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您的位置:首页>>策略与方法
全文检索
策略与方法
从安置机构青少年的性探索反思性教育的介入策略
作者:林宛瑾(高雄市性健康协会,树德科技大学通识教育学院)  时间:2016年08月21日
来源:《沟通与汇聚——第五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性”在安置机构内的秘密

安置机构依据其大小、收容物件和照顾方式的不同而有许多不同的类型,依据儿童及少年福利机构设置标准,安置及教养机构应该以满足安置物件发展需求及增强其家庭功能为原则,并提供生活照顾、心理及行为照顾、就学及课业辅导、卫生保健、卫教指导及性别教育、休闲活动辅导、就业辅导、亲职教育与返家准备、自立生活养成及返家准备、追踪辅导及其他必要服务。[[1]]但和一般家庭或寄养家庭最大的不同,在于安置机构并非一个照顾的私领域,她们比较像是一个由一群专业工作人员和院生组成的集体宿舍,成员组成比起寄养家庭来说复杂许多。机构提供院生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的生活照顾、休闲活动和相关辅导业务,提供直接照顾和教导养育的机构[[2]]。一般而言,会进入机构安置,通常根据不同机构的性质,如家庭暴力、家庭虐待或家内性侵、家庭失功能(无人照顾)等原因。机构内的青少年安置一定是同性安置,安置期间就像校外住宿一样,但是这个宿舍是保密的,学校老师也不能透露学生的安置情形。青少年彼此除了上下课、打工之外,就是集体住在宿舍内,在同性相处的过程中,自然也容易衍生感情和同性间的爱抚行为或性行为,而性行为可能是合意性行为,也可能是非自愿性行为。

目前台湾高雄市有一所国家直属的卫生福利部南区儿童之家,五间公办民营[[3]]的安置机构,十一间私立机构,包括育幼院、关爱之家、中途之家、教养安置中心等,依其功能安置不同年龄层的儿童与青少年个案。儿童及少年福利法施行细则第十条规定:安置儿童及少年,应依序下列优先级:一、安置于合适之亲属家庭;二、安置于已登记合格之寄养家庭;三、收容于经核准立案之儿童及少年安置及教养机构;四、收容于其他安置机构。[[4]]然而由于家庭型态的变迁,合格的寄养家庭不足,以及有些儿童少年本身伴随一些行为问题,使得其亲属家庭或寄养家庭无法满足个案的需求,以致机构安置仍是台湾儿童少年保护工作的重要处遇方式。[[5]]机构对儿童和青少年则是另一个家,但由于私立机构或公办(设)民营委托社会福利基金会所经营的机构,实际的运作可能牵涉到经营者是否为一般财团法人或宗教财团法人,其价值观皆会影响机构内的儿童和青少年,尤其是面对青少年的性行为与性别交往关系。而当机构收容对象包含不同性议题的个案,例如性侵害或骚扰、性交易,机构内通常会一视同仁为了避免案件重复发生,或被害人变成加害人,会采取较严厉的规范。若是宗教财团法人所辖的机构,面对青少年同性恋或同性间的探索行为也采取禁令。因此在机构内,青少年男女的性教育团体,会在性侵害案件发生后,才进行团体辅导,以及针对加害人或被害人的个别辅导。但是团体辅导的功用及目的,以及对于机构内青少年的性探索事件处遇,将是影响青少年重大的关键。

青春期的儿童和青少年原本就容易对彼此的身体产生好奇,同房、同住的青少年,无论是同性或异性的青少年,皆有可能发生性或亲密行为。“性侵害加害人”或“性侵害被害人”的标签,在现行体制内可以视为成人帮青少年男女贴下的标签,除了探讨“合意”与“非自愿”行为衍生的效应之外,机构内的性行为加上权力控制、物质交换等因素的影响,儿童和青少年了解大人对待性的态度若是“反性”的,“性的探索将变成一件只能背地做,但不能说的事。”[[6]]

机构工作者在管理儿少性议题的立场,机构当中长期留置也就容易由于受害的经验而变成加害者,而如何有效的处遇协助这些兼具受害加害行为的儿少个案,即是“难服务”(hard-to-serve)与“难安置”(hard-to-place)的儿少,成为儿少安置机构经营的一大考验[[7]];在政府的观点,评鉴各机构如何处理机构内性侵害事件则是更大的考验,高雄市政府在201455日的儿童及少年福利与权益保障促进会中,由社会局提出加强安置机构工作人员对于处理性议题的专业能力[[8]]

一、儿少安置机构内之“性”议题复杂度较高,机构内工作人员对于“性”事件之处理方式与本身性观点及态度有关,建议训练课程应加强机构内工作人员性别教育、性别人权、性别意识。

二、有鉴于安置机构内儿少之安置差异性大,儿童及少年对性开放态度不一、身体界线模糊、性别概念模糊,且性侵害及性游戏难以定义,加害者与被害者亦不明确,且“性侵害”的问题亦和机构内权力流动及互动生态有关,故机构工作人员亦须具备性别视野,故相关训练计划建议采工作坊或团体方式进行。

前述纪录提及“儿童及少年对性开放态度不一、身体界线模糊、性别概念模糊,且性侵害及性游戏难以定义”,在合意和非自愿当中的模糊地带,让多数机构工作者无法以健康正向的态度面对青少年的性欲。

本文将以笔者20153月至6月间进入青少男安置机构和青少女安置机构带领性教育团体,两个机构收容对象为12-18岁的青少年和青少女(单一性别安置机构),从青少年和青少女在团体内的互动与讨论,反思机构青少年性教育团体的介入策略。

