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百花齐放
全文检索
百花齐放
性与健康——“感觉深层脉动”系列十八
作者:陈沅森  时间:2014年11月07日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114280101bhwj.html


【提要】
男人为何金屋藏娇?女人为何红杏出墙?为什么不少人都希望拥有多个性伴侣?……原来是我们体内“基因”在作怪。本文引述理查德•道金斯院士关于“基因自私”的理论,提醒人们:泛爱众的性乱除了不道德、易传染性病之外,对身体损害极大;为了健康长寿,成年人可以且应该拥有性生活,但必须节制(本文对“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观点兼收并蓄,不争论)。

 

 

(一)是“基因”叫我们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要从“人的本性”弄清楚为什么会发生婚外性行为,须学习理查德•道金斯先生关于“基因自私”的理论。

 

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教授理查德•道金斯(1941—,Clinton Richard Dawkins)风靡全球的社会学名著《自私的基因》(1967年出版)对人类文明进行了全新的诠释。他精辟的论述,让有些人欣喜若狂,使另一些人悲观绝望。这位达尔文主义的铁杆宣卫、全世界最著名的活着的无神论者,在书中宣称:

 

地球上所有生物——在自然条件下,通过化学反应生成的具有生存能力和繁殖能力的有生命的物体以及由牠(或牠们)通过繁殖产生有生命的后代——都是“基因的载体”,命名为“基因的生存机器”。

所有的生物,包括微生物、植物、动物和人类,都是“基因的生存机器”。

 

要弄懂什么是“基因的生存机器”,首先要了解“基因”是什么?

 

基因(Gene),即遗传因子,是遗传的物质基础。基因通过复制把遗传信息传递给下一代,使后代出现与亲代相似的性状。人类大约有几万个基因,储存着生命孕育、成长、凋亡过程的全部信息,通过复制、表达、修复,完成生命繁衍、细胞分裂和蛋白质合成等重要生理过程。基因与生物体的孕、生、长、老、病、死等一切生命现象密切相关,同时,也是决定每一个人身体健康与否的内在因素。

 

理查德•道金斯先生这样解释“基因的生存机器”:复制基因的出现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而且是为它们自己制造容器——赖以生存的运载工具。能够生存下来的,都是那些为自己构造了生存机器得以安居其中的复制基因。

 

30亿年前,源远流长传递下来的成功的复制基因,当今正存在于你、我的躯体之内。是它们创造了我们,创造了我们的肉体和心灵;而保存(传递)它们,正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终极理由。千变万化、种类纷繁的生物,其实都是同一种复制基因——即称之为DNA的蛋白质——的生存机器。

 

复制基因制造了大量各种各样的生存机器供其利用:猴子是“保存在树上生活的基因”的生存机器、鱼是“保存在水中生活的基因”的生存机器、鸟类是“保存可以在天上飞翔的基因”的生存机器……

 

基因是不朽的,作为生存机器的我们,可怜巴巴地指望在这个世界上多活几十年;但基因可望存活的时间,以千百万年计算。基因不会衰老,即使是活了一百万年的基因也不会比仅仅活了一百年的更有可能死去。它一代一代地从一个个体转到另一个个体,用它自己的方式和为了它自己的目的,操纵着一个又一个的个体;它在一代接一代的个体失去传递基因(繁殖)能力后,就无情地抛弃他(她、牠),听任其衰老,生病,死亡。

 

理查德•道金斯先生深邃而又令人震惊的诠释,使人们不得不承认:“我”——所有人类的个体——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一代传一代祖先往下传,一直传到父母对“我”的“恩赐”,而是先辈和父母体内的“基因”让我们一代传一代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来,再让我们把存活于体内的基因撒播开来,遗传下去……在没有遇到重大灾难和地球毁灭之前,这种世世代代的遗传,永无止境。

 

阅读本节须记住:“是基因叫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是基因的一架生存机器”。

 

人类婚外情的实质,是基因“无情自私性”的一种表达。欲知其详者,请在线阅读《自私的基因》中文译本(http://www.tianyabook.com/waiguo/zisidejiyin/index.htm)。

