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符号 话语
全文检索
符号 话语
壮阳药广告中的男根焦虑分析[1]
作者:沃文芝 王进鑫 (成都工业学院四川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  时间:2014年04月30日
来源:《走向性福》下集

壮阳药广告中的男根焦虑分析[1]

沃文芝 王进鑫 (成都工业学院四川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

红楼梦中,贾母将孙子贾宝玉视为命根子,意味着孙子贾宝玉对贾母的重要性,没有了命根子贾母也活不成了。这里的命根子是象征的说法,命根子的原意指男性生殖器,生命是从命根子里发芽的。把男性生殖器说成是命根子,是因为在传统文化里很避讳直接说生殖器,需要另外一个词来表达。而命根子一词赋予了太多的文化的寓意,在传统文化中男性生殖器的地位如同命根子般重要。男人如果失去了命根子将丧失生命的意义和生存的价值,这种重要性不是显性的,不易被人们察觉和理解,却以隐性的方式存在并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命根子的重要性表现在,依照弗洛依德的理论,人的一切活动的根本动力来源于人的生物性的本能冲动,而本能冲动中最核心即是生殖本能的冲动。命根子作为男性生殖器,是男性一切活动的根源所在,是男性生命存在的生理基础和本源。性活动是男性的立命之本,命根子是男方血缘传承的基础,是延续家族血脉和人类生殖繁衍的前提,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传统文化中对男性生殖的伦理规范。林黛玉进贾府时,王熙凤说“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王熙凤虽是奉承之语,但道出了家族中外孙女地位不如嫡亲的孙女。贾母视宝玉为命根子而不是嫡亲的孙女,贾宝玉、贾迎春和林黛玉等孙子辈在贾府的中地位是有明显的性别等级秩序的,贾宝玉这个有命根子的、作为父系制度继承者是在家庭中的地位也最为尊贵;贾迎春是有命根子的男方的子嗣但自己没有命根子,地位低于宝玉但高于林黛玉——这个没有命根子的女方生下的没有命根子的女儿。围绕着命根子形成的隐性的传统性别文化及制度构建了男性气质。所谓男性气质是指,在社会文化建构下男性群体特有的性别特征和差异,社会文化形成的对男性特征的理解和规范,以及在社会文化中形成的属于男性群体特征和行为方式,表现在婚姻、文化、教育、经济、政治等领域中所扮演的角色形成的刻板印象。与男性相联系的词有诸如勇敢、事业心、竞争、野心、霸气、进取心、粗心、主动、理性、力量、坚硬、魄力、果敢等。在我国传统文化中讲阴阳调和是典型的与男性相关的“阳”、女性相关的“阴”的哲学思想,阳在上阴在下,阳为天、为日、为昼、为暑、为君、为夫、为动、为开、为热、为光、为化、为气化……阴为地、为月、为夜、为寒、为臣、为妇、为静、为合、为寒、为暗、为聚,为实体化……整体上,与男性相关的词汇在价值二元对立中处于较高等级秩序,与女性相关的则相反。另一方面,在阴阳哲学里阴/阳并非是完全意义上的对立,它们也可以合二为一,缺一不可。阴阳合起来有时也指男女生殖器或者男女交合。有意思的是,男性生殖器即叫阳具也叫阴茎。这样一种隐性的文化构建出传统文化中男性气质是在家庭中男主外女主内,社会中男尊女卑。中国的历史是男人的历史,用拉康的话说中国历史中女人不存在。封建社会中的太监之所以不被列入男人的行列,是他彻底失去了传统社会认为男人为之男人的根本——命根子。“人死依然屌朝天”是民间流传开来的一句俚语,反映了我们文化中用男根来激励男性,不如意的生活没什么可怕的,生命中最后一次还是依然可以坚挺的勃起,犹如男人的尊严和地位朝向上空。