机构青少年性教育的介入观点

Britzman1998)指出性教育的模式可区分为两大类:(一)关于青少年的生理发展或心理发展的理论;(二)将青春期视为社会建构的,性被视为视一种关系,不只是生物或身分认同的问题。性教育和青少年的理论长期被“风险(risk)”的概念所占据[[9]],例如AIDS或霸凌现象,青春期到底需不需要这个标签,性教育踩入了危险的语言里,包括危险团体、危险行为、危险人口,心理学对于青春期应有的人格发展,就是社会看待正常青少年的论点,所有偏离轨道的都被视为危险或偏差。心理分析学家Sandler & Winnicott认为,“冒险”(taking risks)可以是一种体验活着的方式,即便这个冒险让一个人陷入危险之中。作者认为青春期需要被重新检视,也可以视为被创造的一种叙说,人类的发展理论是可能会随着环境而改变的。Casemore, Sandlos,& Gilbert2011)认为性教育危若累卵的工作,正是对于爱、失落的转译、重新赋予意义、建构有说服力的叙事方式。而对于成人的挑战就在于,成人必须包容青春期的定义被重新构造,对于意义的缺席、移位和迁移,了解青少年冒险的行为只是发展阶段的一个症状,如Winnicott1986)所称的“不成熟(immaturity)”。

对于青少年彼此的性探索,正是在这种“不成熟”的阶段,青少年身体间的触摸或性行为,须细致地区辨合意和非自愿性,而两者的区辨往往在于成年人是否承认青少年有“性自主权”,每个国家看待青少年发生性行为的年龄各有规范,台湾青少年的性自主年龄在16岁,14岁以下为强制性交罪,也就代表无论合意或非自愿,都是强制性交。在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规范内,系指触犯刑法的乘机性交猥亵罪、利用权势性交或猥亵罪、强制性交罪、强制猥亵罪等罪,刑法221条规定强制性交罪:“对于男女以强暴、胁迫、恐吓、催眠术或其他违反意愿之方法而为性交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中又区分为猥亵和侵害,若接触身体但没有进入性器官,则称之为猥亵。对于14岁以下的男女为性交是加重强制性交罪。

站在风险预防的观点,青少年为什么要冒险获得他们的性快感?在林月琴(2009)针对机构内性侵害加害者的经验探究提及青少年的“主观感受”,其中一名受访青少年和机构内的学姐有发生过性行为,他描述“有人说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就一直接二连三下去,算还蛮多次的,一个月大概2-3次,一直到进法庭,没有到两年,一年半左右,三、四个就是他们四个固定的,我是真的很好奇才叫弟弟来帮我”[[10]],受访青少年指的帮我亦即帮他口交。他描述和女生发生性行为之后的快感和开心:“每次做完之后,那时候的我是觉得说就是很爽,那一种快感出来”,“当天结束后,回到小家,超开心的,就是看到女生的整个身体,亲眼看到,还有摸到,除了碰触之外,开心的就是她喜欢我,我喜欢她”,之后这名青少年以同样的方式对待院内的小弟弟,并且给予零用钱避免他们说出去。在性侵害事件过后,青少年接受机构的处罚,还有性教育课程的教导,性教育课程就是一次让机构内的成员一起上课。

洪文慧(2013)分析机构内性侵少年的处遇,评估具有性侵倾向的青少年,必须在离院前进行三阶段的处遇。(一)挑战儿少所接受的处遇计划是否有用。(二)了解孩子在离院之后在性侵议题及性侵欲望引起时,如何有内在控制机制。(三)即在离院之后,需让少年有支持团体。[[11]]根据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规定,防治课程包括[[12]]

一、两性性器官构造与功能。
二、安全性行为与自我保护性知识。
三、性别平等之教育。
四、正确性心理之建立。
五、对他人性自由之尊重。
六、性侵害犯罪之认识。
七、性侵害危机之处理。
八、性侵害防范之技巧。
九、其他与性侵害有关之教育。

当自慰和性幻想也被视之为性欲的出口,机构内对于色情品、色情影片都有严格的规定,仅为了避免青少男因为色情品引发性欲。林月琴(2009)归纳三名受访青少年的质性访谈,青少年每一次性经验不见得都是非自愿的,但是可能在被害(被迫发生性行为)之后,开始了解了性是什么,或了解自己的性需求、敏感带,接下来就会开始和其他成员发生性的接触。例如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和性幻想,除了自慰之外也找他人协助,而做出性侵害的行为,方式包括玩弄性器官、打手枪、口交、性交。

青少年受到“性启蒙”之后,对其他青少年做的行为,是否能解释为“受害人成为加害人”,这中间的连结值得我们重新思考。于是青少年彼此间扩散开来的性行为,便容易被塑造为“机构内集体的性侵害”。同样地,机构工作者对事件的态度、立场和情绪,将会影响青少年们如何解读自己的性互动与探索行为。机构对于性教育团体的介入策略仍着重在同性间的身体界线、如何自我保护与克制性冲动,在机构内没有机会让青少年学习以健康正向的态度面对性欲。

安置机构青少年男女团体内的性探索

基于两个机构分别在2014底和2015年初发生孩子彼此发生性行为,而进入性侵害通报系统,在处理常式之中,两个机构的孩子必须集体接受性教育团体辅导。团体次数分别为少男团体在三月至四月间共带领三次,少女团体在四月到六月之间共带领八次。少男团体的加害者和成员发生性交行为,团体开始时已经离园,但机构担心团体内的男生会模仿加害者的行为;少女团体的加害者对三名女生隔着内裤抚摸下体,团体开始时,三名被抚摸的少女结案离园,留下一名知情的少女和这名“加害少女”留在团体内。

这两个机构分别为公营机构和公设民营机构,少男机构为公营机构,少女安置机构为宗教财团法人承办,两个机构在同性性行为事件发生后,对于青少年彼此的性互动,宁可采取隔离的态度,也不愿让园生有身体的接触,因此在少男团体课程当中,只要被机构人员看见成员互相躺在彼此身上,就会遭到辅导员的介入。在少女的团体课程当中,机构在发生少女间的爱抚行为事件之后,即下令让少女不准触碰彼此的身体,包括头发、脸、手都在禁止之列。