 

(二)基因施展的策略和诡计

 

    基因制造了一代一代的“生存机器”,为了使这些“生存机器”圆满地完成传递基因的任务,在诞生之前就给各种“生存机器”“编制了程序”。每一架“生存机器”从孕育、诞生、成长、成熟、生殖(完成基因传递任务)、生病、衰老、死亡……都是以不可抗拒之力执行这些程序的结果。

 

以“人”这种“生存机器”为例,基因施展的第一个策略是“保护幼苗”。

 

基因制造了一架新的“生存机器”——一个婴儿诞生了。婴儿那么稚嫩,从母腹中掉下一团赤裸裸的肉,如果母亲不喂养、保护他(她),根本没法存活下去。但基因给母亲设置了一道“爱护自己生育的儿女”的程序,使母亲,还有父亲,为自己儿女的诞生而喜悦,心甘情愿地为新一代“生存机器”鞠躬尽瘁。

 

    在新诞生的“生存机器”——婴儿——这方面,基因的策略是:让他(她)生长得可爱极了。你瞧,婴儿那粉嫩的肌肤,胖墩墩的小手小脚,水灵灵的眼睛,一举一动洋溢着天真活泼,不光红扑扑的笑靥,就连“哇、哇、哇”的哭声……都牵动着父母的心,使父母们无条件地不图回报地做牛做马般地为“宝贝”们效劳。

 

     基因这种双重策略是极其成功的,在父母们辛辛苦苦、小心翼翼地呵护下,95%的婴儿都长大成人,从婴儿、幼儿、少年、青年、成熟……直至这些新一代“生存机器”自立后有能力去完成基因交给的最重要的任务——传递基因。

 

     基因是残酷、丝毫不讲情面的。当一架“生存机器”完成繁殖任务,丧失生育能力之后,就无情地抛弃他(她、牠),听任其衰老、生病、死亡。

 

     笔者小时侯养过蚕,看见咬破蚕茧爬出来的蛾子,交配之后雄蛾立即趴下不动,很快就死亡;雌蛾产卵后不久,也一命呜呼。牠们完成基因传递任务后,就按照规律消亡了。

 

     乡下柴灶旮旯,有一种像蟋蟀一样跳来跳去的昆虫,名叫“灶马”。深秋的后半夜,起床小便时,用昏暗的油灯照着,可以看见交配后的雄灶马将自己的脑袋顶进雌灶马的嘴里,并用强有力的后腿蹬着,让雌灶马的唾液逐渐溶化掉、吞掉……母灶马则吃得肥胖油亮,圆滚滚的。小时侯看到这种现象,非常奇怪,问爸爸“怎么公的自愿让母的吃掉呢?”——后来才知道,这是大自然的奇妙之处:雄性完成传递基因任务(射精)后,为了补充雌性的蛋白质营养,让牠产出数量多、质量高的卵而自愿作出的牺牲。

 

     基因“抛弃丧失生殖能力生存机器”典型例子是“人类胸腺的过早衰退”。胸腺制造“T淋巴细胞”,是抗击癌细胞、延缓衰老的主力军,是人体免疫功能强盛的决定因素之一。人类过了青春期之后,“胸腺”逐渐衰退,最后竟变成一团脂肪,完全丧失制造“T淋巴细胞”的能力。于是中、老年人患癌症和各种慢病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高。这一现象可以明显看出基因设计人的生命程序中的“阴谋”:当“生存机器”完成传递基因的任务后,抛弃就开始了。——基因给“生存机器”设置了由“生”逐渐走向“死亡”两道不可逾越的程序。

 

基因另一个重要策略是:“生存机器”成熟后不由自主地、迫不及待地把遗传基因撒播开来。

 

     每一个人都是“中了特等奖”才来到这个人世间的。父、母交欢时,父亲排出的精子数以亿万计(近年来研究表明男性每次射精的精子数量有减少趋势),只有成为“你”的这颗最强壮、运气最佳的精子,力争上游到母亲的卵子旁,并勇猛地一头扎了进去……你独占了鳌头,占据母腹10个月,演化成人形,然后呱呱坠地……那数以亿万计弟兄姐妹(精子)通通死亡了……你想想,这情景是不是像玩“六合彩”一样,中了唯一的“特等奖”么?

