,无论找不找小姐,无论有没有外遇,50岁以上的男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思考一下,应该如何来处理自己的“中年痛悟”。

在这方面,一切“心灵鸡汤”也是基本无效的,因为如果一个男人到50岁还相信这个,那就不是变老的问题,而是太幼稚的问题,是变傻的问题啦。

对于“中年痛悟”,我没有任何灵丹妙药,只能提醒:年过五十,无论你是什么样,都应该尽早地为自己寻找一种永不退休的事业(不仅仅是职业),一种愈老弥坚的心灵寄托、一种独而不孤或者烦而不腻的生活方式。

说到底,“中年痛悟”其实就是给你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无论你是坚守信念还是重塑生活,它都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人生紧要关头。那么,为什么我们不把它当作生命的最新的推动力呢?

 

 

附录:潘绥铭的四次全国调查的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在2000年、2006年、2010年和2015年,每五年一次,完成“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的实地调查。每次调查的随机抽样方法、调查地点、调查方法、问卷内容都基本一致,因此具有历史可比性。

我们调查的是中国境内1861岁的总人口,在2015年大约是9亿4千万人。我们采用分层等概率的随机抽样方法,涵盖城市和农村、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具有相等的可能性被调查到。因此具有95%的准确性,来代表这些人的总体情况。如果不是随机抽样,那么任何调查,尤其是互联网的调查,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调查地点,分布在25个省市自治区的103个县级地理区域里,其中城市社区67个,农村行政村36个。每处完成50个问卷,2015年总计调查5136人,四次调查总计23,147人。

调查方法:派出总计92位调查员,每4位到一个调查点,调查3天。一对一、同性别、在封闭的房间内,用笔记本电脑或上网手机来显示调查问卷,由被访者按键盘,独自回答。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接近真实的调查方法。

调查内容涵盖了“性”的所有方面:社会背景、健康状况、社交与交友、恋爱与性爱抚、首次性交、婚姻或同居状况、双方情感、性生活细节、婚外性行为、“看黄”、网上性活动、异性按摩、一夜情、找小姐、交换伴侣、多人性行为、同性性行为、性生活障碍、使用新毒品、购买性用品、遭到性侵害或性骚扰。总计至少68个最多192个问题。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