以下将两个团体课程内的性探索与互动分析如下:

(一)青少男的同性互动

在青少男团体里,总共8名,年龄为12岁至17岁。在这个团体,有一名气质较为阴柔的成员,被机构人员认为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男性的受害者,但当时机构内的性侵事件为合意的性行为,该名性侵的青少年当时结案未参与团体,团体内也没有受性侵的个案,团体为预防教育性质。

第一次谈论同性好友和异性好友之间的差别时,同性间好朋友的定义,少男写下:有义气、彼此相挺等答案,并进一步讨论同性好朋友之间的感情和性行为:

[[13]]询问同性之间是否能有性行为,有性行为是否代表有感情或是同性恋?M5表示同性之间有性行为,不一定是有感情。(2015/03/22第一次团体纪录)

第二次团体介绍男女生理特征时,少男之间对彼此的身体产生好奇,在团体间提出并造成彼此的扭打:M1M2为女生,导致M2很生气用拳头搥打M1,L询问为什么觉得M2像女生?其回答因为说话的方式很温柔、像女生,此时M3冲上白板画画,团体内仅有另一名成员说M2像男生。M3在白板上画出M2的乳头,因为有一次打球完很热,他脱掉上衣,因为乳晕很大,觉得他的乳头长得像女生。(2015/03/28第二次团体纪录)

在第二次团体中,有两个成员的互动较为亲密,引起辅导员走过教室时,发现一人躺在一人的脚上,辅导员因此和主任报备,希望让其中一人离开团体,因此中断团体,直接在团体内希望讨论:

M2M6在团体中、后期坐在隔壁,很认真发问,M2随性躺在M6的前方,头往后方靠就是M6的胯下部位,两人边玩边听。成员对于男性的性器官尺寸、长短等问题感兴趣,M4询问有的人阴茎是30公分真的有可能吗?L请成员在白板上用磁铁尺画下他们觉得正常的尺寸,并加以说明。

2M6在团体内的亲密互动,主要是M2躺在M6的身上玩乐,躺在胯下的部位,后者和前者以游戏的方式,用下半身的力量碰撞前者的上半身。当时辅导员一度介入团体,传达希望让其中一人离开团体,主管不愿意让两人有机会模仿或引发学员性欲的行为。L和辅导员短暂离开团体,在多功能教室外谈论,回到团体后,M2很敏感的询问:发生什么事?当L回答没事时,M2回答,他最讨厌人家说没事。

L向辅导员和社工表示,在团体内男生之间的行为,有些时候是真正的同性恋,有些时候是替代性欲的表达方式。当时在团体内,两人都认真听课,没有理由让他们离开团体。另一名辅导老师在团体结束后,告知M2的平时生活状况,会和机构内的男生爱抚手心或手背,或十指交扣的方式走在一起。(2015/03/28 第二次团体纪录)

在青少男的团体内,机构人员没有表现出比青少女团体更敏感或禁止的立场,禁止成员触摸身体,但成员在宿舍内发生的清晨五点窜房(离开自己的房间到别人的房间)事件,社工怀疑这两次发生在清晨,皆有可能发生性行为。M2在第一次团体谈论女生对男生的条件时M2在谈到女生对男生的条件时,显得非常激动,一开始说M1追不到某机构的女生,讨论到男生哪些特质容易吸引女生,纸条上写着温柔;此时M2说男生太温柔就容易被女生控制,他最不喜欢被女生背叛的感觉,如果女生毁了他,他就会双倍的复仇,在讨论中提及激情仇恨的字眼,如塞住嘴、如果对方要自杀,就帮对方自杀、绑住对方等等;此时M6M2看太多小说才会变成这样;M1坐在M2旁边,很认真的跟他说,如果杀了别人或帮对方自杀,会被关进去监牢;两人出言制止M2继续说下去。团体讨论是否以前曾经被女友劈腿过的经验,M2选择不回应。[[14]]

(二)青少女的同性互动

在青少女的安置机构,由于该机构为天主教背景,当时发生机构内的少女抚摸下体的事件,让机构人员神经紧绷,团体课程进行期间,已有两名接受抚摸的成员结案离园,主动抚摸的这名成员F1在团体内。

在这个案件发生之始,透过F4揭露整起事件F1表示认为自己很可笑,怎么会做这么恶心的事,当时的自己认为好玩,想要抒发突然来到安置机构的复杂心情,社工问F1是否会在生活中有出现对性的需求,F1表示这部分没有,但同意自己有对性的联想或比较容易受到刺激,F1对于这样的自己是想要改变的,但是还无法说出具体想要改变的点,社工表示接续的会谈都会陪同探讨过去经验的影响及自己想要的发展,所以不用着急当下想出结果,也鼓励案主之后在事件中的感受等,可以再与社工聊聊。(2015/01/30园生事务联系纪录)

在八次的团体课程当中,参与的成员共11名,年龄由1418岁,第一次让成员和机构社工及领导者彼此卸下心防,进行团体间的真心话不冒险活动,由成员匿名发问,让所有成员包括机构社工和领导者共同回答“是”或“否”,成员的问题如下:

l 有没有交男友?

l 跟男友住吗?

l 初吻还有吗?

l 现在有男友吗?

l 处女膜还在吗?

l 相信一见钟情吗?

l 有没有喜欢的人?

l 初恋还在吗?

l 是否是同性恋?

l 你喜欢的是同性、异性或双性?

l 有没有骂过三字经?

