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专业研究
全文检索
专业研究
两腿之外的老年之性——关于老年性研究的综述与反思
作者:周柯含(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  时间:2016年08月21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老年之性在中国

一直以来,“性”都以一个敏感话题的身份穿梭在舆论之中,人们对此讳莫如深的态度使性文化明显区别于其他的文化类型。而性本身包含的议题也有主流和非主流之分,即使是同一种性现象,也会因人群的不同而被贴上褒贬不一的标签。在中国,将老年人和性联系在一起,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陌生的想象,社会所划出的“性的年龄线”严重束缚了人们的思想,对多元的性行为产生了强大的社会压抑。事实上,老年人的性生活并不如人们想象中那么贫乏,潘绥铭基于2000年——2010年的三次全国性调查,指出虽然性交频率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递减,但中国人的性活跃期(每月至少一次)在21世纪中延长了[[1]],现在55-61岁的老人中,有53%的人仍然可以保持每个月一次及以上的性生活[[2]]。虽然现实并未印证老年无性的说法,但人们对老年之性的消极想象根深蒂固。所谓“中年异被,老年异床”,激情与欲望随年龄的增长而褪去被视为自然而然的现象。这一方面是由于大多数人对老年人没有性能力的说法深信不疑,另一方面,传统文化对老年之性的负面评价也弱化了“老”和“性”之间的联结。一些发生在年轻人身上是增添情趣的行为,一旦换成老年人,就会让其扣上“老不正经”、“为老不尊”的帽子。这与性本身遭受的污名密切相关,而人们对老年人“安分守己”的期待又进一步丑化了老年之性的形象。

另一种对老年性生活的排斥是出于健康的考虑,尤其是针对老年男性。禁欲保精可延年益寿的说法在民间流传已久,“男子六十闭房何?所以辅衰也,故重性命也”[[3]],《白虎通义》中对老年男性终止房事的主张,即体现出性与长寿的对立。三国时期魏国的文学家应璩也曾作诗写道:“昔有行道人,陌上见三叟。年各百余岁,相与锄禾莠。住车问三叟:‘何以得此寿?’上叟前致辞:‘室内妪貌丑。’中叟前置辞:‘量腹节所受。’下叟前致辞:‘夜卧不覆首。’要哉三叟言,所以得长久。”诗中讨论了三位老人的长寿秘诀,其中第一位老人“室内妪貌丑”的回答,与“老婆长得丑,活到九十九”的俚语如出一辙,都隐射出性有碍于长寿的观点。

然而,老年无性的谬误在当下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遭到了挑战。一方面,HIV感染者中老年人口比例的上升在公共卫生领域引起热议,老年嫖客成为研究者重点考察的对象[[4]][[5]][[6]][[7]][[8]],而当老年人买性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时,老年人有性需求的事实也逐渐为人们所重视。另一方面,法学界和媒体对老年人性犯罪的讨论,同样从侧面表现出老年人对性的渴望,因此,公众在指责这些违法行为之余,也开始呼吁对老年人性问题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对老年HIV感染者的研究,还是对老年人性犯罪现象的讨论,都是展现老年之性消极的一面。换言之,老年无性之说的破解是以暴露老年人的性问题为代价的,这种牺牲所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在为老年之性正名的过程中,又掀起了一轮新的污名化。事实上,老年人的性生活绝不局限于上述两个领域,但国内的相关研究相对较少,我将集中对国外的文献进行梳理和分析。

多维度的老年性研究

对老年人性生活的质疑并非中国文化特有的产物,在西方的文化语境中,“性”同样会因为年龄的牵扯而招来骂名,“the dirty old man”的标签便表现出对老年之性的讽刺和歧视。尽管国内的相关文献屈指可数,但国外围绕老年之性的研究已相当丰富,早期最受关注的话题即是打破主流文化对老年人性生活的禁锢。