 

     当新一代"生存机器"成长到十来岁时,逐渐出现性征,十五、六岁初步性成熟,男的长出胡须,阴茎常常勃起;女的胸部逐渐隆起,“初潮”(月经)来到。于是,少男少女们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偷偷地向异性身上游移。到青年时期,一个个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千娇百媚,千姿百态,呈现出种种吸引异性的体貌特征。这时的青年男女,有的偷尝禁果,有的逢场作戏,有的正式结婚……让强烈的、不可遏阻的“性欲”畅快地发泄——这一过程,是以不可抗拒之力完成 “生存机器”最重要任务——将“基因”传递下去。

 

     基因制造一代一代的“生存机器”,帮助它们完成基因传递任务。假若这种“基因传递”是一桩苦差,执行时很艰难、痛苦,那么,“生存机器”就会千方百计逃避,拒绝执行这桩苦差,于是,基因就很可能因没有下一代“生存机器”而灭绝。但绝顶聪明的基因在给“生存机器”编制“程序”时,设计得那么精巧奇妙,它使这桩“基因传递”差事变得兴奋异常,乐趣盎然。于是,千千万万的“生存机器”不但不拒绝这种消耗极大的差事,反而乐此不疲,尽可能多地把自身携带的基因撒播给众多不同的异性。——于是,就出现了人间万象:金屋藏娇、红杏出墙、三妻四妾、乱交群交……表面上衣冠楚楚,暗地里男盗女娼……演绎出一部部“脏唐臭汉”连绵数千年的人类繁衍史……

 

    按理说,男人有了妻子,女人有了丈夫,海誓山盟,卿卿我我,恩恩爱爱,共同营造爱巢,生儿育女(实际是基因叫一对夫妇制造新一代的“生存机器”),一辈子耳鬓厮摩,白头偕老,不是很美满,很令人羡慕吗?

 

    不!理查德•道金斯先生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指出:性配偶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相互不信任和相互利用的关系!就个体来说,(无论雌、雄)如意算盘是:“希望与更多的异性进行交配”,在撒播更多基因的同时获得生理上的享乐!

 

在动物界、在人类社会里,配偶之间相互不贞行为司空见惯!

……

    啊,使君有妇,罗敷有夫,还是挡不住诱惑,“羞把香罗偷解”;男的偷人,女的养汉,自古皆然;男人搂小蜜,女孩傍大款,现代人习以为常……两性关系杂乱无章,竟是人类的天性,是“自私的基因”编制的程序,是基因设置的阴谋诡计!他(她)们是生性使然,还是一时糊涂把握不住自己,中了基因的诡计呢?

 

    啊,难怪有社会学家断言:世界上最坚贞的“爱情”,也只能坚持18个月。一年半载,配偶里里外外熟悉得毫无神秘感,变得索然无味,就忍不住移情别恋,偷鸡摸狗了。

 

    还记得《圣经》里讲的那个故事吗?

    耶稣看见一群妇女围殴一个妇人。

    耶稣走过去,妇女们纷纷告状:这个妇人在行淫时被捉住,按我们的法律,应该用石头砸死!

    耶稣说:是吗?她应该得到惩罚,但只有没犯过这种错误的人,一双纯洁的手,才有资格拿石头去砸。

    围殴的妇女们听到这话,纷纷跑了,一些老年妇女跑得最快。(大意)

 

    所以,今后我们遇到“好色之徒”,遇到“淫妇”,不要感到奇怪、惊讶,不要厌弃、歧视,不要讽刺、打击,他们只是中了基因的诡计而已。如果你是男人,兴许你的内心就藏着一个想当现代登徒子的邪念;如果你是女人,兴许就想尝尝当今潘金莲的怪味……

 

    如果你现在还不是,请小心,很可能有一天,你会不顾一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地重蹈这个覆辙,落入这个陷阱!