建国初期,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要求下,与传统文化相关的一切内容被视为封建旧思想而被连根拔除,使得传统思想发生时空断裂。随着改革开放,当代西方文化的传播和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混杂着若有若无的传统阴阳哲学的影响,形成当今多元庞杂无体系的性别文化,依然强调“男主外女主内”,布尔迪厄指出:“这是劳动的性别分工,是对两性承担的活动及其地点、时间、工具的非常严格的分配;这是空间的结构,存在着男女对立,大庭广众或市场专属男人,家庭专属女人,或在家庭内部,炉火归男人,牲畜棚、水和植物归女人:这是时间的结构,劳动日、耕牛年、或生命的循环、中断的时刻是男人的,漫长的妊娠期是女人的。”[2]男女两性在家庭中的地位等级延伸到了社会性别秩序中,男性地位高于女性,与男性相联的高于与女性相联的。

随着女权运动和性科学的发展,人类对两性的性知识也越来越广为熟知。《金赛性学报告》、《海蒂性学报告》等西方性学研究著作相继问世,彻底颠覆了世人对女性的性生理反映的认识,性高潮、阴蒂、G点等词汇进入公众视野。在网络发达的今天通过各类色情视频获取女性性知识,越来越多的女性也意识到性生活不仅仅是对丈夫的义务,自己也有权利享受性生活和可以要求性生活,女性自身的性观念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一形势打破了沉默已久的女性性需求和男性掌握性话语权的格局,性别社会分属一直以来也是性的分属,主动、暴力、强硬、能干、给予专属于男人,被动、接受、等待、顺从专属于女人。当这种分属,被今天的女性意识打破时,男人不得不调整姿态维持主动的、能干的……男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具体在性活动能力、性的气质构建表现在:要求男人对性活动的主动性、能动性及掌控力,性活动时间的长度和性活动的频率评价男性能力,生殖器大小决定男性的尊严和生殖器勃起时的硬度长度来判定家庭地位,甚至以与多少个异性发生性行为论英雄。命根子既是男人的命根子,也是一个家庭乃至家族的命根子,更是男权社会的命根子。没有了命根子,也就没有了男人的尊严和地位。为了保持命根子赋予男性的意义,命根子的使命变成了满足女性的性需求。

有了这种变化,也就有了现在随处可见的壮阳药广告。壮阳药广告大体上可以分为四大类:一类是以医学或科学的名义,类似于强迫症的方式质问你达标了吗。如“据我国最新人口普查报告显示:在中国4.6亿多成年男性中,患有性功能障碍的男性有48.3%2.2亿左右人。如果性功能障碍不能及时得到有效的治疗,不仅给患者造成了危害,而且也造成夫妻性生活不和谐、不完美;同时也给患者心理和精神上造成了负担,使患者出现忧郁、自卑、紧张、恐惧等心理;甚至导致多数人不育,给家庭带来阴影,造成家庭危机。所以出现性功能障碍要及时进行治疗,越早治疗,效果越好!”[3]按上述广告的内容,接近一半的成年男性都不同程度存在着男性性功能障碍,广告还以不同方面强调性功能障碍带来的严重后果。即使您是位正常的男性,看到这样的文字很难不投射到自己身上,很难不怀疑自己是否也性功能障碍了!再比如:“男性勃起时间少于十五分钟在医学上就可以称谓早泄。在中国,男人平均勃起时间为四分钟,严重影响着中国人的性生活质量。”“如果说,一个正常男人的勃起时间为30分钟(可以使女性达到高潮性感的最短时间),那么超过92%的都市25岁男性勃起时间不到15分钟,89%30岁都市男性平均时间也不到10分钟。而40岁以上的男性,平均勃起时间甚至不到5分钟。更有87%的中年男性,将面临性瘫痪问题。”[4] 性瘫痪”,好严重的词,刺激着众多不“达标”的男性的神经!