阿尔弗雷德·C.金赛(KinseyAC.)一直被视为性研究中社会调查学派的代表人物,其在1948年出版的《金赛报告》中,通过对12660岁以上的男性进行有关性功能和性行为的调查,发现尽管调查对象性释放的频率在剧减,但并非完全丧失了性活动的能力,甚至有少数老年人依旧维持着活跃的性生活。[[9]]年龄并不是阻碍性生活进行的充要条件,这一观点在大量针对老年人性欲望和性行为的数据调查中得到了证实[[10]][[11]][[12]][[13]]。这些文献挑战了两种对老年之性的误读:一是老年人无性,其引申义是老年人既没有性需求,也没有满足性需求的能力;二是有性生活或向往性生活的老年人是性异类的一员,其潜台词可理解为——“性”是年轻人的专属特权。通过揭示老年人性生活的真实面貌来清除这两种污名,成为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老年性学研究的主旋律。当老年人有性生活是普遍且正常的观点成为学术共识后,有关老年之性的研究便逐步展现出更多元的维度和更丰富的层次。

对老年人性生活的问卷调查,一方面证明了老年人具有发生性行为的需求和能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老年性生活的困境所在。在后续研究中,对这些困境的关注主要体现在医疗护理和社会工作两个领域。

在医学方面,提升老年人性生活质量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通过药物来减轻性交过程中的生理不适,另一种则是加强对医务人员的管理和培训。对后者的强调源于1980年以前的相关研究多以疗养院中的老人或工作人员为调查对象[[14]],当医务人员自身对老年之性心存芥蒂,或是对老年人的性生活了解甚微时,就会使服务效果大打折扣。因此,消除歧视、确认需求、汲取知识就成为医疗服务的必修课[[15]][[16]][[17]]

对社工的希冀除了体现在对老年人性行为和性需求的关注,还包括对老年人性态度的重视。Charles B. White利用ASKAS量表(The Aging Sexuality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Scale)对福利机构的老人进行调查,建立了“态度——知识——行为——关系”的因果链条,表明性态度在其整体的性生活中发挥着基础且核心的作用[[18]]。遗憾的是,不少老年人对性的态度并不乐观,老年之性所蒙受的污名不仅来自于年轻人的错误想象,也受到老年人自我否定的影响。许多老年人会克制自己的性欲望和性幻想,并因自己的性需求萌生罪恶感和羞耻感[[19]],而这种消极态度和被动的性表达之间形成了恶性循环,从而降低了老年人性生活整体的活跃度[[20]]。因此,社工的职责之一就是帮助老年人坦然地面对自己的性需求,树立正确的性意识,并通过性知识的摄取来提高性生活的满意度[[21]]

显然,医疗服务和社会工作对老年之性的讨论是出于解决问题的目的,与之对应的另一种思路则将焦点置于对差异性的解释之上。

“性”本身是一个涉猎广泛的议题,在探讨不同的老年人或老年群体的性差异时,话题基本围绕性的理解和性的表达来展开。具体而言,包括对性的欲望、想象、态度、知识、行为、满意度、意义解读等方面,而基于不同的视角,学者所讨论的性差异各有侧重,我将从生命历程和性别两个维度来进行归纳。

(一)生命历程中的老年之性

事实上,当我们把老年人作为一个整体研究其性生活时,就是在把老年人的性与年轻人的性进行区隔和对比,作为生命历程的末端,“老”给“性”带来了怎样的变化,成为研究老年之性的一大主题。

那么,“老”究竟意味着什么?在生理上,“老”意味着性功能的衰退,男性面临着欲望降低、勃起困难、体力不支等问题,女性则易受到阴道干涩、性交疼痛、难以达到高潮的困扰。此外,疾病也对老年人的性生活造成了威胁,服用一些有损于性功能的药物成为延续生命的必然选择。这些生理上的弱点为性交频率随年龄增长而降低的现象提供了解释[[22]][[23]][[24]]。但另一方面,身体的老化也为老年人性态度和性表达的转变创造了契机。在性交受到生理条件限制的情况下,许多老年人对性的追求由生理快感转移到心理满足,亲密感上升为性生活的核心,这为“性”超越性交的身体,塑造自身的主体性创造了可能[[25]]。在性的表达上,他们也通过发展别的亲密行为来代替直接的性交,如亲吻、拥抱、抚摸等。需要强调的是,这些转变在老年人眼中并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相反,他们对性生活乃至整体生活的满意度因此而加分[[26]][[27]][[28]]