 

    没有父母相爱忠诚不二的良好榜样,没有高尚的道德情操,没有远大的志向和对人生、事业的执着追求,没有坚强的意志,没有强大的自持力,没有对“性”的深度理性认识……一旦机会降临,几乎很难抵御的异性的挑逗和诱惑。

 

    问题在于,按照理查德•道金斯先生的理论,夫妻关系这样脆弱、复杂,甚至暗藏凶险,怎样处理配偶的不贞呢?

 

     快刀斩乱麻,离婚!——是通常采用的决绝办法,但离婚后能保证今后再婚的那一位绝对贞忠吗?你能保证自己一辈子绝对贞忠于配偶吗?探讨这个问题写10部书还不一定说得清楚,不一定人人认同。

 

    笔者提供一种简单的、可能遭人唾骂的策略:第一,看淡些,是“生存机器”都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如有可能,应该心胸开阔地将配偶与别的异性上床淡化为像“握握手”那样的肉体接触,不必过分计较;第二,测试他(她)的“心”在哪一方?如果“心”仍然在这个家里,可以容忍;如果“心”在对方,则只能分手;第三,是偶一为之,还是屡教不改?如果是后者,那就只好拜拜了。

 

(三)为完成基因传递任务连命都不要了

 

    某些“生存机器”执行“传递基因”(性交)任务时,不顾一切,甚至连命都不要了!请看一种食肉大昆虫进行“恐怖性交”的例子:

 

    秋天,昆虫交配季节到了。在山坡边,一丛灌木的枝桠上,一只雄螳螂胆怯地、小心翼翼地向雌螳螂靠拢。牠想往她背上爬,骑上去完成基因交给“螳螂生存机器”的重要任务——交配,传递基因。块头比雄螳螂至少大一倍的雌螳螂猛地一回头,凶狠地一口咬住雄螳螂的头,然后前臂上带锯齿的大刀伸过去,连咬带撕地三下五除二,将雄螳螂的头斫断,捧在“手”里,进行“死亡之吻”——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任何动物,当牠们被宰杀的时候,总要挣扎几下或哀叫几声。但雄螳螂被雌螳螂咬掉脑袋的时刻,没有丝毫反抗,仿佛乐于接受这种砍头刑法;雄螳螂甚至具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度,好像在说:“没什么,妳爱吃就吃吧!”

    奇迹发生了!没了头、没了眼睛的雄螳螂继续往雌螳螂背上爬,并且准确地爬到恰到好处的位置,伸出尾端的器官,与雌螳螂交尾……

    这真是世界顶尖级奇迹,脑袋都没了的一个瞎子,还不顾一切地搞了“男女关系”再说!

    一时半刻过去了,雄螳螂精疲力尽,从雌螳螂背上跌落下来。雌螳螂转过身子,全然不顾“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分,像啖仇人肉一样,一口一口将雄螳螂全部吃掉,最后只剩下两片薄薄的翅膀……

按理说,螳螂妻子似乎应该等到交配完毕之后,再吃螳螂丈夫。但动物学家解释说:雄螳螂控制交配的神经不在头部,而在腹部,脑袋的丢失,不会影响螳螂丈夫身体的其余部分进行交配的进程;由于某些神经抑制中枢位于昆虫的头部,把头吃掉反而会增强雄性的性活动能力。

    这真是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性交”——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第二个故事,雄八哥为了与雌八哥交配,一一落入猎人的陷阱:

 

    70年代中期,有一次,笔者在长沙乡下公社农机站遇到一位捕鸟的老猎人。他专门捕捉可以模仿人类简单语音的八哥,卖得好价钱(往北方运,北京市公园里每天早上那么多遛鸟的老人,笼子里的鸟大多是南方运去的)。

    他训练了一只“身段特别好,叫声特别婉转,舞姿特别妙曼”的雌八哥。每天拎着用黑布蒙着的鸟笼子,踏遍山山水水,用“性引诱”的方法捕捉雄八哥。他举起鸟笼子,笑眯眯地说:

    我这个鸟,是个“婊子”。——把雌八哥命名为“婊子”,定位特别准确。

    他说:我这“婊子”是个宝!每到一个山林里,放出来一叫,满山的公八哥都会飞过来,纷纷站在周围的树上,痴痴呆呆地望着她。这“婊子”便在笼子前面唱歌跳舞,逗得树上的公八哥一个一个陆续飞下来,与“婊子”共舞。“婊子”一边跳着舞,一边娇滴滴地叫着,把公八哥往笼子里带。公八哥着了迷,乖乖地往笼子里钻。我躲在树丛后面,看见公八哥进了笼子,便把绳子一抖,机关“卡嚓”一声落下,公八哥就关在笼子里了。然后将公八哥捉了,放进黑布袋里,再把“婊子”放出去,“婊子”又开始唱歌跳舞,把另一只公八哥诱进笼子……一、两个钟头便可以捉七、八只,满山的公八哥要捉尽。这些公的,不知为什么这样蠢?明明看到刚才有一只被我捉了,还是忍不住要飞下来跟随雌八哥往笼子里钻……

    老猎人当然不懂,公八哥这种“生存机器”为了执行基因传递任务,必然会奋不顾身。

    老猎人将蒙着笼子的黑布撩开一角,让笔者欣赏了他的宝贝,一只黑咕溜湫的红嘴雌八哥。他心满意足地说:

    这“婊子”很争气,每年要帮我挣不少钱。有人出一千块钱(在每天工分值两毛钱的当年是一笔巨款)想买走,我没有同意。

 

    在人类这种“生存机器”中,也有人为了执行基因传递任务而不顾性命的:

 

    一次偶然的业务往来,笔者认识了黄海涛,人称“海师傅”。

    海师傅是“毛泽东时代”的一位花花公子。

    “毛泽东时代”社会控制很严,乱搞两性关系很可能受到打击,特别是“军婚”(现役军人的配偶),绝对不能沾。不过那个时代实行“阶级斗争”,“桃色事件”案发后,按“多重标准”分别处理:

    首长、领导是“生活的需要”,老百姓不准过问;

    干部是“作风问题”,党内批评,调到另一个单位继续当干部;

    出身好的,是“人民内部矛盾”,写张检讨可以过关;

    惟独家庭出身“不好”者,是“阶级敌人破坏、腐蚀……”,必须严惩,视情节轻重判刑劳教劳改……

    海师傅是位优秀的钳工,一张小白脸,终日笑呵呵的;人又聪明,喜欢讲俏皮话,很逗人喜爱。他玩世不恭,抽烟、喝酒、打牌、玩女人……无所不能,样样尖精。特别的一手会“采嫩花”,时不时,总是听到他又“嬲到一个年轻漂亮妹子”的“好消息”。

    不过,海师傅“家庭出身好”,嬉皮笑脸的,人又机灵,总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虽然屡教不改,却从来没有受过大处分。

    有知心朋友劝海师傅:“你只有三十来岁,心脏病已这么严重,还是收心,莫干那事了,多活几年吧!”

    海师傅一笑,眉毛一扬,不无得意地回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海师傅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那一夜打了一通宵牌,天亮时分,又溜到情妇家去鬼混,竟脱阳而死,赤条条、直挺挺地在情妇的胸脯上断了气……

    追悼会上,灵堂里挂着海师傅潇洒的遗像,有好事者故意在周边缀上一圈塑料牡丹花,最大的一朵红彤彤的“牡丹之王”悬在遗像的头顶上。人们纷纷说,海师傅死得其所!

 

(三)赐予人类智慧是基因的“失算”

 

人类的智慧——学习能力——也是基因赐予的。

 

基因赐予人类智慧,是希望人这种‘生存机器’诞生后,能度过种种意想不到的危险和灾难,存活到完成遗传任务之后。

 

    理查德•道金斯先生说:生存机器的胚胎一旦形成,它此后一生中可能遇到的种种危险和问题都是未知数……有谁能预言何时、何地会出现何种危险?人类无法预言,基因也无法预测……为了生存和安全,基因为“人”这种生存机器的大脑编制了一系列程序,以便种种灾难突然降临时,大脑作出规避风险的决定能够取得保存生命的积极效果……然而,现实世界是难以预测的,基因无法将未来所有的情况预测得滴水不漏,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是预先赋予“生存机器”的大脑具有一种学习的能力。

