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讨论记录
全文检索
讨论记录
讨论“乌合之众”
作者:张X  时间:2012年08月06日
来源:6 Mar 2011
 

张X  你好

这本书我没有读过,但是你说的情况与你的分析应该是对的。

可是也要考虑到互联网的特点:1,匿名。2,不必负责,3,不与真人面对;4,不必认真思考

所以我对一切网上风波是否能够反映社会实况,一直持保留态度。绝大多数情况下,风波都是情绪渲泄而已。

在现实生活中,尤其是涉及到切身利益的时候,人们的行为很可能是不同的。

 

潘老师
 


Date: Sun, 6 Mar 2011 16:57:50 +0800
Subject:
最近一些想法

 

尊敬的潘老师:

 

    新学期第一次给潘老师写邮件,心里很愉悦,因为又有空闲时间能向长者请教问题。

 

    我开学以来在读勒庞的《乌合之众》,不是很理解,恰巧就在人大里发生了一个小小的风波。社会与人口学院的冯XX师姐因为把自己去人民日报面试时使用的简历和回答问题时的情况贴在网络上,受到了一部分人大同学的“关注”,大多数用“虚伪”,“不懂新闻”,“party的走狗”等批判她。我看了冯师姐写的东西,并没有觉得特别假。只是注意到开头介绍个人经历时她个人成绩特别突出。

 

    我想,这可能和“富二代”撞死人,“我爸是李刚”特别受人关注有些类似。即批判冯师姐的同学在潜意识里存在对拥有好成绩的人的不理性仇视(同时他/她们自己往往并不在这个群体里),因而这一部分人会死抠日志中一些不那么好的部分进行全面攻击。因为大多数人总是处在“精英”群体之外,因而处于批判者的群体数量不少,结果就是网络上一时批判之声四起。

 

    每个人都有复杂矛盾的多面,比如就拿人大学生来说,他/她在声援苏紫紫时可以相信她纯粹为了艺术而不是因私利炒作,但在面对冯师姐时他/她又因为自己在学校里获得的不够多而怀着怨恨去做网络暴民。其实我很清楚自己也会表现出类似的情况。(十分斗胆地问一句:潘老师可能在年轻的时候也会有吧……)

 

    为什么大家在做了一回“暴民”之后不会反思而是选择淡忘,为什么我们读了那么多书却不能以一个具有进步意识的公民的姿态立身于世慢慢影响身边每一个构成社会的人,为什么社会大多数人表现出“乌合之众”的特点而非在一次次革命之后成长起来,勒庞的观点或许有一定道理吧。

 

    前段日子清华学堂失火一事,有清华人和一般网民互相争论。有一清华同学就说,难道他们好好学习建设祖国就是为了给你们这帮刁民,愚昧之人谋福利?清华人就应该为大多数思想落后的中国人贡献一生?其实那位清华同学忽略了一个事实:他本身或许就来自他所面对的刁民群体(即使他不是但他的父辈祖辈一定是,并在文化上或多或少地把他所厌恶的“刁民”习性遗传给他,使他带有此类成分),但他的话暗示把自己和其他非清华的“愚民”区分开,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所谓“精英”看待其他人,难道不是旧社会地主阶级对待农民的方式的延续吗?

 

    所以我觉得无论是愚民也好,还是精英也好,哪怕是在这里自以为很冷静分析这些现象的我也好,都不过是处于同一高度范围,只不过不同方面有的好些,但始终存在需要足以使自己谦卑和谨小慎微不足之处。

 

    那么请问潘老师,“乌合之众”是一个比较恰当的对社会的形容吗?如果是,那么它是不随历史,主导思想潮流,执政力量,生产力水平等因素变化而改变的社会本质属性吗?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