除了身体条件的制约,社会文化的压力也影响了老年人对性的解读和表达。在与医学研究进行对话的过程中,涌现出了大量数据来证明年龄并不会直接作用于性行为的发生率,正常的身体老化并不会造成性欲的降低或性趣的淡化,阻碍老年人展开性生活的主要原因是由社会文化带来的压力[[29]][[30]][[31]][[32]]ButlerLewis在其早期研究中,将大众对老年之性的消极态度归纳为以下五点:(1)老年人没有性欲望;(2)即使老年人有性冲动,他们也不具备性交能力,;(3)老年人脆弱的身体容易使他们在性关系中受伤;(4)老年人因身体缺少吸引力而没有性欲望;(5)老年人的性是反常且可耻的[[33]]。这种刻板印象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年轻人对老年之性的消极态度,其后果是在老年人与性之间建立起某种不正当的关联,并由此束缚了老年人对性的理解和表达[[34]][[35]]

简言之,性在老年阶段展现出与中青年时期不同的特征,从生理变化和社会文化的角度来解读这些特征时,老年人性生活中的“尴尬”便凸显了出来。一方面,性功能的衰退确实给直接的性交造成了困难,这在表面上符合大众对老年之性的想象;但另一方面,老年人的性生活并不局限于传统的性交,他们对性的多重理解与多元表达并不为公众所知,这便为破解迷思设立了难以逾越的关卡。

(二)性别中的老年之性

老年人拥有开展性生活的需求和能力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在对性的理解和表达上也表现出一些共同点,但这并不能抹杀老年之性内部的差异,在解释这些差异时,性别往往成为最重要的分析视角。无论是对男性老年人和女性老年人的比较研究,还是对其中一个性别群体的独立研究,都折射出在老年之性的议题上,学者对性别这一变量的关注。通过分析两个群体的生理变化、伴侣关系及其所处的文化语境,我们可以明晰其在理解性和表达性上的异同。

1.生理变化

生理条件是影响老年男性性欲望和性行为的重要原因。根据性态度与性行为的全球调查(The Global Study of Sexual Attitudes and Behaviors ,简称GSSAB),身体状况、社会/情绪和伴侣关系均是性问题的来源,其中,由衰老带来的生理变化会更多地影响男性的性生活[[36]]。在多数研究中,男性的生理老化主要指向性功能的退化,尤其是阳痿的出现。一项对香港老年男性性行为的调查显示,多数老年男性的性行为并不活跃,在性表达相对积极的人中,大部分都面临着一定程度的勃起功能障碍[[37]]

与男性渐进的衰老过程不同,女性的身体会经历一个标志性的事件——绝经,这成为学者讨论老年女性生理特征的焦点。绝经的出现不仅意味着女性生殖功能的终结,也被视为其老化过程中的重要节点,由此,探究绝经后女性性生活的面貌成为不少学者的选题方向[[38]][[39]]。另一种研究思路是基于比较的视角,其核心议题是绝经给女性的性带来了怎样的改变,具体而言,是比较女性性生活中的某一面向在绝经前后的不同,以及绝经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这些差异的形成。性功能在绝经后会迅速退化是许多女性恐惧绝经的缘由,但是,Nancy E. Avis通过对3302名女性的追踪调查发现,绝经并不会直接对性交频率、身体愉悦和伴侣关系的满意度产生影响,而是通过与其他因素的结合才发挥作用[[40]]。女性自己在谈论绝经给其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时,也更多地强调社会层面和文化层面的问题,而非生理方面的困扰[[41]]。总之,绝经、衰老和性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因果连结,一方面,绝经的影响力会受个人和社会对衰老的态度所限[[42]],另一方面,性生活的改变并不一定都是由绝经或衰老造成的,人际因素的作用同样不能忽视[[43]]

此外,对绝经现象本身的探讨是相关研究的另一主题,学者从不同的角度讨论了女性如何看待和感受绝经的过程。与年轻女性相比,经历了绝经的女性对待绝经的态度要更加积极乐观,她们并没有把绝经看成一种痛苦的体验[[44]][[45]],但是,在医学或文化的语境下,女性受到他人(如医生,家人等)对绝经态度的影响,会不自觉地对跳入社会对绝经的消极想象中。另一种视角是以身体为出发点,探究绝经与生理、心理、文化的联结如何在女性的身体上得到具象的呈现。Christine Stephens以主观和客观、社会和个人作为分析维度,将女性的绝经体验分别贴上本能的(visceral)、经验的(experiential)、规范的(normative)、实际的(pragmatic)四种类型标签,以此来体现对女性的具象描写以及文化在绝经体验中的嵌入性。[[46]]

