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恳谈会与日常活动
本栏目发刊词:老年之性,被谁遗弃了?
作者:潘绥铭  时间:2014年09月25日
来源:本研究所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于2014917-18日,在宜昌举办了《老年知性》恳谈会(第一波)。为了准备这个恳谈会,我上网查找文献;结果在收集最广的中国知网的《中国期刊全文库》中,居然仅仅查到4篇文章,其中还有一篇是文学评论!

第一篇文章是1992年的《现实生活中的中老年性压抑》,第二篇是1995年的《中老年的性心理、性伦理》。从此往后,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关于老年之性的文章,居然一篇都没有!

直到2011年,在《农家之友》这样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刊物上,才发表了《老年性爱:三原则》这样一篇600字的短文。然后,又过了3年,到2014年快要过去的时候,新的文章仍然没有出现!

这个社会怎么啦?人人都知道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白发浪潮已经席卷城乡;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来关注老年人的性问题呢?

这个国家怎么啦?从中南海到居委会,层层都设立了老年工作的机构,再加上什么老龄委、干休所、老年活动中心等等五花八门的单位,但是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来谈谈老年人的性问题呢?

这个学术界怎么啦?在《中国知网》上,关于老年人的医学论文有一万多篇;社会科学的论文也有将近一千篇,但是为什么讨论老年之性的,哪怕非常粗浅,却只有区区4篇?难道中国的医生和学者中,就没有一个超过60岁的?就没有一个人敢于谈谈自己的性问题?

说到底,我们这些中国老年人自己又怎么啦?我们为什么不愿、不敢、不能、不屑于说出自己的性问题?难道我们真是特殊人种,居然能够偏离“性贯穿于生命始终”这个人类规律?难道我们真是特色文化,居然可以消除“性在两耳之间,不仅在两腿之间”这个人类千万年来进化的产物?

我们老年人,如果自己不说出来,那还指望谁来理解我们、支持我们和帮助我们?

即使到了老中年(70岁以上)和老老年(80岁以上),即使真的是“万念俱寂、心如古井”,那我们也应该大声地说出来:我就是“无性”,我不再需要“性”,我渴求其他的补偿或者替代。否则,下几代人怎么可能更好地照顾我们呢?

人类的性,繁花似锦、万紫千红,具有无限的多样性。老年人也是一样。在我们第一波的《老年知性》恳谈会上,就有各种不同的呈现:既有纯生理的,也有纯精神的;既有生机勃勃的,也有心静如水的;既有旧梦重圆的,也有老树新芽的。大家都能够深切地相互理解,不仅没有阻碍交流,反而加深了友谊。但是关键是,要说出来,一定要说出来,非说出来不可!

对于一个物种来说,生命的意义仅仅在于传递基因。可是对于任何一个个体的人生来说,生命的意义却如同千年古酿,愈老愈醇;而且五彩缤纷、美不胜收。

我们老了,不管我们自己是不是还需要性,我们都刚刚开始具备足够的资格,走向“智慧的性”、“知之的性”、“感悟的性”。这,难道不是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吗?我们难道不应该抓牢最后的机会,把它传输给下几代人,为中国的性文化,抹上我们自己这一代的色彩吗?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