 

    具有学习能力的“生存机器”的大脑,会积累和记忆一些对自身“有利”或“不利”的信息和经验,例如:“甜”和“苦”、“赞扬”和“惩罚”、“饱暖”和“饥寒”……如果这架“生存机器”碰巧做了自己感到愉快有利的事,今后就会重复做同样的事;如果做了自己感到不愉快不利的事,今后就会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于是,“生存机器”就学会了回避陷阱和灾难,降低了死亡率,获得了更大的生存几率。这种做法产生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是:经验积累多了,“生存机器”就产生了意识。

    意识之产生也许是由于大脑对世界上事物的模拟已达如此完美无缺的程度,以至于把它自己的模型也包括在内。

    大脑不仅负责“生存机器”的日常管理,也取得了预测未来并作出相应安排的能力;它甚至有能力拒不服从基因的命令。例如,拒绝基因安排他们无节制地生育,进行避孕,通过性交取乐而不孕育孩子。

    意识之产生可以视为进化趋向一个终点。意识使人这种“生存机器”最终从主宰他的主子——基因——那里解脱出来,变成有自我执行能力的决策者。

 

    理查德•道金斯先生认为,赋予“生存机器”学习能力,是基因的一次‘失算’,不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基因完全没有料到“生存机器”因为具有智慧而产生自主意识。获得自主权的人类,竟然可以用智慧来反制基因,在执行基因规定任务时否决它的目的……

 

    人类这种“生存机器”具有学习能力,具有智慧之后,首先创造了语言,进行信息交流,用以改善自己的生存状况;随后,又发明了文字,使世世代代的经验积淀成文化。在动物中,只有人类受后天获得的以及继承下来的经验的支配,受文化的支配。

 

    当人类具有智慧和文化后,人们开始审视基因制造的“生存机器”的极端自私行为,给人类自身规范了道德准则和社会准则。这些准则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你的自私行为不得损害、侵犯他人以及公共利益。

 

    这种对“极端自私”的反动,就是基因赋予人类智慧失算的地方。

 

    人类自从有了智慧、有了丰厚的文化遗产、有了共同的行为准则之后,就从纯粹的“动物意义”,从纯粹的“生存机器”中解脱出来,就有了自己的尊严,就要求自己做一个“利己不损人”、甚至在某些时候“利他”的堂堂正正的君子。理智告诉人们,耽迷女色表明你屈服、沉陷于自己的动物性欲望,所以是没出息的,是堕落。

 

按照“生存机器”的规律,完成繁殖任务后,就会逐渐走向死亡。植物、动物皆然,只是有的死得快,有的要拖延一段时间,死得慢。人是“生存机器”的一种,当然也受这个规律的制约。因此,理性的人应该节制性欲,不能恣意发泄,导致早衰早亡,特别是年过花甲的老人,更应该自省自律,断绝性事。

     在“性”这档子事情上,动物是人类的楷模,比人自觉得多。动物是“知足不知羞”。春天来临,一旦发情,不管别人是否看见,趴上去便干,干完了便散。到来年再次发情时,才干第二次。

     人则是“知羞不知足”,有人看见,道貌岸然,男男女女,都假装正经,规规矩矩;一旦没人看见,便肆无忌惮,蜂狂蝶乱;晚上干了白天干,今天干了明天干,春夏干了秋冬还要干……没完没了。在“性”这档子事情上,人连畜牲都不如。