其中关于是否为同性恋的问题,有四人回答“是”,F4F5交头接耳,后者跟前者说自己是被迫的,F6则回答有同性好友。

在第二次团体进行成员的肢体互动时,出现了很强烈的抗拒,因为机构内规范少女不能触碰彼此的头发、手臂,连女生之间的手牵手或拥抱也是被禁止的,L邀请成员分享不愿意触碰的原因:

F7表示不喜欢被摸头,此时F2索性躺下重复说机构内不能接触的规定,接着关灯让成员两两一组,进行身体接触时,F3F8很开心、也很温暖的彼此拥抱、玩头发、脸庞,是所有成员中最投入、融入的组;F7表示因为宗教因素不能被触摸,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动作,分开躺在地上,让F5一度不想玩。

在机构督导的立场,希望领导者可以在团体内观察成员对于“禁止触摸身体”的规定,有何反应,在第二次团体内的秘密海洋活动,让全部的灯关暗,让青少女围成圈趴在大海报上,写下彼此在机构内身体规范的感觉和情绪。当时让青少女有一个宣泄的出口。最后让少女们躺在海报上,由社工用色笔描绘她们的身体外框,领导者观察当次青少女之间的互动,发现两个成员躺在海报上手牵手:

F2F3手牵手十指交扣,成员署名时,F2问L能否将海报作为天灯,放到天空上,并且在两人的身影上留下日期,她们说,今天是我们的爱情纪念日。(2015/04/27第二次团体纪录)

在团体进行期间,成员仍在机构内禁止触碰身体的规范之下,课程内她们会尽量和成员滚来滚去,尤其是像骑马一样的跨坐在对方身上,或抚摸对方的脸蛋和身体。在第六次团体里讨论的十题性爱价值观,其中有一题是否愿意和女生谈恋爱,团体中有一半的女生回答可以:

在十个题目里,关于性行为的发生年龄,一个写30岁以后,三个写结婚以后,1718岁分别有一个,写20岁的有两个,25岁的一个,一个写男生18岁、女生16岁。对于处女膜的重要性,全部都认为重要;是否愿意和女生谈恋爱,有五个说可以,五个不可以;如果不小心怀了男朋友的孩子,7个成员选择会生下来,2个回答吃避孕药,领导者澄清若已经怀孕了,吃避孕药已经无济于事。(2015/06/01第六次团体纪录)

直到第七次团体,针对女孩间的身体界线,练习明确说不的情绪和动作,

在成员两两一组演练说不的技巧时,F7以较激烈的方式向对方伸出手表示拒绝,CLF8一组,她一开始说的很模棱两可也不够坚决;F4F6以壁咚的方式进行互动,一个扮演进攻者,一个扮演被壁咚的女生;F3F9两人的肢体打闹比较明显,由F9扮演男生,但两人玩闹不休,无坚持明确的界线。后则让CLF8示范,这次张就很坚定的说No,和刚才私底下示范的态度明显不同。F2F7在旁骑在头上玩闹,和F5相互抚摸。

在本次团体,其实成员们显得很浮躁,只要有关身体触碰的活动,就容易引发大家玩在一起无法分开,因此本次活动让成员配对练习说不,成员难得有机会触碰彼此的身体,因此没有更多的自律配合进行,让大家粘在一起玩乐。

同性恋的话题在团体内并没有被禁止谈论,和机构管理的立场和态度是不同的,因此成员们在团体内可以触碰和抚摸彼此的身体,也可以表达自己对同性恋的态度。

(三)青少年记忆中的成人性行为

一般成年人通常把儿童或青少年视为一张没有经验的白纸,但事实上她们可以透过声音、表情和行为感受到进行这件事的情绪,青少女在第四次团体在制作灯座的过程中聊天,自然而然的聊到不少和性有关的问题,聊到小时候看到爸妈性行为的画面,吸引了大家的兴趣:

接着又陆续谈到看到家长嘿咻的画面,这个话题引起大家强烈的兴趣,F2F5很激动的问,为什么爸妈要在小孩旁边嘿咻啊?吵得孩子不能睡觉,F2说自己当时听到妈妈在呻吟的声音以为妈妈被欺负了,一开始她还会哭。此时F7在旁边学妈妈的呻吟声,F1附和说国小一年级的时候,弟弟才2-3岁,有一次路过爸妈的房门,看到弟弟坐在门外地上,说里面有声音,F1想把弟弟拉走,但他不想走,觉得弟弟很白痴,爸妈就在做那件事,难怪他会被赶出来。此时F4也说起她也听过爸妈嘿咻的声音。L提到因为爸妈要照顾孩子,没有办法丢下孩子到外面的旅馆去做爱,只能将孩子暂时先送在门外,当孩子还不会走路时,和爸妈睡在同一张床,就比较容易感受到爸妈在床上的律动。(2015/05/18第四次团体纪录)

(四)青少年揭露次文化流行性歌

第三次团体进行的活动中,成员在团体内开始自由的唱起不同的流行歌曲,其中一名成员提到小莫骚麦,引起多人附和:

暖身活动填写歌曲的当下,F9突然讲到小莫,F7附和小莫,L惊讶的问到,你们说的是小莫骚麦?F7F3也开始唱起,“大家好,我是小莫,我今天夜里寂寞无奈想和你做爱”,L跟着哼两句之后,F7说,你看老师也会唱!L说因为前几天在另一间学校也有听到学生提起这首歌,此时团体气氛突然转而兴奋,L问,在场没听过的举手,F10F5F6举手,F2捧着胸部说,“什么上面要温(牛奶),下面(鲍鱼)要冷藏,这些都是班上男生教的。”(2015/05/11第三次团体纪录)

在第五次团体谈论到性行为的时候,领导者正式将团体内谈过的歌曲在暖身活动时播放,让成员写下在歌曲内听到所有和性有关的字词:

大部分成员都有写道高潮、做爱、yamete(日文やめて)、棒棒、好湿等词,并和大家讨论曾在哪里听到这些字词,F1分享在自己班上的男生,经常学A片女生的呻吟声,然后就是学歌曲内听到的yamete,听了觉得很奇怪,她也反复在过程中提及听到这首歌曲觉得怪怪的。(2015/05/25第五次团体纪录)

F1亦即在案件中主动抚摸其他女生下体的成员,在第一到四次团体皆能参与其中,但第五次团体听到这首成员提出的性歌之后,就开始退缩:

在团体气氛下,F1没有重复自己对这首歌的负面感觉,在由成员自行挑选的材料里,可以看见青少女对于性议题的接受程度比领导者或机构单位想象的还要高,而F1的态度不见得是无法接受,只是隐藏自己对性的好奇和认知,通常她会选择在其他成员不注意或已经离开讨论的时候,观看前一个段落的讨论议题,也会主动上前翻阅各种图卡,她不希望自己在团体内是被注意的。(2015/06/01第六次团体纪录)

在第五次团体结束后,F1在联络簿上分享自己的心情,觉得怪怪的,机构管理者和社工转知之后,在第六次团体,让成员再度回想

由于前次团体F1曾在联络簿上分享自己的心情,亦即听小莫骚麦怪怪的,本次团体开始前,领导者请成员们回想上周听到歌曲时大家的心情,F7自作主张帮其他成员回答很爽等答案。并询问了每个成员,但F1没有主动说出感觉。F9等成员觉得还好,F10笑着回答没有怎样。领导者加以澄清这首歌曲内的字词,与一般字词的差异。

(五)性行为与性迷思

青少女团体和青少男团体的进行方式略有差异,青少女的八次团体中,前一至六次皆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让成员们自然的在团体内谈到性,例如透过制作祈愿灯座的活动询问性姿势,以及为什么女生就只能被插入:

主要的活动开始后,让大家剪下纸卡的男女人型,剪纸过程中,F7又哼起一进团体唱的歌,爸爸没有GG,妈妈变出LP”F7开始问,为什么女生不能站着尿尿?聊到男女生尿尿,她开始说小时候看到男生尿尿都是站着,就好奇自己能不能站着尿尿,结果尿得大腿都是;接着开始说起受精卵到细胞分裂、性染色体等学校学习到的性知识。F2问,为什么女生只能被男生插入?F4提到曾经看过书上有69种性姿势,想要知道那些性姿势是在做什么?(2015/05/18第三次团体纪录)

L回答女生不一定只能被插入,那只是69种性姿势当中的一种,女生也可以在男生的上方,但是需小心男生的阴茎当时是充血状态。

青少男团体由于仅有三次,第三次着重在性行为和保险套的操作,成员一拿到阴茎教具和阴道模型,便很开心的用阴茎插入阴道模型:

M4仍旧非常好动,在领导者的包包旁边翻看,期待有什么教具。当领导者拿出两种尺寸不同的阴茎教具,M4将教具抢去试玩,M7则大声喝斥他,请他乖一点,大家想要听老师上课。由于M4玩得太开心不愿意把教具还给领导者,LM4M7分别拿两支不同的教具,利用他们所知道的知识帮这个教具量出长和圆周。此时M4开始伤脑筋,M7用手圈出阴茎的圆周,将手指头张开量长度,M1直接用尺量阴茎的剖面距离。此时L领导大家回顾上一周谈的身体性征,解除成员对于长度的迷思。M3说这两支,一个像是小孩的尺寸,一个像是大人的尺寸。

进行保险套教育前,M4抢去阴茎教具插入阴道当中,LM4M3实验正确穿戴的前提下,摩擦50下会有什么后果。其次则将保险套戴至阴茎一半处,当M4玩得很开心的时候,L请成员帮忙看哪里出了错误,因为顶端气囊未将空气挤出,导致保险套在摩擦过程中破裂,此时让成员了解不正确的穿戴方式容易导致保险套破裂。(2015/04/03第三次团体纪录)

除了保险套之外,成员另询问了女生如何自慰,希望领导者用阴道模型示范:

M5L拿出教具后,发问一连串的问题,包括什么是入珠、女性如何自慰、男上女下会痛吗、以及什么是尸油M5发问的过程中,M4也插话问什么是拳交、潮吹等和A片相关的问题。L一开始以为M5所谈的是性病的一种(尖头湿疣),后经再确认才得知是当时刚上映的电影,和堕胎的胎儿有关。L一一回答成员们的问题,其中成员们谈到性姿势再度提到69等等问题,L询问发问的成员从何得知,其他成员则调侃A片看很多。(2015/04/03第三次团体纪录)

在青少女的团体内,性的话题一直是打散在各次单元当中,让女生不经意的谈起,例如在裁剪人型卡时联想到口交的话题:F7在团体内询问有无口红胶时,F2F3原本很专心的做自己的灯座,突然F2回答“口胶(交)在这里”,边将口红胶滚给F7F7接到口红胶时突然问:“口交会得口腔癌吗?因为在新闻报导曾经看到这个消息”,众人也好奇询问,L澄清若对方的体液带有性传播疾病的病毒,若口腔内有伤口才容易因此感染,澄清成员了解口交不会怀孕,也不会因此得癌症。但这种性行为须注意对方的生殖器官清洁,或者有些男生知道女生不愿意进行性交行为,会希望对方帮忙口交或自慰,女生须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2015/05/18第四次团体纪录)

在第七次团体,成员在抽器官图卡时,分别就自己抽到的图卡发问问题,其中成员问到了肛交的话题:F2询问肛门直肠壁是什么,F7补充询问男男肛交是否容易破皮,领导者回应直肠壁和阴道壁的差别,并让成员了解肛交是男性同性恋进行性行为的方式之一,但容易造成直肠壁破皮,因此必须要戴保险套。

F5F6询问了排卵期、安全期的问题,成员回应知道白带,领导者解释排卵期的生理反应,请成员在沐浴时,须学习注意自己阴道内的分泌物,是否有发出异味或搔痒,若分泌物浓稠,表示即将进入排卵期,未来若发生性行为,这段期间称为容易怀孕的危险期。三个成员在前几次课程容易形成一个小圆圈讲话,但本次非常认真聆听,关于避孕的相关常识,也谈论到验孕棒等。领导者邀请成员示范保险套的穿戴方式,F7F2互相玩吹保险套,看到有口味的保险套,他们回答那是口交需要的。F1虽然躲在团体外,但在成员提及口交是否需要戴套时,她突然说不用。(2015/06/08第七次团体)

