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社会工作分析
全文检索
社会工作分析
我所知道的中国NGO
作者:林博  时间:2012年08月28日
来源:2010年5月
 

我的经历比较有限,生活时间也不过22年又8个月。古代算是成年人,现代社会还算半大孩子。这个文,不算什么说理文,也没有任何研究的味道——我自己的研究主题并不是NGO。仅仅是我自己作为一个人所听到、看到、感受到的一些事情,稍微总结整理之后,形成的文字。不严谨不全面,不过比较真实。我个人的经历不算复杂,接触的NGO大致是性教育组织和艾滋病感染者组织。以下所有内容都根据我所了解这两类NGO来写。其他领域的NGO目前也正在蓬勃发展,具体情况我不熟悉,斗胆根据现有的大环境,来加以延伸。仅此而已,如有错误,强烈欢迎批评指正,不胜感激。

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非政府组织,有时候和non-profitable organization非营利组织是同义词。两者着重点不太一样,前者强调组织的政治身份,后者强调公益性。无论如何,选择从事NGO即是选择从事政治——我简陋的理解——政治就是分钱(当然社会资源不仅仅是钱,说钱比较直接而已。社会管理所能做的就是社会资源的分配。)从事政治并非就是进政府,当然在中国大陆就只能进政府——什么时候听说过哪个非政府的个人或者组织能够参与社会管理分配社会资源?这个观点,我觉得是理解NGO的关键点,抓住这个,似乎什么都清楚了。

根据我自己的理解,大致把我所知道的NGO分为几类。

一是官办NGO,即政府色彩浓重、甚至直接控制的NGO。常以协会、联合会的面目出现。

二是民办NGO,即应该是最纯正NGO,无官方背景,纯粹是民间自发形成的,又可以称为草根组织。

三是洋办NGO,即不带官方政府色彩、发源于外国的组织在中国的分支机构或者扶持的中国NGO。资金多来源于外国基金会或者捐助,主管大部分是洋人。

一类根本就不是NGO,而是政府力量的延伸。其好处大概是资金充足(财政拨款,国际合作项目),风险极小(政府直接或者间接管理),所做工作,要么是上级安排的,要么是自己想做而上级也批准的——更多是前者,要不多么折腾?缺点是要进去非常难,好多是退休政府官员及其家人的容身处。工作特点跟政府差不多。
二类草根,在当前中国大陆的管理体制下位置非常尴尬——民政部门极少能够通过NGO的注册,许多草根就是黑户,就是非法组织。更多的所谓NGO,常常被迫以商业公司的名义注册,行NGO之实,却要背负营利企业的各种义务——比如高税负。如果不能以正式组织注册,则NGO在开展工作,争取捐款资助上困难重重,甚至寸步难行。常见的另一个方法是挂靠在某些一类或者三类旗下,成为半官方的组织,赢得喘息的机会。
三类是稍微高端一点的,起码资金来源比较稳定和充足(相比二类的),同时挂个洋人的名字,从技术和能力上会看起来比较高级,现实也大多如此,如果不考虑他们对中国认识浅薄片面的话。注册上来说,比二类简单,但仍然非常困难——跟当年传教士在中国的待遇有类似的地方。

NGO的前景何在?结合中国的现状,政府和大商人(其实分不太开这两类人)联合垄断政治,留给NGO这样的社会自发力量的空间几乎没有,大概就剩下查缺补漏——主要是政府不愿意干的,至于政府干不好的,基本来一个杀一个或者压一个——NGO的悲情和给人留下的公益片面印象大概就这么来的,虽然大部分确实是公益,但绝不仅仅是公益,单纯的公益而不参与政治有点像是重复无用劳动——一个恶的资源分配体系下,不改变体系,只改变个人,作用甚微。我觉得,公益有大小之分,从事小公益未必是好事——至少掩盖了缓和了恶系统的恶作用,使其得以继续合理存在。不过话又说回来,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说到底是个人价值取向的不同,个人选择,无需过分评判。
我自己的感觉,如果恶的体系不改变,做NGO有什么意思?而有人认为,虽然暂时如此,但是通过NGO日复一日的工作和进步,说不定哪天能自下而上的改变这个恶体系——我持悲观态度,当然我很希望我的想法是错的。

当前的恶状况是,一类NGO占据了大部分的NGO资源(财政、捐款),而所干的事情,是从上往下高屋建瓴(成语应该没用错吧~我是文盲)似的各种工程——有没有效果我不敢妄自评论,只不过至少和NGO的初衷是反着的——应当是代表某一群利益人群或者集团的利益,应该是自下而上的发声和行动。自上而下,变形、桎梏如此之多,类似于施舍而不是自己争取,这绝非NGO的精神。我这么认为。
二类NGO作为理所当然的精神代表,却处处碰壁——我无意过分偏占哪一边——资金、人员的缺乏,管理的混乱,为有限资源明争暗斗,整个圈子里,各路军阀占山为王。专业人士、专业技能和法制意识观念的淡薄(呃,应该说这个国家大多数人都很淡薄,他们也没有特别淡薄),使得高效、规范的管理在这个圈子有点像天方夜谭——如此之下,大概也只能做点小小公益了——他们很可能根本没有大公益的想法,也许正是这个阶段下的必然情况吧。不过值得高兴的是,我看到了有的人已经有了大公益的尝试。
三类NGO势单力薄,处处受制,兴许还有点洋人的傲慢与偏见,大概能量和作用有限——对中国社会的不了解,使得洋人常常好心办坏事——当然也办了许多好事,对于这种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也有人说是基督教人道主义下的人文情怀,表示赞赏,未必赞同。

随便说说NGO里的人。

一般来说,工资不太高(基金会除外)、出差比较多、工作强度大、常常一身灰土,如果是项目制的组织(现在大多是这样),那么还有一个不稳定。选择这样一份工作,大概就是选择这样的生活,面对上述的种种矛盾。当然可以不想那么多,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做点小公益,也不错的。至少自己的人生是满足的。坚持、服务的想法,也许是最珍贵也是最需要的吧。光鲜亮丽和道德高调,不是这个行业所能给的。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