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社会工作分析
全文检索
社会工作分析
性方面的社会服务工作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2年07月30日
来源:2003

这里主要是指针对社会一般公众的、与性有关的、服务性质的工作。在我国,它目前还分散在许多专业的或行政的领域之中,在国际上也尚未形成专有门类。但其原则与方法还是有规律可循的,而且与性社会学紧密相联。

 

1.性教育可能是我国最迫切需要的社会服务。

从对象上划分,它应该包括儿童、青春期少年、成年未婚者、夫妻和老年人,应该是终身的性教育。从内容上看,不仅应该有性的生理知识,还应该有性的心理知识(性指向、性偏爱、性交往、性体验方式等等)和社会知识(性的社会规范、实况、问题以及性文化等等)。在当前急速变动的社会中,性别教育也显得日益重要和迫切。它应该告诉人们,性别是如何在生物、心理和社会三个层次上形成的,帮助人们适应甚至选择自己的性别角色,理解异性世界及其变化,进而协调两大性别集团之间的关系。

我国一般的看法是:性教育的内容必须服从于它的对象,例如对儿童直到未婚成人都不可以讲解性交与避孕的具体方法。抽象地讲,这个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具体地来看却有两个现实问题:

1.在个体差异、群体差异、城乡差异和地域差异都在不断扩大的今天,任何一种全国统一的标准还有多少意义呢?

2.在传媒(包括私下的和非法的)高速增长的今天,性教育所不讲的,人们就无从知道吗?

这两个问题反映出,我国目前性教育的指导思想还是沿着两条思维轨迹在发展:

一是只考虑官方应该教育人们什么,却很少去了解人们已经知道些什么,还想知道些什么。结果性教育至今仍未能成为抗衡“黄潮”的中坚力量;性科学仍未能成为指导人们性实践的第一要素。

二是只按照行政条块和行政手段来管理性教育,不知道如何调动和利用民间活力并与之协调。结果性教育似乎成了上级派的任务,而不是人们自发的需求,而且令出多门,交叉缠绕,却又没有人真的最终负责。

从根本上说,这是对性教育的目标与功能的不够理解。许多人把它当作针对青少年性行为或其他性的社会问题的预防针或灭火器。可惜,国际上开展性教育60年来,并没有阻止那些现象的增长,因为它们有着更深刻更复杂的相关因素和作用机制。性教育首先应该是为了个体在其性实践中更健康更美满,因为只有由这样的个体所组成的社会,才会在性方面更协调地运行,性的社会难题才能最终解决于其中。

从社会服务角度开展的性教育,就是逐步实现这一最终目标的最佳方式之一。我国在这方面已迈出一大步。从80年代中期起,我国所出现的几乎所有性教育展览、图书或音像制品、研讨与进修、常设机构等等,都是民间个人行为或者社团行为的产物,甚至一些大中学校里的正规性教育课程,也主要是个人主创的结果。政府行为大多局限于正规中学的、仅限于课堂的青春期教育中,对民间活力的协调也常常是以首长个人行为来体现的。在目前历史阶段,社会服务式的性教育还必须沿用这种活动方式。

 

2.与性有关的咨询类工作是我国已经起步并大有前途的性的社会服务之二。

它主要包括6方面的工作:

(1)解答人们提出的一般的性问题。它实质上是一对一的性教育,因此前面关于性教育的论述都适用于它。

(2)调解人们在性方面的或者归根结底是由于性问题引起的各种人际关系方面的矛盾与冲突。这项工作一般是分散在居委会的、工青妇的或单位的日常工作中,但在不断发展的社区建设中,完全可以与婚姻、家庭、优生优育、家庭教育等项工作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建立相应的组织形式。

(3)主要针对个体性心理的辅导、劝慰和转诊工作。它是专业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前期准备工作,既不可掉以轻心或拒人门外,也不应超越专业范围去治病救人。

(4)协调本社区内或管理范围内不同群体在性方面的利益冲突。由于现在人们对许多涉性现象的看法和需求越来越不一致,如果本社区内出现卖淫或色情品,事情可能还好办;但是如果出现某些不违法但很奇特的现象,例如公开亲昵、过多裸露肉体、播放性色彩的音乐、传播或议论性的口头文学(包括桃色新闻等)、推销性用品或性病药物、甚至开设合法的性医疗机构等等,各群体的利益要求就可能出现不同程度的冲突。性方面的社会工作者既不能依据自己的价值观来行事,也不能混淆法律、治安管理条例和道德准则这三者间的区别,必须按照社会工作的基本原则来妥善协调这类矛盾。

(5)恰当地参与性方面的医学的和心理学的预防与治疗工作。国际上的许多种性治疗都非常重视社会工作者的参与,因为他们最了解患者所处的性环境和性的社会存在的背景,还因为国际上已经很少有人再把性治疗仅仅看作是医学事务了。

(6)在特定情况下,社会工作者应该辅导各种性方面的亚文化群体去建设群体内的自治与自制,还应该尽可能公正地向他们提供社会保护和保障,或者帮他们去争取应得的东西。

一般来说,前三项工作在我国已经起步,后三项则尚未受到社会的重视,甚至还没有列入社会工作者自己的计划。不过,社会需求(而不是行政需求)的日益显化与强化,肯定会把它们很快提上日程的。

 

(改写自2003年《应用社会学》第10章《性社会学研究及其应用》)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