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全文检索
性与爱的社会化:发育与成熟
小光腚有这么可怕吗?
作者:芳心轻拍  时间:2015年01月03日
来源:作者投稿


欣聊吧话题,孕妇难产,医生男女无所谓,医术好就行。而旁边的丈夫却难受,我老婆的私处,凭什么让其他男人触摸?古代有故事,妻子难产,郎中救命,反而被其丈夫诛杀,犯得也是天下男人的通病。

济南夏天闷热,5岁的孙女脱的光溜溜,在床上练习舞蹈。一会劈叉,一会单脚举头,一会侧身倒立,身段柔软,做出各种动作,喊我欣赏她的本领,隐私器官暴露无遗,丫头没有半点羞涩。

说实话,我也有点纠结。秋天孙女就该上小学了,在男人面前如此不知自爱,作为她的监护人,该不该逼她穿上衣服,再把文明道理讲给孩子听呢?我选择了顺其自然,孩子喜欢的,大人没有权利去约束,我坚信树大自然直,喜欢天体由她去吧。

我不想虚伪,女人私处我见得多了,性器官在我眼里与其他部位没有什么不同,碳水化合物而已。假如想入非非,不是孩子暴露的错,而是大人的心地肮脏。况且,平日照料孙女洗澡,阴部护理,都是我亲力亲为,还在乎多看一眼吗。丫头正在兴头上,这个节骨眼给她灌输男女有别,扫兴不说,我也看不出有对女孩成长有什么益处。

孙女三四岁的时候,看到我撒尿就凑上前去看。我曾经在QQ空间写过,遭到一片骂声。我的理由是,生殖器也是一个玩具,小孩子好奇,为什么要阻止她呢?大人做到心如止水就OK了。

我把孙女展示裸体的事情说出了自己的见解,沙龙男女炸了锅。有人谴责我为老不尊,不配做爷爷。我急眼:孩子跟随我的时间很少,与她跟父母老师等传统大环境比起来九牛一毛。别说我左右不了文明对孩子的塑造,即便是矫枉过正,也不可能如大家设想的那么可怕。大家劝我都是好意,难道我的孩子我不珍惜吗?

中国的现状就是如此,性教育总是停留在口头或者对别家孩子的试验上,轮到自己孩子,总想按照最保险的方式去塑造。精英人士对小光腚都这么恐惧,上层整天扫黄就一点也不奇怪了。但是,中华民族的性健康,如何与世界先进潮流接轨呢?我无语悲哀。

最近网上内地幼童在香港便溺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已经和占领中环的政治问题牵扯到一起。说白了,还是因为小鸡鸡惹得麻烦。拍摄者坚持的是环境清洁,因为香港法律有明确规定。孩子父母上火的原因是孩子隐私不容侵犯。关公战秦琼,结局只能是各打五十大板而告终。

Copyright © 2002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Sexuality and Gender ,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   电话:(010)6251 4498    京ICP备12030030号
潘绥铭教授:  pansuiming@sex-study.org    黄盈盈副教授:huang.y.y@sex-study.org 
给本网站投稿:tg@sex-study.org 管理员邮箱:admin@sex-study.org