2.伴侣关系

伴侣关系对老年人性生活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女性身上,不少学者将是否有性伴侣视为老年女性性生活质量的决定性因素。相比起生理条件的制约,缺少伴侣更容易降低老年女性的性活跃度,丧偶或离婚是导致这种结果的直接原因[[47]][[48]],这不仅是因为性交对象的缺场,更是由于关系本身对老年女性的重要性。John D. DeLamaterMorgan Sill 在对老年人性欲望的调查中发现,对多数女性而言,性欲望产生于关系之中,因此,缺少伴侣的老年女性对性表现出较为消极的态度[[49]]。另一方面,在拥有伴侣的情况下,伴侣之间的亲密感同样具有极大的影响力,老年女性对伴侣关系的满意度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其对性生活的满意[[50]][[51]]

3.文化语境

在社会文化层面,主流价值观对两性的不同评价标准,给男性老年人和女性老年人的性生活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压力。具体而言,男性的性表达更容易得到公众的认可和接受,即便是老年男性,其对性愉悦的追求也比老年女性更具备正当性[[52]]。相较于老年女性,老年男性在访谈中更乐于讲述自己的性生活,并表示会同他人谈论相关话题[[53]][[54]],这反映出性知识的传递和性感受的交流在男性群体中有更好的实现空间。

对老年女性来说,其性生活所受的文化束缚更加明显。虽然生殖和性之间的纽带日渐宽松,但女性在性关系中依旧位于从属地位。MDaly在其研究中指出,东方女性受制于满足男性性需求的角色,因此在失去生育能力后,即使缺少性趣或愉悦,也依然保持着规律的性生活。但是,Daly的研究完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经历了性解放思潮的洗礼后,女性承受的性压抑有所缓解。因此,在后期的研究中,有学者强调了女性在性关系中的角色转变,即使其接受的价值评判标准依然与男性不同,但束缚的减少在女性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性生活的重心由取悦他人转移到自我满足,这对于老年女性而言具有深刻的意义[[55]][[56]]

老年性研究的缺失

既有文献虽然涵盖了老年之性中的多个议题,但仍然存在一些遗漏和曲解,我将从以下三方面展开论述。

(一)身体老化

身体与性的密切联系使其成为研究性的切入点之一,年轻健康的身体往往被视为开展性生活的重要保障,由此,身体的老化就不可避免地阻碍了性的实践。老年无性的观念不仅扎根于人们的想象,也在医学的话语体系中得到了支持和强化。既有文献在质疑身体老化对性的消极影响上作了很多努力,我们可以从有关老年人性行为和性观念的调查中看到这种挑战,但是,在与医学研究对话的过程中,却少有文献对这套话语的形成机制进行分析。事实上,生理机能退化的表征及其对性的影响力并不完全为科学所解释,社会文化对医学话语的建构发挥着不容小觑的作用,“老”的界线、“性”的消逝,都在社会文化的参与下被界定和解读,而这部分研究的缺失是对身体老化讨论不足的表现之一。

此外,老化的身体在既有文献中多以负面的形象出现,对性功能衰退的讨论占据了大量篇幅,阳痿和绝经成为最受关注的老化现象。这种消极的呈现方式不仅有一叶障目之嫌,更重要的是,它阻碍了人们对老化身体的正面想象。衰老之所以成为一个令人生畏的话题,正是因为其积极意义鲜被提及和挖掘。我们如何正面地看待和想象老化的身体,如何在衰老中保持甚至塑造身体的美感与性感,是身体老化议题中的又一缺失。

(二)sexuality的视角

既有文献往往在sex的框架下来研究老年之性,其结果是对主流性交方式的过分强调。事实上,用性交来指代性行为,用性行为的发生频率来指代性生活的活跃程度,是性研究中常见的逻辑链条,而这种逻辑的弊端在老年之性的研究中尤为明显。一方面,在老年人完成阴茎插入阴道的行为已有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强调性交在性行为中的绝对地位,是忽视老年人性行为多元性的表现;另一方面,我认为对频率的过度重视也并不妥当,很难说高频单一的性生活就比低频多样的性生活要更加活跃。