     人们发现,动物的生日相隔很近,有的相隔一、两天,有的甚至只相差一、两个时辰。因为牠们按季节发情,下一代几乎同时出生。特别是非洲草原上那些善于奔跑的食草动物,如羚羊、斑马之类,生日不仅是同一天,而且几乎是同一个时辰。当集体分娩的时候,漫山遍野的雌性动物同时把孩子生下来,有的母亲无可奈何地眼睁睁地看着猛兽扑上来,把刚刚出世浑身湿漉漉还淌着胞衣血和羊水的孩子撕碎吃掉……被猛兽吃掉不到5%,其余的便存活下来,种群得以繁衍。在“动物世界”电视里,人们看到一大群食草动物万马奔腾的壮观场景。队伍末端,有的一边奔跑,一边生孩子,看到孩子从母亲的屁股后面掉下来,马上跟着妈妈跑……跑不动的便被紧跟在队伍后面的狮子、豹子、鬣狗吃掉了。经过多少年优胜劣汰,同时出生的、会跑的活下来,种群越来越强壮,后代的出生更加趋近同一时间。人则不同,一年365天,天天有人过生日,反过来证明每天有父、母在性交。人的坏习惯,甚至影响到与人接近的动物,例如家畜家禽中的猪、狗、鸡、鸭等,学了人类的坏样子,生儿育女的时间也乱了套。

     男人的精子是高蛋白,一种特别奇妙、高级、宝贵的东西。古人说,这东西是人的精元之气,“施人则生人,留己则活己”。但这东西像一种积蓄了的“势能”,总是千方百计要变成“动能”,将能量释放掉。自制能力不强的男人,遇到可以与之“成其好事”的妖娆女子,便身不由己地一次一次发泄,事后追悔莫及。

     曾国藩是一位坦白得非常可爱的老头,他那个朝代“讨小”是达官贵人的平常事。他是当朝一品大员,娶的妾当然又年轻又漂亮。曾国藩娶妾之后,发现对身体不利,在日记里发誓“不再干那事了”。但妾在身边妖娆多姿,妩媚可爱,一时性起,忘乎所以,便又“春风一度”,事后又在日记中忏悔。干了又悔,悔了又干,消耗太多,终于灯尽油枯,62岁便中风死亡。

     孙中山先生52岁英年早逝,虽然患的是肝癌,难道与他好色,十年前娶了好朋友查理•宋年轻漂亮、活泼可爱、原先叫他“叔叔”的女儿为妻(宋庆龄),没有关系吗?——只是人们为尊者讳,没有大肆宣扬此事。

     睾丸是雄性动物的一种重要器官,它也有一个寿命期。使用得当,保养得好,可以长盛不衰,至七十、八十,还可以雄风勃勃。如果不爱护它,猛使滥用,毫无节制,也会生病,早衰。睾丸这个小椭圆球,20岁左右发育至最大,随着年龄的老化越来越小。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告诉笔者,许多老年男人死后,睾丸退化缩小,阴囊里面是空的。可见,睾丸的大小与健康,与男人的寿命、生死有极大的关系。

     但是,性能力又是一个男人身体健康的标志和特征,早泄、阳痿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处于亚健康状态。因此,一个希望长寿的老年男人,一定要具有健康的性心理和性生理。他应该小有性欲(例如晨勃、性想象、性回忆等),但不能有性事;偶一为之尚可,长期把它“当饭吃”,必然自取灭亡。——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受一个“度”字的制约。“性”这档事,掌控适“度”,是一种艺术,是一种享受,有益于身心健康,“滥”则损人害己。

     当我们掌握了“基因的阴谋诡计”之后,应该用“计谋”对付它。基因不是无情地抛弃丧失生殖能力的“生存机器”吗?那么,反过来我们保持一定的性欲(即生殖能力),例如老年男人保持晨勃、性想象、性回忆等,但严格控制,不去真的消耗,不是可以使体内基因编制的衰老、死亡程序延缓执行吗?基因会说:“这个人还有性欲,可以传播我们,那就暂时不让他(她)患癌症、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让他(她)慢一点死亡吧!”基因骗我们,我们也要善意地骗骗基因,这叫做“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老年人保持一定的性欲,例如白头偕老的夫妻同床共枕,相互拥吻,抚摩,保持肉体接触而绝对不性交,可能获得益寿延年的良好效果。

 