机构青少年性教育团体方案检讨与介入策略

机构青少年的性议题极为敏感,以目前台湾机构性侵害案件的增加,引起讨论的是如何预防和处遇青少年克制自己的性冲动,因为机构青少年男女带入机构的问题包括原生家庭,可能已经带着各种创伤经验来到机构,在心理健康、教育成就、身体健康和经济条件相较于其他正常家庭是相对弱势,儿少进入机构前即饱受拒绝、充满自责、不易与心的替代照顾者产生信任或依附关系,甚至形成负向行为。因此机构在实施管理,经常以规范和控制的各种方法让青少年学习新的一套生活模式[[15]],但面临青少年男女的性欲和性冲动,机构站在方便管理的前提之下,不利于青少年的性发展。

在青少女团体进行当中,机构仍实施“禁止触摸身体”的规令,领导者提出团体内的观察纪录予机构管理者参考:

拥抱和抚摸虽然容易造成界线的模糊,或者进一步引发性冲动,但从秘密海洋的活动里,发现成员对亲密的需求是在的,少数成员因为宗教的关系可以接受规定,其他成员在活动中被允许后,就回到自己的本能。因此建议在教导尊重身体之后,能让青少年重新拥有身体自主权,也必须让她们知道,即便是同性的身体,不代表可以任意侵犯或玩弄,若两两之间是合意的,就需要了解合意的背后是否存在感情,这样的感情是否和性倾向有关,或者单纯是表达肢体的亲密欲望,因为机构单性别的局限性,导致少女们将这样的接触欲望表达在同性女生身上。关于性倾向和性欲望的讨论,会放在成员彼此愿意坦承揭露之后,再循序渐进。(2015/04/27第二次团体纪录)

另一方面,青少男安置机构的辅导员,在最后一次团体结束时,告知园生转述上课教到女生如何自慰,老师有用女性生殖器官模型解释,这名辅导员和领导者熟识,开玩笑的对领导者说:“你干嘛胡乱教他们?”领导者则自然的回答:“学生有问题,当然就要耐心的回答他们啊。”机构工作者一直很担心这名发问的少年会变成下一个郑捷,因为他的用词满是各种暴力言语。

在本次两个团体的带领与观察,方案(如附录一与附录二)根据成员们的需求调整,由于成员每天生活在一起,她们形成一股自己的文化,例如喜欢听的歌、喜欢玩的心理测验、班上同学流行的和性有关的信息,这些都可以是团体的材料。

对于青少男和青少女的团体成员,领导者的态度和价值观,是一种学习与模仿物件,例如:当和青少男团体谈论性行为时,成员发问什么是69?当下领导者反问这名同学,什么是69,这名国中男生随即向另一名高中男生耳语:“你看,老师不知道啦!”高中男生回答:“老师是在装不知道啦,她不知道怎么当老师?”当后来领导者解释69的性姿势后,成员突然恍然大悟。

在青少女团体内,少女无形中会关注领导者的穿着,例如内衣的颜色、盘腿的时候内裤是否露出来,从机构组织者对于领导者穿着浅色衣服却穿深色内衣,曾询问领导者,为何这么穿着?最后一次领导者穿着半透明的衬衫上课,两名青少女跑来用双手圈住领导者的腰,看似要量腰围,然后问领导者:“你里面没穿喔?”我回答:“有穿啊!”她们跑到背后看,“从背后看是透明的耶!”其中一次,在团体内上课甚至招呼一名少女跑到领导者的背后,说:“你看老师穿的是紫色的内裤”,另一名成员说:“我也是穿紫色耶”,然后这名少女笑着回答:“哇,那你们『撞裤』[[16]]!”反观机构主管,在团体结束时,礼貌性的询问我,为何要在浅色衣服内穿深色内衣?从此可见,在机构内的主管到辅导员,趋向样板化的性别特质,并且也不希望自己的辅导老师表现出太多让学员模仿偏离常轨的女孩气质。事实上,青少女因为住在一起,彼此间身体的开放程度是很大的,诸如穿着小可爱(露出乳沟)就来上课,或者有些女生每次团体都一定带着化妆的脸孔来上课,反而老师们并没有太多女性化的打扮。

本次团体作为探索式的课程,为了更贴近青少年的需求,团体方案并无刻意按照结构化的模式,反而更多引导少女和少男打破对于同性恋的标签,站在顺其自然的立场,不刻意禁止他们在团体内以友好的方式互动。青少女的肢体动作较多,例如拥抱彼此,抚摸彼此的身体,彼此跨骑或跨坐。无论是男生或女生的团体,都秉持着自然开放讨论所有在团体内被呈现的性议题,两者的团体次数不同,青少男通常因为实作课程或操作性的课程较能够吸引他们,因此仅安排三次,在三次内容易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形,但最后一次藉由介绍自慰器具,让男生了解自慰抒发性欲的方式。

两个团体都曾跟笔者提及,为何不能跟XX(指对方的机构)一起上课?在少女的最后一次团体,带领女孩讨论社会对于“好女孩”和“坏女孩”的标签和价值观,成员写下:“好女孩不可以裙子穿太短、穿太短的裤子、半夜12点不返家、和男生过夜、太花痴、太花心、骂脏话、喝酒、抽烟….”其中一名女孩即数了数,说自己都有过。而面对少男或少女的性欲,甚至自慰的冲动,社工曾问F1是否会在生活中有出现对性的需求,F1表示这部分没有,但同意自己有对性的联想或比较容易受到刺激,F1对于这样的自己是想要改变的,但是还无法说出具体想要改变的点,社工表示接续的会谈都会陪同探讨过去经验的影响及自己想要的发展,所以不用着急当下想出结果,也鼓励F1之后在事件中的感受等,可以再与社工聊聊。F1在团体结束后写的反馈单表示:“虽然难以克服,但还是面对了,加油!”F1在团体中后期表现出的退缩态度,一部分因为牵涉了太深入的性话题,潜意识的自己被凸显了;一部分不想在团体内表示自己了解很多,实际上,这群孩子表现出的图像并非用一顶“性侵害”的帽子扣住就可以理解的。