在肯定性交频率是衡量性生活是否活跃的决定性因素的前提下,与之相应的性欲强度、性趣浓度、高潮频率等,也成为考察老年人性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不少研究者似乎尝试着将这些指标统合到一个评分体系中,在一一测定后给老年人的性生活打一个最终的分数。我并不否认这些指标能够反映出老年之性的不同面向,但必须指出的是,这些面向并不能够指代老年人性生活的全部,有太多的可能性被排除在这个框架之外,只有在一个更包容的视角下,才能真正扩展老年之性的外延,探究其丰富多元的内涵。

简言之,打破sex框架的束缚,融入sexuality的视角,是探究老年人丰富的性想象和多元的性实践的必然选择。

(三)老年人的主体性

既有文献往往在主流性的笼罩下完成对老年之性的讨论,主流的性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了人们对老年之性的想象,而研究者为了凸显老年之性的特征,便选择将其与主流的性作对比。这样的方式存在一个潜在的弊端,即比较的面向是由主流的性的特征所决定的,至于主流中没有被强调的部分,在讨论老年之性的时候就很容易被忽视。因此,正如Sandberg所说,老年人的性在与“成功的”(successful)和“年轻的”(youthful)性的比较中被塑造起来[[57]]。这种基于比较的呈现有利于我们理解老年性与主流性的不同,但是却也屏蔽了来自老年群体更深层的声音。

当我们发现性交频率随年龄的增长有所降低时,是否考虑过性交对于老年人的意义究竟多大?性交困难是会阻碍性生活的开展,还是会成为丰富性表达的契机?当我们关注老年人性欲望的强烈程度时,老年人自己对性欲望的理解是否与我们的想象一致?对性的渴望是指向性交、高潮,还是包裹了意料之外的含义?许多信手拈来的结果,实际上都并不饱满,在主体性缺失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实现立体的叙事和意义的解读。

总结与讨论

对老年之性的消极想象普遍存在,但在不同的文化语境中,这种想象遭到了不同程度和不同角度的挑战。国内对老年之性的研究相对缺乏,公共卫生和法学领域均以间接的方式、负面的角度来抨击老年无性的说法,相较之下,国外的相关研究更加成熟和丰富,不仅涉及了社会学、医学、社会工作等领域,同时也展现出多元的分析维度,其中,对老年性生活的整体探索和老年性的两性差异是最受关注的话题。

然而,多维的老年性研究仍然存在许多不足。首先,身体老化的负面性在很大程度上加重了老年之性所蒙受的污名,但既有文献不仅缺少对身体老化生理性和社会性的综合讨论,同时也尚未表现出探索其积极意义的立场。其次,sex的框架使老年之性被狭隘化和模板化地呈现,在主流性的牵引下探究老年人的性生活,会抹杀sexuality中的许多可能。最后,老年人的发声空间尚且不足,这不仅会导致老年之性内容的残缺,也会造成我们对老年性的某些误读。

因此,在弥补缺失、重塑形象的过程中,我们既要避免忽视文化/心理因素的唯生物论,也要警惕无视身体而一味强调社会文化建构作用的论调。人们在衰老的过程中会切实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但却不完全根据这些变化来解读“老”的含义。生物和社会并非割裂对立的关系,相反,二者在交织互动的过程中共同影响了人们对老化的感知、理解和想象,并进而推动了老年人对性的多元理解和多重表达。

基于对既有文献的分析归纳,我认为可以将身体作为切入点,以主体视角探究老年人对性的理解和实践。研究问题的层次可以具体分为:

身体老化对老年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如何感受、看待、想象老化的过程和老化的身体?

1、老年人如何管理老化的身体?如何在衰老的过程中保持和塑造身体的美感与性感?

2、他们对身体老化的感知、解读和想象,对身体性与美的追求,都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

3、老年人如何理解性、表达性?他们对性的看法和实践经历过哪些变化?身体的老化在其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简言之,对老年之性的进一步研究需要主体视角的融入,需要正视身体老化的含义与意义,以此为基础才能展现出老年之性丰富多层的图景。



[[1]] 潘绥铭, 黄盈盈.性之变 : 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3.