第二类是以女性的口吻来叙述对男性生殖器的渴望与需求。随处可见诸如“让女人尖叫的秘密和绝招”的广告标题,如科普小短文《女人的心思你懂吗?》[5]文中更是赤裸裸的指导如何让女人“幸福”。下面这段直接以女人的口吻叙述:“我身体深处总是有种空空的感觉,同时心也变得空空的,我不能对他说出我的感觉,或让他知道我想让他为我变得粗一点,长一点,我真得有些厌烦了。”[6]还有以女人的需求强调男人性能力的必要性,例如:“女人能过富,能过穷,就怕男人性无能;女人不怕苦、不怕累,就怕男人蒙头睡。女人不求男人多有钱,只在乎“性福时间”有多久。” [7]再比如:“让女人性爱满足的三大标准即尺寸够长够粗、阴茎够硬够猛、抽插时间够长。”[8]

第三类是强调传统男性气质的,如下面这些广告:“女人不喊停之前,男人决不服软”、“坚挺、威猛、持久、刚硬、青春有活力”[9]“服软”、“坚挺”等一语双关,既指生殖器的勃起硬度,也暗指男性气概。“如果你拥有更大的尺寸,会给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带来超爽感觉。拥有男性最原始的征服的快感!不仅能增长你作为男人的自豪与自信,您的性能力也将会得到更大的改进。更长的阴茎能使你冲击女性深处更敏感的区域,达到你作为小男人所从未触及的神经末梢,探索令她魂牵梦绕的G点,将她送上尖叫与销魂的巅峰,她挣扎在欲仙欲死的边缘,理想的经营带给你自信和健康的心理,愉悦的心情甚至对事业也有很大帮助,乐观的态度使你朋友多多,人生美丽!”[10]这段文字表达了拥有更大的生殖器可以满足征服的欲望,更是直接把男性性能力与事业联系在一起。“能让不举的男人重新雄起,让成功的男人更硬更强!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一场塵战,男人更硬气,女人更满意。让男人重拾年轻时的火爆威猛,给予女人少女般的感叹满足”、“男人总是喜欢掌控一切,让男人三十过后仍保持二十岁的能力,让女人开怀满意,无疑特别有面子,床上满足女人,床下超越同性,炫耀之余信息十足,生活充满信心。[11]再比如“男人行不行,就看性能力[12]等。这些广告都不断地将男性气质与生殖器的大小、勃起时间及硬度挂钩,如果“不行”、“服软”……就似乎彻底失去了男人尊严、气质甚至一切。

第四类是取突出阴茎符号象征意义的药名,如“男根”、雄鹿丸、壮哥、猛虎丸、威而浪、强伟、伟哥、真汉子、男霸天、硬汉、硬度100、七寸神仙丸、雄春乐、藏威、威猛酷男、虎哥王、雄源春、巨根、助根、御喜、硕根等[13]

无论您是打开网站、电视机、报纸还是收听收音机,或者在大街小巷里的电线杆上,都有壮阳药广告。广告中第二类破天荒的从女性需求出发,承认女性的性欲望,看似是两性在性行为上的平等,实则不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对女性的性知识的认知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承认了女性的性需求,同时形成了另一种共识即能否让女性获得性高潮是男性性能力的衡量指标。所有的壮阳药广告都隐含了以下几个性规则:一是需要性活动时间足够长,二是男性生殖器需要足够大,三是男性生殖器勃起足够硬,四是让女性获得性高潮才算是男人,否则是无用的男人,几乎跟太监无异。此时,对男性生殖器的要求由过去的完成性活动(满足自身性愉悦和生殖目的)演变为满足女性的性需求,由过去的“保住了男人的命根子”变成“保住男人命根子的超强能力,才能保住男人的尊严和地位”。总之,男性对生殖器增大、性活动时间增长的需求,既不是从女性需求出发,也不是从自身性快感体验出发,而是试图在当前女性意识增强的社会环境中,继续维持男性的统治地位。为了维持男性性活动能力的立命之本,男性对于自身性能力存在严重的焦虑。

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男性生殖器比其他时期的变小了吗,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男性性活动能力在降低?还是当前男性性生活质量降低了?目前尚无研究表明男性生殖器的问题比历史中的严重,但是我们却比任何时期都更加关注男性生殖器。性以及性欲一直被视为是生命的原始驱动力,是人天生的生理本能决定的,最多被认为是跟人的身体状况有关系。而性活动能力则被赋予男性尊严的意义甚至关涉到家庭地位,因此男性也比历史中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多地关注自己的性能力,也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的压力大。很少有人把它跟人的社会属性联系在一起,这些壮阳药广告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表现出社会对男根的不满,小到一个男人为了在女人面前的面子,大点为了掌控家庭的主动权,更大点,整个社会为了保全男人的控制力,男人普遍有男根焦虑。男根的象征意义绝对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更是社会意义上的。