针对机构青少年男女的团体方案设计,身体界线的不明确,只是代表彼此的身体正在发育中,有些人较敏感,有些人较不敏感,对同一种行为,有些人觉得是正向的,有些人觉得是负向的情绪,若机构人员传达负向的情绪给青少年,她们就会加深这个印记在自己身上。

机构和一般学校教育不同之处在于替代性的家庭教育,因此机构的性教育就如同家庭的性教育,机构的社工、辅导员到主管,形同于青少年男女的爸妈和兄弟姐妹,在机构内的穿着、言行举止,甚至同床共枕的互动时间,相较于学校,有更多的机会进行性教育。

笔者在本次团体互动观察中提出下列对于机构性教育的团体介入策略:

阶段一:价值探索

(1) 建立团体共识,讨论对于好男好女和坏男坏女的标签

(2) 了解团体对于个人性行为与亲密关系的价值观

(3) 探索性别认同与性倾向:了解自己的性别特质,如何成为一个男人或女人

引导青少年男女装扮出自己认为符合男人和女人的样子,并且从各种装扮中允许不同的性别特质

(4) 性感与吸引力:家人或社会如何定义性感?性感有没有统一的标准

阶段二:认知澄清

(1) 性心理发展与生殖系统

(2) 性反应周期

(3) 避孕与安全性行为

(4) 性行为与性迷思

阶段三:表达感受

(1) 一个人的性行为:对自慰与性幻想的感受,对于观看各种色情品的感受

(2) 人际互动的性行为:对同性友好行为(亲密行为)的感受和异性友好行为(亲密行为)的感受

阶段四:行为改变

1)适应现状:接受自己是有性欲的或无性欲的,接受和性对象性欲的落差

2)性沟通练习:自己不喜欢、觉得不舒服的性行为学习如何表达拒绝,自己喜欢的性行为学习表达接受。

3)寻找合适的性对象:学习寻找和自己匹配的性物件(强迫与冲动克制)

结语

彭淑华(2006)藉由访谈机构人员,了解机构虽名为保护,但实际上却往权控的那端倾斜,包括管理手机、穿着、头发等项目。站在机构经营管理的立场,体认第一线的辅导员全日轮班守候照顾青少年是很关键的,只有机构工作者先承认青少年具有性自主权,面对性侵害案件时,才不至于无限加深恐慌,甚至担忧造成“集体性侵害”,“性侵害”是一个需要很谨慎处理的概念,在现行的通报责任下,机构管理者在评鉴制度下,采取最严格的规范面对青少年的性欲,严格的管制色情品、色情网站,更无法在机构内提供纾解青少年性欲的自慰器具、情色漫画、情色小说等。

机构工作者认为青少年“被性侵”之后,在性方面会出现较多的问题,例如出现更强烈的性需求,会和同性玩性游戏,会对异性有强烈的性冲动,有控制不了的冲动,就是想要有。性欲望和性需求原本是正向的,但若机构人员采取封闭、管控的态度,或性知识缺乏的情况下,当发现青少年自慰时,若给予严厉斥责,将造成青少年性人格的负向发展;在机构内发生合意或非自愿的性行为,以连坐法禁止同性的身体接触,更是无法弥补或教育青少年,如何分辨自己能接受的和不能接受的性行为,我们的青少年无法学习拒绝,也无法学习表达接受,因为心里害怕“被拒绝”于是产生“强迫行为”,当对方非自愿的配合成功之后,学习到可以寻找配合的物件,进而以物质或其他条件交换。机构内的青少年生活在一起、睡在一起,就和未成年阶段住宿的学生一样,他们都有权利了解满足自己身体欲望的方式,机构的工作者和经营者必须面对自己控制青少年性欲的权力,将导致青少年施加暴力与强迫行为作为反抗。当这些青少年不断的转换机构,他/她们的性欲也一直在转换中增长,成年人要面对的是,青少年的性欲不危险,也不全部都是风险,最危险的是忽略或漠视青少年性自主权的成年教育者和照顾者。

附录一、机构青少男性教育团体方案(每单元1.5小时)

序次

单元名称

团体内容

团体目标

好奇萌芽

1.暖身活动:集中注意力活动,让成员抽签分组,于海报上画圈并填上数位,两组各自比赛谁在三分钟之内找到由另一组喊出的正确数字。

2.性别特质:播放性别气质短片,带领成员讨论同性好友和异性好友之间的特质,对同性和异性的喜欢和爱有什么不同。

了解性倾向和性别特质,讨论男生的性别特质,同性吸引力和异性吸引力的异同

身体奥秘

1.课程回顾:回顾上周单元、同性和异性情侣的条件

2.身体奥秘:了解身体发展与性征,了解成员的基本观念。从色情漫画讨论性行为和性欲望。

认识男女生的性器官构造与功能,并透过色情漫画了解男女性欲望被呈现的样貌

爱爱万花筒

简介男用自慰套和女用自慰品,让成员透过试验降低对保险套的不舒服感

了解保险套的操作,以及非自愿性行为的沟通

附录二、机构青少女性教育团体方案(每单元1小时)

序次

单元名称

团体内容

团体目标

相见欢

认识彼此(真心话大冒险)

透过匿名问题以相似圈的做法,了解团体内成员的经验或想法

了解团体性质,建立机构社工和团体成员平等的位置

女孩圈:

秘密海洋

暖身活动

1.女孩圈:成员躺在九张全开的海报纸上,头朝内围成一个圈。此时让成员匿名传递在机构内觉得不太自在的规定,或者女孩间的秘密,只要一个秘密流到了出海口,就可以把它写在海报上。最后大家躺在海报上,由L和CL用彩色笔描绘她们的身体外观,成员签名。