[[2]] 潘绥铭, 今日老人.更年轻[O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d47e5a0102v27z.htm2014/10/04

[[3]] 参见白虎通义·嫁娶

[[4]] 高良敏, 陈黎跃, 蔡英等.云南省玉溪市1995-2011年老年 HIV/AIDS 流行特征[J].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 2013, 27(2): 163-165.

[[5]] 李桀, 陈曦, 覃碧云等.老年 HIV 感染者感染 HIV 相关危险因素调查[J].实用预防医学, 2010 (2): 227-229.

[[6]] 李燕, 梁颖茹, 秦发举等.广州市1995-200850岁及以上 HIV/AIDS 病例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0 (10): 1057-1058.

[[7]] 王玉, 周楚, 吴兴华等.广西50岁及以上嫖客HIV感染现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ISTIC, 2014, 18(3).

[[8]] 武培丽, 王玉, 冯献湘等.≥ 50岁嫖客不安全商业性行为的定性调查[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4 (010): 745-747.

[[9]] 阿尔弗雷德·C.金赛.金赛性学报告[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2013.

[[10]] Butler R N, Lewis M I. Love and sex after 60[M].Harper Perennial, 1988.

[[11]] Masters W H, Johnson V E. Human sexual response[J].Boston: Little, Brown & Co, 1966, 185.

[[12]] Pfeiffer E, Verwoerdt A, Wang H S. Sexual behavior in aged men and women: I. Observations on 254 community volunteers[J].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1968, 19(6): 753-758.

[[13]] Rubin I. Sexual life after sixty[M].Basic Books, 1965.

[[14]] Story M D.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about the sexuality of older adults among retirement home residents[J].Educational Gerontology: An International Quarterly, 1989, 15(5): 515-526.

[[15]] Kay B, Neelley J N. Sexuality and the aging: A review of current literature[J].Sexuality and Disability, 1982, 5(1): 38-46.

[[16]] Mahieu L, Van Elssen K, Gastmans C. Nurses’ perceptions of sexuality in institutionalized elderly: A literature review[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studies, 2011, 48(9): 1140-1154.

[[17]] Walker B L, Ephross P H.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toward sexuality of a group of elderly[J].Journal of Gerontological Social Work, 1999, 31(1-2): 85-107.

[[18]] White C B. Sexual interest, attitudes, knowledge, and sexual history in relation to sexual behavior in the institutionalized aged[J].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982, 11(1): 11-21.

[[19]] Burnside, I. Sexuality and the aging [J].Medical Arts and Science, 1973, 27(3):13–27.

[[20]] Kaas M J. Sexual expression of the elderly in nursing homes[J].The Gerontologist, 1978, 18(4): 372-378.

[[21]] Walker B L, Ephross P H.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toward sexuality of a group of elderly[J].Journal of Gerontological Social Work, 1999, 31(1-2): 85-107.

[[22]] Heiman J R, Long J S, Smith S N, et al. Sexual satisfaction and relationship happiness in midlife and older couples in five countries[J].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11, 40(4): 741-753.

[[23]] Howard J R, O'Neill S, Travers C. Factors affecting sexuality in older Australian women: sexual interest, sexual arousal, relationships and sexual distress in older Australian women[J].Climacteric, 2006, 9(5): 355-367.

[[24]] Martin C E. Factors affecting sexual functioning in 60–79-year-old married males[J].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1981, 10(5): 399-420.

[[25]] Sandberg L. Just feeling a naked body close to you: Men, sexuality and intimacy in later life[J].Sexualities, 2013, 16(3-4): 261-282.

[[26]] Malatesta V J. Sexual problems, women and aging: an overview[J].Journal of women & aging, 2007, 19(1-2): 139-154.

[[27]] McCarthy B, Farr E, McDonald D. Couple sexuality after 60[J].Journal of Family Psychotherapy, 2013, 24(1): 38-47.

[[28]] Sparks M. An exploration of the meaning of sexuality in the lives of adults aged 60 years and older[M].ProQuest, 2008.

[[29]] Kellett J M. Sexuality of the elderly[J].Sexual and marital therapy, 1991, 6(2): 147-155.

[[30]] Kontula O, Haavio-Mannila E. The impact of aging on human sexual activity and sexual desire[J].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09, 46(1): 46-56.

[[31]] Roughan P A, Kaiser F E, Morley J E. Sexuality and the older woman[J].Clinics in geriatric medicine, 1993, 9(1): 87-106.