弗洛伊德的研究把男根拉入西方公众的视野中,他特别强调性的作用,尤其是男性生殖器的作用。弗洛伊德提出阴茎妒忌、阉割焦虑等理论,把潜意识现象描述为由阴茎欲望引起的状态,并且断言所有的力比多(性本能背后的一种潜在力量)都是出于阴茎崇拜。弗洛伊德试图用阴茎解释个人乃至全人类历史,认为人类史前的男性祖先杀死他的父亲,是因为他父亲以威胁割掉他儿子们的阴茎来实施他对部族中妇女的独占,这一理论在他后来的《图腾和禁忌》中有了进一步的阐述,解释人类文明的起源。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西方女权主义者贝蒂·弗里丹、舒拉米斯·费尔斯通等借批判弗洛伊德的阳具中心理论,把对阴茎的分析从心理学的角度转向了政治,把阴茎定性为政治压迫和性压迫的工具。克德特说,我们生活在男性的世界中,这个世界时刻都在为阴茎地位的变化而战。有关性的真正的问题是权力之争。“人们从性的角度以男人的快乐与否为标准给女人下定义。”[14]凯特·米利特认为“阴茎妒忌”是生物决定论的视角,是男性自我中心的表现。米利特在其《性政治》中抨击父权制,认为父权制是依赖于性活动中的支配地位和权力来完成的,米利特没有着重描述两性之间在生殖器官上的生理不同,而是重点谈论了在西方文化中,对这些生理差异的理解和诠释,开篇讲文学家哲学家笔下的阴茎被描写成权力、能力的象征,阴道则柔弱、虚伪、贪婪。苏珊·布朗米勒提出“阴茎即武器”,她认为强奸犯这种行为的关键不在性,而在于控制力。朱丽叶·米切尔认为生产、生殖、性及儿童社会教化是女性被压迫的四个领域。不过米切尔有别于其他女权主义者的是她同意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境是普遍存在的。拉康以阳具功效取代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恋母情结”。拉康在其《阳具的意义》一书中把阳具定义为男女两性都无法获得的、标志着完整(实际上是空无)的超验能指;然后他把“阉割”重新定义为两性进入语言世界后导致的“缺失”;另外他还把性别身份的获得解读为两性通过化装掩盖自己被阉割的事实,其中男性假装他拥有阳具,而女性则假装她就是阳具[15]。拉康认为化装成阳具后的女性成了男性欲望的导因,因此所谓的“女性”从来都只是象征秩序内由男性主导女性配合的、为了迎合男性的欲望而形成的幻想,象征秩序内的人从来都不知道真实的女性是怎样的。为此,拉康又提出了“女性的愉悦”的概念。他把“女性的愉悦”视为女性的性所独具的突破性因素,它不仅能使女性超出阳具的功效,突破阉割和语言的限制,还能使女性打破男性对于她们的幻想,进入以男性为中心的语言和知识所不能到达的“他者”的领域[16]

西方对男根的研究,不是关注男根本身,而是把它当成自己学术研究的载体和工具,女权主义的研究尤为明显,完全是把男根视为女性被压迫的根源。国内针对男根,零星有对生殖崇拜的叙述和阴阳哲学,不像西方形成严密的逻辑体系。