     许多来自民间的汉语词汇,都与性事有关。例如“过瘾”,原指性交时的快感。“寻根觅缝”,意为“没事找事”,女的“寻根”,男的“觅缝”。您知道“伤脑筋”这个短语的来历吗?乳白色的胶状液体——精液,是一种奇特的高蛋白,与大脑连通,与人的健康息息相关。医学专家发现,老年男人射精之后,脑组织产生萎缩。一次两次不现形,感觉不到,但次数多了,射精后便头痛头晕,即所谓的“伤脑筋”。脑组织萎缩使记忆力衰退,思维能力降低,当达到某一临界点时,“老年痴呆症”便不期而至。“伤脑筋”来源于老年男人性交后脑组织萎缩头痛,说多了,用滥了,本义反而隐匿,变为“事情难办”、“费心思”的专用词组了。因此,老年男人一定要避免“伤脑筋”的事(特别提醒:采用“感觉深层脉动”自疗癌症,刚刚痊愈千万不要中了基因的诡计,要等到彻底康复三年后才能男欢女爱,否则前功尽弃,万事皆休!)。

     世界上最好玩的事,莫过于“钱玩钱,人玩人”。“钱玩钱”是赌博,一旦沉湎,难以自拔,万贯家财瞬间化为乌有。“人玩人”形象地说是“人在人上,肉在肉中;上下抽动,其乐无穷!”一旦滥交成性,跌入寻花问柳那个泥淖,最终只会家破人亡。

     然而,古今中外多少豪杰,“好汉套牢方孔中”[ 1 ],“英雄难过美人关”,都失败在“财”“色”这两个字上。特别是“嫖”,“嫖”字的古写法(异体字)是“闝”(“门”字中间一个“败”字)。只要一嫖,家风、品德、家产就败坏了,人生也就失败了。

     老年男人有一位爱护你的“拙荆”——年老色衰、目睹她那变了形的体态和满脸蜡黄的皱纹激不起性欲的结发妻子——陪伴,是“福”;而身边躺着一位内心从不关心你的死活,如花似玉、见了就想与她“来一腿”的小蜜,是“祸”。然而,人们总是祸、福分不清,总认为小妾小蜜越多越好,是威猛男人的本领和荣耀。殊不知“色乃伐性之斧”,那肉斧天天砍伐您的命根子,您却乐此不疲,自鸣得意!真是“废弃不嫌多”,直至“衰老而命坠”!

     有人或许会争辩,“我只玩,不射精,岂不两全其美吗?”——性高潮射精是一种自然现象,硬要憋住,心理和生理不统一,可能对整个生殖系统造成功能性或器质性损害,久而久之,会憋出病来。更何况,“玩”的时候,不能完全做到不射精,起码损失了前列腺液(也是非常宝贵的),伤了元气,对身体的损害是无庸质疑的。

     请君读一读戒淫之书《金瓶梅》吧,书中主人翁“西门大官人”,玩了无数女人,还戴着各种希奇古怪的淫具玩,日以继夜,无休无止,一直玩到病入膏肓,奄奄一息,才幡然悔悟。弥留之际,阴茎硬如铁杵,坚挺不倒,突然怪叫一声,气绝身亡。揭开被子一看,下身流出一大滩冰冷冰冷的精液!《红楼梦》中那个“正照风月宝鉴”的贾宗祥,也是这样的枉死鬼。

    2013年,韩国仁荷大学的科学家研究了一个世纪前朝鲜王朝81位被阉割的男性,发现这些太监比普通男性的寿命长。一般来说,男人平均寿命比女人短,很可能是雄性分泌荷尔蒙刺激男人精液长期损耗因而引起的;这些太监寿命较长,可能是不制造精液而减少了生命的消耗。

    佛经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之谓也!在本篇结尾处,笔者愿天下所有“性”迷途君子猛醒回头,牢记中医古籍的训诫:“保精即保命!精足人壮,精弱人病,精少人老,精尽人亡!” 请大声警戒自己:千万别中了基因的诡计!

 

     [ 1 ] 古代铜钱中间有个方孔,因此“孔方兄”成为金钱的代称。

 

原创 /陈沅森    2013512 626修改, 加拿大 蒙特利尔(11000字)

(本文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114280101bhwj.html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