[[32]] Tiefer L.A new view of women's sexual problems: Why new Why now[J].2001.

[[33]] Butler R N, Lewis M I. Aging & mental health: Positive psychosocial approaches[M].CV Mosby, 1973.

[[34]] Burnside, I. Sexuality and the aging [J].Medical Arts and Science, 1973, 27(3):13–27.

[[35]] Busse E W. Aging research: A review and critique[J].Aging: The process and the people, 1978.

[[36]] Laumann E O, Nicolosi A, Glasser D B, et al. Sexual problems among women and men aged 40–80 y: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identified in the Global Study of Sexual Attitudes and Behavior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 2005, 17(1): 39-57.

[[37]] Wong S Y S, Leung J C S, Woo J. Sexual activity, erectile dysfunction and their correlates among 1,566 older Chinese men in Southern China[J].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2009, 6(1): 74-80.

[[38]] Mishra G, Kuh D. Sexual functioning throughout menopause: the perceptions of women in a British cohort[J].Menopause, 2006, 13(6): 880-890.

[[39]] WoloskiWruble A C, Oliel Y, Leefsma M, et al. Sexual activities, sexual and life satisfaction, and successful aging in women[J].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2010, 7(7): 2401-2410.

[[40]] Avis N E, Brockwell S, Randolph Jr J F, et al. Longitudinal changes in sexual functioning as women transition through menopause: Results from the Study of Women’s Health Across the Nation (SWAN)[J].Menopause (New York, NY), 2009, 16(3): 442.

[[41]] Winterich J A, Umberson D. How women experience menopause: the importance of social context[J].Journal of Women & Aging, 1999, 11(4): 57-73.

[[42]] Hobson K G. The effects of aging on sexuality[J].Health & social work, 1984, 9(1): 25-35.

[[43]] Hinchliff S, Gott M, Ingleton C. Sex, Menopause and Social Context A Qualitative Study with Heterosexual Women[J].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 2010, 15(5): 724-733.

[[44]] Cate M A, Corbin D E. Age differences in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toward menopause[J].Journal of Women & Aging, 1992, 4(2): 33-46.

[[45]] Neugarten B L, Wood V, Kraines R J, et al. Women’s attitudes toward the menopause[J].Human Development, 1963, 6(3): 140-151.

[[46]] Stephens C. Women's experience at the time of menopause: Accounting for biological, cultural and psychological embodiment[J].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 2001, 6(6): 651-663.

[[47]] Goh V H H, Tain C F, Tong Y Y, et al. Sex and aging in the city: Singapore[J].The Aging Male, 2004, 7(3): 219-226.

[[48]] Huang A J, Subak L L, Thom D H, et al. Sexual function and aging in racially and ethnically diverse women[J].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2009, 57(8): 1362-1368.

[[49]] DeLamater J D, Sill M. Sexual desire in later life[J].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05, 42(2): 138-149.

[[50]] Heiman J R, Long J S, Smith S N, et al. Sexual satisfaction and relationship happiness in midlife and older couples in five countries[J].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11, 40(4): 741-753.

[[51]] Steinke E E.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of older adults about sexuality in ageing: a comparison of two studies[J].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 1994, 19(3): 477-485.

[[52]] Freixas A, Luque B, Reina A. Sexuality in Older Spanish Women: Voices and Reflections[J].Journal of women & aging, 2015, 27(1): 35-58.

[[53]] Moore K L. Sexuality and sense of self in later life: Japanese men’s and women’s reflections on sex and aging[J].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gerontology, 2010, 25(2): 149-163.

[[54]] Yan E, Wu A M S, Ho P, et al. Older Chinese men and women's experiences and understanding of sexuality[J].Culture, health & sexuality, 2011, 13(9): 983-999.

[[55]] Adams C G, Turner B F. Reported change in sexuality from young adulthood to old age[J].Journal of Sex Research, 1985, 21(2): 126-141.

[[56]] Sparks M. An exploration of the meaning of sexuality in the lives of adults aged 60 years and older[M].ProQuest, 2008.

[[57]] Sandberg L. Just feeling a naked body close to you: Men, sexuality and intimacy in later life[J].Sexualities, 2013, 16(3-4): 261-282.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