本文中的男根焦虑是指当前社会环境下,为了维持男性的尊严和社会统治地位,无形中形成了超出男性所能承受的生殖器大小、性活动时间长、勃起硬度的要求,最终以满足女性性需求为衡量标准的焦虑。男根焦虑的实质是对男性立命之本的逐渐丧失或者说男女地位逐渐平等产生的不安和焦虑。这种焦虑,不是某个个体的焦虑,不是针对男根本身的焦虑,不是弗洛伊德的“阴茎妒忌”、“阉割焦虑”,也不是拉康语境中的“阳具功效”,也不是阴阳哲学中的“恐阴主义[17]”,而是针对两性地位的变化不适应产生的社会性焦虑,这种焦虑更多的是表现在对男性的不满,集中表现在男根的要求上。壮阳药的广告所表现出的整个社会对男根的不满,深层原因是社会变迁下女性地位的提高,和人们对性生理学知识的知晓度上升带来的男权社会对男性社会地位的焦虑,是整个社会对失去男性统治地位的不安和焦躁。而非男性的生殖器不够威猛、性活动时间变短。潘绥铭[18]研究发现,男性的性功能障碍主要是受社会因素的影响,通过目标变量与性功能障碍做回归分析发现,社区的涉性文化、受教育的年头、当地红灯区的影响和目前总体健康状况与男性性功能障碍显著相关,认为男性的性功能障碍其实主要是社会意义上的困难,女性则不那么明显。性功能障碍在社会意义上的困难,性别差异的背后是社会对两性性活动能力上的要求有所不同,男性对性问题更容易产生焦虑。

关于焦虑的研究,大致可分为三个方面:一是从人格特征的角度探讨个体焦虑,二是用焦虑解释社会现象[19],三是身体社会学领域中,对身体的焦虑,当然从广义上讲这属于第二类的范畴。存在主义哲学家索伦·克尔凯郭尔是较早关注焦虑的学者之一,他指出焦虑是人面临自由选择时所必然存在的心理体验,焦虑的产生与人的自我意识的形成和发展有关[20]。再后来弗洛伊德提出焦虑的信号理论,他把焦虑跟力比多联系起来,认为焦虑是不能发泄的性冲动的反应,自我把它理解为危险的、有害的或者是不愉快的信号。卡伦·霍妮认为,焦虑产生的直接原因是人际关系的失调,卡伦·霍妮、弗罗姆等人相比较更重视个人赖以生存的环境、文化和社会等因素。存在主义心理学家罗洛·梅把焦虑分为正常焦虑和神经病焦虑[21]客观性焦虑是对环境中真实危险的反应,神经症性焦虑是把危险的信息理解超出的正常的范围产生的结果。马斯洛则从人的需求层次来谈论焦虑,认为当人的基本需要不能得到满足时,会造成心理上的威胁,从而产生焦虑。社会学习理论学派从行为主义的角度入手,认为焦虑是通过学习获得的反应,认知焦虑理论的自我差异理论是情绪与自我评价间关系,社会支持理论则认为社会支持扮演着社会焦虑等不良情绪缓冲器的角色,这已得到大量实证研究的证实[22]。国内有学者对转型期社会焦虑现象的特征和自身发展规律进行了深入研究,刚开始人们可能只是普遍存在着某些不安的心理倾向,如果不能及时被消除遏制,有可能会引起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影响感染,出现社会性的焦虑。夏学栾[23]认为社会焦虑是相对剥夺产生的,跟别人比较后产生焦虑,并从个体焦虑、群体焦虑、组织焦虑和制度焦虑四个层面对转型期的社会焦虑进行了详细分析。郝宇青、张弓[24]提出社会焦虑的类型中存在价值性焦虑,因价值冲突导致焦虑。还有学者指出,当前社会环境的急剧变化产生带给人的不稳定感和未知感,对社会转型和市场经济的不适应直接导致社会焦虑。华红琴、翁定军认为,社会焦虑在社会学的研究中,有效地解释了社会现象,揭示了社会焦虑同社会现象之间的关系,但社会焦虑在上述研究中大多是作为“中间概念”使用,并对焦虑的来源试图做社会结构性的分析[25]。对于社会焦虑的来源大部分学者都归纳为社会转型时期急剧变化的社会环境,带给社会成员不稳定感,未知的因素带来心理上的不安。整体上,社会焦虑是社会成员不适应社会变迁下引发的社会文化冲突,产生焦虑感。