2.讨论团体公约

凝聚成员的信任感,搜集成员对于机构规范的感受。尊重彼此并建立团体公约。

故事发生

暖身活动(心理测验):藉由四个成员当周对FB的心理测验感兴趣,邀请成员在团体内分享,每个成员一起投入测验活动,凝聚大家的兴趣。

故事发生:发下纸卡,让成员在剪纸卡的过程当中自动产生对话,当周先完成第一阶段将四个人型和台座剪下,下一周进行绘制人型和黏贴。绘制过程中将讨论她们对于恋爱对象的条件和互动情形。

带领团体成员回顾生命中的重要他人,包括恋爱的对象,藉由绘画和劳作活动让成员自由创作。

重要他人

邀请每个成员将上周活动剪下的四个人形设定好三个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一个代表自己。重要的人不分性别,若不想写下名字或他/她和自己的关系,可以写绰号。

请成员抽情绪卡代表自己和这三个人关系的心情,若没有或被别人抽走了,可以自己写在空白处。并写下他们的个性。

藉由活动挑选对自己最重要的三个人(家人、一般朋友或男女朋友)

身体形象

在第三次团体曾提及音乐小莫骚麦,本次在暖身活动时播放此歌曲,让成员将听到和性有关的字词写下。讨论流行音乐中的和性有关的语言,分享班上同学互相表演或展现和性有关的语言。

了解女性内外生殖器官功能,并讨论流行文化中的身体形象

这样爱行不行

邀请成员作为教师和助教,让成员在各自的答案纸上写下十个性价值观的答案,匿名统计之后讨论彼此的答案。成员以教师和助教的身分,解说她们知道对于性反应周期的认识,再让其他成员发问。

领导者总结约会关系中的男女互动,皆有可能导致对方在性反应周期的变化。

透过性爱价值观匿名统计,了解成员对于未成年怀孕、非自愿性行为等的价值观,并了解男女生在约会时的关系如何影响性行为。

爱爱万花筒

回顾上一周大家讨论的性爱价值观,澄清成员在答案纸上写的关于避孕药的常识。

回顾最后一题对于非自愿性行为的邀约,让成员两两一组向对方说不,观察成员的方式和语调。

抽图卡讨论关于自慰、性幻想、避孕等相关问题。

了解一个人的性行为和两个人的性行为差异,学习安全性行为和避孕方法相关知识

团体总结-好女孩与坏女孩

回顾第二周进行的秘密海洋海报,请成员找到自己当初的位置,看看当初所写下对自己的期许。

妈妈说活动:以两个小单元,妈妈说,女生应该要….”妈妈说,女生不可以…”让成员在白纸上完成自己的答案。请成员自动分成两组,一组讨论好女孩的特质,一组讨论坏女孩的特质。

挑选两名成员扮演并朗读大家所写的好女孩和坏女孩的行为和特质。

带领成员回到海报上坐着,带领成员和自己的妈妈对话,为自己的行为自主负责。

透过回到团体前期共同制作的秘密海洋海报,让成员想象目前在家庭、学校、社会上给予女生的好标签和坏标签,学习如何适应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的变化,学习展现自己的女生特质,并保护自己免于受到侵犯。



[[1]] 儿童及少年福利机构设置标准.检自[全国法规数据库] 20131231日修订: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050015

[[2]] 余珊瑾(2011).安置机构家的意义建构:历经长期机构安置之离院个案的经验诠释.台湾师范大学社会工作学研究所硕士论文.未出版.台北市.

[[3]] 行政机关将其资产(或服务)委托民间(私人)经营管理.又称OT(operate, transfer).

[[4]] 儿童及少年福利与权益保障法施行细则.取自全国法规数据库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050010

[[5]] 詹前柏(2011).重新认识儿少安置机构.取自:http://www.tkcy.org.tw/all%20share%20in%20this/share%20p.17.html

[[6]] 陈建泓(2013).从儿少安置机构内的性侵害谈儿少的性发展议题.取自反性别暴力资源网: http://tagv.mohw.gov.tw/temp/SpecialIssue/12_13/

[[7]] 洪文慧(2013).安置机构性侵危机事件实务处遇技巧.取自卫生福利部南区儿童之家:

[[8]] 高雄市政府儿童及少年福利与权益促进委员会第2届第4次会议记录(2014.取自高雄市政府社会局儿童及少年福利促进委员会:http://socbu.kcg.gov.tw/prog=2&b_id=2&m_id=9&s_id=24

[[9]] Gilbert, Jen(2014).Sexuality in school: The limits of education. Minnesota: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0]] 林月琴(2009).儿少安置机构性侵害加害者主观经验之探讨.辅仁大学社会工作学系硕士论文.未出版.新北市.

[[11]] 洪文慧(2013).安置机构性侵危机事件实务处遇技巧.取自卫生福利部南区儿童之家: http://srch.mohw.gov.tw/childrens_mane/news_mane/newsfile/7671

[[12]]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2011)第七条:取自全国法规数据库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080079

[[13]] Leader领导者(即笔者本人).

[[14]] 领导者于团体结束后和社工讨论M2对女性的激烈反应。社工表示M2在家庭中曾遭遇暴力行为,经常浮夸自己交往很多女朋友,但仇恨女性的言论却值得关注。他在团体内和M6的距离很贴近,也扮演着较为女性化的角色,让机构人员担心成为下一个非自愿性行为的受害者。

[[15]] 引自彭淑华(2006).保护为名.权控为实少年安置机构工作人员的观点分析.东吴大学社会工作系学报.15:1-36.

[[16]] 撞裤亦即刚好穿同一款裤,其实只是同一种颜色,但当领导者很自然的回答时,少女们以此作为辨识领导者的开放程度与态度。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