本文关心的是,在男女两性地位发生巨大变化的背景下,社会成员对此产生的不适感。在女性前所未有的参与家庭、经济、社会、政治等各个领域,实现自我价值和创造社会价值。很多女性进入原本是男性优势的领域,逐步打破男性中心的格局。壮阳药广告反映出的男根焦虑实质就是整个社会对两性地位变化的不适,这种不适即有男性对自身地位的焦虑,也有女性面对自身社会提高时需要自由选择而产生焦虑以及对社会统治地位变化产生的不安。新中国成立六十几年来,女性在教育、就业、政治和社会公共参与等方面都有提升,据“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26]”结果显示,女性教育结构、城镇单位女性社会保障状况明显改善,性别差距在缩小;女性参与政治的意识和主动性不断增强;两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日趋平等,两性家务劳动时间差距在缩小。比如受教育情况中,1864岁女性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8年,青年女性的受教育年限明显高于中老年女性。在我们原有的社会语境中,“巾帼不让须眉”是作为褒扬、歌颂新时代女性的,它能成为褒扬女性的前提是大家隐含一个共识:巾帼让须眉。巾帼让须眉是大家普遍能接受并认为是正常的,有少数巾帼能与须眉相提并论时,便歌颂和赞美巾帼;当巾帼普遍赶超须眉时,有悖于社会成员的常识,便产生焦虑。“巾帼不让须眉”的另外一个隐含的共识是:巾帼向须眉看齐是优秀,须眉向巾帼看齐是自降身价甚至自甘堕落。很少听到褒奖男性像女人,确切的说,如果哪个男人“娘们兮兮”,那一定是贬义的。如果哪个须眉如同巾帼般,必定是让人耻笑的。如前文所述,在男女二元对立中,与男性相关的象征意义处于较高的等级,高/低、理性/感性、事业/家庭、上/下、公/私、主动/被动等对应着社会中的男/女。

20122月,郑州第十八中学试行新校规,出台"阳刚男生""秀慧女生"的标准。3月,上海市教委批准市八中学开设"上海市男子高中基地实验班",声称以培养"浩然正气、乐学善思"的男生为宗旨[27]理由是为了让男孩子更像男子汉,女孩更像淑女。两校的老师都表示,越来越多的孩子“中性化”,甚至男孩不像男孩缺少阳刚之气,女孩不像女孩过于豪放粗鲁,这是“性别教育”的缺失。当计划生育产生的独生子女政策影响着父母教育子女,对女儿少了很多束缚和规矩,对儿子多了关爱和情感交流。同时家长也越来越注重子女个性的发展和认同性格多元化,女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地表现出原本认为男性气质才具有的性格特征,男童也比任何时候都多地表现出原本认为女性气质才具有的性格特征。人们由此推出当前阴盛阳衰的结论,孙云晓等在《拯救男孩》[28]的书中讲到男孩如何在应试教育中全面败落的事实,作者在否定应试教育的同时,从生物决定论的角度在给男孩“失败”寻找借口做合理解释,女孩优秀也只是因为女孩更擅长应付当前应试教育的考试罢了。

没有哪个研究表明男孩比以往糟糕,也没有研究表明现在的男孩比以往的应试教育培养出的男孩差。之所以会喊出“拯救男孩”的口号,并且有如此广泛的市场,是男孩没有以往那样处处比女孩优秀,甚至还自降身价表现出女性化的气质。前文提到的,夏学栾认为社会焦虑是相对剥夺产生的,体现在两性中就是男女之间横向的比较,结果是男性不如以往那样占据优势,从而产生男根焦虑。如同社会对男根的不满一般,也没有哪个研究表明男性的性生活质量降低,也没有哪个研究表明男性生殖器变小,也没有哪个研究表明男性性活动时间变短。传统的社会中,女性的性是为男人存在的。现在女性的性终于浮出历史的地表,与女性的性相比较下,男性的性主动权在降低,女性的性主动权在上升,男根焦虑正是在这种相对升降的互动中产生的。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认为,“存在”指的是人的存在,不是物的存在。“物”只能“有”,而不能“存在”。男根作为人身体的一部分,是物还是人的一部分,这是个问题。男根作为性活动的主体时是男人的一部分,体现了男人的意志;作为身体的一部分时是人意识中的“物”。借用索绪尔的“能指”和“所指”的概念,“能指”指语言的声音形象,“所指”指语言所反映的事物的概念。反映了语言符号的任意性和能指的线条性特征。在社会意识中也存在男根的“能指”和“所指”,男根的“能指”指男根本身,作为人身体一部分的物,“所指”指反映在人们头脑中的概念和形象,是人意识中的物。男根的概念是存在于人的意识中的,是客观真实存在的。巴特尔认为能指与所指的关系是任意的、存在多种可能性的,男根的“能指”与“所指”也是任意的和存在多种可能性的,这之间的关系是某种社会文化下社会成员约定俗成的。当前社会普遍存在着男根的象征意义,是在我们特有的传统文化下建构出的约定俗成的要求。这种要求超出了男根本身的生理意义,赋予了社会和文化的意义,同时使男根承受了它本身所不能承受的压力。带着这些沉重的社会意识枷锁,作为人则失去了享受本真性爱美好,性爱变成了完成社会建构下性意识的需求。为了适应新时代两性地位的变化,继续维持男性的性主动权,用这种所谓的"医学"来不断暗示社会成员的性是不健康不幸福不快乐。但是人的性生活如何应由其主体自己去感受,只要双方彼此感到幸福快乐即可。而不是依靠“科学”的时间长短、生殖器大小。为了享受美好的性福生活,应还原性及男根的本真存在。萨特认为人的存在先于人的本质,男根作为人身体的一部分,其“能指”先于“所指”。海德格尔认为:现象学即意味着让事物自己说明自己的企图。他说:“只有我们不去企图把事物硬塞进我们为其制造的观念的框框中去时,它才能向我们显现自己。[29]依据海德格尔的观点,我们不能依靠人们头脑中的象征意义认识作为“物”的男根,而是顺其自然,让它展示出它自己究竟是什么。对于性和男根的本真还原也同样适用于男人和女人,人类本身。



[1] 基金项目:文本系四川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课题《中国本土化的男性气质研究》的成果之一,项目编号为:XXJYB1320

[2](法)皮埃尔·布尔迪厄著,刘晖译,《男性统治》,深圳,海天出版社,2002:8.

[4]http://www.58ji.net/a/a/?200=5000

[5]方刚,《男性研究与男性运动》,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119.

[6]方刚,男性研究与男性运动[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119.

[7]http://www.09stherb.com/?from=wy_s_a1_right_wzl_01_0403?0&medium=cpm&ad_source=3q&flag=1

[8]http://www.09stherb.com/?from=wy_s_a1_right_wzl_01_0403?0&medium=cpm&ad_source=3q&flag=1

[9]http://www.58ji.net/a/a/?200=5000

[10]http://www.58ji.net/a/a/?200=5000

[11]http://www.58ji.net/a/a/?200=5000

[12]http://www.09stherb.com/?from=wy_s_a1_right_wzl_01_0403?0&medium=cpm&ad_source=3q&flag=1

[13]方刚,男性研究与男性运动[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117.

[14]弗里德曼著,天津中心译,《男根文化史:我行我素》,北京,华龄出版社2003243.

[15]刘岩,邱小轻,詹俊峰编著,《《女性身份研究读本》,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77.

[16]同上。

[17]“恐阴主义”解释详见潘绥铭,《《中国性革命纵论》,台湾高雄,万有出版社,200655.

[18]同上。

[19]华红琴,翁定军,“社会地位、生活境遇与焦虑,《社会》,2013331):136-160.

[20]克尔凯哥尔,《恐惧的概念》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27转引自唐海波,邝春霞,“焦虑理论研究综述”,《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917(2):176-177.

[21]同上。

[22]王丽萍,“中国转型期社会焦虑问题的研究现状及展望”,《理论学刊》,2011,212(10)74-77.

[23]夏学栾,“当前社会焦虑N种表现”,《人民论坛》,20133)下:20-21.

[24]郝宇青,张弓齐,“当下中国社会焦虑的类型探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3,28(1):31-37.

[25]华红琴,翁定军,“社会地位、生活境遇与焦虑,《社会》,2013,331):136-160.

[26]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课题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妇女研究论丛》,20111086):5-15.

[28]孙云晓李文道赵霞著,《拯救男孩》,北京,作家出版社2010.

[29](美)威廉·巴雷特,《非理性的人》,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211,转引自薛添宝,“艺术与真理——海德格尔艺术思想研究”,《魅力中国》,2010(17)253.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